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港股资讯>美团(03690)“首年盈利”的喜与忧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美团(03690)“首年盈利”的喜与忧

我这接单量还是美团的多一些吧,佣金不好说,以前很低,现在嘛,反正我卖一个串,基本有一块肉就是美团的。”在北京市望京地区开一家串店的李想(应被采访者要求,李想为化名)和望京地区其他餐饮店老板一样,复工复产的消息出来后,巴不得自己变成3个人来工作:“我都亲自上阵当服务员了,除了外卖基本没人来店里吃串,现在就觉得可以依赖的是外卖了,这几个月又堆积了太多资金问题。”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近期走访了北京市朝阳区各主要商圈的数家餐饮店,疫情之下,线下经营被按下暂停键,依靠外卖平台线上经营,成了诸多餐饮商家的重要收入来源。  

“开始佣金肯定低啊,其实什么时候上涨的我们也不知道,每天忙前忙后的没太注意这个,但就是近期觉得线上营业额跟之前一样的时候,收益变少了点,那肯定就是变化了呗,这些线上软件我们得依赖他们。”朝阳区东坝地区某商超熟食店老板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  

与复工复产之后火热的外卖商业一样,美团在近期也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和全年的业绩。  

深耕之下盈利转正  

“今年是美团成立十周年,感谢新时代带来的历史发展机遇。十年前我们看到了生活服务业数字化的机会并投身于此。十年来,我们建立了领先的配送网络和科技创新能力,并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发挥了保民生、稳就业、促经济的城市基础设施作用。”美团CEO王兴表示。  

上面这段美团CEO王兴充满信心的讲话,在3月末的互联网各大讯息网站频频出现。  

根据媒体的报道,王兴还表示,美团的新十年因为此次疫情而有了一个特殊开端,但美团更加坚定了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的使命,将通过科技创新加快推进生活服务业供给侧数字化,为生态体系中的所有参与者创造更长远的价值。  

3月30日,美团点评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财报公开数据显示,公司全年收入同比增长49.5%,高达975亿元人民币;美团全年总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2.3%至6821亿元,平台年度交易用户达4.5亿;其中餐饮外卖业务继续保持强劲增长,全年交易笔数同比增加36.4%达87亿笔。  

正是对于这一亮眼成绩的信心,市场在财报披露一季度下行压力的情况下,依然以6%的股价涨幅作为回应。  

《中国产经新闻》查询美团点评的财报,在业务回顾及展望大项目下的公司财务摘要一段有这样一句话:“我们取得了重要里程碑,有史以来首次录得正值经营溢利及经营现金流量。”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在相关文章中指出,美团结束长达9年的亏损,迎来2019年的“首年盈利”,这与美团的长期定位有关。美团从团购起家,到后期逐步扩展到包括外卖(美团外卖)、旅游(美团旅游)、生鲜(美团买菜)、共享单车(美团单车)等在内的本地生活服务相关领域,一直深耕于生活服务电商领域,创建了真正覆盖全国的“线上+线下”业务模式。  

高佣金引“众怒”  

不过,《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从时间上推算,在美团公布财报的3周前,也就是3月10日,一封来自广东餐饮行业的联名交涉函,已经煽起了“蝴蝶效应”的翅膀。  

这封交涉函,在1个月后的4月10日,把美团送上了微博热搜,引起广泛讨论……  

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下文简称《交涉函》)指出,省、市、区餐饮行业协会陆续收到几百家餐饮企业针对美团外卖的各类投诉,表达出对美团外卖诸多行为的强烈不满。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查看此公开的《交涉函》,文中指出,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60-90%,已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同时,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各类收费层出不穷,设定了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已大大超过了广大餐饮商家忍受的临界点。广大餐饮企业一直以来对此并未十分在意,直至疫情期间,美团外卖仍未有实质性改变,餐饮企业的不满甚至愤怒情绪由此而生。  

据不完全统计,仅疫情发生以来,就有重庆、四川南充、山东、云南、河北等省市先后向美团在内的外卖平台“喊话”,呼吁减免佣金。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查看美团发布的财报进一步发现,美团2019年全年的佣金收入达到655亿元,而在2018年则为470亿元,2019年美团外卖佣金占收入百分比达67.2%。  

有业内人士指出,美团高佣金的情况有一段时间了。此次疫情期间,商家大多以来外卖维持收入,高佣金的情况进一步放大。  

“一直以来,外卖平台涨佣金话题不断,疫情期间更是成为关注焦点,这或将成为平台发展道路上的‘绊脚石’。事实上,疫情出现是外卖平台业务创新与商家维护的契机,在此期间能进一步打磨业务结构,通过数字化赋能提升与商户的合作关系,能为未来的发展打下更坚实的基础。平台和商家都有生存发展的需求,两者是互惠互利关系,切忌涸泽而渔,若一味通过提高抽佣比例获取高收入,将恶化与商家关系,不利于平台长久发展。”陈礼腾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此前有电商领域分析人士指出,美团的多元化发展,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就是阿里的本地生活,包括旅游的携程、同程艺龙(11.9,0.72,6.44%),出行领域的滴滴出行等。  

在众多生活服务电商强敌环伺之下,一旦流量见顶,如何提高本身的服务水平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据电诉宝(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用户投诉大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仅饿了么、美团两家平台就收到数百起用户投诉。此外,配送超时、商品质量、退款困难是用户投诉的主要问题,无故取消用户订单、商品久未配送、配送骑手被恶意罚款、商家无营业执照、商品与宣传不符、会员自动续费、未收餐却显示已完成、用户个人信息泄露、强制商家二选一、服务态度差以及售后困难等也是热点被投诉问题。  

“服务水平好坏的前提是平台是否以用户为核心,这也需要平台权衡平台发展与用户体验之间的关系。要想改进业务水平,就要从人员方面及技术方面进行优化升级,这也需要点滴积累,逐步提升。”陈礼腾说。  

面对舆情滔滔的各省餐饮协会交涉和诸多热点投诉问题,美团又该如何自处?《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向美团媒体对接部门邮箱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没有收到美团任何回复。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