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要闻 正文

英国“脱欧”之战正式开启

扫码手机浏览

本文来自 公众号“航海交易公报”,作者李蓉茜。

由爱尔兰共和国边界问题产生的“困局”、贸易协议未定导致的货物运输不确定性以及由于人员流动规则未定导致的航运服务业的不确定性等等,决定英国“脱欧”之战才刚刚开启…

格林威治时间1月31日23:00之后,英国不再是欧盟成员。英国于1973年加入欧盟(当时被称为欧洲经济共同体),成为首个退出的成员国。

2016年6月23日,英国举行脱离欧盟公开投票(全民公决),当时有1740万人选择英国“脱欧”,这使“脱欧”阵营占51.9%,而“留欧”阵营为48.1%。

欧盟是一个涉及28个欧洲国家的经济和政治联盟。在欧盟内,允许自由贸易,货物可以在成员国之间运输而无需任何检查或额外费用;允许人员自由流动,在他们选择的任何国家生活和工作。

在英国于1月31日正式脱离欧盟后,仍有很多议题需要讨论,双方仍然需要决定未来的关系,这将在过渡期中解决。过渡期从英国“脱欧”日开始,预计于12月31日结束。在这11个月内,英国将继续遵守欧盟的所有规则,其贸易关系将保持不变,但不在其政治机构内。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坚称过渡期不会延长,但欧盟委员会警告说,时间表将极具挑战性。有专家表示,若双方的贸易协商在年底之前失败,过渡期将延长,重新磋商一份贸易协议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目前看来,由爱尔兰共和国边界问题产生的“困局”、贸易协议未定导致的货物运输不确定性以及由于人员流动规则未定导致的航运服务业的不确定性等等,决定英国“脱欧”之战才刚刚开启……

爱尔兰边界“困局”

英国“脱欧”将影响与爱尔兰共和国以及英格兰与北爱尔兰之间的英国内部贸易。如果设立边界,以及边界的检查,无疑将增加贸易以及航运成本,降低操作效率。

爱尔兰海最大的轮渡运营商Stena Line近日表示,未来政府或将对越过爱尔兰海的船舶进行边境检查。

实际上,爱尔兰共和国和北爱尔兰的边界问题也是英国“脱欧”协议的核心问题之一。在英国前首相特蕾莎•梅的“脱欧协议”草案中,含有关于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边界问题的“备份安排”。鲍里斯•约翰逊在2019年7月接替特蕾莎•梅之后,删除了最具争议的部分——“备份安排”。

“备份安排”的主要内容是避免在北爱地区与爱尔兰之间设置“硬边界”,即避免设置实体海关和边防检查设施,这将使英国与欧盟保持紧密的贸易关系。“备份安排”没有设定明确的截止日期,且英方无法单方面退出,英国议会等各界担心这将使北爱地区长期受制于欧盟贸易规则,在现实中被“留在了”欧盟。

鲍里斯•约翰逊试图以北爱尔兰的新海关安排取代“备份安排”,英国政府也已计划在技术层面寻求“备份安排”的替代方案。

一直以来,由于北爱尔兰地区与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国境线是欧盟内部的一条国境线,因此边界两边畅通无阻,人员可以自由流动、自由工作。

无论英国、爱尔兰共和国还是欧盟都认为,应该不计代价避免在爱尔兰与英国北爱地区之间出现一条“硬”边界。

无缝化运输“希冀”

欧盟航运仍希望看到英国“脱欧”后维持目前的无缝欧洲货运。近日,欧洲共同体船东协会(ECSA)表示,唯一可行且经济上最明智的未来是欧盟与英国保持一体化,继续保持无缝运输。

ECSA 表示,“欧洲船东坚信,应保持海峡两岸目前公司和服务之间的相互联系,以确保欧盟/欧洲经济区和英国经济的良好运转。我们必须确保贸易的流动性,持续的市场准入以及工作人员和乘客的便捷流动,同时保持欧盟和英国之间当前的公平竞争环境,这一点至关重要。”

不过,ECSA的希望是如此渺茫。某专业人士向《航运交易公报》记者表示:“英国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议的可能性非常小。若双方达成自由贸易协议,英国可以通过设定更具吸引力的进口关税,而作为货物进入欧盟的‘后门’。考虑到这一点,欧盟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来保护单一市场的完整性,英国最终或硬‘脱欧’。所以,各界需要提前做好准备。”

货运协会(FTA)则从更实际的层面对英国“脱欧”后面临货运窘境提出警告。鉴于英国目前已经有5.3万名卡车司机空缺,FTA呼吁尽快澄清在英国生活和工作的欧盟国民的未来政策。FTA称,在英国物流企业工作的34.3万名欧盟国民的流失可能会导致车辆的流动和整个供应链的停顿。

航运中心的“迷茫”

对于英国而言,脱离欧盟后,维持国际航运中心的地位无疑是重要的。不过,一旦失去欧洲大陆航运业的支撑,失去欧盟各国自由流动人才的支撑,英国继续维持国际航运中心地位的希望是渺茫的。

在硬实力方面,从港口实体来说,以英国6000万人口的体量,本土腹地内的货运量需求与欧盟5亿人口相比微乎其微。在英国的菲利克斯托、南安普顿和利物浦港的集装箱吞吐量中,较大比例的货物是欧盟国家的中转货物。英国“脱欧”以后,其中部分货物或会在欧洲大陆寻求中转港,如鹿特丹、汉堡、安特卫普以及勒阿弗尔等港口,英国港口的吞吐量或会大幅下降。

在软实力方面,英国历数百年在海事法律与仲裁体系、保赔协会、船舶经纪、行业协会、海事咨询、出版与信息等领域建立了优势,不过,英国脱离欧盟后,或因从业人员在英国与欧盟国家之间的流动受限,而受到威胁。

“劳工自由流动”是欧盟给予欧盟公民在欧盟成员国之间自由选择工作和居住地点的法定权利。伦敦作为欧盟的国际金融和航运中心,吸引了大量的非英籍欧盟公民在英国居留和工作。英国“脱欧”之后,欧盟公民在英国工作的居留权还是一个未知数。英国本土的船东已经为数不多,专业服务的对象基本上是希腊、挪威、德国以及丹麦等客户。英国“脱欧”,这些非英籍的欧盟航运专业人士的去留问题,成为伦敦国际航运中心的核心“迷茫”。

对于英国来说,“脱欧”并不代表着胜利,而是进入了一个新的不确定阶段。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