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股網>股票市场>美联储鹰派官员喊话了:今年10月就应开始动手缩减购债!
开户简易线上开户提交,开户零门槛
低佣金港股佣金0.25%,外加额外多重优惠
产品丰富一个账号即可投资全球优质资产
免费行情港美股实时行情免费送

美联储鹰派官员喊话了:今年10月就应开始动手缩减购债!

  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称,美联储应在9月宣布减码QE的决定,并从10月开始执行。本周,有多位联储官员喊话距离“朝目标取得实质进一步进展“的taper门槛越来越近,“今年10月到12月”屡次被提及,很多官员称,缩减购债与未来加息的时间点没有必然联系。

  素来以鹰派立场著称、2023年拥有FOMC投票权的美国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在8月11日周三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美联储应在9月宣布缩减购债规模(taper),并于10月开始执行。

  有分析认为,这可能是迄今为止美联储官员中,对回撤疫情期间非常规、超量宽松货币政策“最雄心勃勃的观点”。目前包括主席鲍威尔在内的其他官员尚未明确给出回撤货币刺激的时间点。

  著名鹰派卡普兰:尽早taper是为了加息时保持耐心,希望taper从今年10月持续至明年6月

  卡普兰重申他支持缩减购债“宜早不宜迟”的理由是,如果过长时间维持每月购债1200亿美元,“未来可能不得不用更激进的方式来taper”。而尽早taper可以给美联储更大灵活性,以便“在未来加息时保持耐心”。

  值得注意的是,卡普兰拒绝回答其给出的缩减购债时间表,是否意味着美联储将在明年尽早加息,市场普遍将缩减购债视为利率政策最终重归正常化的第一步。卡普兰称,他正在切断自己预测中taper与加息之间的机械式关联,即暗示就算缩减了购债,美联储也将在更长时间保持低利率。

  卡普兰称,美国经济正处于“健康反弹”之中,因此他对回撤大规模货币政策刺激感到安心。他认为QE量宽购债非常适合刺激需求端,但现在美国经济中没有需求问题,反而是商品与工人的供应端紧张。他将向央行同事施压,希望缩减购债从今年10月开始,一直持续到明年6月。

  分析指出,从今年4月底以来,卡普兰就一直敦促美联储尽早缩减购债规模,“快一些放松踩在油门上的脚”。当今日被问及其taper时间表是否获得其他美联储官员支持时,卡普兰坦言目前存在广泛的意见分歧,但“FOMC委员会在此问题上的处境比两个月前要好得多”。

  明年票委乔治:美国房价存泡沫,经济趋紧不再需宽松刺激,但政策也不应过于紧缩

  同日,还有一位美联储官员声援卡普兰,公开喊话“央行应该开始减少货币刺激政策”,因为美联储已在最大化就业和稳定物价方面“取得或即将取得”实质性进展,满足了taper门槛。

  2022年拥有FOMC投票权的美国堪萨斯城联储主席埃斯特·乔治称,随着经济复苏的进行,必须从非常规的宽松货币政策过渡到更加中性的环境,对劳动力市场持续上涨的预期,代表美联储需要开始减少货币刺激:

“特殊因素是造成当前通胀飙升的主要原因,在我看来,对需求持续强劲、劳动力市场继续复苏,以及坚实通胀的预期,都与FOMC委员会关于朝着其就业与通胀双重目标‘取得实质性进展’的前瞻指引是一致的,我支持在这种情况下结束资产购买。”

  她对7月非农就业新增94.3万人“感到高兴”,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变化正令判断“就业最大化”的标准更为模糊,因此不需要等到就业人数完全恢复至疫情前水平再收紧货币政策。同时,当前美国通胀率很大概率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在2%的官方目标以上,都符合开启taper的门槛标准。

  当然,她也提到了新冠Delta变体病毒的出现存在风险,可能令消费者支出更加谨慎,并对供应链产生负面影响,“可能会造成美联储在货币政策方面的时间线复杂化”。因此,“当前经济形势趋紧,不代表需要紧缩的货币政策,但它确实表明是时候回撤现有的宽松设置了”。

