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股票市場>美国政客作茧自缚?一味追捧去全球化 却在为高通胀“煽风点火”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美国政客作茧自缚?一味追捧去全球化 却在为高通胀“煽风点火”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经济学家近期普遍预测,本周五即将出炉的美国11月CPI数据很可能进一步升至6.7%,甚至可能直逼30多年来从未触及过的“7时代”。

  如脱缰野马般直线飙升的通胀数据,已经成为了眼下摆在拜登政府面前最为头疼的难题。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不得不“自我打脸”,更改了此前有关通胀只是“暂时性”的说法。

  那么,眼下引爆美国舆论界的通胀究竟从何而来呢?

  尽管坊间此前普遍认为供应链中断、劳动力短缺和天量的财政及货币刺激,是导致短期通胀上升的主要原因。但如今,越来越多的市场人士也开始注意到了一个之前较少被提及的长期因素:去全球化!

  “去全球化”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全球化有助于降低物价。随着贸易壁垒的减少,国内公司将被迫与更廉价的进口产品竞争,同时技术和贸易自由化,也鼓励企业将生产外包给那些薪资水平较低的国家。此外,自由的移民政策将吸引许多低收入劳动力移居富裕国家,尽管移民和薪资之间的联系往往并不明确。

  多项研究表明,之前的全球化进程对美国物价的影响已根深蒂固。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家Kristin Forbes发现,消费者价格指数中受全球因素影响的部分——如商品价格、货币波动和全球价值链,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推动了该指数的一半变化,而在20世纪90年代初仅约为25%。

  美国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经济学家Robert Johnson和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经济学家Diego Comin在2020年的一篇论文中也发现,在1997年至2018年期间,国际贸易的作用帮助将美国消费者物价水平每年降低了0.1至0.4个百分点。

  然而,上述全球化的模式在近几年来却出现了显著逆转,去年爆发的新冠疫情更是加速了全球化进程的倒退。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结合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研究显示,外国要素在全球制造业生产中所占的份额,曾经从1995年的17.3%飙升至2011年的26.5%,但此后这一比例在2020年降至了23.5%。此外,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的数据,衡量跨境企业扩张的一个关键指标——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在2015年达到了约2万亿美元的峰值,但到2019年已迅速降至了1.5万亿美元。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均曾诱发了各国政府去全球化的进程,而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四处挥舞的关税大棒、“美国第一”的贸易保护主义论调,更是将倒行逆施的做法演绎到了极致,而这最终,或许也埋下了眼下美国高通胀的一处关键祸根。

  截止目前,今年上台的美国拜登政府已经通过谈判结束了特朗普政府期间对欧洲钢铁和铝等产品征收的部分关税,但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大部分关税仍在继续执行之中。这或许意味着,眼下因高通胀形势而愈发焦头烂额的拜登政府,自身也并不“无辜”。

  美国政客“作茧自缚”

  花旗经济学家指出,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家居用品及其服务的价格的价格几乎一直在下降,但随着特朗普政府准备对中国征收关税,并最终对这些产品征收了25%的关税,价格自2017年开始就持续攀升。2017年10月至2020年3月期间,这些商品的价格上涨了3%,此后又上涨了8.5%。

  研究机构美国行动论坛(American Action Forum)则表示,特朗普政府对中国钢铁、铝和进口产品征收的关税,加上贸易伙伴的报复性关税,使美国消费者每年承担的成本增加了510亿美元。

  在拜登政府任内,美国商务部上月将2017年对加拿大软木材征收的关税提高了一倍,至18%。全美住宅建筑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Home Builders)主席Chuck Fowke表示,提高关税将“给木材价格带来上行压力,并使住房价格更加昂贵”,他指出,房屋建筑商此前已经在努力应对建筑成本和木材价格大幅高于疫情前水平的上涨。

  拜登政府6月份还曾以莫须有罪名禁止从中国新疆地区进口部分太阳能电池板材料。据研究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数据显示,作为太阳能电池板的关键原料,多晶硅的价格在2021年第二季度飙升至了每公斤20美元以上,而一年前仅为6.20美元。

  拜登政府还在寻求恢复一些关键产品的国内供应链,如半导体、制药和稀土矿,同时提议加快要求联邦机构采购更多美国制造的产品。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经济学家Gary Clyde Hufbauer表示,“拜登政府不仅延续了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而且在新的支出法案中通过更严格的‘购买美国货’条款、本土成分要求以及支持当地工会的电动汽车和电池提案,放大了这些政策。”

  他预计,特朗普和拜登政府实施的这些措施可能会在受这些政策影响的期间,将美国通胀率提高0.5个百分点。

  此外,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的经济学家估计,如果2017年以来移民趋势继续下去,今年的美国移民人口将减少约300万。

  达美乐披萨公司首席执行官Richard Allison在10月份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近年来移民人数减少加剧了疫情下的劳动力短缺,尤其是司机,这增加了成本并导致运费上升。他表示,“在一个人口增长不像过去那样强劲的国家,我们行业和其他一些行业将需要更多移民……以继续保障拥有足够的劳动力。”

  虽然眼下许多人认为,因新冠疫情而引发的全球供应链瓶颈最终应该会得到缓解,但人们或许也同样有理由相信,不少西方经济体尤其是美国一系列去全球化趋势的影响,可能仍将长期存在:关税和“购买美国货”等保护主义政策、美国企业将生产迁回本土以及对移民流入的限制,都可能成为未来进一步推高通胀的重要元素。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