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美股要闻>Orocobre(OROCF.US)业绩&合并进展交流会议纪要:锂市场增长势头持续 与银河资源的合并已经成功完成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Orocobre(OROCF.US)业绩&合并进展交流会议纪要:锂市场增长势头持续 与银河资源的合并已经成功完成

注:

2020财年为自然年2019年7月1日-2020年6月30日

2021财年为自然年2020年7月1日-2021年6月30日

2022财年为自然年2021年7月1日-2022年6月30日

时间:2021年8月25日 8:00 PM ET


一、业绩交流及合并进展介绍

Martin Perez de Solay:

欢迎大家,感谢你们参加我们的2021财年业绩和合并进展交流会。我将提供关于运营和今天成功完成的合并的最新情况。

与我一起参加电话会议的是首席财务官Neil Kaplan、首席销售和营销官Christian Cortes。Neil 将提供全年财务业绩的最新情况,Christian 将提供市场最新情况。与我们一起参加问答的还有国际业务总裁 Simon Hay。

我们继续按照既定的COVID-19生物安全协议开展工作,并与地方当局合作,为我们的员工接种疫苗。安全绩效保持积极,大多数员工没有记录任何失时工伤,多年来有了实质性的改善。

由于需求增加,碳酸锂销量同比增长27%至13319吨。本财年快结束时,即二季度的平均销售价格已上涨至每吨8476美元。

锂市场仍然强劲,增长势头持续。Christian后面将提供关于市场的更全面的更新。尽管电池级产品的比例更高,但我们也实现了成本同比降低12%至每吨3860美元。

我将在演讲结束时再谈我们合并后公司的品牌重塑,同时请拨通电话参会的人也通过Orocobre网站登录网络直播链接,这样他们就可以观看我们将在演讲结束时播放的视频。

在Olaroz,我们多年来一直在稳步提高产品质量和产量。本年度的产量为12611吨碳酸锂,同比增长6%。其中48%是电池级产品,这一比例在二季度增加到66%。电池级产品的比例大大增加,反映了工厂的稳定性和生产操作的改善。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我们将继续以电池级产品占比超过50%为目标。

我们2022财年的产量已经完全签约,但大部分协议都没有锁价,保留后续跟随市场价格上涨的灵活性。当然,我们此前对2022财年上半年销售价格指引为9000美元/吨,现在依然维持观点不变。

图片

图片

关于项目扩建, Olaroz二期和Naraha将在2022财年交付,Olaroz二期施工已经适应了COVID-19带来的限制,我们以可控的方式逐步将现场员工增加到650人。大多数基础设施已经完成,盐田也已基本完工。纯碱厂和碳酸锂加工厂分别完成了10%和14%。

Olaroz二期生产预计将在2022自然年下半年开始,它将在两年内,即到2024年下半年,逐步实现2.5万吨/年的初级碳酸锂达产。

图片

Naraha氢氧化锂工厂的建设在整个2021财年继续进行,现在大部分活建设动已经完成。不幸的是,调试工程师和技术人员仍无法前往日本,因此预计将在2022自然年第一季度开始调试。

图片

现在我将时间交给Neil来讨论我们2021财年的财务业绩。

Neil Kaplan:

谢谢,Martin,大家早上好!首先是综合损益表,与2020财年相比,销量增加了27%至13319吨,但由于2021财年上半年销售价格的下降拉低了收入增长的幅度。2021财年的平均售价为4983美元/吨,而2020财年为5520美元/吨。

虽然销售吨数比2020财年增加了27%,达到13,319吨,但2021财年上半年的定价是导致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全年平均售价为每吨4983美元,而2020财年为每吨5520美元。

2021财年上半年的平均售价为每吨3493美元,然而下半年的售价增长了一倍多,达到每吨7042美元。

Olaroz的现金销售成本为3860美元/吨,低于2020财年的每吨4387美元,不包括特许权使用费、出口关税和总公司成本,主要是因为产量提高、卤水浓度提高、回收率提高、原材料消耗减少,以及工厂性能提高。鉴于电池级产品销售量在2021财年几乎翻了一番,销售成本的同比下降彰显了整个企业对成本管理的重视。

集团EBITDAIX在2021财年下半年表现强劲,在下一张幻灯片中,可以看到 Olaroz 2020财年和2021财年的EBITDAIX。

2021财政年度的折旧费用增加到1870万美元,而2020财政年度为1390万美元,主要是由于销售量增加。2021财年的净财务费用增加到2110万美元,而2020财年为1290万美元,包括与资产和负债的公允估值以及股东贷款的关联方利息有关的840万美元的非现金费用。

