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要闻 正文

用户增长“刹车”,进军游戏领域,业务多元化能让奈飞(NFLX.US)继续“飞”吗?

扫码手机浏览

  7月20日美股盘后,流媒体巨头奈飞(531.05, -1.23, -0.23%)(NFLX.US)发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财务业绩报告。

  综合奈飞二季度的财务业绩表现,奈飞营收73.42亿美元,略高于市场预期;付费用户方面,二季度奈飞付费用户净增154万,高于市场预期的112万,以及此前公司预计的100万。

  财报显示,奈飞经调整每股收益2.97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3.14美元,由于以及疲软,奈飞盘后股价一度跌超6%。截至周二收盘,奈飞今年迄今股价累跌1.8%,跑输同期标普500指数大盘累涨15%的表现。自4月20日公布一季报以来,该股累跌超3%,逊于纳指同期逾1%的涨幅。

  奈飞作为新冠疫情受益者之一,在2020年其用户呈现了爆发式的增长,伴随疫情流量红利的结束,奈飞用户增长呈现疲软,自2020年Q2,净增付费用户连续四个季度同比下滑。

  当付费用户规模增长疲软之后,奈飞更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把疫情红利带来的用户留在平台,如何增加用户在平台的停留时间以及提升用户的ARPU值。

  付费用户增长“刹车”,二季度同比骤减85%

  自去年全球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奈飞“坐享”疫情红利,付费用户规模暴增。然而,透支流量红利后,当前的奈飞付费用户增长已呈现乏力。

  根据财报披露,截至二季度末,奈飞全球总付费用户规模达到2.09亿。

  2020年二季度,奈飞全球付费用户净增154万,略高于市场预期的112万,今年上半年付费用户仅增552万,而去年上半年则激增2600万。奈飞今年上半年付费用户增长情况还不及去年Q2单季就净增1009万。

  (数据来源:奈飞财报)

  付费用户增速呈现疲软态势,一方面是因为2020年疫情让奈飞透支了未来用户的增量,另外一方面则是经济复苏带动线下活动增加,进而使得用户线上娱乐时间减少,以及消费意愿的下降。

  需要提醒注意的是,美加地区作为奈飞的“大本营”,报告期内,其付费用户呈现了流失的情况。财报显示,奈飞二季度在美国和加拿大地区(UCAN)的流媒体付费会员减少了43万,从上一季度的7438万,减少至本季度的7395万。

  从全球不同地区付费用户规模和付费会员新增情况来看,除美加地区呈现付费用户流失情况来看,其他地区付费用户规模规模均保持了增长,但从单季净增的用户同比增速来看,也呈现了同比下滑减少的情况。

  具体分地区来看,截至二季度末,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EMEA)的付费会员规模为6870万,单季净增付费用户19万,低于上年同期275万的净增,以及一季度181万的净增人数;

  拉丁美洲(LATAM)付费会员规模为3866万,单季净增付费用户76万,低于上年同期175万的净增,高于一季度36万的净增人数;

  亚太地区(APAC)付费用户规模为2788万,单季净增用户102万,低于上年同期266万的净增,低于一季度136万的净增人数。

  (数据来源:奈飞财报)

  综合来看,除拉丁美洲地区以外的区域,净增付费会员规模均呈现了同比、环比大幅下滑的情况。这说明,从全球范围来看,奈飞新增付费用户规模也呈现了疲软的状态。同时,由于全球范围内的疫情的发展依旧存在不确定性,外加奈飞剧集制作尚未完全恢复,短期内奈飞的用户增长仍然面临不确定性。

  此外,奈飞在视频流媒体领域正面临着来自苹果(146.15, 3.70, 2.60%)Apple TV+、迪士尼(176.75, 3.80, 2.20%)+、亚马逊(3573.19, 23.60, 0.66%)Prime Video、电信巨头AT&T旗下的HBO Max等同业的激烈竞争。

  迪士尼凭借其庞大的内容库和电影实力,或将成为奈飞“头号公敌”。目前迪士尼旗下流媒体平台Disney+已有1.04亿用户,对奈飞付费用户增长造成一定程度的分流。

  亚马逊今年5月斥资84.5亿美元,收购了美高梅电影电视工作室,为其流媒体平台Prime Video的内容库增加了4000部电影。

  另外,华纳(36.85, 1.55, 4.39%)媒体与探索频道已宣布要合并,打造一家价值达1500亿美元的媒体巨头;去年上线后一个月内,康卡斯特(57.08, 0.45, 0.79%)旗下环球影业的流媒体平台Peacock注册用户数超过1000万。

  无疑,流媒体市场的竞争将再度升级,奈飞用户增长承压。

  不过,奈飞并不认为用户增长疲软是因为同行竞争所致。奈飞称,去年的疫情导致内容制作推迟,因此今年的内容将更集中在下半年推出。

  比如新一季的《性爱自修室》(Sex Education)、《猎魔人》(The Witcher)、《纸钞屋》(La Casa de Papel)以及原创电影《亲吻亭》(The Kissing Booth)盖尔·加朵等主演的《红色通缉令》(Red Notice)、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凯特·布兰切特等明星主演的《不要抬头》(Don’t Look Up)。

