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美股要闻>优步(UBER.US)创上市新低,硅谷泡沫破灭还有多远?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优步(UBER.US)创上市新低,硅谷泡沫破灭还有多远?

本文编选自硅谷投资人王川今年5月7日在微信公众号“investguru”上发表的一篇文章。

编者按:Uber股价周二下跌4.3%,报收于29.15美元,跌破9月27日创下的30.29美元的低点。在当日的盘中交易中,Uber股价创出28.65美元的上市新低。Uber在今年5月首次公开募股前的估值达到760亿美元,而且这家公司曾寻求以高达120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
王川在其微博中评论称,“uber 跌破30美元了。无法交易的一级市场估值,有大概率是假信息,fake news. 也许以后核实新闻真实性的方法,是把它tokenize, 看它是否可在二级市场交易,有流动性。// Uber 跌破 33 美元, 意味着2015年之后入场的机构投资者,现在都变成浮亏。但是他们即使想卖,还要等到十一月份解锁期之后。”

文章全文如下:

王川:Uber 上市会引爆硅谷的泡沫破灭吗?

(2019年5月7日)

1/ 首先,“泡沫破灭”这个概念如何定义?

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但是对于硅谷的高科技公司而言,如果纳斯达克指数比最高点下跌 40%以上, 并且处于四年,甚至五年内的最低点,那么,基本上可以无可争议地说,泡沫破灭了。

泡沫破灭不等同于世界的末日,只是意味着先前一些不符合基本商业逻辑,不真正创造价值的行为会被迫终止,并为下一轮新的繁荣扫清障碍。但是如果对泡沫破灭的可能性没有基本思想上和物质上的准备,则可能遭受极为痛苦的损失,多年的劳动成果很短时间内付之东流。

2/ 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家, Chamath Palihapitiya 在 2018年十月的一个访谈中说:

“我们处于一个巨大的, 多变量的, 庞氏骗局中. (如果你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 那些投资者会对你献殷勤。这些人不是从自己的账上开支票,他们有份工作要做,就是拿别人的钱来投资。从这份工作里,他们拿到一个很明显的东西,年度的管理费。还有一个不太明显的东西,就是如果投资成功了,投资回报里面的分成。

...

他们会来找你,会对你说,我们想和你合作,你是最好的,我们会来帮你,你真棒。穿上这件羊绒背心,这有我们公司的徽标在上面。我们以前投过某某某 公司,你知道吧。

于是他们给你投,比如说随便编个数字,一百万美元。然后他们参加你的第一次董事会,他们问, ‘你增长多快?OK, 增长得更快一些。’

如果你知道现在大约每一块钱的风险投资里,四毛钱马上就跑到谷歌/脸书/亚马逊手上,你也许会感到震惊。

“你以发生了什么?你认为这都是能够盈利的增长吗?不,那只是为了资助你去做些表面化的增长。只是因为有 VC 给你了一百万美元,叫你增长更快一点,你认为你的产品和市场需求在那一刻会更加契合吗? 不! 你只是拿了别人的钱,做一件别人叫你做的事,那就是增长,看上去在增长。

然后 VC 会去做什么? 他们转个身,对自己的哥们说,看这个东西,它在增长,你应该来投 B 轮。 然后他们又来参加董事会,他们说,伙计们,我们该融 B 轮了。 然后另外几个基金,都是 (A 轮基金的经理)自己哥们的公司,一块投了 B轮,把估值提高了五倍。 现在发生了什么? 投 A轮的那个 VC ,回报看上去像个天才,虽然都只是纸上的, 但是看上去很厉害, 对吧?

投B 轮的经理又来董事会,他们问: ’你增长多快?嗯.. 你得增长更快。‘ 然后每块钱的 40%又跑到脸书/谷歌/亚马逊的账上。你又买了更多不盈利的增长 ... 没关系,别人叫你增长,所以你在增长,你只是在做本职工作而已。 你的产品和市场的契合度是否有所改变?可能没有。但是你不断往里面砸钱。然后 B 轮投资者说,嗯,我们该融 C 轮了。我们快没钱了。那当然,每一块钱里面,要花四毛钱给脸书/谷歌/亚马逊,你当然快没钱了! 他们给你介绍另外一个哥们,那人说,看上去不错,投! 现在 A 有个不错的盈利, B 有个 OK 的盈利, C轮投资者 在基准线上。 C轮投资者说, ‘嘿,你增长有多快?也许你该增长得更快!’

