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港股>港股資訊>前5月銷量墊底“造車新勢力”?毛利率下降蔚來掉隊?

前5月銷量墊底“造車新勢力”?毛利率下降蔚來掉隊?

有分析認為,蔚來汽車銷量放緩速度明顯高于同行,不僅僅源于疫情帶來的供應鏈波動,或也與其推新節奏有關

蔚來汽車(09866.HK)正在加快推新,并計劃“閃電交付”,以應對在“造車新勢力”汽車銷售排行榜上落后的局面。

6月15日晚間,蔚來汽車發布中大型五座SUV ES7.該公司同時表示,將于2個月后的8月29日開啟交付。與此前同樣基于NT2第二代技術平臺打造的ET7車型相比,ES7的交付期縮短了近一年。

提速或許源于現實壓力,不管是經常被捆在一起比較的“蔚小理”中的小鵬和理想汽車,還是后起生猛的哪吒和零跑,都在銷量上對蔚來汽車形成壓力。

乘聯會數據顯示,今年1—5月,小鵬銷量為53688輛,哪吒銷量為49974輛,理想銷量為47379輛,零跑銷量為40735輛,而蔚來銷量則為37866輛,銷量低于前四家“造車新勢力”。

提速壓力或許也來源于蔚來汽車創始人、董事長、CEO李斌曾公開宣布的目標。李斌曾表示,2022年是蔚來全面加速的一年。但除今年前5個月的同比銷量增速緩慢外,一季度財報的數據,也尚未釋放出對上述目標實現有利的信息。

在ES7發布前一周,蔚來汽車對外公布的一季度財報顯示,公司一季度營收99.11億元,同比增長24.2%;一季度凈虧損17.83億元,虧損同比擴大295.3%。但從環比來看,蔚來汽車一季度虧損收窄16.8%,2021年第四季度,公司虧損達21.42億元。

銷量為何掉隊?

在一季度財報中,蔚來汽車表示,公司在一季度受到的挑戰,與疫情反復導致的供應鏈波動相關。

今年4月,蔚來汽車就曾在官方APP上表示,自3月份以來,因為疫情原因,蔚來汽車位于吉林、上海、江蘇等地的供應商合作伙伴陸續停產。受此影響,蔚來汽車整車生產已暫停。

而在去年下半年7月份開始,蔚來汽車的新車交付就開始出現環比下滑,尤其是8月份,環比較大下降26%至5880輛。當時蔚來汽車對外稱,交付量下滑主要受馬來西亞、南京等地疫情影響,導致蔚來個別零部件供應受限。

疫情導致的供應鏈問題,對整個汽車行業都帶來影響。但與同行相比,蔚來汽車的銷量和交付量放緩趨勢更為明顯。

乘聯會數據顯示,今年1—5月,小鵬銷量為53688輛,哪吒銷量為49974輛,理想銷量為47379輛,零跑銷量為40735輛,而蔚來銷量則為37866輛,銷量低于前四家“造車新勢力”。

從交付量來看,蔚來汽車在“蔚小理”中也處于最末位。上述三家車企一季度財報顯示,2022年一季度,小鵬交付3.45萬輛、理想交付3.17萬輛,蔚來交付量為2.58萬輛,分別同比增長159%、152.1%和28.5%。

而蔚來汽車的交付量逐漸慢于競爭對手的狀況,從2021年已開始顯示。2021年全年交付數據顯示,蔚來、小鵬和理想汽車2021年分別交付9.14萬輛、9.82萬輛和9.04萬輛。

業內有分析認為,蔚來汽車銷量放緩速度明顯高于同行,不僅僅源于疫情帶來的供應鏈波動,或也與其推新節奏相關。

公開信息顯示,蔚來汽車自2018年6月交付ES8和2019年6月交付ES6之后,迫于2019年的“財務危機”,減緩了原計劃2020年推出基于新平臺的ET7.取而代之,推出了在原平臺上開發的EC6.2021年整年,蔚來汽車并未推出新車,全年仍靠此前的三款車型吸引市場。

但反觀對手,2021年小鵬推出P7、P5,隨后改款的G3i,也于2021年7月開始交付,而理想汽車的爆款理想ONE,也于2021年5月進行了中期改款。

值得期待的消息是,今年,蔚來汽車將密集交付三款新車,并于一季度財報發布后不久,對外推出新車型中大型五座SUV ES7。

據悉,ES7車型補貼前,標準續航電池包起售價為46.8萬元;長續航電池包為52.6萬元起,首發版為54.8萬元,BaaS方案補貼前起售價為42萬元。

仍然在高端車型上發力的蔚來汽車,能否通過新車型帶動銷量,并提升毛利率還需觀察。畢竟,其總體毛利率在2022年一季度環比下跌至14.6%,也成為市場關注的一個焦點。

