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要闻 正文

白宫严阵以待 油价飙升已成为拜登政府重大威胁?

扫码手机浏览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随着美国经济艰难地从疫情引发的“冬眠”中复苏,当地的消费者和企业在过去一年间历经了供应紧张、招聘困难、相互矛盾的公共卫生指导等诸多“磨难”。而如今,眼见彻底走出疫情的曙光已经浮现,但摆在经济复苏面前的,却是一个更熟悉的“敌人”——油价上涨!

  由于OPEC+本周再度未能就增产达成一致,美国WTI原油周二一度触及了76.98美元/桶,创下六年来的最高水平。当天晚些时候油价虽然从高位出现了明显回落,但仍要比5月中旬时的水平高出了将近10美元/桶。

  原油价格的暴涨不可避免地也波及到了成品油市场上。根据美国汽车协会的数据,全美一加仑普通汽油的平均价格已经上升到3.13美元,较一个月前的3.05美元进一步上涨。而由于疫情封锁措施的影响,一年前汽油的平均价格只有2.18美元/加仑。美国汽车协会周二表示,其预计到8月底每加仑汽油价格还将再上涨10-20美分。

  高油价加剧美国民众生活压力

  目前,美国经济正处于一个微妙的时刻,由于消费者活动的复苏和供应链的瓶颈,美国经济正经历着多年来最快的物价增速。而这也无疑正给试图说服公众相信其政策正在帮助美国重新站稳脚跟的美国总统拜登,带来一个全新的政治难题。

  与过去几十年相比,当前油价上涨对美国经济的直接影响或许要小得多。这是因为随着效率的提高和制造业的转移,传统能源在经济中所扮演的角色正逐渐趋于边缘化,可再生能源的崛起也意味着美国对石油的依赖已减轻。

  此外,近年来美国国内石油产量的飙升意味着,油价上涨不再是单单只会对美国经济产生明确的负面影响——油价走高对司机和消费者来说是坏消息,但对石油公司及其工人、以及为其供货的庞大设备制造商和服务提供商网络来说,则是好消息。

  容诚会计师事务所(RSM)首席经济学家Joe Brusuelas表示,他并不担心每桶80美元甚至100美元的油价。只有当油价升至每桶120美元时,他才会开始认真担心其对经济的影响。“世界已经大变样了,”Brusuelas说。“(油价上涨)的风险不再像以前那么大了。”

  不过,尽管高油价眼下对美国经济的威胁已大不如前,但这却绝不意味着美国决策层和普通民众将乐见油价上涨。对美国穷人和工薪阶层来说,高油价始终是一个特殊且沉重的负担——他们开的是老旧的、耗油量更大的汽车和卡车,他们的收入更多地花在了燃料消费上。

  Scott Hanson来自伊利诺伊州西斯普林斯(Western Springs)。他表示,去年这个时候花费40美元的加油费就足以填满他的油箱,当时他刚刚因疫情失去了办公室经理的工作。而如今,失业的Hanson要花费逾60美元才能为其座驾道奇Charger加满油,这使得带他母亲去看病的费用更加昂贵了。根据美国汽车协会的数据,伊利诺斯州的平均汽油价格为每加仑3.36美元。

  “对大多数失去工作或低收入工作的人群来说,这太过分了,”Hanson表示。“所有可能发生的坏事都在同时发生。”

  目前,在许多消费者和经济学家对通胀前景感到担忧之际,油价飙升已经成为了美国物价上涨最有力的证明。美国5月CPI数据同比上涨了5%,创下十多年来的最大涨幅。一些预测人士预计,将于下周发布的6月CPI数据很可能录得又一次强劲增幅。

  美联储的政策制定者曾表示,他们预计通胀上升将是暂时的,他们眼下还不太可能因为能源价格上涨而改变这一看法。但如果油价上涨导致消费者和企业愈发相信通胀数字将继续加速上升,对美联储来说问题可能愈发棘手。经济研究已经显示,食品和汽油等消费者经常购买的商品的价格涨跌,对他们的通胀预期影响尤其大。

