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公司财报>奈飞(NFLX.US)Q3财报电话会议实录:今年确实受到冲击 预计今年新增260万用户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奈飞(NFLX.US)Q3财报电话会议实录:今年确实受到冲击 预计今年新增260万用户

本文来自“腾讯科技”。  

Netflix(NFLX.US)周四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财务报表。财报显示,Netflix第三季度总营收为52.45亿美元,同比增长31.1%;归属Netflix的净利润为6.65亿美元,同比增长65%。  

财报发布后,Netflix首席执行官里德·哈斯廷斯(ReedHastings)、斯宾塞·诺依曼(SpencerNeumann)、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斯(TedSarandos)、首席产品官格雷格·彼得斯(GregPeters)以及投资者关系及企业发展副总裁斯宾塞·王(SpencerWang)出席财报视频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古根海姆证券公司分析师MichaelMorris(迈克·莫里斯)的提问。  

以下为会议实录:  

莫里斯:斯宾塞,下午好。让我们先谈一谈订阅用户趋势以及你们刚刚发布的第四季度订阅用户展望。我们一开始先讨论一下第三季度的情况,你们能不能讲讲,哪些是导致你们最新的结果与你们当初的展望基本符合的关键驱动力,包括增长、动态以及在未来这个季度我们可能面临的动荡?  

诺依曼:我首先得说,这个季度表现确实相当地好。不仅仅是订阅用户这方面,还有整体的业务表现、第三季度的营收、运营利润接近10亿美元以及广告业务方面。美国的订阅用户方面,我们略微比我们所预期的情况还要更好一些。由于我们提高了价格,我们确实有看到,美国的订阅用户量有所下滑,这也是我们相当确信会发生的,虽然这次用户量下滑的情况比以往持续的时间更久,但下滑的幅度相当地小,大约为0.1%左右。与此同时,提价也给营收的增长带来了巨大的推动力,我们也将提价带来的营收增长的部分重新投资到优质的内容、服务和用户体验中去,我们也将借此提升用户眼中我们的价值并助力业务的持续增长。  

莫里斯:我想再谈谈下滑方面的话题,但是在这之前,我还是想先谈谈第四季度的展望。上次的电话会议中,我们有谈到2019年的用户订阅用户净增长,第四季度的展望中没有明确这一点的相关内容。能不能谈谈是否会有一些变化?我认为,投资者考虑的一个关键问题在于,2018年是否将是订阅用户量增长最迅猛的年份?还是说你们将来的用户量增长也能达到如此高的水平?  

诺依曼:让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关于我们2019年度的展望,确实会比我们之前的预期有所减缓。因为第四季度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其实是很难对其作出准确预期的。首先,第一个不确定性是,我们对节目清单准确预计的能力。第四季度有太多新的内容、新的电影以及新的作品。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季度有发布过这么多的新的电影。另一个不确定性是第三季度我们所看到的一些下滑,类似的情况会持续到第四季度。此外,还有一些竞争对手在近期将发布新的内容,我们也需要将这些考虑进去,关于这些竞争对手极具竞争力的服务,我们也在观望。目前,我们最近刚刚进行了预测,我们预计2019年仍将有2700万的新付费订阅用户。今年也将是极其强劲的一年。另外,长期的展望是不存在什么变化的,长期的机遇还是一直在那儿的。我们只是希望能准确预测第四季度而已。  

哈斯廷斯:去年,美国的净增长付费用户为500万。而今年,我们预计会有260万新增用户。所有的缺失的部分都将出现在美国市场,这也完全是因为我们提升了美国市场的价格。我们将看到更多的敏感性。但是,最终我们所要关注的,仅仅是继续提升我们的服务的质量,而优质的服务是我们必须要有的。我们的价格跟有线电视相比是相当低的。我们的观众越来越多了,而且我们认为我们还有相当大的增长空间。今年,我们确实受到一些冲击。而我们主要努力的方向是向我们的美国的用户创造价值,这也使我们能长期地、持续地提升每年的付费用户量。  

莫里斯:我想再大致谈谈下滑的情况。据你们了解,哪种类型的订阅用户更难留住,还是说那些最新的订阅用户的忠诚度最低?  

哈斯廷斯:(笑)其实下滑的幅度也就0.1%,大约是每1000个人中可能出现1个,所以,实在是没法了解具体是什么情况。还是来看看这个现象的一个概况吧。其实,关键问题还是,我们给用户创造多少价值,还有就是,消费者如何应对这一情况。我们将美国的平均价格由12美元提升到了大约13美元,我们有看到一些动荡,那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它缓缓,专注于价值的创造。我们以前是没有一下发布这么多大电影的,而电影是相当有价值的,从前人们都是为这些电影付钱的。第四季度和明年即将上映的电影比从前任何一个季度都要好太多了,所以形势大好。我们只要持续将视线聚焦在用户身上,他们会给我们很好的反馈的。  

