今日美股網>港股>港股資訊>海創藥業盈利遙遙無期:今年股價跌超四成,是否應向投資者致歉?

海創藥業盈利遙遙無期:今年股價跌超四成,是否應向投資者致歉?

《港灣商業觀察》黃懿

4月26日,海創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海創藥業”,688302.SH)披露公告顯示,公司一季度營業收入0元;凈虧4721.48萬元;基本每股收益-0.48元。

和大部分Biotech公司一樣,上市剛好滿2年的海創藥業至今尚未形成銷售收入,隨著研發時間線拉長,其所面臨的現金流承壓情況逐漸加重,與此同時,公司也未能兌現IPO時期對產品上線時間的計劃。

01

0收入盈利遙遙無期,產品上市停滯

年報顯示,2023年,海創藥業尚無藥品獲得商業銷售批準,無營業收入,歸屬凈利潤為-2.94億元;扣非凈利潤為-3.25億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2.56億。

與此同時,海創藥業還存在依賴前五大供應商的情況,年報顯示,前五名供應商采購額1.02億,占年度采購總額51.14%。其中,第一大供應商的采購占比為29.10%。

對于大額的虧損,海創藥業指出,公司存在業績大幅下滑或虧損的風險。

年報中指出,隨著研發持續投入,報告期內公司仍處于虧損狀態,主要系公司仍處于重要研發投入期,藥品尚未形成銷售,研發支出金額較大。公司針對不同靶點開展多管線研發,未來仍需持續較大規模的研發投入用于在研項目臨床前研究、臨床試驗、新藥上市前準備等研發業務。

另外,由于藥品審評審批環節較多、周期較長、不確定性較大,公司核心產品新藥上市進程可能受到較大程度的延遲或無法獲得上市批準;核心產品獲批上市后,如在市場拓展、學術推廣、醫保覆蓋等方面的進展未達預期,或團隊招募及發展不達預期,則將影響公司未來的商業化能力,公司可能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將持續虧損且存在累計未彌補虧損的情形將導致公司存如下潛在風險:未來一定期間無法盈利或無法進行利潤分配的風險、收入無法按計劃增長的風險、產品或服務無法得到客戶認同的風險。

年報顯示,截至2023年12月31日,海創藥業尚未盈利且存在累計未彌補虧損,主要由于公司的核心產品氘恩扎魯胺軟膠囊(項目號:HC-1119)新藥上市申請已獲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評中心受理,目前尚在審評中,尚未開展商業化生產銷售。

根據海創藥業此前的回復,截至2023年5月19日,海創藥業目前共有13項在研產品,其中4項正處于不同臨床階段。

公開資料顯示,HC-1119的上市申請于2023年3月獲得NMPA(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受理,然而上市進程推進半年多時間后,就陷入停滯。

2023年10月,氘恩扎魯胺的原料藥供應商凱萊英撤回了相關原料藥的登記備案,導致該品種制劑的上市申請也被動關聯撤回。盡管氘恩扎魯胺的上市申請于同年11月底重獲受理,海創藥業亦表示,再次遞交本品種上市申請后,雖然首次審評中已完成的部分工作可能不會重復進行,但可能會延后氘恩扎魯胺軟膠囊的獲批時間。

值得一提的是,HC-1119的研發進度與海創藥業IPO期間的預估進度已存在出入。根據海創藥業在回復上交所IPO第二輪審核問詢時表示,HC-1119在中國開展mCRPC末線治療的Ⅲ期臨床試驗的具體時間進度預期為2022年10月底提交NDA(新藥上市申請),2023年四季度新藥批準上市。

當時承諾迄今未能實現。

02

內憂外患,投資者的多重擔憂

而海創藥業的營收已經引起投資者的擔憂,1月30日,有投資者問董秘稱,“公司在今年2024年如果仍舊虧損且營收低于1億元,是否會觸發退市風險?”

