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股票市场>美国过度慷慨的纾困 与持续高涨的赤字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美国过度慷慨的纾困 与持续高涨的赤字

[对于美国而言,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退出也难,需要平衡经济恢复性增长所带来的好处与强刺激带来的负面影响,来做出取舍。但是,美国自恃美元的国际通用货币地位而一味地超发美元,长期来看不仅会对本国经济发展造成隐患和风险,也对世界经济带来不稳定因素,总体看是不利于其他国家应对疫情和经济复苏发展的。]  

8月27日,美国总统管理与预算办公室(OMB)发布2022财年预算编制工作的中期评估报告,针对5月28日提交国会的2022财年预算案,就这一段时间经济社会的发展变化对预算案中的收入、支出和赤字做出更新,对预算案中各项经济预期的假设做出调整。由于2022财年预算案发布和中期评估的时间间隔很短,此次中期评估报告更新的重点是那些受经济变化影响最大的项目,主要包括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医疗补助、税收收入、补充营养援助计划(SNAP)、失业补偿和税收抵免支出,还包括对这些项目的有限技术修订及某些实际数据的更新,其他项目没有更新。需要指出的是,国会参众两院正在审议的1.2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和3.5万亿美元的2022财年预算框架的政策影响没有包括在此次中期评估报告之中。  

高涨的财政赤字,还将持续  

5月28日的预算案显示,美国2021财年的财政赤字将达3.669万亿美元,当年GDP预计为22.03万亿美元,财政赤字与GDP占比将达16.7%,这一比例超过2020财年的14.9%,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高水平。受财政赤字压力的推动,美国的债务水平也在“水涨船高”,2020财年美国公众持有债务与当年GDP占比就达到100.1%,2021财年这一指标将要达到109.7%。美国公众持有债务仅是美国政府债务的一部分,这部分债务的持有人包括美联储、公共基金、金融机构和个人,还包括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和个人投资者;美国政府债务还包括另外一部分,由政府账户持有,这部分债务不在公开市场交易。  

美国公众持有债务的规模超过GDP规模,具有标志性的含义,这一指标将持续超过100%,并且不断加大,按照5月28日预算案的预计,2031年美国公众持有债务与GDP的占比将增长到117.0%,这还是在GDP由2021年的22.03万亿美元增长到2031年的33.39万亿美元的正向预期之下,债务的增长与GDP的增长“如影随形”。  

7月29日美国商务部公布的美国2021年第二季度的GDP增长率是1.6%,高于第一季度的1.5%,按年率计算第二季度GDP的增长率为6.5%,显示出向好的疫后经济复苏势头。推动GDP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强劲的消费支出和强劲的商业投资,是拜登-哈里斯政府1.9万亿美元“美国拯救计划”各项纾困措施的短期经济表现,相关因素也反映在OMB的中期评估报告之中。  

OMB的中期评估报告预计,相较于5月28日的预算案,2021财年美国政府收入将增加4560亿美元,支出减少990亿美元,因此2021财年的赤字将减少5550亿美元,2021财年的赤字降为3.115万亿美元。但是尽管如此,2021财年的财政赤字仍是“天文数字”,与2020财年的3.129万亿美元赤字“不分伯仲”,都达到美国财政赤字的历史高点。OMB在中期评估报告中也相应调低了2022财年的赤字水平,由之前的1.837万亿美元调低为1.719万亿美元,一直到2031财年,赤字水平都有所降低,反映出对经济恢复和增长的信心,但无论如何,每年的赤字水平也都在1万亿美元以上。  

过度慷慨的纾困措施,钱从哪来  

为应对疫情,拜登-哈里斯政府执政不久就启动了新一轮的纾困措施,推出高达1.9万亿美元的“美国拯救计划”,这是美国历史上花费最昂贵的经济复苏计划,与“美国就业计划”和“美国家庭计划”共同构成拜登-哈里斯政府提出的“重建更加美好计划”。在美国拯救计划之下,美国政府开启了各项慷慨的纾困工作,包括直接向美国人“发钱”。个人年收入在7.5万美元以下或夫妻年收入在15万美元以下,每人将收到2000美元的现金直接援助;除此之外,慷慨的纾困措施还包括扩大失业援助、增加延期支付和财务支持、增加食物支持和补贴、扩大儿童税前扣除优惠、给予学生贷款免除的免税优惠、将最低时薪提升到15美元等,拜登-哈里斯政府执政以来已经免除了超过90亿美元的学生贷款。  

