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股票市場>美国需要系统性解决债务上限问题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美国需要系统性解决债务上限问题

2.1%。]  

2021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实现了6.5%的报复性快速增长,但是第三季度美国经济的增速明显放缓,美国商务部于11月25日公布的经修正的数据显示,第三季度美国GDP按年率计算仅增长2.1%。这主要是受德尔塔变异病毒影响,夏季新冠病例激增,阻碍了美国经济的复苏,遭受影响最严重的行业就包括娱乐和酒店业。  

美国供应链随之也出现了严重问题,尤其体现在美国的汽车行业。在美国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支撑下,通过“撒钱”的方式纾困,美国家庭和企业的财务状况被认为是健康的,特别是现金流动性方面,这使得美国的总需求看起来非常强劲,这被看作是支撑经济复苏的最关键力量。  

但是美国经济面临的困境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在众多紧急事项中美国债务上限问题仍将需要美国国会的重要抉择。9月29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一项将债务上限提高4800亿美元的法案,参议院于10月7日最终同意该法案,以支持美国联邦政府维持运行至12月初,拜登总统于2021年10月14日签署该法案,美国债务上限问题暂时缓解。随着12月的临近,债务上限问题再次浮出水面,美国需要系统性解决债务上限问题,不能够“临时救火”,如果美国国债出现债务违约,将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重大威胁。  

美财政部迫切需要摆脱债务上限桎梏  

美国财政部需要保持强大的“借债能力”,才可以保持现金平衡,来确保美国联邦政府的各项开支和偿付债务。在新冠疫情暴发和蔓延的2020年和2021年,美国财政部持有现金余额水平大大高于之前的任何年份。在2020年3月正式宣布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后,当时的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采取行动增加现金持有量,以支持《疫情纾困、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CARESAct)下的各项紧急支付需要,为此,美国财政部持有现金余额水平急剧增加,2020年7月曾经最高达到约1.8万亿美元。  

之后财政部持有现金余额水平一路下行,2021年7月底财政部持有现金余额已缩减至约4590亿美元。就在2021年10月债务上限被上调之前,现金余额仅为约720亿美元。因此,财政部长耶伦必须解决债务上限的桎梏,恢复财政部的“借债能力”以保证财政部可以获得足够数量的现金,包括支付拜登政府“慷慨”的各项纾困措施。  

但是,债务上限问题的解决困难重重。2021年8月2日耶伦宣布“债务发行暂停期”(DISP)开启,在此期限内财政部将使用“非常措施”维持继续支付联邦政府的各项债务。DISP允许财政部暂停对公务员和美国邮政退休基金的投资,尽管美国财政部仍旧可以保持美国联邦政府的正常运行,但是债务上限问题导致美国财政部的债务和现金管理变得更加复杂。耶伦也不得不于9月28日、10月18日和11月16日多次延长DISP。  

11月19日耶伦再一次就债务上限问题致信国会领导人,提醒国会对公务员退休金和残疾人保障基金(CSRDF)的债务发行暂停期(DISP)将在12月3日到期,由于债务上限问题,财政部无法向CSRDF充分投资。受此影响,财政部根据法律授权暂停向CSRDF新增投资。另外,对邮政系统退休人员健康福利基金(PSRHBF)的投资将与CSRDF采用同等政策。耶伦重申,一旦债务上限问题解决,上述投资欠账将一次性解决。尽管耶伦保证联邦退休人员和雇员将不受这些行动的影响,但是她再次敦促国会迅速采取行动来维护美国的国家信誉。  

纾困措施加速通货膨胀上升  

成本增加是造成通货膨胀的直接因素,如果企业生产商品和服务的成本提高,在大多数市场条件下,企业就会对最终产品设定更高的价格。劳动力成本是商品或服务成本的重要组成,如果通常以工资衡量的劳动力价格快速上涨,那么生产者就要提高最终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这被称为“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另一方面,劳动力工资的增长使工人拥有更高的可支配收入,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将可能导致总需求的上升,因此也会导致最终商品或服务价格的上升,即所谓的“工资-价格螺旋上升”。  

