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股票市場>“石油和天然气的疯狂价格波动 推动能源部门去碳化”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石油和天然气的疯狂价格波动 推动能源部门去碳化”

[本届大会最主要的任务是捍卫《巴黎协定》提出的将升温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内的目标。]  

由于特朗普政府的不作为,气候变化谈判在过去的四年中进展缓慢。  

10月31日,因疫情而延期一年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第26次会议(COP26)将于英国格拉斯哥开幕,这一次,谈判进程能迅速追回,迎头赶上吗?  

10月25日晚,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前执行秘书长菲格雷斯(ChristianaFigueres)在一场线上研讨会上表示,本届大会最主要的任务是捍卫《巴黎协定》提出的将升温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内的目标。  

根据UNFCCC秘书处25日发布的各国国家自主贡献(NDC)的最新情况,尽管许多国家承诺了新的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目标,世界仍然难以实现《巴黎协定》规定的控制升温2摄氏度的目标(理想情况下为1.5摄氏度)。  

欧洲气候基金会负责人、法国前气候特使图比亚纳(LaurenceTubiana)在线上研讨会中表示:“尽管有一些积极的信号,但与此同时,从联合国最新的评估来看,我们仍然处于增加排放的趋势中,但其实我们应该在2030年达到一个峰值或已经开始减少排放。所以我们不能满足于此。”  

近期欧洲和亚洲部分国家出现了能源短缺危机,对经济体应对气候变化的积极性有何影响?菲格雷斯在回答第一财经记者提问时表示,这一事件其实显示出“对抗气候变化和国家利益之间有非常重要的重叠和关联”。  

“现在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的疯狂下,那些只能进口化石燃料的国家,就只能接受价格,因为它们对自己支付的价格没有任何话语权。而替代方案的选择是在国内用可再生能源生产自己的能源,才能摆脱这种极端的过山车价格。”菲格雷斯说,“我们一直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看到这种过山车式的价格,我们现在再次目睹。”  

菲格雷斯说:“我们应该投入那些价格不断下降的能源,我们知道太阳能(11.100,0.63,6.02%)成本正在下降,陆上和海上风能的成本也都在下降。随着绿色能源的冲击,重工业也将有足够的储存和能源。从我的角度来看,石油和天然气的疯狂价格波动实际上是推动了能源部门的去碳化。”  

当前进度将错失《巴黎协定》目标  

根据UNFCCC中143个缔约方提交的新的国家自主贡献(或做出的更新),到2030年温室气体总排放量预计将比2010年的水平低约9%。在这些国家中,大约71个缔约方传达了在本世纪中叶左右实现碳中和的目标。这些缔约方2050年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可能比2019年低83%~88%。  

然而,根据所有192个缔约方的所有可用国家自主贡献,预计2030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与2010年相比将大幅增加约16%。除非迅速改变这种局面,否则到本世纪末可能会导致气温上升约2.7℃。  

公约执行秘书埃斯皮诺萨(PatriciaEspinosa)表示:“此次更新的信息是响亮而明确的:如果要防止全球气温上升超过《巴黎协定》规定的远低于2摄氏度的目标,缔约方必须紧急加倍努力应对气候变化。超过温度目标将导致世界不稳定和无尽的痛苦,尤其是对那些对大气中温室气体排放责任最小的人而言。”  

“我觉得政府一方面确实忽视了科学和紧迫性,但也没有意识到我们在实体经济、技术、企业和金融部门中看到的那些转变的全部意义。因为如果他们意识到全部意义,他们现在提出的东西会更加大胆,因为他们会明白实体经济实际上是赞同他们的,而不是反对他们。”菲格雷斯说。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估计,要将全球平均气温升幅限制在1.5摄氏度,需要在2030年将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45%,而将升温限制在2摄氏度则需到2030年减少25%。如果到2030年排放量没有减少,则此后将需要大幅减少,以弥补在实现净零排放的道路上起步缓慢,但成本可能更高。  

10月31日即将召开的格拉斯哥气候变化大会主席夏尔马(AlokSharma)表示,“如果各国兑现今年10月中旬宣布的2030年国家自主贡献和净零承诺,我们将朝着全球平均气温上升略高于2摄氏度的目标迈进。分析表明,在巴黎做出的承诺可以将气温上升限制在低于4摄氏度。”  

夏尔马说:“我们取得了进展,但还不够。这就是为什么,如果我们要在这个关键的十年保持1.5摄氏度的目标,我们需要最大的排放国,尤其是G20国家做出更强有力的承诺。格拉斯哥必须启动一个雄心壮志不断增长的十年。”  

钱要从哪里来?  

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发达国家承诺在2020年前每年共同调动1000亿美元的气候资金,以支持发展中国家减少排放和适应气候变化。世界资源研究所(WRI)称,这一承诺的出现是因为,自工业化开始以来,发达国家对大多数碳排放负有责任,并且通常有更大的能力提供支持。  

然而,经合组织(OECD)今年估计,发达国家在2019年仅调动了796亿美元的气候资金。WRI的新研究也发现,大多数发达国家没有为实现1000亿美元的目标贡献其应有的份额。根据经济规模和温室气体排放量等客观指标,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在2018年提供的财政努力份额不到应有的一半。总体来看,有十多个发达国家没有履行其责任。  

国际气候变化与发展中心主任胡克(SaleemulHuq)说:“到格拉斯哥大会时,如果没能为2021年再提供1000亿美元,他们就在完成义务上彻底失败。”  

菲格雷斯认为,本次COP26的另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捍卫信誉度。“我是指(发达国家)长期以来一直承诺但没能兑现的1000亿美元。即将发布的报告将显示,今年我们已经接近1000亿美元,但我相信我们能在2022年达到1000亿美元。”她说,“但更重要的是,在这之后的几年里,绝对关键的是超越1000亿美元。”  

菲格雷斯表示:“我们要非常清楚,1000亿美元并不能覆盖我们需要的转型资金,它甚至不能覆盖气候适应需要的费用。但是,这是北方国家政府在全球南方国家政府眼中的可信度的关键所在。这是可信度的所在,或者至少是它的起点,而不是终点。我们要明白,1000亿美元只是买椟还珠,更多的资金实际上必须远远超过这一数字,要达到上万亿美元,才能实现我们需要的转变。”  

“无论是1000亿美元,还是我们需要的数万亿美元,我们还没有用尽我们所拥有的能力,我们还没有充分利用所有的多边银行、金融机构、双边支持,当然也没有相互协调,以便能够达到我们需要的资金流动规模。”菲格雷斯说。  

图比亚纳则表示,到2024年,我们应该把这一资金底线提高到1000亿美元到1700亿美元。“这是一个信号,而不是转型真正需要的融资数目。各国进入资本市场的能力,以及各地调动公共财政的能力,都比这要大得多。特别是在开发银行方面,所有的公共和私人金融机构,都应该和巴黎目标进行认真协调。我们仍然需要精确地实现所有这些。”她称。  

她说:“希望在格拉斯哥,我们有一个机制来确保这一点。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气候治理的新时代。巴黎大会为城市、企业、私营部门和地区打开了大门。但就目前而言,还没有一个机制来使他们对自己的承诺负责任。因此,我们必须扩大治理制度的范围,以确保每个人都能正确和认真地完成工作,使每个人都能领导其他人的行动,因为这不是一项交易。这不是一个以牙还牙的谈判,而是每个人都必须往同一个方向发力加速市场的转变的信号。”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