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要闻 正文

石油界的“古巴事件”:沙特最“疯”,俄罗斯最“黑”,美国最“疼”!

扫码手机浏览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庖丁解油”。

历史上曾经发生了一次事关人类存亡的危机事件,就是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1962年10月14日,万里无云的星期日凌晨,两架美国U2飞机飞过了古巴西部上空,他们拍摄了大量照片,并很快认出了是苏联要部署的射程为2000英里的中远程弹道导弹,并携带核弹头。22日,愤怒的美国总统肯尼迪向全世界发表广播讲话,通告了苏联在古巴部署核导弹的事实,宣布武装封锁古巴,要求苏联在联合国的监督下撤走已经部署在古巴的进攻性武器。

面对美国的强烈反应,赫鲁晓夫低估了美国的强硬态度。10月23日,苏联政府发表声明,表示仍要继续使用武器“援助”古巴,“坚决拒绝”美国的拦截。

1962年10月24日,在68个空军中队和8艘航空母舰护卫下,由90艘军舰组成的美国庞大舰队出动了。美舰从佛罗里达到波多黎各布成了一个弧形,封锁了古巴海域。与此同时,美国导弹部队全部奉命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导弹在发射台上听候指令。局势发展到几乎“难以忍受的”窒息程度,核战争的阴影笼罩着全球世界,人类命运危在旦夕。

1962年10月25日-28日,双方领导人进行了秘密的谈判和协商,最终赫鲁晓夫做出妥协,美国总统肯尼迪也没有在谈判通道关闭前提前发动武力打击的先发制人之举。

窒息的13天之后,事态得以和平解决。之后11月11日,苏联部署在古巴的42枚导弹全部撤走。11月20日,肯尼迪宣布取消对古巴的海上封锁。(以上历史事件资料来自百度百科)

石油市场的“古巴危机”

这一次沙特开启价格战,虽然不是人类存亡的危机,但在石油界的冲击不亚于是一次“古巴危机”。事件的主角现在是石油市场的三巨头,美国、沙特、俄罗斯,原油产量(产能)均超过1000万桶/日,占据全球石油供给的三分之一。油价再次成为各方手中的博弈“核武器”!

俄罗斯最“黑”

尽管俄罗斯的能源部长一直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俄罗斯反对扩大减产是“make sense(合符逻辑)”的,但连减产也不减,大家一拍两散,而且会后也没有任何应对卫生事件导致的石油需求塌陷的后手,怎么讲也不是“make sense”!

一直以来,俄罗斯忙于对周边地缘政治的干预。乌克兰克里米亚事件,支持乌克兰东部地区自治独立,遭到美欧的制裁;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府,扭转了叙利亚的局势;可谓攻城拔寨,势不可挡,号称战斗的民族。由于卫生事件在欧洲蔓延,美国病例也在发展中,在需求塌陷之下,油价已经做出回落。油价是一个金融属性很强的价格,卫生事件的影响以低油价向全球股市蔓延,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和杀伤力。美国股市历史上头十次股市日内跌幅排行榜,特朗普一人就占了九次!也就是说,特朗普已经可以被送到火星上九趟。

也许,金融动荡甚至演变成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西方国家的杀伤力会很强,以油价冲击带来更多的商品价格通缩,能够进一步锤击欧美已经脆弱不堪的经济。煽风点火,然后隔岸观火,于其自身有利!

另外,俄罗斯对石油收入的依存度没有沙特的高,即使是价格战,也不见得自己先认输。这是俄罗斯的“黑”。

沙特最“疯”

沙特这些年日子过得不舒坦。页岩油的冲击下,全球石油的供给充足,油价就是易跌难涨!去年地缘政治也搞了几次,还有船燃新规,油价还是软趴趴。看来地缘政治在供给充足的情况下,显然也不是拯救油价的“伟哥”。为此,沙特忍辱负重,召集了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组建了欧佩克+减产联盟,共同以全球石油供需平衡为调控目标,建立了市场监测和相应的减产保价机制。

在地缘局势和自身安全上,沙特被敌手伊朗势力给团团包围,地缘安全形势恶化。霍尔木兹海峡在伊朗人的眼皮下;也门扼守着红海通往阿拉伯海(印度洋)的通道,这里有打不垮的胡赛武装。即便是索马里海盗,沙特也是只能在油轮被劫后主动认了买路钱。伊拉克是什叶派当权,遍布伊朗支持的武装势力,叙利亚战争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美国特朗普的保护费代价高昂。其实想想也是,就胡赛武装,美国要打,那还不是满地找牙!

乱而不断,油价这几年是相对稳定的,是一个对页岩油“舒适”的油价区间,即寇健老师说的WTI原油价格在“50-60”美元/桶波动的区间,但这的确也是沙特的容忍的功劳。但这并没有得不到善报!

面对卫生事件发展,石油需求严重塌陷,沙特提出了2季度深化减产方案“150万桶/日”。因为,即便是减产100万桶/日,高盛都认为油价要跌到45-40美元/桶去,所以多减50万桶应也可以给市场更多的安抚情绪。这才是“make sense”!

所以在3月6日的欧佩克减产联盟部长级会议上,沙特的提议遭到俄罗斯的断然拒绝后,3月8日,愤怒的沙特宣布开启价格战。4月份提油的沙特原油官价全面超市场水平下调,沙特阿美4月份增加到1230万桶/日,并将进一步将产能潜力全部释放出来到1300万桶/日。以前总有人质疑沙特的剩余产能,现在是该展示一下沙特的石油产能“核武器”了。虽然沙特高度依赖石油收入,但愤怒之下,沙特已然不在计较眼下的巨额损失了!