  前美联储经济学家、现为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高级研究员的David Wilcox表示,随着民调显示对通胀的担忧日益加剧,油价上涨增加了对通胀预期出现更持久转变的风险。

  “我不认为油价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它确实已经是骆驼背上的一根稻草,而骆驼此前已经背负了相当多的包袱,”Wilcox称。“如今通胀心理预期变化的风险比3-5年前要大得多。”

  拜登政府不得不严阵以待

  面对着油价上涨带来的一系列风险,拜登政府眼下显然也已不敢有丝毫大意。

  白宫新闻秘书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基(Jen Psaki)周二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油价时表示,美国政府正在密切关注局势,并已与沙特阿拉伯和其他主要产油国的官员保持联系。但她同时也略显无奈地表示,总统对汽油价格的掌控力有限,有时人们对油价上涨的原因存在误解。

  的确,不少能源专家表示,近期油价的飙升更多地是与全球经济和地缘政治力量有关,相较之下美国国内政策的影响力确实没有那么大。去年疫情爆发时,全球能源需求大幅缩水,最终导致OPEC及其盟友签署减产协议,以防止油价暴跌。而如今随着全球经济活动逐渐复苏,需求已经开始反弹,但产量却没有跟上:因阿联酋反对,OPEC+周一取消了关于增加产量的电话会议。

  “我们不是这些谈判的一方,但在周末期间以及本周,我们已经与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其他相关合作伙伴的官员进行了多次高层对话,”普萨基表示。

  普萨基称,“美国希望谈判能够达成协议,促进可负担且可靠能源的获得能力。美国政府对谈判对美国汽油价格的影响很关注。总统希望美国人能够获得负担得起且可靠的能源,包括汽油价格。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团队不断监测汽油价格并直接与OPEC各方沟通,以推动协议达成并允许拟议的增产向前推进。”

  不过,即便白宫方面忙着撇清拜登政府与油价上涨间的关系,并显示出政府正密切与各界沟通试图缓和油价上涨,但共和党人显然并不这么认为。

  不少共和党人眼下正抓住油价上涨的契机,大肆批评起拜登的能源政策,包括其上任后就第一时间决定取消Keystone XL输油管道的许可,以及暂停在联邦土地上出售新的石油租约,这一举措已被一名联邦法官阻止。怀俄明州共和党参议员John Barrasso上周在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糟糕的政策正在为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的油价飙升创造环境。”

  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当物价尤其是油价出现明显的上涨时,选民们经常会把他们对能源成本上升的不满发泄在现任总统身上。2016年的一项调查研究发现,在剔除其他因素后,汽油价格每上涨10%,总统支持率就会下降0.6个百分点。目前,拜登的支持率自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以来已有所下滑,民调机构RealClear Politics数据显示,拜登的平均支持率在上周五触及了其上任以来的最低水平,支持率和不支持率分别为51.7%和44.5%。

  对于拜登政府而言,想要民众不迁怒于白宫,或许只有寄希望于油价能及早自高位尽早回落。当然,就目前的原油市场基本面而言,这并非完全是不切实际的奢望。

  欧佩克成员国目前其实仍普遍认为应该增产,他们只是在产量分配上存在分歧。而与伊朗达成新的核协议或美国与委内瑞拉关系解冻的潜在可能,则可能会带来大量新供应,仅伊朗一国就有可能每天在全球市场上增加250万至300万桶石油,相当于全球3%的供应。与此同时,德尔塔变异病毒的传播已导致一些国家重新实施或加强了封锁限制,这可能会抑制对石油的需求。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周二预计,油价将在每桶80美元左右见顶,然后随着供应增加而回落。不过该公司同时也表示,眼下价格大幅下跌或进一步飙升的可能性均存在。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