莫里斯:让我们来谈谈竞争。我知道这是一个热门的话题。几周前,我们也在英国聊过,你们有提到,从11月份开始,这将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大量的投资者都读到这段话。他们并不一定都看过这个访谈,可能没有了解到这个语境。考虑到这段话跟你几个季度前的看法有所差异,能不能谈谈这段话的大背景。  

哈斯廷斯:大家也都知道,当初我们开始提供流媒体服务的时候,也就是2007、2008年,Hulu、YouTube和亚马逊Prime和我们都在这一块市场竞争,我们也都在和有线电视进行了长达12年的激烈的竞争。基本上,是存在一些变化的。有趣的是,我们看到苹果和迪士尼在这个市场缺席了12年后,几乎是同一个星期,发布了他们的流媒体内容。我对这个新的格局感到非常高兴,也对新的竞争情节感到喜闻乐见。但是,说到底,其实基本上还是一样的。迪士尼可能会是一个相当棒的竞争对手,苹果作为这一市场的新手,他们也可能带来一些极优秀的内容。但是,我再次强调,我们携手与有线电视在竞争。我们相对于有线电视来说,都很小。我们拿我们自己与过去这三十年的众多有线电视相比较,他们也不是在进行相互之间的竞争,他们也是在与广播进行竞争。如今的动态与当初是相似的。  

另外,泰德,你能不能谈谈我们的电影清单,聊一聊为什么这个全新的世界其实归根结底是关于我们的发布的新电影,而不是关于其他任何的东西?  

萨兰多斯:仅仅是第四季度,我们将有大量的电影上架,其中包括MichaelBay(迈克尔·贝)的大制作动作电影《地下6号》、有望冲击奥斯卡的《爱尔兰人》、《婚姻故事》、《教宗的承继》、《我叫多麦特》中EddieMurphy(艾迪·墨菲)的再次亮相。这些都是大家能在Netflix上看到的极具潜力和野心的电影。这些都将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看电影并为其付费的方式,我们为此感到特别地兴奋。我们也是第一次看到,在某个季度新上映的电影能达到如此大的体量和规模。  

莫里斯:在我们进一步详细聊内容相关的话题之前,我想谈谈定价以及你们在美国市场的定价权。两个问题,一个是,你们是否认为一些新服务的较低的价格会对你们未来提价的能力带来负面的影响。另外,从更广义的角度来看,你们能不能谈谈服务与价格的关系。你们可以这么来看,多种不同的价格其实是可以带来更多的价格的,那未来在这方面将如何演变?  

彼得斯:我们不认为我们竞争对手的定价是我们自己在做定价方面决定的很重要的因素。我们和竞争对手在服务和内容上差异极大。当我们从长远的角度来思考定价这件事的时候,我们的任务是,将用户每个月付给我们的订阅费用明智地进行重新投资,进一步提升内容的多样化,我们想在每一个内容类别中称霸。截止到目前,我们在投资方面的决策都是相当明智的。我们将持续为我们的订阅用户创造价值。这也将使我们能够时不时向用户索取更多的营收,以使这样一种良性循环持续下去。  

莫里斯:我不知道你是否能进一步谈谈这一块,但是,你们是否有可能会在某些市场提供公共电视的订阅服务,或者说在其他地区提供其他流媒体服务,在这些情况下,价格的区间有会有怎样的不同?  

彼得斯:大家会关注到外部的一些服务,比如公共电视服务,可能会觉得是比较相关的。但是我们并不这么认为,我们会以一种渐进的方式来看这个问题。我们更倾向于让我们的订阅用户告诉我们如何创造价值,以及正确的价格区间。我们更加专注于倾听我们的订阅用户的心声,和他们共同向前迈进。  

莫里斯:另外一个关于定价的问题,目前存在一些不同的市场动态,包括美国市场的。你们提到在印度市场进行了一系列针对仅限手机端使用的、价格更低的服务包的测试。能不能谈谈你们目前的一些不同的定价策略的测试情况?这与更成熟的、价格趋于温蒂的市场之间的差异?  

彼得斯:当然,那我们就来谈谈我们在印度的进展情况。我们认为,营收是我们进行各种测试的指导方针,我们试图弄清楚,符合市场的好的订阅服务包、好的产品功能、用户喜欢的好处有哪些,而针对这些,在不同的市场正确的定价又是怎样的。我们正在探索的是,因为我们在不同的市场运营,各个市场的情况的差异又是特别大的,包括人们的不同的富裕程度、娱乐行业的竞争情况等。所以,哪种架构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好的呢?我们对移动端的服务包的反响感到非常高兴,其实是比我们测试的结果还要好。我们还在其他市场也对其进行了测试,因为在那些市场,我们觉得情况是类似的,因此,我们认为在那些市场,这个服务包也将同样取得成功。  

当然,我们也会考虑其他服务包或者服务形式,因为在一些市场,大家喜欢的产品功能、价值取向、用户喜欢的好处是不同的,现存的形式可能不会再那些市场有好的反响。我们正在开展这方面的研究,我们会看结果如何。那些市场的消费者以及订阅用户会告诉我们,那些新的服务形式是否奏效。  

莫里斯:我想回过头来再谈谈竞争。关于未来内容的竞争,能否聊一聊,你们对哪些内容感到激动万分?之前,你们在英国提到,《王冠》看起来是个相当不错的买卖,能不能简单聊一下这一言论的语境?将来,你们有意做哪方面的投资?从更高层面上来讲,你们的成本是否是按单位订阅用户投资量来考虑的呢,还是说是从总体上定投资金额的呢?  