净财务费用增加到2110万美元,主要是由于市场利率降低导致定期存款利息收入减少、非控股股东贷款的利息和公允价值的变化。可变现净值调整为1720万美元,与因2021财政年度销售价格上涨提高而在2020年6月30日入账的1880万美元存货减值准备有关,被主要与硼砂有关的160万美元减值费用所抵消。

即使发生了净亏损,也要缴纳所得税,主要与阿根廷立法税率从2022财政年度起从25%调整为35%、通货膨胀50%,以及阿根廷比索贬值36%对Olaroz的递延税款余额(包括其结转税项亏损)的影响有关。这导致税后100%的法定亏损为8950万美元。

继续看下一张幻灯片,这张幻灯片详细介绍了直接损失。我们进行了必要的调整,将100%的法定亏损8950万美元调整为直接亏损2090万美元,具体过程如幻灯片所详述。2021财年的直接损失为2090万美元,主要是由于1870万美元的非现金折旧和摊销,加上上半年锂盐平均售价降低,以及Orocobre 公司定期存款利息收入减少。

转到下一张幻灯片,这张幻灯片详细介绍了Olaroz从2020财年到2021财年的EBITDAIX的变化。具体而言,销量增加和成本降低贡献了2250万美元,平均售价降低带来了720万美元亏损,总成本为1230万美元,导致EBITDAIX为正的1150万美元。

EBITDAIX受到第一季度低销售价格的影响,包括库存过剩和铺底现金流,然而,材料成本的降低和市场的改善带来了强劲的下半年。下一张幻灯片详细介绍了这两个财年的EBITDAIX。

转到下一张幻灯片,如前所述,上半年EBITDAIX为负390万美元,强劲的下半年EBITDAIX为1540万美元,综合后全年为1150万美元,使公司为2022财年做好了准备。

换到下一张幻灯片,这张幻灯片详细介绍了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合并资产负债表。公司现金状况良好,现金增加主要是由于股权融资;物业厂房和设备的增加主要是由于二期项目扩建;当期贷款和借款减少是由于偿还了部分Olaroz设施的营运资金,关联方贷款重新分类为非流动贷款和借款,同时非流动外部贷款和借款也有所增加,这是由于 TTC 和Mizuho为二期扩建提供的关联方股东贷款,由向Mizuho偿还一期项目融资贷款所抵消。

一期项目融资贷款的本金已从1.919亿美元减少到6月30日的约6700万美元,两周后减少到约3700万美元。截至6月30日,二期扩建项目从Mizuho提取的资金为1.46亿美元,2021年的可用贷款为1.8亿美元,预计余额将在2022财政年度第一季度提取。

递延所得税负债净额主要是受阿根廷企业税率变化的影响以及通货膨胀和货币贬值的影响。

进入下一张幻灯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为负350万美元,主要是由于上半年的平均销售价格下降,增加了对供应商建设库存的付款,以及公司层面的定期存款利息较低。

在详细说明一些主要的变化,购买不动产、厂房和设备与二期扩建的资本支出有关,资本利率提高所得收益,扣除费用后为1.193亿美元,偿还借款是减少一期项目融资贷款的本金和偿还营运资本贷款。借款的收益与从Mizuho和TTC股东处提取二期扩建的资金有关;贷款与资助Olaroz一期的所有资金有关。

总之,尽管今年年初锂市场疲软,但从第二季度开始,Olaroz的现金利润率为正,与成本降低、运营效率提高、项目一期Mizuho债务减少(将在2021年9月前偿还约1.35亿美元)有关,利润率测算不包括特许权使用费、出口关税和总公司成本。Orocobre Group 现金余额为2.58亿美元,其中包括为担保和不断改善的锂市场预留的约1.205亿美元现金,使该公司为2022财年和未来做好了准备。

现在我将时间交给Christian,让他谈谈锂市场的情况。

Christian Cortes:

谢谢,Neil,早上好!我将首先讨论近几个月来锂盐价格的变化。自我们披露的第四季度报告中表示2020年的合同价格继续下降以来,全球加权平均锂盐价格持续上涨。新合同是在供应非常紧张的市场条件下谈判达成的。

中国的电池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现货价格目前在每吨10万元人民币以上,即每吨16,000美元,过去两个月分别上涨约15%和20%,年初至今分别上涨约100%和130%。

