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美股要闻>高负荷的脸书(FB.US)内容审核员:每小时15美元,每天400条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高负荷的脸书(FB.US)内容审核员:每小时15美元,每天400条

在美国知名记者史蒂文·利维(Stevenlevy)眼中,受雇于脸书(Facebook)的内容审核员们就像是网络街道上的影子清道夫,在白天工程师们忙完回家之后,他们才悄悄出来工作。  

把“将世界变得更开放”作为创业愿景的扎克伯格,的确带来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范围的互联,同时也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的魔盒。海量的有害信息被人们随意地传到互联网上,有些牵涉杀人、自杀、虐待,有些则牵涉种族、宗教、性别和政治操控。脸书的用户还经常在不了解当地文化的情况下冲到其他国家,导致了很多问题。如利维所说,“多年来,被赋予争议活动家权力的光环效应,让脸书对其他国家可能遭受的侵权行为视而不见”。  

很多人一直以为是人工智能在帮助脸书删除所谓“不良信息”。但事实上,至少到目前为止,脸书的内容“看门”人大都不具备科技公司所偏爱的精英学位和工程背景,而是外包公司从社会底层招募而来。作为公司外包项目的员工,绝大部分一线审核员与脸书的工程师、设计师甚至信息审核规则的制定者们几乎没有任何接触。他们不能参加公司的全员会议,也没有资格获得员工奖金。  

利维在书中介绍了这些审核员的工作状态。他们每小时的薪酬不会高于15美元,每天都要面对强奸、非法手术、屠杀和没完没了的裸照。他们需要迅速看完数量惊人的内容——脸书对他们的“期望值”是每天400条,这意味着,他们用于决定一个视频或帖子存在与否的时间只有40秒。在极少数情况下,一些令人犹豫的问题会被交给脸书的工作人员解决。这样的工作状态让几乎每个审核员都需要接受心理治疗。  

随着脸书用户量的迅速增长和(6.66,-0.03,-0.37%)舆论指责的激增,内容审核员的数量也相应上升。2009年,脸书刚刚开始设立审核员制度时,他们的工作主要是屏蔽聚会上的裸照。2016年大选之后,面对舆论对其政治操控的指责,公司的审核员数量激增三倍。到了2019年,审核员数量已达1.5万人。  

在翻译《Facebook:一个商业帝国的崛起与逆转》这本书之前,译者之一桂曙光想象不到“内容审查员的工作负荷如此之大,又如此简单粗暴”。在这位京北投资创始合伙人看来,脸书这样的大型社交媒体所担负的巨大信息负荷,可能造成的影响远非主张开放、透明、自由、分享的扎克伯格能够预料。在这个日活用户30亿的平台上,每天有源源不断的文字、视频和音频被产生出来,脸书每天都需要把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素材包装成产品。“而相比之下,传统媒体的功能只是自己采购素材,自己加工而已。”  

审核员的工作并不容易,很多时候,他们作出的规定符合规则指南,却又导致非常负面的结果。2016年9月,一个叫汤姆·埃格兰(TomEgeland)的挪威作家在脸书上发布了一个帖子,其中包括一张获得1972年普利策奖的照片《战火中的女孩》。这张照片反映的是越战期间,一个小女孩赤身裸体被汽油弹烧伤而痛苦地尖叫、奔跑的场景;她的身后,是一群穿着制服的美国士兵。按照脸书的规则,婴儿期之后的儿童裸照是不能出现的,所以他们就把这张照片删除了。埃格兰非常生气,反复上传这张照片,后来,系统居然把他的账号一封了事。这件事后来被上达到脸书总部,总部依然支持删除照片,认为不应轻易为某一幅作品破例。后来,事情越闹越大。挪威最受欢迎的报纸刊发了这个消息,编辑将脸书讥讽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编辑”。挪威首相也转发了这张照片,结果还是被删。很快,脸书被各种质问淹没了。这件事引爆了脸书的公关危机,同时也成为脸书内容审核政策的一道分水岭。扎克伯和和桑德伯格不得不做出决定,改变了政策,将“新闻价值”纳入内容审核的总体规则中加以考虑。  

在桂曙光看来,面对Facebook这样的社交媒体的审查员,就像是“需要大学教授来教幼儿园”——在这个有着几十亿人的网络帝国里,有时候可以极其简单地处理,但一旦涉及需要灵活地把握信息的意义与价值时,就又像引导一个幼儿正确地开启他们的人生那样,困难重重又压力巨大。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