新冠疫情暴发之前,美国的劳动力就业水平是较高的,失业率较低。疫情暴发后,美国失业率迅速上升,曾经达到美国经济大萧条以来未曾有过的高度,在2020年2月份曾达到14.2%。尽管2020年3月以后美国的就业形势有所改善,但截至今年10月美国的失业率仍比2020年2月高出1个百分点以上,就业人数仍比同期减少约500万。这意味着2021年美国的劳动力市场比2019年似乎更“宽松”,即相对于职位空缺而言,可用劳动力数量较多,而工资上涨压力较小。  

但这是数字意义下的表面现象,尽管总体上劳动力市场条件相对“宽松”,但某些行业已经显示出劳动力市场“紧缩”的特征,如娱乐和酒店行业出现的招工困难、应聘者议价能力增强、名义工资要求提高等特征,这些特征造成美国娱乐和酒店行业出现劳动力就业方面的严重损失,并且就业水平上也未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疫情持续蔓延使得低薪劳动力的失业速度远高于高薪劳动力,为抑制这种趋势和缓解社会矛盾,2020年4月美国的平均时薪水平被大幅提高,这是美国“慷慨”纾困措施的重要体现。美国劳工统计局(BLS)的数据显示,美国私营部门的名义平均时薪自2020年5月份的29.4美元一路飙升,到2021年9月已升至近31美元,而同期美国娱乐和酒店行业的名义平均时薪也自17美元升至近19美元。提高工资的政策意图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吸引工人就业,这在客观上造成一定比例的劳动者在疫情期间换了工作,或利用目前的劳动力市场条件转行。  

疫情改变了美国劳动力市场的供求关系,并加速了工资水平的上升,这在一定程度上给终端市场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带来巨大的上行压力。根据BLS最新发布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2021年全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增长相对较快。10月,CPI同比增长6.2%,显著高于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民众习以为常的低于2%的通胀率。造成美国CPI增长较快的原因有很多,但是缘于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原因,是基本上没有太多争议的。  

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不会完全取消  

对于美国目前的通胀问题,美联储主席鲍威尔11月3日公开表示,相信随着疫情防控措施的逐步解封,美国目前经历的供应链问题将会逐步得到解决,并将在很大程度上缓解通货膨胀的压力。如果仅观察工资和通胀之间的关系,二者相互的影响不是单向的,工资水平的提升将对商品或服务的价格产生上行压力,但价格上涨之后也会向工人发出信号,他们应该要求更高的工资,以补偿通货膨胀的影响。目前的现实是,美国公众对高通(175.74,-4.97,-2.75%)胀的预期似乎根深蒂固,美国的工人们将毫不犹豫地要求提高工资水平,而这样做的后果将带来价格进一步的上行压力。但是,鲍威尔坚持美国目前总体工资的涨幅尚未超过通胀的涨幅,因此目前不太可能推动通胀持续上升。  

2021年11月3日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做出继续将利率水平维持近于零的决定,同时,考虑到通货膨胀等方面的压力,美联储决定开始减少资产购买的步伐。美联储于2020年3月将基准利率区间下调至0~0.25%,并且每月至少购买1200亿美元的国债和抵押债券,这种近乎“大水漫灌”式的过度宽松货币政策即将被改变。但是,估计美联储不会一下子将“水龙头拧到底”,美联储减少资产购买,更多的是向市场发出信号,但美国不会立即全部退出当前的货币宽松政策,而是将继续为疫情后美国的经济复苏提供强有力的货币支持,这一点从美国总统再一次提名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可以窥得端倪。  

11月16日拜登提名鲍威尔继续担任美联储主席,这一提名向市场发出的信号是,拜登政府希望延续和稳定目前的经济政策,包括货币政策,面对疫情的反复和突变,拜登采用“稳字当头”的策略。对这一重要提名,作为上一届美联储主席的耶伦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对鲍威尔表达坚定的支持。耶伦在声明中指出,疫情期间美国经济经历了最具挑战性的时期,鲍威尔和美联储的稳定领导帮助确保美国经济能够从危机中开始强劲复苏,耶伦认为过去几年鲍威尔在美联储发挥了强有力的领导作用,有效地应对了艰难的经济和金融挑战。  

耶伦和鲍威尔都强调,疫情期间美国的货币政策目标就是支持最大程度的就业和最大程度地保持市场价格稳定。从目前看,这两大目标均受到挑战,而债务上限问题如“芒刺在背”,必须给予系统性的解决,以维护美国国债的信用;如果美国出现债务违约,如耶伦指出的,将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重大威胁,美国货币政策的两大目标更是无从谈起。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