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港股>港股資訊>山源科技業績存疑:稅收優惠占比較大,應收賬款飆升毛利率下降

山源科技業績存疑:稅收優惠占比較大,應收賬款飆升毛利率下降

《港灣商業觀察》樂沛淇

2024年3月20日,上海山源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源科技)回復了二輪問詢并更新了招股書,擬深市創業板上市,保薦機構國泰君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

山源科技專業從事智能礦山信息通信、供電管控與保障、視覺監控等產品與系統的研發、生產、銷售和服務,主要產品為智能礦山信息通信、供電管控與保障、視覺監控系統,為軟硬件一體化產品。

01

業績含金量存疑,應收賬款攀升

山源科技成立于2001年,2022年5月和2022年12月,兩輪外部投資者投資入股的投后估值分別為7.46億元、16.51億元,兩輪增資價格分別為11.378元/股和20.141元/股。

深交所在首輪問詢中要求山源科技進一步說明兩輪外部投資者入股價格差異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公司表示原因主要系經營業績持續增長,在手訂單及其所反映的未來業績預期顯著提升,同時發行上市的規劃和前景更加清晰,外部投資者對其業務前景更加看好,從而第二輪外部投資者給予了發行人更高的估值。

2020年、2021年、2022年和2023年上半年(以下簡稱,報告期內),山源科技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64億元、2.31億元、4.10億元和2.34億元,增長率分別為40.65%、77.59%和46.71%;凈利潤分別為2083.99萬元、3274.77萬元、7034.99萬元及2674.16萬元,增長率分別為57.14%、114.82%和8.88%;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885.87萬元、2935.21萬元、6708.08萬元和2350.77萬元。

據二輪問詢的回復內容,山源科技未經審計的2023年度營業收入為5.38億元,同比增長31.46%;歸母凈利潤為8213.41萬元,同比增長16.75%。

看似業績亮眼的山源科技,事實上其含金量存疑。

報告期內,山源科技享受的稅收優惠金額分別為737.81萬元、1003.81萬元、2396.83萬元和1032.34萬元,占當期利潤總額(扣除股份支付費用)的比例分別為27.51%、26.44%、26.44%和24.42%。此外,報告期內,公司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29.74萬元、1827.08萬元、-1925.84萬元和-1773.1萬元,可見,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大大低于同期凈利潤。

財經評論員張雪峰對《港灣商業觀察》表示,凈利潤的含金量不高可能反映了山源科技在盈利方面存在一些潛在問題。首先,稅收優惠所占比例較高可能表明公司對政府給予的稅收政策支持依賴較大,而非完全依靠自身盈利能力獲得可觀的凈利潤。這可能暗示公司在經營管理、成本控制等方面存在一定的不足,需要依賴政府的稅收優惠來保障盈利水平。

“其次,凈利潤相對于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的差異也可能反映了公司盈利的真實性和持續性存在一定的問題。如果公司凈利潤高于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可能表明公司存在盈利質量不高、盈利水平不穩定或者存在財務操作等問題,需要警惕公司的盈利數據是否真實可靠。”

山源科技表示,報告期內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與凈利潤差異較大,主要系公司在快速發展的情況下,應收賬款和存貨增長對公司經營性現金流的占用所致。報告期內,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與凈利潤存在一定差異是公司業務快速發展的正常結果,符合公司實際經營情況。

“2022年以來,5G+智能礦山業務快速發展,隨著中國移動等通信運營商的加入,5G+智能礦山業務成為智能礦山行業中的一種新業態,煤礦用戶、通信運營商和智能礦山設備廠家處于對需求不斷探索、合作方式不斷磨合的階段,因此項目的實施周期較長,造成公司流動資金進一步被占用,導致公司2022年度和2023年1-6月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負數。”

現金流量凈額由正轉負的背后,是應收賬款和應收賬款逾期金額的持續攀升。

報告期內,公司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分別為1.43億元、1.78億元、2.37億元和3.05億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86.92%、77.18%、57.93%和65.30%,與此同時,壞賬準備也在不斷攀升,應收賬款的逾期金額分別為7842.69萬元、8723.68萬元、1.06億元和1.22億元,應收賬款逾期比例分別為55.03%、49.01%、44.78%、40.13%,期后回款比例分別為85.62%、76.01%、48.51%、16.24%,下滑明顯。

對此,山源科技表示,報告期各期,公司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和逾期金額呈逐年上升趨勢,并且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和逾期比例也較高,原因主要系公司的終端客戶為大型國有能源企業,在項目完成后需經過多層驗收審批,且付款進度受其采購預算撥付流程、內部付款審批程序等因素綜合影響,因此付款周期較長,公司應收賬款的回收存在一定的時間壓力。2022年末及2023年6月末應收賬款的期后回款比例較低,主要原因為統計周期較短,客戶尚處于正常回款周期中。

值得關注的是,主要應收款對象中,山源科技實控人工作十年的老東家“晉城藍焰煤業股份有限公司”各期應收賬款余額和壞賬準備計提金額均較大,報告期內,公司對于藍焰煤業的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710.57萬元、639.46萬元、1008.88萬元、993.88萬元,持續處于應收賬款余額前五名行列之中。