五家造車新勢力2022年1—5月銷量情況

數據來源:乘聯會

毛利率下降

2022年蔚來汽車季度財報顯示,今年一季度,蔚來汽車總體毛利率為14.6%,與上年同期的19.5%相比下跌近 3 個百分點;車輛毛利率為18.1%,環比、同比均下降近 3 個百分點。

在造車新勢力“三劍客”中,蔚來汽車是唯一一家一季度毛利率出現下滑的企業。一季報數據顯示,理想和小鵬整體毛利率為22.6%和12.2%,分別同比增長5.3%和1.0%。

2021年,蔚來、理想和小鵬全年整體毛利率分別為18.9%、21.3%和12.5%,汽車毛利率分別為20.1%、20.6%和11.5%。

蔚來汽車表示,今年一季度公司毛利率同比下降,主要由于公司產品組合比例變動導致平均售價下降,環比下跌主要是由于單車電池成本增加。李斌則在一季度財報會上稱,為緩解成本上漲壓力,蔚來汽車已對外宣布將對其產品進行調價。

公開信息顯示,今年5月,蔚來汽車宣布ET7全系車型起售價上調10000元,而在這之前,蔚來汽車已先后對旗下車輛電池租用服務進行了調價。

蔚來汽車管理層表示,因為調價后的產品,大部分要第三季度才開始交付,因此今年二季度,蔚來汽車的毛利率仍將面臨較大的挑戰。

對于毛利率何時恢復增長,李斌表示,電池價格與原材料價格聯動,上個月的原材料價格決定這個月的電池包成本。而從目前來看,二季度電池成本上漲,較一季度高出不少,雖然5月與4月相比有一定下降,但確實二季度毛利壓力比較大。預計毛利率將從第三季度開始反彈。

除產品“提價”外,為應對電池成本,今年4月,蔚來與寧德世代簽署新協議,規定蔚來汽車后續采購的電池成本會根據原材料價格進行聯動,也就是基于上個月原材料價格來決定這個月的電池價格。

此外,蔚來汽車也在一季度財報電話會中首次透露,將加大動力電池領域投入。目前公司已組建超過400人團隊,深入參與電池材料參與電池材料、電芯與整包設計、電池管理系統、制造工藝等研發工作。從長期來說,將采用“自制+外采”的制造策略,可有效提升今后的盈利能力。

在提及自研電池最先搭載的產品計劃時,李斌透露了蔚來汽車的另一產品布局,即面向大眾市場的新品牌和產品。按照計劃,新產品價格介于20萬至30萬間,將搭載上述自產電池。

開啟“下沉”市場競爭?

蔚來汽車一直堅持產品高端定位,以此來拉開與競爭者的差距。該公司亦曾對外宣稱不造30萬元以下的產品,并將國際豪華車品牌奔馳、寶馬和奧迪(BBA)作為自己的競爭對手。如蔚來汽車最新發布的ES7,公司對外稱其對標產品為寶馬X5L。

但高端定位,也讓蔚來汽車在銷量以及營收增速上難以快速增長。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蔚來汽車、理想和小鵬分別實現營收99.11億元、95.62億元和74.55億元,營收同比增速分別為24.16%、167.45%和152.63%。

面對現實,蔚來汽車在產品布局上已開始從“云端”往下走。早在2021年第二季度財報會議上,李斌就透露,將推出新品牌和車型,主要針對大眾市場。據稱,蔚來針對大眾市場的新品牌代號為ALP,將會在2024年下半年開啟交付,會搭載下一代NT3.0技術。

但下沉市場也并非一條容易之路。在新能源汽車高端車市場放緩之際,多個高端車企將目光投向定價更低的大眾化產品上,這其中包括頻頻降低價格搶市場的特斯拉和一眾國際知名汽車。目前,大眾汽車電動化助力的ID.4已經落地一年,而豐田、本田也開始在中國引入電動產品,價格設定在30萬元以下。

與蔚來汽車同屬于“造車新勢力”的后來者、起步于中低端的零跑、哪吒,已開始迅猛占據市場。

數據顯示,5月,哪吒汽車交付量達11009臺,同比增長144%,環比增24.9%,1—5月累計交付49974輛,同比增213%。而另一“二線造車新勢力”品牌零跑汽車,5月交付10069臺,已連續14個月同比增長超過200%。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福利,關註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訂閱電報:https://t.me/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