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港股资讯>9万一个!泡泡玛特(09992)“IP一姐”二手市场疯狂吸金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9万一个!泡泡玛特(09992)“IP一姐”二手市场疯狂吸金

8月中旬,泡泡玛特(9992.HK)限量发售了MEGA珍藏系列的两款“大娃”产品,分别包含400%大小和1000%大小两种规格。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仅在天猫一家平台,发售前,这两款产品就有超过98万人参与产品抽签。两款1000%规格的大娃,在天猫平台共限量发售1312套,400%规格的预售15000个,上线后均1秒售罄。  

由于大娃具有“更少更贵更难抢”的特点,其在二手市场的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红星资本局发现,这款泡泡玛特MEGA珍藏系列1000%的大娃,在闲鱼等二手平台上已经叫出了89999元的高价。400%大小的,也卖到了1.8万元一个。  

一只泡泡玛特大娃二手市场溢价9万元  

“泡泡玛特一姐Molly回归啦!”近日,有不少网友在微博晒出了泡泡玛特MEGA珍藏系列(SpaceMolly)的娃娃,其中不乏有宋茜、程潇、林允、王鸥、潘玮柏、谢霆锋等明星。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与众明星合影的泡泡玛特潮玩,要比一般盲盒大小的潮玩大很多。有泡泡玛特玩家对红星资本局介绍,这些体积较大的潮玩简称“大娃”,在原盲盒基础上体积扩大10倍的,被称为“XX1000%”,比如明星们晒的就是Molly珍藏系列1000%,一个盲盒高7厘米,Molly1000%高70厘米。另一种扩大4倍的,就加上400%的后缀。  

除了体积较大的特点,一般大娃还具有“更少更贵更难抢”的特点。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MEGA珍藏系列产品线,是泡泡玛特今年6月才正式向市场推出的高端潮玩产品线,目前已推出12款MEGA珍藏系列产品。今年6月,泡泡玛特限量发售了3000套MEGA珍藏系列SpaceMolly×海绵宝宝联名款,以抽号的售卖方式,拉动了超100万人次的参与。  

而最近一次,泡泡玛特在8月中旬推出的MEGA系列SpaceMolly西瓜和SpaceMolly太妃糖两款产品,仅在天猫一家平台,就有超过98万人参与产品抽签。两款产品的1000%规格,在天猫平台共限量发售1312套,400%规格预售15000个,上线后均1秒售罄。  

据中国网财经报道,泡泡玛特相关负责人介绍,在818天猫超级品牌日当天,0点活动开启后,第1分钟内销售额突破900万元,活动前8小时销售额便超过去年超品全天销售数据。当天GMV(商品交易总额)达6166万元,再创新高。  

上百万人抢潮玩,加深了产品的稀缺性,也带动了黄牛和二手市场的高涨热情。  

红星资本局发现,这款泡泡玛特MEGA珍藏系列1000%的大娃,在闲鱼等二手平台上已经叫出了89999元的高价。400%大小的,也卖到了1.8万元一个。  

而这两个大娃,SpaceMolly1000%的初始售价是3999元,SpaceMolly400%的原价是1099元,二手溢价分别达22.5倍和16.37倍。  

上半年营收18亿  

但两大头部IP收入占比不断减少  

“受欢迎程度超出预期。MEGA系列将是后续泡泡玛特的重点IP。”泡泡玛特行政总裁王宁在不久前的半年报业绩会上表示。  

8月27日,泡泡玛特发布其2021年上半年财报。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营收17.73亿元,同比增长116.8%;净利润3.59亿元,同比增长153.8%。泡泡玛特方面表示,IP作为业务核心驱动力,将继续助推公司保持市场地位及竞争优势。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泡泡玛特的IP收入(包括自有IP、独家IP、非独家IP在内的自主产品),为15.82亿元,同比增长130.4%,收入占比为89.3%。  

其中,泡泡玛特IP一姐Molly在报告期内创收2.04亿元,同比增长81.9%,收入占比11.5%。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虽然同比增速可观,但Molly的销售额和收入占比反而是在下降的。2019年Molly的销售额为4.56亿元,占总收入的27.1%;2020年其销售额降至3.57亿元,占比跌至14.2%。  

一度被视为泡泡玛特第二大IP的PUCKY,销售额和收入占比也是三连降。2021年上半年,PUCKY收入为1.07亿元,同比降低10%。收入占比已从2019年的18.7%,降为2020年年中的14.6%,再到今年年中的6.1%。  

最头部的核心IP认可度开始慢慢下降,而后续的新IP影响力尚未显现,泡泡玛特的IP运营似乎进入青黄不接的境地。  

欲摘盲盒标签布局主题乐园  

此外,红星资本局还注意到,本次半年报不管是书面财报,还是业绩发布会,泡泡玛特都没有主动提到过“盲盒”二字。在经历了涨价、品控不严、霸王条款、二手市场溢价严重、营销乱象等负面新闻后,摘掉“盲盒”的标签,让泡泡玛特“火烧眉毛”。  

据相关媒体报道,面对半年报业绩会上有关盲盒的提问,泡泡玛特CEO王宁再次强调:“泡泡玛特不是一家盲盒公司,其本质上是一家基于IP的潮玩公司。”  

当盲盒为泡泡玛特带来毛利率超过60%、营收增幅超过220%、市值最高1500亿港元的神话时,也曾使泡泡玛特陷入过于依赖单一业务的窘况,据泡泡玛特招股书显示,2019年,公司盲盒收入占比超过企业营收八成以上。  

另外,单一的盲盒故事已不受资本市场青睐。2020年12月11日,“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为38.5港元,当日涨幅达79.2%。但在今年2月17日,股价达到107.6港元,市值高达1508.5亿港元后,泡泡玛特便呈下坡趋势。截至9月3日收盘,每股报价59.30港元,跌0.67%,总市值几近腰斩,为831.35亿港元。  

当泡泡玛特陷入头部IP盈利减弱、盲盒标签负面缠身的困局中,如何寻找新的赢利点、故事点成为泡泡玛特亟需解决的任务。  

除了反复强调泡泡玛特的潮玩、手办等衍生品外,泡泡玛特还投资了电影《白蛇2:青蛇劫起》及《新神榜:哪吒重生》,试水电影衍生品,推出了相关盲盒与手办。  

此外,今年8月,泡泡玛特还成立了一家乐园管理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含城市公园管理、游乐园、餐饮管理、体育经纪服务、演出场所经营等。  

但在主题乐园赛道上,竞争依然激烈,除了频频涨价的上海迪士尼,还有新开业的北京环球影城虎视眈眈。另外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就在泡泡玛特发布财报的前一天,8月26日,英国默林娱乐集团宣布,全球最大乐高乐园度假区正式投建,落户深圳,预计2024年开园。  

与“久经沙场”的迪士尼、环球影城相比,缺乏完整故事背景的泡泡玛特IP未来生命力是否长青?作为小众娱乐的潮玩文化要如何破圈走入大众视野?内忧外患下泡泡玛特如何讲出新故事?红星资本局将持续关注。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