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深度阅读 正文

翠华(01314)落寞:香港餐饮传奇跌下神坛

扫码手机浏览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摩财经”

“我唔想丢架”。  

距在上环港澳码头附近那间小小冰室充当“外卖仔”已过去了46年,当翠华控股(01314)2012年11月26日正式挂牌香港联交所时,是时57岁的李远康言辞凿凿之余自然不想折了旗手的面子。  

100万港元换来象征“一生一世”特定股票代码之举,只能算作博取坊间谈资的花絮。顶要紧,全香港18000家餐厅中,最富本埠特色的茶餐厅即占到三分之一,其中以连锁方式经营者不过十中有一,而翠华茶餐厅偏就是名头最响亮者。以至城中首富李嘉诚旗下和黄系头马霍建宁都不吝时时捧场。霍另一个被津津乐道的身份,每工作一分钟银行户头入账1040港元多年连庄的“打工皇帝”。  

首家涉足资本市场的香港茶餐厅公司,这份噱头足够醒目。何况作为一个在菜栏、果栏出卖苦力的后人,李氏联合四位伙计中秋夜花费逾20万截胡买下街边食肆资产,又只用23年便坐上了上市公司主席席位,“狮子山下精神”很是喜闻乐见。与此同时,与招股书一齐亮相雄心勃勃进军内地市场的商业计划书,亦惹来浮想联翩。  

德意志银行承销,取1.89港元-2.27港元发行区间上限,超额10倍认购——6.92亿港元集资净额顺利落袋。至于29倍的市盈率,较之此刻已上市25年及21年的两家同业前辈大家乐(00341)和大快活(00052),堪称“俯视”。只一年光景,股价劲升153%至5.57港元,81亿港元总市值。俾面,俾面。  

很可惜,你侬我侬总是短暂,翠华传奇就此了结。一众心心念念“百亿市值触手可及”的拥趸,自2014年后只能在中环威灵顿街那间已成“景点”的地标性餐厅中,啃着菠萝油或猪扒包默默哼唱“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截至2019年12月17日,翠华控股的股价显示为0.41港元/股,比之当初招股价已蒸发82%,而对比于历史峰值更只留下区区7.3%的屑沫。即便沦作“仙股族”已整整一年,但与52周的高点参照,那也是56%的大腰斩的命数。  

还要比拼神奇的市盈吗?诺,同系罗氏家族的大家乐是18.65倍,大快活是14.4倍,但此二位行尊的市值是110亿港元和25.9亿港元,而翠华控股122.04倍巍峨市盈的背面,则贴着5.79亿港元的白纸条。上市首日4亿港元的日成交额早早成为明日黄花,最新61.34万港元的表现就算“承惠”了吧。  

若跳出窄义的“快餐”亚类,且不论海底捞(06862)1722.5亿港元的市值着实遥不可及,仅是为前者配套主打火锅调料的颐海国际(01579),过去一年最高录得逾3倍升幅,而目前487.86亿的总市值,足足翠华控股的84倍——大家注定不在同一个世界里。  

即将到来的2019圣诞,注定不会happy。  

市场理所当然注意到了最近出炉的那份2019/2020中报。数据表明,在截至9月30日的6个月中,翠华控股实现营收8.38亿港元,同比将减少6.4%;而净利润为-4450.2万港元,上年同期则是正向1441万港元。  

没错,这是该公司上市七年来首次报亏。  

对于这份扑街的财报,市场本视作“例牌”。一方面,翠华控股的归母净利已是连续4个季度告负,区间增速从-20%一路阴跌至-417%。另一方面,较其更早给出中报的大家乐和大快活,虽然仍能保持盈利,但前者净利下挫34.5%至1.5亿港元,后一个同比削去43.1%至5730万港元。事实上,大家乐在10月间发出的盈利预警公告乃其上市以来首次,而大快活上一次业绩认怂却也是16年前SARS时的典故了。  

衰退的理由倒是不会缺席。翠华控股财报中坦言:受香港的社会活动和游客锐减波及,公司门店不得不临时改变、缩短营业时间,甚至关店,尤其在周末导致顾客无法兼顾,这些不利因素对业绩构成严重影响。云云。  