  除此之外,奈飞最近还宣布了三部新的动画喜剧——《A Tale Dark & Grimm 》(2021年秋季)、《太空狗》(2021年秋季)和《超级巨人机器人兄弟》(2022年),面向全球儿童和家庭。

  6月底,奈飞宣布与全球知名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领导的Amblin Partners达成合作关系。根据协议,Amblin预计每年至少为Netflix制作两部电影,具体开始时间暂未确定。

  奈飞预计,下半年付费用户将重新加快增长。财报中,奈飞管理层展望三季度,预计付费用户数为350万,低于预期的400万-500万。

  提价推动奈飞营收增长

  奈飞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会员订阅付费,在付费会员增长放缓的情况下,营收和净利润保持了稳定增长,主要受益于ARPU的持续提升。

  ARPU的持续提升主要受益于奈飞庞大的内容壁垒以及较佳的用户体验,有利于增强用户粘性,提升奈飞整体用户留存率。此外,奈飞通过上调订阅价格、完善账户体系等方式,持续提升ARPU。

  最新财务数据显示,2021年二季度美国和加拿大地区(UCAN)的ARPU为14.54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3.25美元,增长10%;

  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EMEA)的ARPU为11.66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0.50美元,增长11%;

  拉美地区(LATAM)的ARPU为7.50美元,较上年同期的7.44美元,增长1%;

  亚太地区(APAC)的ARPU为9.74美元,较上年同期的8.96美元,增长9%。

  (数据来源:奈飞财报)

  ARPU的持续提升助推了奈飞营收的增长。

  财报显示,2021年二季度,奈飞实现73.42亿美元营收,较上年同期的61.48亿美元,增长19.4%,略高于分析师预期的73.2亿美元。自2017年以来,本季度奈飞营收同比增速创历史新低。

  (数据来源:奈飞财报)

  财报显示,2021年二季度,奈飞经营利润为18.4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3.58亿美元,增长36%,略低于市场预期的18.56亿,这主要是由于费用端的变动所致。

  财务数据显示,2021年二季度,奈飞的营业成本为40.1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6.44亿美元,增长10.3%,较上一季度的38.69亿美元,增长3.9%。二季度奈飞的营业成本率为54.7%,较上一季度的59.3%有所下滑,与上一季度基本持平。

  (数据来源:奈飞财报)

  二季度营销费用也大幅增加。财务数据显示,2021年一季度,奈飞的营销费用为6.0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4.34亿美元,增长39.2%,较上一季度的5.04亿美元,增长17.7%,较上一季度的7.63亿美元,减少32.8%。营销费用率从上一季度的7.1%上涨至本季度的8.2%。

  (数据来源:奈飞财报)

  2021年二季度,奈飞的经营利润率为25.2%,较上一季度的27.4%小幅下滑。不过,从整体来看,奈飞的经营利益率保持了增长;净利润方面,二季度,奈飞净利润为13.53亿美元,经调整每股收益2.97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3.14美元。

  游戏等业务多元化能让奈飞继续“飞”吗?

  流媒体付费会员增速放缓是不争的事实,奈飞正试图通过多元化业务布局寻求新的增长点。

  今年6月,奈飞开设了一家线上商店,出售与奈飞影视作品相关的原创商品,如《怪奇物语》、《猎魔人》、入围2021年艾美奖剧情类最佳剧集提名的《布里奇顿》(Bridgerton)等周边产品。

  此前,有报道显示,奈飞聘请了前Facebook(341.66, 4.71, 1.40%)负责VR内容的高管Mike Verdu来探索在视频游戏领域的机会。此次奈飞进军游戏领域的消息得到了证实。奈飞表示正处于可扩展视频游戏产品的早期阶段,用户可以免费获得这些产品。

  奈飞最初将专注于手机游戏。奈飞在致股东信中表示:“我们将游戏视为另一个新的内容类别,类似于我们向原创电影、动画和电视剧的扩张。”

  奈飞联席首席执行官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表示,Netflix不会依靠游戏或消费品等功能来产生单独的利润。他说,相反,重点是让核心流媒体服务变得更好。哈斯廷斯还表示,游戏和其他风险投资,如播客和商品销售,将是“支持因素”,有助于吸引和留住其核心业务流媒体视频的客户。

  对于奈飞进军游戏领域,有些专家认为,游戏领域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奈飞作为视频内容平台进军游戏领域的战略不会奏效。

  事实上,此前苹果、亚马逊、谷歌(2622.03, 36.95, 1.43%)巨头都曾涉足游戏领域,但似乎都未达到预期中的结果。据外媒报道,今年2月,谷歌宣布关闭旗下Stadia游戏研发部门,让Stadia重新专注于做现有开发者的游戏平台服务,不再为该服务开发自己的游戏;今年4月,亚马逊游戏工作室取消了以《指环王》为蓝本的免费大型多人在线游戏项目。

  由此可以看出,不是所有进军游戏领域的玩家都能赚钱,大佬也不例外。对于奈飞而言,跨界进入游戏领域,同样也面临不小的风险。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