定价条件的改善是为了应对电动车行业的高需求,现在预测2021年电动车的销量将超过600万辆,大约是去年的两倍。

在今年年初的时候,虽然锂辉石的价格与锂盐的价格相比涨幅滞后,但在最近几个月里,锂辉石的价格已经取得较大的涨幅,而且今年迄今为止的加权平均价格上涨也超过了100%。我们预计,积极的市场条件将持续到2021年下半年,这将导致下半年的锂辉石价格上涨,同时为我们在2022年上半年的碳酸锂销售提供了进一步提价的机会。

回到供应问题,物流问题在整个供应链中不断出现。由于船舶空间不足和集装箱可用性有限,这种情况导致 Olaroz 的产品运输困难,虽然我们正在尽可能积极地应对这种情况,但预计我们本季度的销售量将受到不利影响,我们将在年内弥补这一损失。

接着是需求方面,欧洲和北美政府宣布了到 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分别减少55%和50%的升级提案和目标。预计这些举措将推动电动汽车的广泛采用和所需基础设施的开发,以及其他关键要素。

在7月份,我们还看到更多的OEMs宣布了雄心勃勃的电气化计划,对电池供应链进行了投资,其中Stellantis和梅赛德斯-奔驰到2030年的总规划产能为262GWh,主要在欧洲和北美。这些宣示进一步加强了对未来十年材料供应短缺的预测。

现在有请Martin继续介绍。

Martin Perez deSolay:

谢谢你,Christian。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们的核心目标支撑着我们所做的一切,可持续性、产品质量、成本领先、以客户为中心和增长都至关重要。在最近获得银河股东和西澳大利亚最高法院的必要批准后,与银河资源的合并已经成功完成。今天,Orocobre的新股已经发行给Galaxy股东。

本次合并将使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地域更多元化的锂化学品生产商之一。正如Christian之前所描述的那样,我们的财务状况非常强劲,使得我们能够在一个有弹性的市场中加速增长。

随着Olaroz二期项目的扩建,以及Sal de Vida和James Bay的建设开发,我们的全球投资组合是无与伦比的。随着开发项目、地点和产品类型的多样化,我们有足够的规模和灵活性来满足市场需求和客户的偏好。

正如我提到的,Olaroz二期扩建进展顺利,现在已基本完成。Sal de Vida的开发处于早期建设和采购阶段,将受益于现有盐湖开发的专业知识和经验。随着基础工程的进行,James Bay也正朝着建设就绪状态推进。

合并后公司的董事会已经进行了调整,以适应合并后公司的需要,现在由Galaxy和Orocobre双方的董事组成。我想感谢两边公司今天辞职的董事,这使得今天的合并得以成功进行。

在整合规划期间,对业务结构和报告结构的的一致性进行了审查。关键的领导已经到位,我们在董事会和管理团队中保留了技术精湛的人员。

工作计划也在进行中,以招募相关的技术人员促进市场增长。合并后的公司有一个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和财务能力来实现许可项目的扩张,并且正在为Sal de Vida考虑额外的债务融资方案,较好的经营性现金流将补充现有能力,并使得公司有能力对额外的产能扩张进行评估。

我们正在多个方面取得良好的进展,包括对业务结构的详细审查、文化融合交流活动、围绕资产和人员的地域分布重新调整报告结构、储备技术和开发知识以及战略规划和优化,以实现我们的增长和最佳融资方案,同时利用强大的现金头寸和两项产生现金流的业务。

我们未来的里程碑包括:Naraha和Olaroz二期在2022财年投入使用,继续开发Sal de Vida一期项目,预计将在六个月内披露详细的扩张项目战略计划,包括Naraha、Olaroz、Sal de Vida和James Bay项目后续阶段的开发规划。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很快将为参加电话会议的人播放一段视频。我建议你在我们网站上的网络直播中观看这个视频。在视频播放期间,电话会议上不会有任何音频,但我会回到电话会议上接受提问。因此,在播放视频的过程中,请不要挂断。

两家公司合并后将更名为Allkem,合并后的公司成为全球领先的锂盐提供商,并与我们的客户、社区和合作伙伴保持紧密联系,以更有力的提供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多样性、产品质量和增长机会。这个品牌将彰显我们的工作文化。我们行业里的创新和影响力,向全球市场提供优质产品。我们希望在人群中脱颖而出,通过不同的媒体和不同的报道与不同的受众进行交流。

该提议名称须在10月下旬举行的下一次年度股东大会上获得股东批准,在此之前,我们将继续保持 Orocobre Limited 的名称。


二、交流环节

Q:第一个问题,您提到2022财年的计划产量几乎全部签约了,其中80%的产量与市场指数挂钩。那么,假设你们的合同会随着现货价格的变化而变化,这么理解是否合理的?第二个问题,您是否提到2022H1的指引价格有上涨的可能?

