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美股要闻>巴克莱(BCS.US)美国首席经济学家:通胀不确定性加剧,减码宜早不宜晚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巴克莱(BCS.US)美国首席经济学家:通胀不确定性加剧,减码宜早不宜晚

  巴克莱预计,美联储将在9月宣布减码时间表。

  巴克莱美国首席经济学家迈克尔·加彭(Michael Gapen)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鉴于美国通胀前景不确定性加剧、金融稳定风险显著升高,预计美联储将在9月下旬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宣布减码时间表,并于11月开始实施削减计划,从而为明后年加息腾挪出政策和时间窗口。

  当地时间8月27日上午10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以线上方式在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上发表讲话。

  虽然,不少投资者期待鲍威尔能在讲话中对削减120亿美元购债计划给出更多暗示或细节,但巴克莱的经济学家预期,鲍威尔大概率将“老调重弹”7月会议纪要的观点。

  第一财经:你预期美联储将在何时宣布削减购债规模计划?

  加彭:9月3日,美国将公布8月份非农就业。若就业数据亮眼,且德尔塔变种病毒对劳动力市场和经济复苏未产生过大威胁,巴克莱预期美联储将在9月21-22日举行货币政策会议后宣布减码时间表计划或就上述计划释放强暗示信号,并于11月的会议上正式开始削减购债规模。

  虽然普遍共识是通胀增速终将回落,但回落到何种水平不得而知。若通胀得以回归到美联储设定的2%的目标下方,意味着美联储在未来加息时可以保持耐心。但是,一旦通胀回落后仍显著高于目标水平,美联储就需要考虑采取加息。

  我们认为,从风险管理的角度而言,美联储希望保持更大的政策灵活性和选择性。鉴于通胀前景的不确定性,美联储开启减码宜早不宜晚,从而为明年下半年可能面临的加息压力腾挪政策和时间窗口。

  第一财经:你对即将于周四(8月26日)开启的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有何预期?

  加彭:今年的央行年会从原定的线上线下相结合模式,改成纯线上方式召开后,所有的焦点都将聚焦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

  7月会议纪要中,美联储以偏鹰派的表述,解释了为何减码宜早不宜晚。

  我预期,鲍威尔将重申上述观点,即在维持物价稳定的目标方面,即将实现“进一步实质性进展”;而充分就业的目标的达成,仍需进一步改善。

  考虑到德尔塔毒株的快速传播或影响部分委员的经济前景预期,鲍威尔的措辞甚至可能略偏鸽派。

  第一财经:当下,德尔塔毒株肆虐,严重威胁全球经济和就业市场复苏,美联储决定开启减码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加彭:从7月的会议纪要来看,这一决定主要基于两大原因。

  首先,委员们对通胀前景的不确定性担忧在上升。

  自4月以来,美国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同比涨幅已连续3个月显著高于美联储和华尔街预期。部分委员开始担忧,通胀高企的持续时间恐将长于此前预测。事实上,在18位与会成员中,有13位认为通胀风险正在走高。

  为避免扰乱市场、甚至出现“削减恐慌”,美联储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就在减码的同时不得不开始加息。

  因此,现在减码也是为明年下半年可能面临的加息保留更多窗口空间。

  其次,纪要显示,美联储工作人员评估认为,美国金融体系稳定面临的风险是“显著的”(notable),资产价格出现泡沫,资产价格位于高位。要知道,这已是研究人员可以给出的最高级别的担忧。

  从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影响因素而言,一方面,是对通胀前景不确定性和金融稳定的担忧,另一方面,是就业市场仍待进一步改善和德尔塔病毒的威胁未消。

  现阶段而言,对前者的担忧远超后者。

  第一财经:如何辨别目前美国的通胀,哪些是“暂时性”,哪些更具有“持久性”?

  加彭:我们很难明确地区分两者。

  我们认为,包括因运输成本上升、供给缺口、需求井喷、消费行为改变等原因造成的大多数的通胀走高,大概率都是暂时性的,并将在全球疫情获得控制、下行风险减退后,逐渐消失。

  诚然,若德尔塔毒株,或其他变异毒株显著拖累全球经济重启和复苏,拖累上述通胀存续时间变得更长,并传导至劳工薪资、提升长期通胀预期,则将对通胀造成更长期的影响。

  巴克莱预计,通胀高企的情况大概率将在明年上半年迅速缓和。当然,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疫情,最终结果如何,只能拭目以待。

  第一财经:是否有历史经验可借鉴?

  加彭: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

  1946-1948年间,二战后的美国经济面临着从军事物资生产转向和平时期消费经济的挑战,大批退伍军人回归社会重新就业。上述时间段内,美国通胀曾在2年内保持两位数字增幅,但最终也得以回落。事实上,到1940年代后期至整个1950年代,美国都处于超低通胀状态。

  第一财经:一旦美国通胀高企变得更为持久,美联储最快何时出手加息?

  加蓬:我认为,美联储至少要等到2022年二季度才能对通胀的暂时性和持久性有一个更清晰的判断。

  若到明年5、6、7月间,3个月年化通胀增速仍未能显著回落,美联储或将得出结论,通胀在一定程度上已变得更为持久。

  在此情形下,若美联储在今年年内开启减码,即为明年下半年可能面临的加息压力预留出空间窗口。事实上,在6月货币政策会议上,有7位成员或将于2022年开始加息。这一预期将在9月会议上再度更新。

  第一财经:这次减码是否还会重现2013年的“削减恐慌”?

  加彭:我不认为会出现“削减恐慌”。这一次,投资者对减码的讨论和预期甚至先于美联储。与此相反,2013年美联储释放减码信号时,市场措手不及。

  第一财经:看来减码呼之欲出。那么,还有什么能够推迟美联储的减码计划?

  加彭: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德尔塔病毒。诚然,德尔塔毒株蔓延的影响必须显著反映到就业数据中——若雇佣急剧放缓、私营部门重现居家封锁程度的调整,就业市场复苏遭扰乱,则美联储将考虑暂缓减码计划。

  其次,则是美国国内政治因素的影响。目前,两党的基础设施法案、3.5万亿美元预算蓝图和10月将至的债务上限问题都悬而未决,若上述任一事件在国会谈判中宣告失败,都将在极大程度上影响投资者信心,引发市场波动,甚至令美联储推迟减码计划。

  第一财经:如此看来,9月3日将公布的8月非农就业报告,其重要性不言自明。

  加彭:我认为,只要8月非农部门就业新增人数超60万,美联储将释放减码信号,并按计划付诸实施。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