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要闻 正文

小鹏(XPEV.US)上市,南派造车者的快与慢

扫码手机浏览

8月27日晚,小鹏汽车正式登陆纽交所,开盘价23.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超过50%,市值近170亿美元。  

在上市仪式现场,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说,自己作为南派企业家,会省钱的有他,会干产品的有他,但是他一开始并不是个有梦想的人,直到他遇到了雷军,雷军告诉他互联网人也可以把硬件做得很牛。  

广东人的性格里有低调务实的一面,因此很多广东创业都不会做营销,不会跟媒体人打交道,不善于包装自己,更专注于产品或事情本身。何小鹏当年做UC就是在广州,后来做小鹏汽车又是广州,因而在很多方面继承了广东创业者低调务实的风格。  

从2017年8月27日加入小鹏汽车,到2020年8月27日将小鹏汽车带到纽交所上市,何小鹏刚好花了三年时间。何小鹏在与腾讯新闻《潜望》对话时说,当年离开阿里是有梦想、想折腾,最终发现这个过程很痛苦,但是今天到了一个新的里程碑,是一个阶段的总结,更是一个新阶段的开始。  

新造车的后发优势  

如果翻开中国新造车的历史,最早几年活跃在舞台上的主要是贾跃亭创办的乐视汽车以及李斌创办的蔚来汽车。当然,这中间还有被广泛质疑为逆向「抄袭」特斯拉的游侠汽车,尽管如今已经没有多少声音,但曾一度饱受关注。  

在2015年,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有一家叫做小鹏汽车的公司在做新造车,也没有人认为这家公司最后有希望。至少从品牌和融资上来讲,已经慢了其他同行很多步。虽然小鹏汽车早期也有夏珩、何涛等汽车企业背景出身的人,但是他们缺乏成功企业既有的光环,远远无法与当时被舆论关注的贾跃亭、李斌、李想等人知名。  

2016年底,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去见了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当时蔚来的估值有十几亿美金,已经很贵了,而这时的小鹏汽车无论在估值还是人员规模上都远远落后于蔚来汽车以及其他同行。  

2017年,很多人都劝说何小鹏从阿里离职出来创业,但他一直犹豫不决,有一天符绩勋一个电话打过去再次游说何小鹏出来,何小鹏当时刚好抱着自己新出生的孩子,他觉得要为孩子做点什么,受到触动就下定决心出来创业。  

2017年8月27日,何小鹏正式从阿里离职加入小鹏汽车,这家公司才迎来自己的明星创业者。这时的蔚来汽车在李斌和众多知名投资人的光环下已经加足马力跑了近三年。四个月后,蔚来汽车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蔚来全新SUVES8的发布会。  

何小鹏作为一个超级产品经理,对于汽车产品的追求和标准也远超其他人。在他加入小鹏汽车以后,原本准备量产上市的G3,为了能够带给车主们更好的体验,最终甚至选择延期了大半年,这期间对很多细节进行了改进,不但花钱,还浪费了大把时间。本来小鹏汽车全速前进的步伐就晚于其他同行,这样一来就进一步耽误了进度,要追上同行好像是一件遥遥无期的事。  

一位小鹏汽车投资人告诉腾讯新闻《潜望》,当时在小鹏汽车内部,也有同事建议G3不要再耽误了,但是何小鹏认为务实和稳健更为重要,哪怕慢一点,也要保证交付出去的车不要砸了口碑。  

后来,何小鹏专门提出了一个「慢就是快」的概念,希望小鹏汽车内部团队能够夯实基础再往前跑,这样才会更加稳健。  

2018年12月,小鹏举办G3上市发布会之前,何小鹏特意向外解释为什么小鹏汽车这么慢。  

「从时间上看,小鹏汽车是新造车势力中第一个上公告,也是第一个进行小规模内部交付的新造车企业。但明明跑在前面,为什么起个大早赶个晚集,要花近24个月的时间才真正向市场交付第一款车?一句话:你们的期待和这个行业的复杂让我们不敢跑得太快。」何小鹏说。  

实际上,何小鹏自2017年加入小鹏汽车开始,就在公司里提出整车交付"慢就是快"的想法。有一段时间,有何小鹏的朋友、用户甚至公司的同事们都对这样的提法感到迷惑,但是何小鹏依然认为对创业企业来说,第一次亮相太重要了,务必不能搞砸。  

当很多人信奉"唯快不破",何小鹏却强调"慢"。在产品经理出身的何小鹏眼中,产品是"1",其他都是"0",造车的复杂性导致这个"1"非常非常难以做好,所以小鹏汽车宁愿慢跑,也要更仔细地雕琢好第一款产品。  

最终,G3交付后,无论在硬件方面还是软件方面,都没有频繁出现过大的故障,避免了蔚来ES8最早交付时出现的那种软件频繁出Bug的问题,也没有出现过电池包自燃的问题。前面的人犯过的错,本质上会成为后来者的借鉴,因此这件事对于还处于追赶状态的小鹏汽车来讲,不会踩入同样的坑,可以算得上是「后发优势」。  

不过,虽然小鹏汽车避免了像早期蔚来ES8那样频繁的故障,但也有蔚来没有犯过的错,小鹏却犯过。2019年7月10日,小鹏汽车发布G32020升级款,性能相比上一代提升了,但是价格却比上一代更低了。  

这件事对于新车主自然是一件好事,但却直接引发了老车主的吐槽和维权,最终小鹏汽车只好给予一些补贴来平复老车主的情绪。  

上述小鹏汽车犯过的错,后来又成了理想汽车的借鉴。理想汽车原本决定先交付2019年理想ONE,等优化一段时间之后又交付2020年款,最终考虑到2019年款的老车主可能有情绪,理想汽车决定延迟一段时间,统一交付新款。  

对于任何一个新兴行业,最先吃螃蟹的人也许不一定能够享受到行业成长的红利,也可能成为后来者成长的垫脚石。本质上,新兴行业是有可能出现后发优势的,因为前行者可能会犯错,这就给了后来者弯道超车的机会。  

慢与快的思考  

随着小鹏G3开始交付,并且每月销量都不错,人们开始将小鹏汽车列为中国新造车前三名。从一个后发者到被公认为行业前三名,过去这3年,小鹏汽车成长惊人。  

我们把视线回到3年前,2017年时当时有很多人问小鹏是PPT造车吗?2018年,很多人问小鹏的车能够量产吗?到了2019年,很多人问你们的车能卖得出去吗?到了2020年又有很多新的问题。从别人问到的不同问题就可以看到,小鹏汽车的成长确实很快。如果我们回到3年前、5年前去看特斯拉,会发现它遇到的挑战和困难更多。  

在何小鹏的眼中,任何一家企业希望做到在全球有影响力这样的目标,一定是多项全能,每一个点都需要在创业过程中控制好节奏、资源的组合,目前中国已经有很多人都在往这个目标走。  

然而要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对于是快还是慢,是追求质量还是数量,何小鹏从来就没有犹豫过。汽车行业和软件行业不一样,软件行业如果出现Bug直需要后续修改代码就好,但是汽车一旦出现Bug就可能涉及到人命关天的事。  

何小鹏第一次创业的时候,很追求数据或者数量,但是在汽车这样的硬件领域,质量的重要性将会远大于数量。接下来,小鹏汽车会尽量把好P7交付质量关,不把自己的口碑弄砸了。用何小鹏的话说,要做好质量,忍受孤独,长线你会活得更好。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