为何是周末?相信对过往5个多月维港风云稍作了解人士心知肚明。至于8、9两月访港游客分别锐减40%和34.2%,“十一黄金周”内地访港人数骤降56%的香港旅游发展局官方数据,也通过公开渠道明明白白宣示了。  

浸润餐饮业半个世纪的李远康,目前还担纲着香港餐饮协会主席的职务。大数据在手,他对同业业绩临界点的划分是在今年9月。“乱局持续或将有千间餐饮店因蚀本而结业”,他说。而据李氏分析,当前香港餐饮业的经营状况为“433”,即四成赚钱、三成蚀本、三成勉力收支平衡。吊诡之处在于,李主席自家的公司在上述判断给出后不就即坠入了中间“3”的行列。  

恶化还在扩散,彷如癌细胞。至11月下旬,香港餐饮业同期收入已少收105亿港元。李嘉诚基金会倒是派了10亿港元的“江湖救急补助”,但襄助对象是雇员少于50人的企业。翠华?大公司也;李远康?有山顶豪宅也;冇份。  

只是表面上的一损俱损?也不尽然!  

不妨先从纸面数字琢磨一番。2012年上市当年,翠华控股的营收合计10.84亿港元,比之2011年的7.63亿港元大涨42.2%,而自2014/15财年攀升至18.67亿港元后,该公司的营收已处于滞涨乃至滑落局面,其中2018/19财年才录得17.87亿港元,同比下滑2.9%。净利层面,上市当年为1.29亿港元,2014/15财年达到历史最高的1.57亿港元,随后就不断萎缩,2018/19财年计474.1万港元,同比下滑94.1%,较峰值只及3%。  

毫无疑问,2014年之后,翠华控股一直处于负增长阶段。  

8万家沙县小吃当然是个异类,但门店数永远是餐饮企业的一个重要考核指标。上市前翠华控股合计拥有26间,其中4间位于内地市场。而据最新一份中报披露,其目前共有84家门店,较上年同期增加10家。其中港埠门店41间,内地市场门店38间,另在澳门、新加坡拥有3间和2间。  

必须承认,当翠华茶餐厅的香港门店逐步退化“全聚德”之于北京一般的角色,哪怕对于普通香港食客,就再难回到《志明与春娇》的男主角感慨的那种“午夜后从兰桂坊出来去醒酒”的场所。蓬勃的内地游客“打卡”需求方是其维系成长的核心所在。  

现在,这个营收和利润的发动机,停摆。  

而设于内地门店,显然是7年前投资者高看一线的又一个“公开秘密”。李远康的雄心仅从一组数据即可了然:港记翠华的平均营业面积为300平米,而内地则大多在700-1000平米,已然关门大吉的杭州门店更是上下两层1300平米。再算客单价,在发迹之所的香港一般不会超过80元,而在内地市场,来自Frost&Sullivar的统计,最高达到200元,130元基本已属标配。  

一个麻烦出现了。当愈来愈多内地游客在翠华大本营完成“到此一游”式的消费后,立刻便能对这种“价格歧视”做出直觉反应。而翠华以“香港茶餐厅文化代表”方式的品牌营销手段,面对价格更亲民的同行竞争者以及对香港去魅化的不可逆过程,已然失效。  

至于翠华控股内部股东3年前发生的争拗,李氏子女今年6月的高调上位,以及曾令外界百思不得其解与干炒牛河齐飞的“水煮鱼”新品,不提也罢。  

52年前,翠华茶餐厅的前身在距香港九龙城寨不远的旺角甘霖街正式开张。日后成为著名歌手的邝美云恰是街坊。多年后,邝以一首“容易受伤的女人”终得大众认可。  

“不要不要,不要骤来骤去,请珍惜我的心”。也许,这恬淡中透着幽怨的歌词,亦是李远康的心声。从外卖仔到食业大亨,64年的人生足迹曾是一代港人效仿尊崇的楷模,毕竟这总是比“李家城”更容易达及的梦想。只是,2019首份亏损中报面世,一切似乎又变得云水晦涩、不可捉摸起来。那,绝对不是丝袜奶茶的感觉。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