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要闻 正文

国内成品油价“三连涨” 沙特与阿联酋分歧走向将左右后续行情

扫码手机浏览

随着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产油国盟友(OPEC+)增产会议的无果而终,国际油价在短暂冲高后小幅回落,但整体仍处于近年来的高位。  

在国际油价的带动下,国内成品油零售限价继续上调,迎来一波“三连涨”,年内油价涨幅明显。  

伴随着国际原油需求的稳步回升,中东地区两大产油国沙特与阿联酋的分歧持续,OPEC+组织又将带领油市走向何方?  

国内成品油迎来年内第十次涨价  

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消息,7月12日24时起,国内汽、柴油零售限价按机制上调,其中汽油价格上调70元/吨,柴油价格上调65元/吨。折合升价,92号汽油零售限价上调0.05元/升,95号汽油和0号柴油零售限价均上调0.06元/升。  

本轮调价以后,国内多数地区车用柴油价格将保持在6.9-7.0元/升左右,92号汽油零售限价在6.9-7.1元/升左右,车主的用油成本将有小幅增加。  

以油箱容量为50升的私家车计算,车主加满一箱92号汽油将多花2.5元左右;对于满载50吨的大型物流运输车辆而言,平均每行驶100公里,燃油费用将增加2.4元左右。  

本轮调价是年内成品油零售限价的第十次上调,也是5月28日成品油价搁浅以后的连续第三涨。今年以来,国内成品油零售限价共经历了十三轮调价周期,呈“十涨一跌两搁浅”态势。  

2021年以来,国际油价涨势明显,带动国内成品油价连续上调,消费者出行成本因此明显增加。据卓创资讯统计数据,涨跌相抵后,今年以来国内汽、柴油零售限价累计上调幅度分别为1475元/吨和1420元/吨;折合升价,92号汽油价格上涨1.16元/升,95号汽油价格上涨1.22元/升,0号柴油价格上涨1.21元/升。  

国内成品油市场方面,随着国内炼厂集中检修期的结束,国内成品油资源供应增加;6月混合芳烃和轻循环油等进口汽柴油原料油开征消费税,国内炼厂也缩减出口配额,填补市场缺口。  

随着成品油零售限价的上调,汽柴油批零价差较前期进一步扩大,加油站的利润空间也继续增加。  

隆众资讯分析师李春艳介绍称,尽管当前汽油需求相对稳定,但整体价格已经处于高位,中下游囤货积极性并不高;而柴油需求在持续走弱,市场交投重心也在小幅下移。  

国际油价冲高回落  

本轮计价周期以来,疫情在全球多地的反弹为原油需求前景蒙上阴影,但美国燃油需求飙升、原油库存大幅下降则为市场带来了好消息。  

过去一个周期内,全球原油市场影响力最大的事件就是OPEC+组织举行的产量控制会议。  

7月1日,OPEC+组织例行部长级会议在维也纳举行,以沙特与俄罗斯为首的产油国,准备进一步放宽当前的原油产量限制,增加该组织的原油供应量。  

今年以来,随着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各地封锁措施的解除,全球范围内原油需求在稳步增长,并在近期有加速增长的态势。在需求增长和供应增幅有限的影响下,国际油价涨幅明显,WTI原油和布伦特原油期货站上70美元/桶的大关,刷新三年以来的新高。  

历经数天的接触和协商,与会各方已经基本达成共识,即今年8月至12月每月增产40万桶/日的原油产量,到年底累计增加200万桶/日的原油产量。但中东两大产油国沙特和阿联酋之前出现的分歧,迟迟未能得到解决,延期数天之后,OPEC+本轮增产会议在7月6日正式宣告结束,与会各方没有达成任何新的增产协议。  

沙特坚持要将原定2022年4月到期的减产协议,延长至2022年12月;但阿联酋则提出了重新计算减产基准的要求,要求反映自己真实的产能水平,进一步增加原油产量。  

市场人士此前预计,就算OPEC+组织最终达成了小幅增产的协议,仍无法满足市场日益增长的原油需求;随着OPEC+会议无果而终,原油供应紧张的局面持续,国际油价也在短时间内迅速走高。其中,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最高突破77美元/桶,继续刷新三年以来的新高;WTI原油期货价格一度站上76美元/桶的大关,刷新了六年以来的最高值。  

供需偏紧对油价构成支撑,但沙特与阿联酋的分歧迟迟未能解决,也引发了市场对于OPEC+组织再度陷入无序增产的担心;此外,美国总统拜登也敦促沙特与阿联酋早日化解分歧,达成增产共识以应对抑制油价上涨,国际油价在冲高后回落。  

此后,尽管国际油价在7月9日大幅跳涨,但整体油价水平仍未达到此前的高度。截至北京时间7月10日收盘,8月交货的WTI原油期货价格上涨2.22%,报收74.56美元/桶;9月交货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1.93%,报收75.55美元/桶。  

OPEC+带领油市走向何方?  

疫情的复苏带动原油市场的迅猛复苏,但当下OPEC+组织的一举一动仍是左右油市的最主要因素之一。  

长期以来,沙特与阿联酋就是中东地区以及OPEC组织内部坚实的盟友,但随着国家利益的凸显,双方在以色列、也门、疫情处理等议题和地区经济竞争方面的分歧愈发明显。  

除此以外,沙特倾向于通过集体减产增产来调节市场变化,但阿联酋则多次质疑减产对OPEC+组织成员国收入和市场份额带来的影响;此外,阿联酋近年来一直在致力于提升油气产能,该国认为原定的减产基准线已经极大地限制了阿联酋的原油生产量,即阿联酋在减产行动中牺牲最多。  

多家国际机构继续唱多原油,在供应紧张的情况下,机构预计国际油价可能会飙升至80美元/桶,甚至是90美元/桶上方,但风险同时存在。2020年3月,一场最终击溃全球原油市场的新冠疫情和石油价格战的记忆还未散去,沙特与阿联酋的毫不退让已经带来了对OPEC+组织的担忧。  

金联创原油分析师奚佳蕊指出,即使本次“价格战”没有爆发,市场对于原油后续走势也不能过于盲目及过度乐观;今年以来各国经济活动已经相继从疫情冲击下恢复,全球经济带动的能源需求恢复超过预期。虽然全球发达富裕国家在疫苗接种和经济重启方面走在世界前列,但新冠仍在许多贫穷国家肆虐,而这些国家还不太可能效仿美国的解封措施。  

奚佳蕊说,此外Delta变异毒株为全球疫情前景带来变数,油市需求前景的不确定性仍然很大。  

尽管下一次OPEC+会议的日期还未确定,但随着市场情况的变化,产油国们随时可能会重启谈判。  

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徐娜对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当前OPEC+会议还未明确方向,市场保持谨慎,油市回调但力度有限,油价在盘整待市中等待方向。  

隆众资讯油品分析师李彦指出,按照当前的国际油价测算,下一轮成品油调价周期开局就将呈现上行态势,幅度在30元/吨左右;当前美国夏季出行高峰持续提振燃油需求,全球疫情增速则有所放缓,经济数据表现稳健,需求向好。  

“OPEC+内部分歧虽未解决,但爆发价格战的风险并不大,加之美国与伊朗核问题谈判仍陷僵局,预计下一轮成品油价上调概率较大。”李彦说。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