對此,山源科技在回復首輪問詢中表示因晉城藍焰煤業股份有限公司在報告期內發生兩次集團重組,在重組過程中款項結算速度有所放緩,導致一定金額的應收賬款發生逾期。報告期內,晉城藍焰煤業股份有限公司持續回款,公司對其應收賬款的壞賬計提符合公司的會計政策,壞賬計提較為充分。

02

毛利率下滑,研發費用各項增速不平衡

再來關注毛利率方面。

報告期內,山源科技的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50.58%、47.92%、44.37%和45.01%,整體呈現下滑趨勢。山源科技稱主要系毛利率相對較低的智能礦山信息通信系統收入占比提升以及經銷模式收入占比變化所致。

具體來看,山源科技主要包括智能礦山信息通信系統、智能礦山供電管控與保障系統、智能礦山視覺監控系統三款產品,其中,智能礦山供電管控與保障系統毛利率最高,2020年-2022年分別為54.96%、52.29%和51.97%;智能礦山信息通信系統較低,分別為43.72%、42.00%和40.89%;智能礦山視覺監控系統毛利率波動較大,分別為53.16%、70.74%和41.16%。

對此,深交所在首輪問詢中要求山源科技結合三類系統包含的功能模塊具體構成、設計施工難度、定價方式等方面的具體差異,說明不同類型產品毛利率的差異及合理性,與同行業公司同類或類似產品毛利率的對比情況。

山源科技也在招股書中進行了提示,隨著智能礦山行業市場競爭日益激烈,若公司不能持續推出具有市場競爭力的優質產品,并通過提高生產效率、技術創新、規模效應等方式降低生產成本,則可能面臨主營業務毛利率下滑的風險,進而對公司盈利能力產生不利影響。

與此同時,山源科技的研發費用方面也同樣值得關注。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山源科技的研發人員薪酬分別為671.40萬元、1148.94萬元、2380.69萬元和1629.31萬元,均存在較快增長;但研發費用中材料費、檢測費、折舊與攤銷等增幅較小。

對此,深交所在二輪問詢中要求山源科技說明研發費用中材料費、檢測費、折舊與攤銷的具體構成;在研發項目數量增加和研發投入增長的情況下,除研發人員人均薪酬漲幅較大外,材料費、檢測費等費用增幅較小的原因及合理性。

公司表示,以軟件開發為主的項目與技術研究項目的總體領料金額及占比低,因此隨著報告期內該兩類項目的數量逐漸增多,公司材料費增幅低于整體研發費用及研發人員薪酬增幅,具有合理性。此外,公司的檢測費主要由研發項目產品取證數量及檢測次數而決定,而產品取證數量及檢測次數主要與研發項目的具體研發內容及實際檢測需求相關,與研發人員薪酬、研發項目數量、研發項目規模并無直接的等比例變動關系。

03

大客戶出現變動,收購虧損公司

報告期內,山源科技前五大客戶存在較大變動,陜煤集團、潞安礦業及航天新通2022年新增成為前五大客戶,晉能控股、鐵法煤業等退出前五大客戶。對此,深交所在首輪問詢中要求公司對報告期內前五大客戶變動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進行說明。

公司表示原因系公司銷售的智能礦山系統集成類產品具有較強的項目制特點,終端客戶煤礦企業采購后會有一定的使用周期,除升級改造或維修保養外,不具備連續采購的特點。但是對于同一集團客戶來說,其下轄煤礦或向下游銷售的煤礦數量眾多,由于各期不同煤礦的采購需求持續發生,會弱化項目制采購的周期影響,因此主要客戶在報告期各期雖然有所變動,但其采購也具有一定的持續性。

張雪峰認為,首先,大客戶的變動可能導致公司的銷售收入出現波動,進而影響公司的盈利能力和財務狀況。如果新客戶的采購量不能完全彌補老客戶的減少,可能導致公司的銷售額下降,進而影響公司的盈利水平。其次,大客戶的變動也可能反映了公司的客戶關系管理存在問題,可能導致公司與客戶的合作關系不穩定,影響公司的業務連續性和發展前景。

“因此,對于大客戶變動頻繁的情況,公司需要加強與客戶的合作關系管理,提升產品質量和服務水平,以穩固現有客戶群體,同時積極開拓新客戶,降低對大客戶的依賴程度,提升公司的業績穩定性和市場競爭力。”

除此之外,山源科技對虧損公司深圳酷源的收購也引起多方的關注。

招股書披露,深圳酷源在被山源科技收購前后,均處于虧損狀態。2021年、2022年和2023年上半年,深圳酷源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380.66萬元、613.25萬元和376.04萬元,息稅前利潤分別為-212.76萬元、-337.86萬元和-83.46萬元,根據山源科技預測,2023年下半年及2024年,深圳酷源還將分別產生74.37萬元、41.47萬元的虧損。

山源科技在二輪問詢函的回復中說明了收購原因系2021年煤礦客戶對5G技術在煤礦領域的應用需求爆發,為進一步提升雙方合作的深度和廣度,增強公司在5G+工業互聯網領域的研發實力。

報告期各期末,公司商譽賬面金額分別為0萬元、460.06萬元、459.80萬元和459.54萬元,公司表示系公司收購深圳酷源形成,公司商譽賬面金額發生變動系計提非核心商譽減值準備所致。(港灣財經出品)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福利,關註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