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要闻 正文

“对赌”美联储:交易员做了和去年一样的降息押注

扫码手机浏览

近日,海外的冠状病毒疫情不断发酵,人们对疫情将拖累全球经济的担忧与日俱增,金融市场也闻风而动,交易员也因此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令人难忘”的超级行情夜。  

在美国资产方面,道琼斯(26957.5898,-123.77,-0.46%)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在本周前两日都下跌逾千点,创下了历史上最大的两日跌幅。根据WilshireAssociates的统计,仅本周头两天的损失就高达2.3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美国国债收益率全线下跌,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在周三跌至1.30%以下的历史低点,打破了2016年7月英国脱欧公投后创下的1.36%的纪录。  

于是乎,一切又回到了去年5月6月的状态——市场逐步加大降息押注,各路专家措辞出现温和转变,而美联储“不降息”的立场依旧“稳如泰山”。不同的是今年市场上出现了一种新声音:降息或是一剂苦口而无效的药。  

01被危机感触发的降息押注  

正如上述,市场的危机感被触发后,美股下挫严重,美国国债收益率也被蜂拥而来的避险资金打压至纪录低位。  

更重要的是,如今,6个月至10年美国国债收益率已经低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设定的隔夜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1.50%-1.75%,2到5年期债券交易价已低于1.25%,这意味着债券市场已经开始押注美联储将下调其关键政策利率。  

不止是债券投资者,其他市场也充满了交易员押注降息的证据。  

联邦基金期货市场的数据显示,截至周二,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在4月30日利率决议上降息0.25%的概率约66.7%,在8月20日利率决议降息0.25%的机会高达80%,更是完全消化了年内降息25个基点的预期。  

此外,在欧洲美元期货期权的交易中出现了要求更快、更大幅度降息的押注。一年期欧洲美元远期期货合约的隐含利率已跌至FOMC委员会设定的联邦基金目标区间中值以下60多个基点。  

蒙特利尔银行(71.65,-1.36,-1.86%)的策略师指出,这是一个被历史证实过的降息信号。在过去类似的情况下,美联储几乎总是在一两个月内降息,唯一的例外是2008年金融危机前夕。  

蒙特利尔银行预计,美联储可能会在3月或4月采取第一次行动,但无论如何,美联储很可能无法逃脱在2020年内降息的命运。  

BMOCapitalMarkets的JonHill还指出,美联储更有可能在4月而不是3月降息,并且第一次降息的幅度可能就高达50个基点。  

02美联储:稍安勿躁,静观其变  

如果幸运的话,市场这一次的押注还是可能实现的,美联储可能会出于保护美股市值、保持经济增速、扶持就业市场等原因选择降息。一些经济学家也正在提出海外疫情蔓延可能造成严重损失的警告,并呼吁政府和央行及时采取行动。  

瑞银(11.78,-0.04,-0.34%)集团的财富管理部门主管MarkHaefele表示,意大利大幅增加的新病例带来的疫情蔓延风险打压了欧洲消费者和企业的信心,这种情况也可能在北美重复。Haefele称:  

“美联储和欧洲央行不应该掉以轻心。预期上半年的经济增长将大幅放缓,政府和央行应采取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措施,防止经济陷入长期低迷的困境。”  

德意志银行首席美国经济学家马修·鲁泽蒂(MatthewLuzzetti)补充道,除了未知的疫情影响,还需考虑甲型h1n1流感对美国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的拖累,估计会比原来增速下跌0.4%左右。  

鲁泽蒂指出,在金融环境开始收紧的情况下,当市场对短期货币政策路径进行大规模的重新定价,美联储或将被迫通过放松政策来回应增长担忧。  

不过,到目前为止,从美联储官员们的表态看,他们短期内没有改变立场的想法,这或意味着市场的押注可能有些超前。以下是部分美联储官员近期的表态:  

克利夫兰联储主席,FOMC票委梅斯特(LorettaMester)在周一的一次会议上表示,虽然她正在密切关注疫情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威胁,但她对美联储目前的利率立场感到满意。  

