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股票市场>断供!马来西亚疫情引发蝴蝶效应 汽车芯片再告急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断供!马来西亚疫情引发蝴蝶效应 汽车芯片再告急

马来西亚疫情复发,芯片生产陷入停滞,中国的汽车产业也连带遭殃。  

近期,英飞凌、意法半导体等公司在马来西亚的工厂先后封闭停产,业内预计,8-9月,国内将有高达200万台的整车生产受到影响。  

8月18日下午,意法半导体中国宣布,其麻坡(Muar)工厂的一个部门在8月16日进行隔离后,已于8月18日重启运作。尽管如此,位于大洋彼岸的中国汽车产业界还是难解忧虑。“考虑到员工感染以及隔离中的员工数量,产出的恢复短期应该还是满足不了中国8-9月的需求,缺口仍然巨大。”8月19日,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徐大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业内呼吁要重视汽车芯片短缺的问题。有车企提出,希望全面调研马来西亚疫情对汽车产业的影响,同时对马来西亚提供人道主义帮助,帮助其应对疫情问题,尽快复工复产。  

对于马来西亚芯片减产对中国汽车行业的影响以及相关工作的部署,8月19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兼行业发展部部长李邵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还在摸底,影响较大,但涉及范围、深度的情况尚不清晰。目前,因涉及国外疫情影响下政府要开展的工作,协会还不便发声。”  

断供!断供!  

马来西亚疫情卷土重来已经两三个月。今年6月1日,马来西亚就因疫情严重实施了“封国”,一个月之后,疫情并未受控,原定于6月28日结束的“全面封锁”措施再次延长,延长至何时未有说明。  

在此期间,马来西亚的多个芯片工厂被迫停工停产。6月中上旬,当地政府宣布实施“全面行动管制令”之初,英飞凌在当地的工厂便短暂地关闭过一段时间,不过后来该工厂又恢复了运作。  

意法半导体的麻坡工厂所受影响相对较大,近日该工厂的部分车间被地方政府勒令从8月16日关闭到8月21日,而在此之前该工厂已经进行过两轮封闭,粗略算来三次共计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马来西亚是全球半导体产品第七大出口国,目前有超过50家半导体公司在当地设厂,除了英飞凌、意法半导体之外,还包括英特尔、恩智浦、德州仪器、安森美等国际半导体巨头,当地封测产能约占全球封测产能的13%。  

而此次受影响较大的意法半导体,对汽车零部件产业至关重要,如麻坡工厂生产封测的L9369-TR芯片物料,以其为核心的汽车零部件在中国主机厂的整体覆盖率达到7.5%,其下游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博世公司的多款产品8月底甚至9月都将处于断供状态。  

尽管8月18日,意法半导体宣布其麻坡工厂的一个部门已经提前重启运作,但仍难解中国汽车产业的燃眉之急,而即便这次恢复生产了,业内人士也心有余悸。  

“马来西亚疫情尚处于不稳定阶段,未来几个月,仍然有随时封厂的风险。”徐大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业内预计,若马来西亚的芯片工厂长时间封锁,将直接导致相关厂商提升价格,进而引发封测龙头企业也提高其整个产品线的价格,一些厂商的商业条款也有可能变更,例如预付款比例提升、交货周期进一步延长等等。  

业内初步调研结果显示,仅博世一家预计将造成中国汽车市场8月近90万辆车的生产受到影响,仅整车制造产业对GDP影响便达2000亿元。  

一份业内人士提供的材料显示,此次马来西亚疫情引发的芯片停产断供,仅8、9月对中国国民经济的影响就将达到万亿级规模,而这样的“芯片荒”或将持续到明年春季。  

扶持国内车规级芯片  

一次又一次的“芯荒”已经引起了中国汽车产业的重视。汽车芯片,作为关乎产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器件,已经成为业内接下来重点攻坚的领域。  

短期来看,加大现有产能的调配力度、提升流通环节的分配效率、优化现有车型的排产计划是当务之急;但从中长期来看,建立自主可控的汽车芯片供应链是绕不开的任务。有数据显示,国内汽车的自主芯片利用率只有5%,在全球疫情来袭之时,更明显地遇到了“卡脖子”的问题。  

“弥补供应链的脆弱,需要快速建立起国内车规级芯片的生产、封测能力,毕竟大多车用芯片都是采用14nm以上级别的芯片。”徐大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这方面,博世已经启动了评估小组,在国内寻找可能的合作伙伴。  

芯片产业链条很长,从设计、流片、制造到封测,再到最后的检测和认证,最后进入到汽车产业成为车规级芯片,需要大量的开发、可靠性评价,还要进入管控体系。国家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总经理、中国汽车芯片产业创新战略联盟秘书长原诚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整个过程加起来可能需要6-7年。  

记者了解到,与行业整体面临的情况类似,目前国内汽车芯片在设计环节有一定的积累,但在生产、封测等环节还相对落后,目前仅中芯国际(58.320,-0.85,-1.44%)一家具备14nm及以上制程,部分厂商如华虹宏力也形成了成熟工艺,但目前出货规模与主流供应商仍有不小的差距。  

“从芯片产业的角度来看,单纯做车规级芯片难以盈利,政府的资助或许是企业产生动力的唯一途径。”徐大全表示,相关生产制造设备、技术、原材料的突破,需要政策和巨额资金的扶持。  

这注定是个长期的过程。不过,原诚寅指出,国产芯片产业目前没有补贴,也无法依靠政策驱动让业界使用国产企业的产品。“现在芯片行业只能靠更市场化的方式发展,打造一个更开放的产业生态,慢慢地成长出有竞争力的企业。”  

去年9月,在工信部电子司和装备司以及科技部的支持下,原诚寅牵头成立了中国汽车芯片产业创新战略联盟。这个组织旨在促成集成电路和汽车两个产业的跨界融合,吸收了170多家单位,包括国内主流的整车企业、芯片设计企业以及研究院所等等,联盟一方面促进产业间的沟通交流,一方面推动汽车芯片的技术路线、标准体系建立。  

“中国把芯片从头干到尾、干明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个产业太长、太大了,需要基本的技术积累太多,现在我们要把关键的、核心的做出来,剩下的可以通过在这个体系中形成了独特的优势,从而达到平衡。”原诚寅表示。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