公司回復稱,“根據《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股票上市規則(2023年8月修訂)》,本公司自上市之日起第4個完整會計年度起(2026年年度報告)適用財務指標相關規定情形。公司目前暫不涉及因財務類指標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知名財經評論員皮海洲日前撰文談到,對于包括海創藥業在內的按第五套標準上市的公司,在面對公司0營收、負利潤的情況下,絕對不應該心安理得,而應有一種愧疚感,畢竟投資者的資金投入進來了,投資者承擔了較大的投資風險,不少投資者甚至虧損嚴重,因此,從公司方面來說,有必要向投資者致歉。同時作為發行人來說,在新股發行的時候,就應該對公司的營收與盈利情況有一個預判,并對公司的盈利時間作出承諾,而不能讓“0營收負利潤”的退市狀態在沒有確定性的情況下持續下去,否則,一旦4年寬限期滿,這類股票真的就說退就退了。

某種程度上可以看出,海創藥業的業績引起了投資者的不滿,這對其二級市場的表現相當不利。此外,海創藥業的股價表現也備受投資者的關注。

4月1日,有投資者問董秘稱,“公司股價近期非理性放量大跌,請問是否有什么潛在利空?公司股價已經大幅跌破發行價,請公司重視市值管理”。但未得到海創藥業的正面回應,對于市值管理的相關舉措,也未作告知。

投資者的擔憂不無道理,截至5月8日收盤,海創藥業今年以來的股價跌幅達到了42.39%。對于股票市值的管理,海創藥業仍需下功夫。

此外,1月2日,有投資者發現稱,“關注到華證給海創藥業的ESG評級只有B,wind是BBB,和一些領先的企業相比還是有一些差距的,尤其是在社會責任這一分項,小分評級尤其不佳”。

資料顯示,ESG評級是一種評估體系,用于衡量企業在環境(Environmental)、社會(Social)、和公司治理(Governance)三個方面的表現。其中,B代表一般等級,代表公司環境、社會和治理表現一般。

可以看出,海創藥業在上述領域的表現并不出眾。

03

高薪聘請銷售團隊,原始股東減持

除了對內控層面的關注,早在2023年,有投資者對海創藥業的營銷團隊的組建情況進行發問。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3年11月14日,海創藥業在市場營銷方面,仍處于正組建商業化團隊的階段,且營銷團隊負責人及職能部門總監到位的狀態。而根據年報披露的情況顯示,2023年首次產生銷售費用,為835.92萬,主要系本期組建營銷團隊人工支出等費用所致。其中,人工費用為631.77萬,占比75.58%。

中國企業資本聯盟副理事長柏文喜認為,“海創藥業的這一舉措反映了公司對未來發展的信心及對市場機遇的積極把握。然而,新藥的審評和批準過程充滿不確定性,公司需要準備應對可能的延誤或額外的審評要求。與此同時,這也伴隨著一定的財務風險,海創藥業需要確保有足夠的資金來支持其商業化團隊的建設和運營,直到產品能夠產生收入。這可能需要公司通過外部融資或其他資金籌措方式來解決。為此,公司需要謹慎管理資金,確保能夠持續支持其運營直到產品成功商業化。”

值得注意的是,業績與股價雙重壓力之下,海創藥業多名原始股東也在頻繁拋售公司股份。

公開資料顯示,成都盈創動力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為海創藥業發行前第二大股東,持有公司1056.84萬股,其于2023年7月12日至2024年1月11日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減持公司股份,累計減持數量達100.83萬股,減持總金額為5041.49萬元。

與此同時,深市公司海思科、劉西榮、Hermed Alpha(全稱為“Hermed Alpha Industrial Co., Limited”)分別為海創藥業發行前第六至第八大股東,依次持有公司325.07萬股、214.30萬股、190.33萬股股份。其中海思科于2023年第二季度減持公司120.62萬股,至去年第三季度末退出公司前十大股東行列;劉西榮于2023年第三季度減持公司74.49萬股,至去年第四季末退出公司前十大股東行列;Hermed Alpha于2023年第二季度、2023年第三季度分別減持公司4.52萬股、54.59萬股,至去年第四季度末退出公司前十大股東行列。(港灣財經出品)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福利,關註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