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港股>公司報道>外資巨頭賽諾菲看上中國腫瘤藥 6億歐元抄底信達生物 首席商務官同日辭職

外資巨頭賽諾菲看上中國腫瘤藥 6億歐元抄底信達生物 首席商務官同日辭職

近日,一則收購消息引發業內普遍關注,跨國藥企賽諾菲斥資51億元與信達生物達成多項目戰略合作,尤其是開展兩款高潛力抗腫瘤藥物在中國的臨床開發及商業化。此消息公布后,信達生物首席商務官(CCO)劉敏因個人原因辭職。

值得關注的是,與以往單純合作開發產品模式不同,此次交易還涉及股權合作。據公告披露,賽諾菲擬通過兩次認購,以6億歐元入股信達生物。8月3日,賽諾菲以溢價20%,每股42.42港元以新股認購方式購入價值3億歐元(折合人民幣20.7億元)的信達生物普通股份。此后還可能購入價值3億歐元的信達普通股,同樣是溢價20%。

根據合作協議,雙方將合作進行賽諾菲兩款臨床階段的核心潛在同類首創FIC(First-in-Class)腫瘤管線的開發和商業化。一個是ADC藥物tusamitamab,由信達負責在中國的臨床開發和獨家商業化,賽諾菲有權獲得最高達8000萬歐元的里程碑付款以及該產品在中國獲批上市后基于凈銷售額的特許權使用費。另一個產品為SAR444245(IL-2),目前正在全球開展II期臨床。接下來該產品多個癌種的中國臨床開發將由信達主導,賽諾菲將繼續作為以上兩款腫瘤產品的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MAH)并負責SAR444245的商業化。信達生物將有權獲得累計最高達6000萬歐元的潛在里程碑付款,以及該產品在中國獲批上市后基于凈銷售額的特許權使用費。

賽諾菲為何要介入我國創新藥腫瘤領域?

業內普遍認為,賽諾菲與信達生物簽署戰略合作,加速兩款核心腫瘤候選藥物的產品開發、市場準入和商業化,透露著賽諾菲在中國市場擴展腫瘤業務的“野心”。

對于跨國藥企賽諾菲而言,通過借助中國創新藥企的催化作用,加速新藥在中國的注冊上市和商業化。特別是中國開展藥品集采以來,以往跨國藥企銷售專利過期原研藥的模式行不通了,為了適應中國市場的變化,包括賽諾菲在內的不少跨國藥企紛紛向中國市場引入創新藥。

實際上,賽諾菲看重的不僅是信達的研發能力,更是對其商業化能力的肯定。截至2022年二季度末,信達生物共7款產品實現商業化,產品總收入過10億元。2021年年報披露,為建立銷售渠道并開拓潛在市場,去年信達的銷售費用達到27.28億元,較2020年同比增長103%,銷售費用占總收入的64%。2021年,較強的商業化團隊也為信達帶來40億元的營收,較2020年同比增長69%,其中PD-1達伯舒營收接近30億元,其他產品近10億元,另有授權費收入2.69億元。可見信達的商業化團隊市場表現之強。

賽諾菲的發家史可以追溯到1885年,法國微生物學家、化學家路易·巴斯德在這一年研制出狂犬疫苗,并成功接種在患者身上。因為狂犬病的死亡率接近100%,而當時法國狂犬病流行,巴斯德有機會直接在患者身上試驗其研發的狂犬疫苗。所以這原本是一家靠疫苗發家的巨頭。后來,三款重磅藥物:1997年獲批的厄貝沙坦(商品名安博維)和氯吡格雷(商品名波立維),以及2000年獲批的長效胰島素“來得時”為其迎來了高光時刻。

到了2015年,賽諾菲將業務調整為:糖尿病和心血管、疫苗、特藥、普藥和新興市場五大板塊。可是,這些板塊業務因為美國和中國醫療政策的變化,后續陸續發生了重大變化。2008年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上任后推行了衛生體系改革,賽諾菲的非專利藥業務受到嚴重影響。而中國2019年展開的藥品集采,對這家巨頭的影響也不小,2019年12月10日,賽諾菲正式宣布退出糖尿病和心血管兩個領域的研發,因為集采會直接影響藥品銷售量。

賽諾菲扎根中國40年,根據2022年一季報顯示,今年中國市場的銷售收入占到賽諾菲整體業績的9%,業務增長達到了13.4%。除了慢性病管理外,中國生物醫藥當前最火的莫過于腫瘤藥賽道,所以選擇信達應該是其新戰略布局的開始。

信達為什么要“外援”?

對于信達生物而言,與賽諾菲的這次股權合作,最直接的是有望給公司注入充沛的資金。信達生物方面認為,與賽諾菲達成多項目戰略合作及許可協議,將為信達生物帶來長期利益和較高的研發資本效益。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信達生物除了有7款產品已獲批在中國上市外,還有3款處于上市審評,4款處于臨床三期或關鍵性臨床研究,20款候選產品已進入臨床研究。在研產品需要資金持續不斷的投入,信達生物對此表示,賽諾菲對信達生物的股權投資,首次交割后獲得的所得款項將為公司提供額外的資本支持,并將用于公司的整體業務營運。

另一方面,也展示出了信達成為國際型Bigpharma的決心,而與跨國藥企合作則是其成為國際型Biopharma的路徑之一。如今,信達從中國優秀的Biotech之一走到中國頭部Biopharma的路,已經走了十年。然而,近年來信達生物國際化道路并不順利。如果有了賽諾菲等國際藥企的協助,可能會起到破局作用。

當前破局的關鍵是擁有全球領先的創新產品,信達生物總裁劉勇軍曾坦言,“全球化的本質是以產品帶動公司全球化。一個公司沒有全球創新的產品,就無法實現全球化。”

信達生物首席商務官辭職

信達生物和賽諾菲宣布戰略合作協議后,值得注意的是信達生物宣布的一項高層人事變動。信達生物首席商務官(CCO)劉敏因個人原因辭職。

作為信達商業化團隊的元老,劉敏此前負責公司業務運營,包括市場銷售、市場準入等,曾推動信迪利單抗(達伯舒)順利成為首個醫保報銷的PD-1.劉敏曾參與搭建與完善了信達商業化團隊,目前這支3000人規模的商業化團隊,處于國內創新藥企頭部梯隊。依靠強大的執行推動力,帶動信迪利單抗上市三年累計收入64億元,成功完成商業化杠桿的使命。信達生物商業化團隊元老劉敏辭職,意味著信達的商業化策略未來可能發生變動。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福利,關註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