萨兰多斯:从娱乐行业的历史角度来看,目前,电视行业的规模和野心正开始与大电影行业相当,其实观众是从中受益的。当我们谈到《王冠》带来的观众的愉悦程度和观看小时数,我们认为,它以极低的成本带来了极大的成效,其带来的影响力也是巨大的。而我们150亿美元的内容预算,也使我们处于一个独特的地位。这也使我们能同时生产大规模、极具潜力的电影和电视内容。而我前面提到的内容清单几乎是同时上线的,我们还将推出新一季的《去他*的世界》、《迷失太空》、墨西哥的《花之屋》、意大利的《罗马宝贝》,都是相当精彩的内容,也都是新一季的内容。还有一些全新的剧集,比如《猎魔人》、《破日》。我们能够在同时推出这些内容,这对用户来说,价值是巨大的。  

你之前有问到价格方面的问题,给用户带来的价值其实是和定价是息息相关的,他们在Netflix花越来越多的时间,看越来越多的剧集,我认为他们能够清楚地意识到我们为其创造的价值。我相信这是我们的用户所体验到的。  

莫里斯:那么相对于5年前,生产同样的内容,会不会成本更高?50%?30?  

萨兰多斯:这个问题实在是很难回答,因为差异极大。但是,一个极具竞争力的节目,基本上会比去年同期贵出个30%左右。  

哈斯廷斯:这确实是蛮多的。但是确实,内容成本在上涨。但是,我们还是很幸运的,我们有着最多的订阅用户、最高的营收和最多的内容预算,因此,我们在节目方面还是相当有竞争力的。  

萨兰多斯:就像你提到的那样,这是一个极其罕见、优质且富竞争力的节目,也是少有的成本上涨如此之多的节目。就像是买家众多的一个市场,你总是想通过这样一个节目来抓住机遇。  

诺依曼:我仅仅想补充一点,仅仅是为了加强这个观点。我们将很多因素都考虑进去了。我们不会追逐每一个机遇,我们有时候也会错失机会,对么?我们也一直在通过每一个节目提升我们的能力,我们单独对每个节目或内容进行评估。鉴于我们的内容预算如此之大,我们也可以在某些内容上下重注,或者甚至犯些小错,因为我们并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同时,也因为我们在提升我们的能力,我们也将继续提高我们的利润率,不断优化我们的现金流曲线。所以,我们在投资上接受一些风险值的同时,我们也是相当有避险的能力的。  

斯宾塞·王:让我们来简单计算一下,150亿美元的内容预算或者说是100亿美元的成本盈利预算可以投资多少个1亿美元级别的投资。因此,投资的多样性是极高的。我们不太会面临因为将投资过于集中地用在某个内容上而带来的那种风险。我只是想指出这一点。  

萨兰多斯:是的。在简单计算之后,大家会发现,近七年前,付诸东流的那花在《纸牌屋》的1亿美元投资,可能在当时还是一个不小的冲击。而如今,这1亿美元仅仅占我们内容预算的1%。  

莫里斯:目前你们持续增加对内容的投资,同时进一步提升订阅用户量。如果按单位订阅用户内容成本来看,你们目前的投资规模是怎样的水平?  

你们是否认为竞争会进一步抬高内容成本?另外,我们是否开始能够见到全球的市场渗透开始给你们带来好处,以至于达到某种顶点呢?  

萨兰多斯:我目前并不想尝试预测我们是否已经达到了这样一个顶点,因为如今市场上还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但是,我认为,我目前观察到的是,当然是存在一个绝对上限的。任何人可以给任何项目进行投资,而这些项目之间的竞争也将相当激烈。所以,我想说的是,我们会继续将投资进行下去,并试图赢得取悦我们订阅用户的机会和时刻,这是我们持续努力下去的动力。  

哈斯廷斯:另外,Facebook有20亿活跃用户,YouTube有20亿活跃用户,我们只是它们的很小一块。而且这些数值还在持续不断地增长。全球有60亿的手机活跃用户,我可以说,这已经达到平台期了。从目前来看,顶点期还在相当遥远的未来。而这不是我们考虑的重点,我们只是想着如何更好地发展。  

萨兰多斯:是的。我们想的是我们的用户增长。我认为你在关注的是内容成本。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