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财经要闻>不仅天然气创新高,风能也“停摆”,欧洲能源价格涨破记录了!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不仅天然气创新高,风能也“停摆”,欧洲能源价格涨破记录了!

北海风速“远低于正常值”,对风力发电依赖较重的欧洲能源价格周一继续上涨至破纪录高位。人们开始担心,价格上涨将加剧通胀压力,甚至可能阻碍经济复苏和进一步干扰能源密集型行业的产量。

  在供给短缺和需求旺盛的双重作用下,英国和欧洲大陆的能源价格最近几周屡创新高。人们开始担心,价格上涨将加剧通胀压力,甚至可能阻碍经济复苏和进一步干扰能源密集型行业的产量。

  9月13日周一,欧洲能源价格继续上涨。在荷兰交易的欧洲天然气基准期货续刷历史新高,现报750美元/千立方米。今年10月到明年2月交割的ICE英国天然气期货均上逼160便士,也创历史新高,10月至12月交割的合约均涨超6%。与此同时,NYMEX美国天然气期货涨超5.3%,刷新七年半高位至5.20美元上方,美油WTI一度涨1.8%并上逼71美元。

  随着电价和油价同步上涨,能源和公用事业公司引领英国富时100股指周一攀升,日内最高涨0.9%,一举收复了上周累跌1.5%的近一半跌幅。英国BP石油和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均涨超2%,英国国家电网公司最高涨近3%,接近8月20日来的三周最高,南苏格兰电力公司也涨超1%。

  上周五,ICE英国天然气期货曾涨超2%并刷新盘中最高,全周累涨超11%,TTF基准荷兰天然气期货也张超2%并创新高,全周累涨近12%。市场不得不求助于燃煤电厂发电,这导致ICE欧盟碳排放交易许可的期货价格在上周三触及63.09欧元的历史最高。

  分析指出,欧洲能源价格屡创新高的背后原因是其对风能发电依赖较重。

  目前,当高压区进入英国与欧洲大陆之间的北海上空时,陆上和离岸的风力涡轮发电机因风速锐减而运行缓慢。再加上欧洲天然气的供给和库存面临短缺局面,核能发电部署缓慢,当地甚至不得不重启存数不多的燃煤电厂来缓解电力紧张,都导致能源价格飙升,动力煤也暂别价格暴跌。

  全球离岸风电巨头丹麦沃旭能源(Orsted)昨日表示,今年4至6月的风速“远低于正常值”,位列二十多年里最糟糕的三个季度之一,该公司离岸风电场的当季平均风速为每秒7.8公尺,低于去年同期的每秒8.4公尺,也逊于其预期的正常风速每秒8.6公尺。

  同为欧洲能源三巨头之一的德国第一大能源公司莱茵集团(RWE)也称,欧洲北部和中部的风速大幅放缓,上半年该公司离岸风电部门的核心获利大减22%至4.59亿欧元。鉴于离岸风电起伏剧烈,该公司称需要分散业务,跨足不同科技与不同市场。

  由于欧洲天然气现货价格已较去年高出五倍之多,英国的天然气价格甚至高于原油基准布伦特的等价价格了,不少行业分析师都担心,欧洲这个寒冬将很“难过”。失控的天然气价格不仅已经引发了整个能源行业的担忧,人们还担心今年冬天欧洲和英国消费者将面临“巨额账单冲击”。

  在夏末高峰时期,英国9月电价翻了一番多,而且几乎是2020年同期的七倍。法国、荷兰和德国的电价也显著上涨。据数据供应商ICIS统计,当上周风速下降时,英国隔天分发的电力价格飙升至每兆瓦时285英镑,是自1999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

  《华尔街日报》指出,在电力市场中,最昂贵供应商的发电成本决定了每个人的价格。这意味着,当一个国家不得不从运行成本相对较高的火力发电厂获得电力时,它会推高整个市场的价格:

整个循环逻辑是,(可再生能源发电不足时,)高天然气价格促使公用事业公司燃烧更多煤炭发电,因此不得不购买更多碳排放配额,昂贵的碳排放信用又会促使能源公司重新使用天然气,加剧供不应求将令气价再次上涨。

  另据英国《泰晤士报》,能源价格飙升是供需两方面原因同时在起作用:

在需求侧,疫情时代经济重新开放推高了对天然气的需求,各国还在努力减少对煤炭的使用,并因此转向了污染更少的天然气,这导致欧洲正在与亚洲争夺液化天然气(LNG)进口量。

而供应也很紧张,刚刚过去的特别寒冷冬天意味着欧洲比平时消耗了更多的天然气储备,而且储备没有得到及时补充。全球不同地区的天然气生产还遭到干扰与中断,都令问题复杂化。

  如果今年冬季遇上比正常冬天更冷的天气,欧美天然气价格可能会进一步攀升,美国天然气或将是十三年来最贵:

尽管今年液化天然气进口速度很快,亚洲和欧洲可能需要储备更多的LNG为冬季做好准备。由于各种与维护相关的障碍,非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商一直没有投入那么多的供应。尤其是欧洲,由于其最重要的天然气供应国俄罗斯一直在放缓天然气供应,欧洲正处于进入冬季的危险境地。

标普分析师Samer Mosis指出,亚洲在9月和10月仍需储备比平时更多的供应,才能在进入冬季之前达到适宜水平。欧洲的天然气储存量已比五年平均水平低16%,并在9月处于历史新低。

根据数据提供商的说法,今年晚些时候,国际市场的饥渴程度将取决于一些难以控制的变量,包括世界其他地区的冬天会有多寒冷,以及俄罗斯启动备受争议的Nord Stream 2管道的速度,以及俄罗斯是否恢复了向欧洲输送天然气。

《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李金乔认为,天然气生产商可以考虑使用OPEC那样的协调增产方式。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