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美股要聞>通用电气(GE.US)告别工业“拜占庭” 医疗业务能否重获新生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通用电气(GE.US)告别工业“拜占庭” 医疗业务能否重获新生

[“我认为拆分对于包括医疗在内的GE各大业务都是好事,可以使每个业务根据自己行业发展的特点,去制定相应的策略,进行研发和收购等。”上述前GE医疗生命科学业务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公司表示将利用最近出售其航空融资部门的收益来偿还债务,预计到2021年年底,债务总额将低于650亿美元。GE预计,分拆将导致约20亿美元的交易和运营成本。]  

继西门子之后,通用电气(GE)宣布拆分。这是“拜占庭”式的工业巨头对资本市场的妥协,但也为自身带来灵活性。  

美股周二开盘前,通用电气(GE)宣布将公司拆分为三家独立的公司,分别专注于航空、医疗和能源,标志着这家拥有近130年历史的美国工业巨头走向分裂。根据GE的计划,医疗和能源部门的拆分将分别于2023年初及2024年初进行。  

该消息提振了市场,周二早盘,GE股价上涨超过6%,创下三年以来新高。尽管在过去一年中,该公司股价累计涨幅超过55%,目前市值约1260亿美元,但这一市值几乎只有苹果(147.92,-2.89,-1.92%)或微软(330.8,-5.15,-1.53%)公司的1/20。而在过去的20年里,GE的股价表现远落后于标普500指数,不断受到来自激进投资人的压力。  

工业巨头为何走向拆分  

美国GE公司由托马斯·爱迪生于1800年代创立,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美国工业经济的起起落落,也经过了数次转型,成为电气、飞机引擎和动力涡轮机的领导者。上世纪80年代以来,GE在已故掌门人杰克·韦尔奇(JackWelch)的领导下迅速扩张,并曾在本世纪初一度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  

不过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韦尔奇的继任者杰夫·伊梅尔特(JeffImmelt)领导下的GE再也无法重登华尔街榜首,2018年GE被从道琼斯(36079.9414,-240.04,-0.66%)工业指数中剔除。同年,曾掌管医疗公司丹纳赫(302.03,2.84,0.95%)的卡尔普(LawrenceCulp)接任GE公司CEO一职,并将GE多个业务部门进行调整拆分。  

近年来GE公司一直受到高额债务的困扰。对此,卡普尔在周二的投资者会上表示,新的资本结构公布后,能源部门的债务将会减少。此外,公司表示将利用最近出售其航空融资部门的收益来偿还债务,预计到2021年年底,债务总额将低于650亿美元。GE预计,分拆将导致约20亿美元的交易和运营成本。  

GE的拆分并不让人意外。GE的欧洲同行西门子已经经历了这一历史性的转变,从过去“拜占庭”式的巨头模式,转向了多元化经营的“舰队”模式,使自己更加趋向于一家类似伯克希尔-哈撒韦(430602,-1077.99,-0.25%)这样的控股公司。  

2018年7月,西门子医疗拆分上市,成为欧洲历史上最大的一次IPO,目前市值约670亿欧元。医疗是西门子所有业务中利润最丰厚的,西门子集团仍是西门子医疗的最大股东。今年9月,西门子能源拆分上市,目前市值也达到200亿欧元左右。  

分析人士认为,从GE拆分出来的医疗和航空部门未来也有望单独上市,这对于利润相对丰厚的业务无疑是好事。卡尔普也称,拆分后公司将会更具战略灵活性。  

生物药制造业务早已拱手让人  

GE并非第一次考虑将医疗业务拆分。上一次GE考虑拆分医疗业务是在2018年,当时GE医疗公司的估值高达700亿美元。在2019年,GE突然宣布以214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医疗旗下的生命科学业务出售给医疗企业丹纳赫(Danaher),GE医疗拆分计划也因此落空。主导生命科学业务出售交易的,正是当年刚从丹纳赫加入GE的CEO卡普尔。  

GE医疗生命科学业务主要从事生物药制造,旗下拥有包括AKTA、安玛西亚等多个领先的产品线。在第四届进博会的丹纳赫展台上,一台红色的AKTA蛋白纯化仪非常亮眼,该设备目前占据了全球90%的蛋白纯化份额,所有包括疫苗、抗体和胰岛素等药物的生产都需要用到蛋白纯化技术。  

今天看来,这是一个可以“躺着赚钱”的业务,主要是由于全球对生物制药的需求近两年出现激增。2019年获得美国FDA批准的生物药中,有超过75%的药物都需要通过GE生物药制造技术来生产,包括创新的细胞疗法CAR-T以及靶向药物PD-1疗法。  

2020年,丹纳赫完成对GE生命科学业务收购,将新业务部门单独成立运营公司,取名为Cytiva(思拓凡)。直到今天,思拓凡中国的制造基地仍然位于GE的上海张江园区内。  

在新冠疫情对疫苗和抗体药的推动下,思拓凡的业务出现了大幅增长。  

对于GE当年选择出售生命科学业务,一位前GE医疗生命科学业务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GE出售生命科学业务的决定令人难忘。之前在中国一年销售额就有4亿美元,现在这个业务一年的销售额可以达到15亿美元,可以说GE把最好的业务拱手让给了丹纳赫。”  

剥离了生物药制造业务后的GE医疗专注于医疗影像设备、呼吸设备以及超声等业务,近年来也保持着相对稳定的增长。2020年在GE全球800亿美元的总收入中,医疗业务的收入达到180亿美元,并且仍在通过投资收购实现扩张。  

到2023年初,GE医疗将成为一家独立运营的公司,并将由明年年初出任CEO的彼得·阿杜尼(PeterArduini)执掌。GE预计,对医疗公司持股将低于20%。  

从1897年第一台X光机在苏州博西医院开始应用算起,GE医疗在中国的发展已经超过124年,深深烙下了“中国印”。近几年来,GE医疗不断加大中国的本土化投入,将其医疗影像设备技术与5G相结合。在今年的进博会上,GE医疗推出了5G磁共振应用远程指挥中心解决方案,将5G数字化创新与医疗应用场景深度融合。  

“我认为拆分对于包括医疗在内的GE各大业务都是好事,可以使每个业务根据自己行业发展的特点,去制定相应的策略,进行研发和收购等。”上述前GE医疗生命科学业务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不过,工业巨头落幕的消息也令市场多了几分唏嘘。GE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之一,为中国工业、能源和医疗等多个行业领域培养了大量的具有国际经验的人才。  

今天这些曾经的“GE人”中很多成为了其他跨国企业的管理者。“希望GE能把好的基因继续保留下来。”一位曾在GE工作十年的前员工表示。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