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券商专栏 艾德证券期货 正文

艾德一站通:重磅利好,国常会超预期再提降准,有何深意?

扫码手机浏览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7月7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指出,针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要在坚持不搞大水漫灌的基础上,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增强有效性,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时隔多日,国常会“出其不意”地再提降准,引起市场广泛关注。

    国常会超预期再提降准,有何深意?

    年初以来,官方多次强调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坚持不搞大水漫灌、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已经让市场形成了今年货币政策不松不紧的预期。年中,不少机构研报在展望下半年货币政策时,都认为下半年既不存在降准降息,也不存在加息的可能。

    对于国常会为何在此时释放降准信号,市场认为这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转向宽松,而是为了在后疫情时代更好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进一步降低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目前,降准还是有空间的,从基础货币投放角度看,以前主要通过外汇占款,现在更多依靠中期借贷便利(MLF)等,相较于降准而言MLF期限较短,还有一定的资金成本,因此通过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可以有助于商业银行更好地做好资产负债管理。

    事实上,目前LPR已经连续14个月不变,商业银行负债成本较高,要降低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成本,需要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降准对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来说,释放长期资金,有助于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

    光大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张旭表示,“降准”与“稳”这两者并不矛盾,不应简单地将降准理解为总量上的放松。本次国常会提及“降准”,是为了对冲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而不是为了进一步推高大宗商品价格,因此其具有明显的结构性属性,且很可能不会释放太多的流动性。

    降准也利于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降准可以为银行节约资金成本,有助于引导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和综合融资成本下行。LPR与MLF利率之间的利差受到商业银行自身的资金成本、市场供求和风险溢价因素的影响,降准可以为银行节约资金成本。

    同时,降准改善了金融体系的资金供求关系,起到了平抑同业负债以及被动负债资金成本的作用。如果商业银行可以将这部分政策红利毫无保留地向下游传导,那么LPR和综合融资成本都能够稳中有降。

    中金证券则认为,降准的目的是适度引导货币市场和债券利率回落,缓冲上游价格过高对下游行业和中小企业的影响。因为二季度央行问卷显示企业贷款需求已经放缓。如果四季度经济增速低于疫情前,那么利率低于疫情前也是合理的。至于降准进一步刺激上游价格,其实也不用担心。因为虽然资金面可能偏松,但政策层面收紧了地产和基建,社融增速回落。收紧地产和基建以及放松供给端约束就可以降温上游价格。

    开源证券表示,在“防风险”、“调结构”背景下,货币政策以稳为主,更多运用结构性工具应对疫后经济恢复不均衡、部分领域资产泡沫等问题。在“不搞大水漫灌”的要求下,国常会提及降准,或意在引导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强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尤其是受大宗商品涨价影响较大的中下游行业相关企业。

    降准之后,货币市场利率或再度回落,打开债券收益率下行空间。不过经验显示,降准之后,债券市场震荡走强,而股票市场表现并没有明确规律。

    降准几时降、如何降?

    降准是否落地以及何时落地存在不确定性。从历次国常会对于降准的表态看,降准最终落地时间一般在2周之内,但也有例外,2020年6月17日也曾提降准,但这一储备政策最终并未有落地窗口。

    不过市场认为,即便此次降准预期落实,从最终释放的流动性规模看预计也会相对有限。

    从国常会的表述看,针对中小微企业经营困难的问题,货币政策主要通过降准来应对,这应该指定向降准。毕竟当前经济增速无忧,无需启动全面降准。

    广发证券认为,降准若落地,更有可能是定向,对冲/置换MLF(7月份到期4000亿元人民币,下半年到期4.15万亿元人民币)、对冲缴税或政府债券发行等方式,在实现微观调结构政策目标的同时,避免银行间市场流动性过于宽松。

    国君证券表示,定向降准可能性最大,置换MLF存在一定可能,全面降准可能性不大。

    第一,国常会此次提出降准的前提是“坚持不搞大水漫灌的基础上”,此外与当前央行跨季边际微增逆回购、保持流动性不松不紧的论调不符;

    第二,最可能的是定向降准。采用更为精细的量价调控,用于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民营企业,与当前国常会会议的表述最为相近;

    第三,降准置换MLF的可能性并不能完全排除。MLF在年内到期量最大的阶段在年底,因此这种形式的降准更可能在Q4。但我们不能排除当前置换的可能性,一方面缓解7月MLF到期量的扩大,另一方面边际释放部分超额流动性,这种方式的力度大概率会介于定向降准和全面降准之间;

    第四,定向降准主要针对“三档两优”中的部分股份制银行和中小银行,利于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整体而言,对股债均有积极支撑,债市利好相对更充分。

    中信证券则表示,若央行选择降准,则可能的降准方式概率由高到低分别为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针对绿色减碳贷款的定向降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降准置换MLF为操作。对债券市场而言,国常会提及降准将明显提振债市情绪,利率或由可能冲击3.0%的底部。但是降准是否落地、以何种形式落地仍然存在不确定,且当前全球市场都在博弈政策预期差,国内债券市场也是多空交织,在当前利率低位继续追涨还需谨慎。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