美联储理事理查德·克拉里达在上周五的讲话中同样表示,美联储正在关注冠状病毒的情况但目前美国经济基本面强劲,现在判读疫情对美国意味着什么还为时过早。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1月29日的FOMC会议以及在国会的演讲中都指出,美联储正在监测这一病毒的影响,它已成为经济前景的一个新风险。  

鲍威尔强调。不过,只要有更多的经济数据和经济信息没有出现实质性的变差,当前的货币政策立场就是适当的。如果事态发展导致我们对前景做出实质性的重新评估,美联储也将做出相应的反应。  

简而言之,与去年降息前的几个月一样,无论市场做出怎样的押注,无论经济学家们如何“巧舌如簧”,美联储坚持展示出来的态度就是——“稍安勿躁,静观其变”。  

03苦的不一定是药,市场真的需要降息吗?  

正如开头所言,今年市场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声音:降息或是一剂错误的药。分析指出,无论其是否真的需要降息,或者降息是否“对症”,市场总是期望更多的宽松。一旦感受到痛苦,市场无理由地就会期待央行开一剂缓解阵痛的“降息药”。下面我们看看持这种观点的分析师们提出的3个论点。  

①债券收益率的下跌或是一个虚假的危机信号。  

分析指出,美国国债收益率与实体经济之间的传统联系已经变得更加松散,这些因素与本应决定利率的经济基本面只存在间接联系。这意味着,无风险政府债券收益率的下降可能会传递出一个虚假的危机信号。  

如今,债券市场已不再是一个赚取利息的地方,而是一个对冲其它行业风险的地方。例如,抵押贷款投资者通过购买不可赎回的美国国债来对冲他们的证券被赎回的风险。股票投资者也买入美国公债作为对冲。  

②金融市场比想象中更健康。  

数据显示,尽管本周迄今,美股损失了超2万亿美元,但美国股市仍较2018年圣诞夜的近期低点上涨8.2万亿美元;主要股指较近期高点仅下跌了约8%,低于10%的跌幅,即所谓的“回调”。  

其它各项反映金融状况的指标也并未展示出太大的压力:投资级和高收益公司债券市场的信贷息差仍受到控制。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指出,能源信贷正受到原油价格持续下滑的影响,原油价格周二跌破了每桶50美元的基准价格。  

但是他们指出,事实是,如今的美国按传统定义应该是一个充分就业,且金融状况依然良好的经济体。虽然可以确定冠状病毒疫情已经给全球经济带来了新的风险,但降息对任何由病毒引起的商业混乱的影响都是有限的,对缓解病毒带来的其他“痛症”也毫无帮助。  

③交易员正在“舔舐伤口”,但美国普通民众的日子还不错?  

实际上,就算华尔街的交易员正在“舔舐伤口”,但美国普通民众的小日子过得或许还算不错。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Board)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从130.4微升至130.7。尽管最新数据略低于预期,但摩根大通(126.64,0.38,0.30%)分析师DanielSilver在研究报告中称,  

“根据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Board)的数据和我们追踪的其他主要相关指标断定消费者信心仍相当稳健。”  

根据EvercoreISI的最新数据,该机构对住宅建筑商的调查飙升至本季度高点附近。该公司在一份报告中称,到在本周股市下跌之前,美国经济表现良好。  

其次,让人担忧的债券收益率的下降也带来了积极的影响——抵押贷款利率也随之下降。  

如今30年期的传统住房贷款已经从2018年秋季接近5%的峰值降至3.5%以下。这意味着,对于一笔30万美元的贷款,月供将从1610美元降至1347美元。对目前的房主来说,通过再融资可节省一大笔开支,对潜在的购房者来说,这意味着更大的购买力。  

总而言之,他们认为,只有公共卫生官员和现代医学才能真正遏制冠状病毒的负面影响。如果经济影响恶化,那么可能需要放松货币政策来缓解阵痛。但是由于利率已经处于历史低位,进一步下调利率只会让本已上涨的资产价格受益,对实际经济的提振不大。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