  她称,货币政策制定者需要关注金融稳定面临的风险,包括资产价格高企,还提到美国房价大幅上涨的“泡沫现象”,尽管后者已经有了一些“回归正常化的迹象”。

  与卡普兰一样,埃斯特·乔治也认为缩减资产购买(taper)与加息之间没有机械化的联动关系,即taper开启的时间点不一定意味着几个月后必然加息。

  此前,美联储承诺会将政策利率维持在近零的历史低位,“直到劳动力市场状况达到FOMC委员会对最大就业的评估水平,以及通胀率已经升至2%、并有望在一段时间内适度超过2%”。

  今年票委博斯蒂克:再来一两份利好的非农就业,美联储就应taper而且加快速度

  今日另一位讲话的联储官员是今年FOMC票委、美国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他主要谈论了女性、非裔美国人和农村地区失业更严重、疫情加剧了之前就存在的经济不平等现象,以及评价了最近通胀高企是暂时的,美联储不会因非农就业数据利好就冒然加息。

  博斯蒂克称,随着经济从疫情冲击中复苏,我们看到通胀率升至2%以上,但美国高通(146.68, 0.81, 0.56%)胀问题不会持续太长时间,长期之内将回归2%的通胀目标,“出于对后续通胀的担忧,美联储不会为应对‘炙手可热’的劳动力市场而先发制人地加息。”

  华尔街见闻注意到,博斯蒂克两天前也曾敦促“加快缩减购债的速度”,理由是经济改善的速度快于模型预测:

“如果就业增长再像7月非农一样强劲一个月或者两个月,那么等于实现了朝着目标取得实质性进展,美联储就应该采取行动缩减资产购买,并且以比过去更快的速度推进缩减进程。”

  凑巧的是,博斯蒂克本周也提到了“10月到12月”可能开启taper这个时间点,他表示:

“我现在考虑10月到12月的时间范围,如果接下来的就业数据像7月非农一样好的话。如果未来就业数据比7月还好,我愿意把(开启taper的时间点)预期提前一点。如果就业数据真的爆炸式增长,我认为我们将不得不考虑这一点。”

  他还支持采用“一种平衡的方法”缩减购债,即以相同的比例同时减少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他也强调,调整购债的政策具有灵活性,如果经济数据不好也可以推迟taper时间表。

  与前两位央行同僚一致,他也认为缩减购债不代表美国会很快加息,尽管他此前的观点是加息条件将在2022年末得到满足。本周他表示,在美联储加息之前,美国应该“早已度过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

  越来越多美联储官员提到,美国经济正朝可以缩减货币政策门槛“取得进展”

  今年FOMC票委、美国里士满联储主席巴尔金本周称,在物价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了实质性进展,甚至是超过了实质性进展”,他相信劳动力市场还有改善空间,不过与理想(30.72, 0.33, 1.09%)状态差距不大了:

“我格外看重就业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这一指标,进一步实质性改善将等于劳动力参与率提升至59%一线,7月非农就业中是58.4%,2020年2月即疫情前是约61%。”

  明年FOMC票委、在联储收紧货币政策问题上已经“鸽转鹰”的美国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稍早也表示,缩减购债可能在今年秋季开启,并在明年3月结束。这将快于华尔街对taper时长接近10个月的主流预期。

  周三,由于美国10年期国债发行结果强劲,间接投标者的获配比例创纪录,代表市场需求高涨,10年期美债收益率在美股午盘后短线跳水约4.56个基点,日内整体转而下跌近4个基点,刷新日低至1.3118%,拍卖结果出炉前一度走高至1.3574%。




友情提示:
1、本網站內容和圖片僅為個人學習、研究公益之用,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馬上處理。
2、本網站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用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3、領取美股、港股福利,請關註我們的Twitter:https://twitter.com/TodayUSStock

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