Christian Cortes: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我们的合同,我们为2022财年签订的合同有一个组合定价,是在2020年底达成的,大约占我们将要交付的数量的三分之一。但其中三分之一与持续上涨的现货价格有关,大约三分之一我们将在下一季度即2021年年底协商确定价格。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下半年指引价格。我们认为锂辉石价格在下半年将特别受益。但是碳酸锂价格将保持在我们此前提供的9000美元/吨的指引价格。有潜在上涨的空间,但现在说这些还有点早。

Q:您是否可以介绍一下2022财年的实际产量情况?

Martin Perez deSolay:显然,2022财年的产量正如我们之前所说,我们没有给出实际产量的指引,但我们预计将维持目前的生产水平,包括类似的电池级产品的比例。

Q:我有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涉及到我们应该如何考虑向Naraha销售碳酸锂原料的定价。我想之前,你们已经提到,鉴于目前锂产品的定价,你们不会利用转移定价机制,我的理解是你们不一定会以目前的市场价格出售原料,这对总体平均售价意味着什么?任何有关这方面的指引都是有用的。

Neil Kaplan:定价将完全根据市场条件和我们的长期承购商Naraha工厂来决定。在这项交易中不会使用转让定价机制,必须是市场价格。

Q:与目前的市场价格相比有什么重大差异吗,或者说与目前的市场价格相差无几?

Neil Kaplan:这将是在当前市场价格的大致范围内。与我们同氢氧化锂生产商签订的其他长期合同进行比较。因此,我们知道市场的情况。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围绕着如何同Naraha 工厂协商能够代表市场现状定价的好想法。

Q:下一个问题是关于您对影响本季度销售量的物流问题,你是否可以量化这些问题对销售量的可能影响?

Christian Cortes:基于我们在8月份已经遇到的延误,以及我们现在看到的9月底的预期情况,从我们的历史趋势来看,我目前的估计是我们将下降约10%。我们每季度的出货量约为3000吨,根据目前的情况,我预计将会减少到2700吨左右。

Martin Perez deSolay:正如Christian在电话中提到的,这个差异应该在年内得到恢复,因为产量已经完全签约,我们根本没有减少生产。这是一个影响市场的临时物流问题,但我们承诺将在一年内解决它。

Q:这些销售量,是要在一年中均匀分布,还是在四季度内可能会少一些?

Christian Cortes:如果我们能够按照我们的船只运送产品,我相信我们应该能够在下一季度弥补这个数量上的损失。但真的很难说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因此,我想说,在下一季度我们会赶上,但它可能会持续到下一年。

Q:我想了解你们正在谈论Sal de Vida的一些债务问题,你们是如何考虑在Olaroz、Sal de Vida以及加拿大的锂辉石项目的合并公司中安排项目扩建?您能不能同时建设这些项目?或者您需要考虑分期进行,以控制好资金匹配?

Neil Kaplan:我们认为我们有足够的债务和经验以及资产负债表的灵活性来同时开发所有这些项目。我们非常希望确保我们以一种能够使价值最大化的方式来开发。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同时进行所有的项目,因为我们拥有财务灵活性、知识和能力,同时考虑到我们从所有的开发中得到的经验,我们应该能够尽快推进,应用到Sal de Vida的项目开发中。我们从Mt Cattlin获得的经验,将其应用到James Bay的上游开发,我们从Naraha获得的经验,将其应用到James Bay的下游。

Q:关于锂辉石的定价,您提到了锂精矿的现货销售价格,您从Mt Cattlin的定价中看到了锂辉石市场什么变化吗?

Martin Perez deSolay:我一会儿请Simon就锂辉石价格发表看法。我们已经看到锂辉石的定价有所提高,同时Mt Cattlin的运营成本也在下降。因此,Mt Cattlin的利润将反映这些价格的增长。Simon,你比我更了解锂辉石的定价。

Simon Hay:是的,当然,谢谢,Martin。我们在6月份签订的8月份发货合同,合同价格约为每吨800美元。我们9月份的合同是7月份签订的,每吨装运价约为1000美元。几个月的上涨都非常稳定。我们尚未开始与客户就第四季度的进一步出货量进行详细讨论,但我们从市场其他参与者那里看到的所有的迹象都表明,市场情绪仍然非常积极,锂辉石市场非常紧张。所以,Hayden,我认为Orocobre给出的价格指引也将是在那个范围内。

Q:首先,跟进关于债务的问题。Sal de Vida一期项目,在获得低成本的日本资金方面,是否有可能让TTC参与进来?或者是类似于 Olaroz的合作模式?