与此同时,在B轮和C轮之间, A轮基金的经理说,‘嗯, 也许我该再去融资,再去开第二个基金。我玩得多溜!然后 A 找到一群投资者说,看看我的 IRR (Internal Rate of Return ), 多棒啊! 投资者说,‘嗯, 看上去很棒‘。拿去,这是更多钱!“

(关于风险投资,可以参见笔者的老文章

王川: 外表丰满, 内在骨感的美国风险资本业)

3/在风投资金的 40%变为脸书/谷歌/亚马逊的营收的背景下,看一组数据:

脸书: 过去四个季度营收 (单位为十亿美元, 下同), 和相对于一年前的数据, 和增长速度

Q1-2019: 14.9 vs 11.8, 26%

Q4-2018: 16.64 vs 12.78 , 30%

Q3-2018: 13.7 vs 10.3 , 33%

Q2-2018: 13.23 vs 9.3 , 42%

谷歌:

Q1-2019: 36.3 vs 31.1, 17%

Q4-2018: 39.2 vs 32.3, 22%

Q3-2018: 33.7 vs 27.7, 21%

Q2-2018: 32.6 vs 26, 26%

亚马逊

Q1 - 2019 : 59.7 vs 51, 17% (其中约三十四亿美元为广告收入,vs 2018年一季度,二十亿美元广告收入)

Q4 - 2018: 72.38 vs 60.45, 20%

Q3 - 2018: 56.57 vs 43.73, 29%

Q2 - 2018: 52.88 vs 37.95, 39%

三家公司2019年一季度的广告收入增量为七十七亿美元, 年化大约三百亿美元。但很明显可以看到,它们的增长速度过去四个季度都在不断减缓。

而互联网行业的另外两个巨头,增长更是乏力:

微软:Q1 - 30.5 vs 26.8, 14%

苹果:Q1 - 58 vs 61, -5%

4/关于全球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的信息来源很多,统计方法和分类各不相同,很难有完全准确的数据。

根据全美风投基金会 ( 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 的数据:

2018年全美风险投资实际投入高达创纪录的一千三百亿美元,这个数字已经超过 2000年 dot com 时代的一千亿美元的记录。与之相比,这个数字在 2009年时是两百七十亿美元,2013年时只有四百七十亿美元, 2017年时是八百三十亿美元。

而根据 Crunchbase News 的 Jason Rowley 在 2019年一月的一份报道,全球的早期天使到晚期风险投资的金额在 2018年高达三千四百亿美元, 相对于 2017年增加了一千两百亿美元。

假设这些资金有 70% 是在互联网/软件/金融/娱乐相关的全球企业上,而这些企业里有一半需要通过 脸书/谷歌/亚马逊/ 来做推广,他们把融资的 40%用于广告商,那么这一千两百亿美元的增量,就对应于

1200 * 0.7 * 0.5 * 40% = 168 亿美元的广告收入。

换句话说,全球风投资金的增量,撑起了脸书/谷歌/亚马逊的至少一半以上的增长。

再换句话说,即使全球风投资金2019年保留在 2018年的高位,但增量为零,假设其它情况不变,那么脸书/谷歌/亚马逊的广告业务增速至少减掉一半以上。如果风投资金量回到2017年的水平,将意味着这三家公司的业务不可避免的出现负增长。

5/ 2017 年一月, 软银的孙正义先生高调现身于投资界,宣布投资十亿美元于办公场所共享的企业 WeWork. 同年五月软银的愿景基金 (Softbank Vision Fund) 成立,宣布将募集一千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投资高科技企业。据称截止到 2019年四月,愿景基金实际已投出七百五十亿美元。 也许纯属巧合,2017年初到本文发稿的2019年五月六日的两年半, 纳斯达克指数上涨了 50%。

软银愿景基金的最大一笔投资,是 2018年一月对 Uber的投资. Uber 招股书显示,软银控股的公司拥有两亿两千两百万 Uber 的普通股(从原始股东那里购买), 成本为每股 $32.97, 总共成本七十三亿美元. 同时软银还支付了十到十三亿美元购买了 Uber 的优先股,每股成本 $48.77, 但到 IPO 之前每年会支付三点九美元的股息。

Uber 的招股书显示, 其账上现金有六十四亿美元, 但长期债务有六十八亿美元。 2018年全年营收一百一十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了 42%, 但 2018年第四季度, 第三季度,第二季度, 核心平台调整净收入 (core platform adjusted net revenue) , 基本没有增长, 都在二十五亿美元左右。Uber 2018年和 2017年实际经营现金流都在负的十五亿美元左右, 2018年会计上的运营亏损为三十亿美元 (与之相比,在二级市场饱受众多做空者攻击的特斯拉,过去十二个月的经营现金流为正的十八亿美元)

