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财经要闻>四大央行掌门人今日“线上聚首” 全球货币宽松究竟如何退场?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四大央行掌门人今日“线上聚首” 全球货币宽松究竟如何退场?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随着美联储和英国央行在上周陆续将货币政策基调转向鹰派引发全球债市抛售,金融市场对于主要央行货币政策转变的关注度正空前高涨。而在今日,参与度丝毫不逊色于上月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的一场央行盛会也将隆重举行,有关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走向的详细脉络,或有望在此次会议过后变得愈发清晰……

  按照日程安排,今年的欧洲央行年度金融论坛定于9月28日-29日召开。这一金融论坛往年通常在葡萄牙辛特拉举办,这也令这座城市在央行领域的名气几乎可以与杰克逊霍尔齐名。而自去年疫情爆发以来,这一年度金融论坛已连续两届改为了在线上进行。

  与今年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英欧央行高官缺席,只能由美联储鲍威尔唱“独角戏”不同的是,本周这场欧洲央行举办的金融盛会可谓“众星云集”。

  其中,英国央行行长贝利、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于欧洲当地时间今日17:45(北京时间周三23:45)同场发表讲话。四大央行掌门人“线上聚首”的盛景,堪称年内罕见。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欧洲央行年度金融论坛的主题便是“大流行之外:货币政策的未来”(Beyond the pandemic: the future of monetary policy),这与当下全球金融市场的交易主题无疑颇为贴合。

  去年为抵御疫情冲击而推出大规模紧急刺激措施的全球“央妈”们,目前正在规划一波全球性的掉头退场,然而对于通胀风险的认知程度、应对通胀风险的必要性、以及重返正常货币政策的速度,各央行之间的歧异其实已经开始逐渐浮现,哪怕是在上述全球四大主要央行内部,也同样如此。

  主要央行如何应对当前的高通胀?

  主要央行目前都面临着类似的供应链冲击,以及新冠疫情的相关风险。不过,重启经济对各个发达国家造成的影响又各有不同,特别是相关的通胀压力,这考验着央行官员对后疫情经济的理解,以及如何在不拖累全球经济增长的情况下,能够达到各国一致希望的2%通胀率。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周二在央行高级研究会议上表示,眼下最重要的挑战是要确保我们不对暂时性的供给冲击反应过度,政策必须继续专注于引导经济平安度过疫情紧急状态,而不是压制任何短期性的物价上涨。

  与欧洲央行一样,美联储目前也在很大程度上依靠着自己的力量来缓和市场对高通胀的担忧。但对相对风险的讨论已变得更加突出,在上周利率决议发布的季度经济预测中,几乎所有美联储官员都预计,通胀比预期更有可能升温。

  就在拉加德周二发表上述讲话的同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同一天在美国国会作证时也谈到了“供应链瓶颈、招聘困难和其他制约因素”,这些因素已导致美联储预计今年的通胀率将达到4.2%,是官方通胀目标的两倍,并可能延续更长时间。

  当前经济领域面临的潜在问题显然是多方面的。疫情仍在肆虐,虽然企业和消费者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适应了疫情,但疫情仍然影响着谁来上班、生产什么商品和服务、这些商品在全球的物流速度和服务提供的顺畅程度。

  工人们正在重返工作岗位,但许多地方复工、招聘的速度仍比预期要慢。始于去年第一波疫情关门潮的供应链冲击也依然在产生着持续性的影响,无论是以英国燃料短缺、德国汽车厂苦候芯片、美国工厂缺乏工业原材料、航运港口拥堵不堪,还是终端物价上涨的形式。

  各大央行政策将呈现怎样分歧?

  目前,面对着全球共同的通胀威胁,主要央行采取的应对措施各有不同。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上周三美联储决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可能最早11月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规模,到2022年中完成这整个过程。而当天发布的美联储利率点阵图也显示,半数的美联储官员目前已开始倾向于在2022年就开始加息。

  相比于美联储,英国央行甚至要更为鹰派一些——该行加息的临界点或许已经在望了,市场预计英国央行加息将不迟于明年2月,公众意见中也开始反映出年通胀率将达到4%的预期。

  “关于‘生活成本’危机的讨论越来越多……而公众可能正在期待英国央行采取措施防范疫情引发通胀风险,”德意志银行分析师Sanjay Raja在近期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

  在英美向鹰派转向的另一边,日本央行则似乎依然没有太大动作。日本8月份的核心消费者通胀指数(CPI)持平,表明该国数十年来与疲弱物价的斗争仍在继续。在全球大宗商品通胀的推动下,日本批发价格虽然已开始上涨但增速疲弱,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预计也将在较长时间继续内继续保持宽松。

  而作为本周金融论坛的东道主,欧洲央行目前则处于看似缩码购债,其实却远未缩码的状态下。在本月的利率决议中,欧洲央行承诺放缓第四季度的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的购债速度,但业内普遍预计,即便PEPP项目在明年3月到期结束,欧洲央行也料将扩大其他购债计划的规模,例如目前每月约200亿欧元的常规资产购买计划(APP),以维持超宽松刺激政策的进行。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也始终认为,通胀水平保持在2%目标以下的风险,要大于物价持续飙升至2%以上的风险。回顾过去十年,这曾是各国央行最主要也是自然而然的担忧——自从2012年以来,所有主要央行都将2%作为首选通胀目标,而在这近十年时间里,通胀水平在绝大多数时间里也确实均低于这一目标位。

  不过,一些业内人士目前已开始担心,各国央行对于高通胀的轻描淡写,会否最终将犯下不可挽回的过错。

  无论如何,世界主要央行之间的政策分歧可以影响全球市场,改变资本流动、汇率和贸易模式。而如果欧洲央行等主要合作伙伴不采取同样的行动,那么像美联储这样的央行在政策正常化或加息方面能走多远,或许也将是有限度的。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