Martin Perez deSolay:是的,有很多机会,我们目前正在探索资产层面的主权担保债务的不同来源,这不仅使我们能够降低债务成本,还能获得长期资金,同时降低项目的整体风险。

Q:好的,所以这里有可能涉及与丰田通商合作,我的假设是否正确?

Martin Perez deSolay:是的,有可能让丰田通商参与,但这不是唯一考虑的来源。我们也在考虑其他资金来源。

Q:企业税为35%,我记得预扣税计划从7%提高到13%,但由于企业税率现在更高,是否可以认为预扣税的调高在阿根廷暂时告一段落?

Neil Kaplan:是的,正确的,将保持在7%。原计划它应该会提高到13%的水平。但鉴于现在的企业税提高到35%,预扣税的税率似乎将保持在7%左右。

Q:有一些关于CATL钠离子电池商业化的讨论,我知道这有点早,他们讨论的是两到三年的时间计划。但从中期来看,你如何看待这种技术的发展?在五年内,对锂电市场是否有任何影响?

Martin Perez deSolay:我想告诉你的是钠电池正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显然,鉴于锂在电池系统的地位,锂是提供电子来回移动以提供电池能量的最佳金属。钠电池很可能会更大、更重,比起电动汽车来说更适合于储能系统的应用。我们继续认为电动汽车的增长是锂电池需求的主要驱动力。

Q:首先,我想回到价格问题上。你们对下半年的指引价为9000美元/吨,但很明显,从你给出指引价格后,碳酸锂现货价格每吨上涨了2000美元。那么,当我们进入明年时,假设实际售价至少每吨增加2000美元是否合理?特别是考虑到一些低价的TPF合同增加或者重新谈判?

Christian Cortes:对于明年售价的上涨空间,我认为现在提供任何指引还为时过早。如果定价保持在目前8月份的水平,我们应该能够有效地传递它。正如我已经说过的,我们大约三分之一的合同是根据现货市场的持续涨价而重新定价的。其余的将真正取决于我们何时就这些价格进行谈判,以及我们在哪里有效地销售这些产品。因此,步入2022财年,我们肯定会在未来六个月看到价格上涨。但告诉你它是否会在2000美元左右为时尚早。

Q:第二个问题是鉴于芯片短缺,汽车制造商希望至少在未来几个月内削减产量。只是想请您澄清下这是否会影响电池销售?您是怎么看的?

Neil Kaplan:是的,我也可以谈谈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整个供应链的角度来评估这个问题,在我们与电池的上下游供给关系中,以估计车厂是否需要调整电池供应量。我们预计2021年达成的协议不会发生重大变化。然而,如果他们需要减少今年的一些需求量,我们肯定支持他们,因为对我们来说,将这部分产品提供给要求增加供应的客户是相当容易实现的,不幸的是此时,我们无法满足这些客户的增加供应量要求。因此,总的来说,如果有的话,我们应该能够从中实现略高的价格。

Q:最后一个问题,您能告诉我们对于下半年的9000美元的价格指引,电池级的比例是多少?就那些您目前无法满足的额外需求而言,主要是电池级产品还是技术级产品?

Christian Cortes:电池级和技术级的比例大约是50:50。对产品需求确实来自正极材料制造商和工业应用两方面,还包括那些试图将产品转化为氢氧化锂的厂商。现实是整个市场都存在短缺。

Q:你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电池级碳酸锂的占比?二季度是66%,现在它会立即恢复到您刚刚提到的50:50 左右吗?那么这是由客户需求驱动的吗?目标是 100% 电池级产品吗?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达到这个目标呢?

Martin Perez deSolay:二季度的66%是基于客户的要求,今年平均 50:50 也是基于客户请求。我们确实有一些客户的碳酸锂合同,我们将继续交付和盈利。目前生产中电池级产品的比例在50%和60%之间,这是我们可以继续提高的地方。如果我们生产更多的电池级氢氧化锂,Olaroz 的生产比例可能会受到影响。我们正在对Olaroz工厂进行一系列的优化工作,这将使我们能够继续增加项目一期的电池级产品产量,并在某个时间点实现二期项目的全面投运,向Naraha提供技术级产品。并在另一个合同中将一期项目的大部分产量优化为电池级。

Q:Orocobre恢复盈利的前景如何?