过度慷慨的纾困措施带来负面效应,有的美国工人宁愿失业领救济也不愿去工作,因为这样收入更高,这就造成一个奇怪的现象,在工资增长的情况下仍旧出现工人主动炒掉雇主的情形,企业抱怨缺人手、雇不到人。过度慷慨的纾困措施还带来另外的负面影响,那就是通胀问题。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截至2021年6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了5.4%,是最近13年来上涨幅度最大的,通货膨胀问题成为美国经济必须考虑和慎重处理的难题。  

这种“大把花钱”的强刺激确实在短期内帮助美国经济复苏,也帮助习惯于借贷消费、超前消费的美国人渡过疫情期间经济拮据的难关,那么这种看起来似乎令所有人皆大欢喜的纾困措施,却存在一个根本性的逻辑起点难题,“钱从哪来”。继续借债似乎是解决这一难题最简单、最好用的办法,真的是吗?也不一定,因为美国的债务实在太多、太大了。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7月23日和8月2日曾两次致信美国国会领导人,明确指出2019年预算法案所设定的债务上限暂停期限于今年7月31日到期失效,在债务上限暂停期限内美国政府新发生债务6.5万亿美元,如果考虑债务上限暂停前已经积累的22万亿美元债务,美国政府新的债务上限至少要从28.5万亿美元起步。耶伦提醒国会尽快采取行动,财政部可以动用的资金和“额外非常措施”或于今年10月或11月耗尽,这意味着美国国会别无选择,要么继续延长债务上限暂停期限,要么在28.5万亿美元之上设定更高限额的债务上限,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总之要允许美国政府继续借债,否则就会发生政府关门或者债务违约的情形,如果发生将大大损害美国的国家信誉。那么,国会允许联邦政府继续借债之后呢?还有什么问题吗?有,那就是向谁借债的问题,或者说还有谁能够借钱给美国。  

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退出也难  

除了积极的财政政策,美国还在使用另外一项经济刺激政策,那就是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下称“美联储”)在2020年3月将基准利率区间下调至0~0.25%,并且承诺每月至少购买1200亿美元的国债和抵押债券,以确保在疫情期间稳定美国金融市场,这种“大水漫灌”式的过度宽松货币政策延续至今。几乎接近于0的利率和不设上限购买美债的货币政策,使得市场中“到处充满了钱”,其直接效果就是美国股市的一路飙升。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在2021年7月末达到创纪录的8.24万亿美元,仅7月就增加1620亿美元;与此同时标准普尔500指数也在2021年8月18日突破4500点大关。  

疫情暴发以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上升曲线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上升曲线“比翼双飞”,在经济受疫情严重打击之下,股市表现还是经济发展的真实晴雨表吗?美国股市在美联储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下存在严重泡沫。强刺激的经济政策对于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短期也许是可取的,但过度慷慨的纾困措施和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不是长久之计,长期看来也将难以为继,无节制地超发美元、无上限地发债借钱,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并且对于美国国债持有国而言,这样的行为也是不负责任的。  

面对强刺激政策带来的负面影响,特别是仍旧在上升的通货膨胀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近期也公开表示要考虑对货币政策予以调整,有可能在今年年内减少每月不少于120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量。但是鲍威尔补充说明,一切还要看经济复苏增长的程度和市场的反应。鲍威尔担心,为抑制通胀快速上升而过快地撤回货币支持,将有可能对美国长期的经济增长产生不利影响,如果不必要地减缓就业和其他经济活动来达到降低通胀水平,将造成工人的长期失业,将对经济的生产能力造成持久伤害。因此,短期内美联储不会大规模减少债券购买量,甚至不会在短期内加息。  

可见,对于美国而言,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退出也难,需要平衡经济恢复性增长所带来的好处与强刺激带来的负面影响,来做出取舍。但是,美国自恃美元的国际通用货币地位而一味地超发美元,长期来看不仅会对本国经济发展造成隐患和风险,也对世界经济带来不稳定因素,总体看是不利于其他国家应对疫情和经济复苏发展的。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