根据 Crunchbase 的数据,2014年十二月那一轮融资时,Uber 估值就已经到四百一十亿美元,当时的投资者购买的是价格为每股 $33.3 的优先股, 每年支付约 8%的现金股息。 2014年十二月之后,累积有接近二百亿美元的资金投入 Uber, 除了孙正义购买的普通股之外,大部分是每年支付 8% 股息的可赎回可兑换优先股 (redeemable convertible preferred stock),成本都是每股 $48.77 美元。这些优先股在 IPO 之前都将转换成普通股,总共会有大约十三亿六千万普通股。 如果 Uber 下面几天成功如计划在 44-50美元之间发行一亿八千万新股,那么总共的普通股就会达到十五亿四千万,48 美元的股价对应市值约七百四十亿美元, 33 美元的股价对应约五百亿美元的股价。五百亿美元的市值是底线,低于这个数,就意味着软银的投资开始亏损,就意味着 2015年之后即使每年收了 8%的股息的优先股投资者也要面临亏损。

当一个每年亏损三十亿美元, 增速变缓的公司终于上市,当有两百多亿美元的资本,憋了四年后嗷嗷待套现,你就知道,有些激动人心的事情注定会发生。

但上市之后一般还有六个月的锁定期,大多数早期投资者和熬了多年的员工,只能先看着每天的股价波动计算自己的纸上富贵。

6/ 预计 Uber 本周 ipo 融资额在八十亿到一百亿美元之间。 要让一个市值七百亿每年亏损三十亿的公司把故事继续讲下去,管理层会继续烧钱推动公司的增长,并做一些兼并收购。

但是,网约车终归是一个拼价格的事情。隔壁还有同样新进融资但没有负债的 Lyft 在虎视眈眈。 要降价抢市场谋增长, Lyft 有资源奉陪; 要涨价谋利润,就等于把市场拱手送给对方或者 别的 Taxi 公司;要挤压司机的提成更是使不得。接下来的两个季度财报,增长可能继续放缓,但现金流和利润很难真正好转。

2019年十一月股票解禁的哪一天, 当年48美元购买优先股的投资者说, 我要套现了,谁要买市值七百亿亏损三十亿的公司! 33美元购买普通股的孙正义说,我要套现了,谁要买市值五百亿亏损三十亿的公司! 某些员工说,我的 RSU 每股成本只有九美元,我要套现了,别跟我挤!亚马逊的贝索斯说,我2011年就投了,每股成本只有几毛钱,我要套现了,谁也别跟我挤!

突然几天之内,股价可能迅速跌破 33 美元, 2015年之后所有的机构投资者,经过四年的苦熬,大家的账上都变成亏损。

2019年的圣诞节, 投资 Uber 两百多亿美元 的各大风投基金,盘点下来,发现好不容易多个投资里面等来的唯一的成功退出,居然还是亏损, 这如何向 LP 交代?

7/原先期待套现之后,继续增资到新的风险资本基金的 LP 们,此刻突然开始踩刹车。软银的诸多金主,很多也可能因此变成观望态度,之前的一些长期承诺也暂时搁置。

如果全球风险投资金额 2019年和2018年相比仍然持平的化,2020年可能不仅没有增加,还会突然跳水,迅速跌回 2017年,甚至更早的水平。风投资金从 2017到2018年的一千两百亿美元的增量,可能突然变成从 2018年到2020年的至少负一千两百亿美元的 delta.

风投资金的萎缩,将直接迅速影响到谷歌和脸书营收, 最早 2020年一月公布 19年四季度财报时,他们可能第一次出现收入的萎缩, 收入的萎缩,来自于客户的减少和单个广告点击费用减少的双重打击, 如果不迅速裁员和缩减开支,必定带来更大的利润的萎缩,而利润的萎缩,必定带来市盈率的萎缩。原先二三十多倍的市盈率不觉得高,面对利润的不确定性,十几倍的市盈率也嫌贵了,这对股价的打击会有多大, 持续多长时间,只有天知道。

8/原本以为捧着金饭碗的谷歌/脸书/亚马逊的部分员工,可能最早在 2020年上半年面临裁员的坏消息。与此同时,大批被风险资本支持,长期亏钱买增长的公司,将因为风投资金的断粮而突然倒闭关门,他们的倒闭将连续几个季度,甚至一两年导致谷歌/脸书的广告收入不断萎缩。

一时间,市场失业的工程师会多了几倍,空缺的职位少了一半以上,供需关系易势。连带着影响下游的消费业和房地产行业。办公楼的租金受到的影响最大,有的地方可能因为空置率大幅增加,而在两年之内租金缩水幅度超过 70%。 这可能最早在 2020年六月之前反应到美国的宏观经济数据上, 这意味着联储局可能在 2020年六月,甚至更早,要降息来刺激经济。

但无论如何刺激,没人会再花钱去购买不断亏损和贬值的资产。不可持续的商业行为只有让它自行彻底破产清算,才能翻开新的一篇,开始可持续的良性增长。

至于之后的演变,现在预测还为时过早。全球经济,已经有十年没有一个像样的熊市了。很多三十岁以下的年轻工程师和基金经理们,可能以为生活本该永远如此美好和刺激,他们准备好了吗?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