Neil Kaplan:第一,你看一下开头,在投资者的演示文稿中,你会看到有直接收益的调整过程。我们确实有很多与直接收益相关的非经常性科目,以及一堆非现金科目,如大额税费,包括在利息中的折旧也不到1000万美元,大约840万美元的非现金科目。如果你只看大约2000万美元的直接收益,你会得到这个非现金项目的折旧费用,这几乎是一个盈亏平衡点,那么你就有了非现金的利息,因此,这将使我们保持积极的前景。第二,2022财年将变得更加强劲,鉴于锂市场的发展,我们确实对未来几年的前景充满信心,我们现在的成本已经是最高的水平了,因此,我们应该会在短期内恢复盈利。

Q:您能给我们一些关于所得税6800万美元的详细信息吗?其次,我对银河资源不是很熟悉,但Sal de Vida的资金是否可能涉及承购?

Neil Kaplan:关于第一个问题,大约有5000万美元与税收、税率变化有关,有2500万美元与恶性通货膨胀和贬值对递延税款负债余额的影响有关,以及结转的税收损失有关。因此,如果你把5000万美元和2500万美元加起来,大约是7500万美元,因为我们亏损了大约 7000万美元,这应该被损益表中记录的数值抵消了一部分。

Martin Perez deSolay:第二个问题,我们不考虑承购 Sal de Vida 的融资,那是一个很好的再融资,资产负债表上有现金,Sal de Vida 的资源禀赋也很好。正如我之前在另一个问题中所说,我们正在寻找参股形式的长期低成本债务,类似我们一期项目的模式。一旦Sal de Vida项目投产,这将使我们能够更好地为产品定价。

Q:3号石灰厂计划似乎具有相似的大小,这是在未来五年内进行另一次扩张的节奏吗?

Martin Perez deSolay:3号石灰厂旨在提高处理卤水的能力,以获得二期项目的真正卤水。石灰厂正在根据Olaroz当前池塘的抽水能力工作,它不包括第3阶段。

Q:是否安装了盐田覆盖膜或进行任何其他项目以增加净化和产量?

Martin Perez deSolay:我们没有打算安装池塘覆盖膜,以及任何类似的东西。从产量与盐田面积的比例来看,第二阶段的盐田容量要比第一阶段的盐田容量大。就像我们过去所考虑的气候的潜在变化一样,它所期待的是项目一期应为项目生产足够的卤水。因此,我们不会为二期项目考虑任何这些解决方案。

Q:你能否就Sal de Vida一期的承购协议做下介绍?

Martin Perez deSolay:正如我之前所说,目前,我们为Sal de Vida一期项目的融资是通过公司资产负债表中的现金,合并后的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大约有5亿美元现金,加上我刚才在前一个问题中提到的资产层面的债务。

Simon Hay:我可以补充一点细节。Sal de Vida 的试验工厂继续生产电池级优质样品,已提供给客户进行测试,这项工作仍在继续。

Q:在Sal de Vida的流程中,是否有措施可以用来改善优化Olaroz的性能,是否有任何测试正在进行?

Martin Perez deSolay:Sal de Vida带有统一操作的安排,这非常有趣并且提供了非常好的结果。事实上,Simon解释了这个项目的目标是大量生产电池级产品,我们能够研究这些操作以提高Olaroz的生产能力。

Q:由于合并后公司拥有的资源地域分布非常好,我们是否考虑在美国上市?

Martin Perez deSolay:听着我想这个问题之前在其他电话会中被问过,我们将做一切有利于我们股东的事情。目前的情况是我们继续在澳大利亚的上市,并没有做任何改变。但如果有机会,而且对我们的股东有利,我们会考虑。

Martin Perez deSolay

我谨代表Allkem的管理层和董事会,感谢所有股东的支持,并告诉你们我们对这个新公司的满意和承诺。我们非常乐观,这次合并是在正确的时间进行的,我们看到市场正在改善。我们看到我们大力支持租赁项目。而且我们也有团队来开发这些资源,并将生产带入供应链。因此,整个合并的执行和交付,是管理团队致力于做的事情,我们将向你们通报最新的进展情况,并期待着在下一次发布会上与你们见面。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环保公用溶易看”,作者晏溶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