据金凯迅的3月11日新闻报道,沙特国家航运公司(Bahri)已经暂时承租了多达14艘超级油轮,打算将原油运送给世界各地的客户。航运消息人士表示,Bahri公司拥有一只包括42艘超大型油轮(VLCC)的舰队。在本周的“租船狂潮”中,该公司订单的激增使VLCC油轮的运价提高了一倍多。周三,中东湾至中国航线的VLCC油轮运价较周一的每日约3万美元上涨逾一倍,至每日7万美元左右。

显然,4月份石油市场将迎来第一波供应海啸!如同电影《星际穿越》,在飞船降落在一片茫茫的浅水区后,主人公看到远处的山脉轮廓线,但不是山!是一波滔天巨浪!在卫生事件和增产的叠加下,全球石油市场的过剩的程度是空前的!高盛今天也再度发出警告!

美国最“疼”

全球石油供需严重失衡,沙特、俄罗斯均宣布了4月1日开始全面增产!卫生事件控制要学习中国经验,必要时会出现更多的“加油”!在产油国不计后果的疯狂中,过剩的原油必须出清。以市场淘汰的方式进行残酷的出清,第一个指向的目标是页岩油以及背后的加拿大油砂资源。本周油价快速定位在WTI原油期货30-35美元的区间,基本上压到页岩油的作业成本线。产能出清要提速!多余的部分要进库存,现货在沙特官价的压迫下降低遍地是黄金,期货的结构给出的正套收益可以无风险屯油!船东成了第一波产业大赢家!

美股很受伤!油价是大宗商品的龙头,是商品和服务的能源成本。

美债很伤!能源企业的企业债怎么办?

美国石油工业很受伤!埃克森美孚、雪弗龙这样的一流美系跨国石油公司的股价也狂跌不止!中小上游独立石油公司也陷入砍投资的狂潮,很快产量拐点也需要提前到二季度来临!服务于上游开发的油服公司也很惨!

特朗普现在的三驾马车“股市、基建、军火”都被锤击到了!

3月13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总部位于日内瓦的TNK Trading International SA公司采取行动,因其涉嫌处理起初由俄罗斯Rosneft公司旗下一交易部门经手的委内瑞拉石油货物;Rosneft旗下这个交易部门就是上次被美国制裁的公司。但不知道这是在传递什么信号?就是委内瑞拉原油业务要被制裁么?大棒舞起来,会不会有更多故事和牺牲品!

是“和”还是“战”

价格战爆发之后,石油界陷入到一种空前的危机中。原定于3月18日举行的欧佩克减产联盟技术会议被取消了。减产联盟是否就此就宣告解散了?

美国的页岩油亏本事小,破坏美国石油独立的事是断不可接受的!

沙特老实人的愤怒报复,其带来的低油价短期也就罢了,一时间一长能否承受的住?

俄罗斯隔岸观火,坐等他人找上门来?万一人家不找上门来?后面就这么死扛低油价?前苏联的解体可是有低油价的功劳!

明摆着低油价下,三巨头都会“呆”!

高盛的价格预测区间还是很有意义的, 3月3日会议前的报告预测的40-45美元这个价位区间下,页岩油今年就会陷入提前减产的。如果打价格战,后面即便修复,也难以到这个位置!也就是说,以边际成本角度看,俄罗斯和沙特每一滴增产的石油的边际价值都是负的,绝对地增产减收!最后全球经济大衰退,消费国就是有心也无力呀!

目前事态的严重性与油价下跌的幅度成正比!跌得越深,危机越重!价格战的负面影响与危机持续的时间成正比!低油价时间越长,谈和不了,就得动武!油轮不是安全的,石油设施也不是安全的,石油贸易也不是安全的!

盘面交易基本面的,在单边作业玩波动过程中,应该时刻警惕风险!就如会谈前,觉得欧佩克+减产联盟应该会达成减产协议,至少也不是破裂!最后出了“黑天鹅”!在此危机关头,作为看客,也深深感到一种空前的危机。

最后附上金凯迅的一篇报道:

据外电3月13日报道:高盛继续预计布伦特原油表现不及WTI,同时美国出口激励将需要关闭。据估计,目前全球石油需求降幅接近450万桶/日。该机构表示,低成本产出的激增远远超过预期,而病毒“日益广泛”导致需求崩溃。风险在于,产油商对2020年二季度30美元/桶的布伦特油价预期做出的反应,可能不足以抵消未来几个月创纪录的库存增长。预计到2021年一季度,页岩油产量将较今年一季度下降90万桶/日。高盛表示,前所未有的库存积累速度可能会压垮填充全球浮仓和岸上仓库的物流。库存增加的速度可能迫使内陆高成本生产商在油价接近20美元/桶的现金成本时停产。

庖丁说:虽然高盛提出了新的20美元/桶的低价目标,但个人观点认为油价的去页岩油产能估值应该就在WTI30-35美元/桶区间。更愿意认为这个估值在WTI35美元/桶。运费暴涨,内盘上海原油期货在以中东原油阿曼原油进行估值的时候,要及时作出修正,包括汇率波动。常规上,认为中东产量大增,会拉宽Brent与Dubai的价差;但这次是不对的,因为价格战不是正常的贸易行为,沙特要怼俄罗斯的资源。东西两个市场都放水过去,对整体的东西两区市场基本平衡并没有改变多少。后面要关注的是,中国市场带动东区走需求修复,短期的特征是“同比不行环比好”;欧洲现在形势恶化,才开始进入需求塌陷过程中;因此,Brent应该是目前市场最弱的油种,结构上已经可见了。2008年的油价暴跌是先金融危机后油价危机,这次的顺序至少是反的;2008年没有卫生事件,它是冲击事件,钟型曲线,带拖尾效应。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