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要闻 正文

奈飞(NFLX.US)“大败局”:真输给了“老头子”迪士尼?

扫码手机浏览

  美国流媒体领域厮杀越发激烈,迪士尼(176.75, 3.80, 2.20%)等竞争对手的快速崛起,正在削弱流媒体第一巨头奈飞(531.05, -1.23, -0.23%)的主导地位。

  周二,奈飞打响了美国科技股财报“第一枪”,然而却出师不利,二季度盈利和下季度指引均不及预期。财报显示,奈飞当季EPS为2.97美元,远低于分析师预期的3.14美元,公司给出的官方指引曾为3.16美元。

  公司提供的官方指引也不尽如人意,预计三季度流媒体付费用户数净增350万,弱于分析师预期的增加586万;维持全年运营利润率在20%不变,弱于分析师预期的20.7%;预计全年自由现金流大约为零,显著低于分析师预期的1.080亿美元。

  财报公布后,奈飞股价盘后跌近6%后转涨。截至周二收盘,公司今年迄今股价累跌1.8%,跑输同期标普500指数大盘累涨15%的表现。在FAAMNG明星科技股中,奈飞也是唯一今年内累跌的巨头,过去一年的总回报率明显落后。

  用户流失,竞争加剧

  不佳的盈利背后是大量流失的用户。

  二季度奈飞在其最赚钱的市场——北美(美国和加拿大)付费订阅用户环比减少,较今年一季度下降43万至7395万,市场曾预期环比增加逾5.2万。公司承认当地市场接近饱和,也强调存在典型的季节因素,例如2019年二季度(疫情前可比项)也环比减少10万。

  公司在EMEA(欧洲、中东、非洲)的净新增付费用户量较预期腰斩,但在南美和亚太市场的净增量较预期至少翻倍,其中亚太市场占全球净增量的2/3。

  奈飞公司的高管们将业绩不佳归咎于电视剧和电影供应不足,并承诺随着《猎魔人》等剧集的回归,公司将在2021年下半年恢复增长。

  在一封致股东的信中,奈飞表示:“2020年由于新冠肺炎导致的制作延迟,使得2021年上半年的剧目减少。”奈飞通过为不同地区观众制作节目和电影来吸引用户,而这场大流行打破了这一模式,迫使全球范围内的制作被迫关闭。

  另一个奈飞高管不愿承认的事实是,越来越多流媒体平台的崛起,正在蚕食奈飞的“地盘”。

  数据公司Ampere的数据显示,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迪士尼、苹果(146.15, 3.70, 2.60%)、华纳(36.85, 1.55, 4.39%)媒体(WarnerMedia)、康卡斯特(57.08, 0.45, 0.79%)(Comcast)等公司都推出了流媒体平台,目前有超过100家流媒体服务可供选择。

  奈飞的“鸵鸟心态”

  从行业格局来看,奈飞仍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付费流媒体服务提供商,拥有2.09亿用户,而与之最接近的竞争对手Disney+拥有1.04亿用户。

  不过研究机构Parrot Analytics指出,虽然奈飞仍是流媒体视频之王,但观众正在慢慢转向新的竞争对手,即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的Disney+。

  据Parrot研究,今年第二季度,奈飞的全球“需求兴趣”(demand interest)份额首次跌至50%以下。需求兴趣是由Parrot创造的一项衡量节目受欢迎程度的指标,也是流媒体服务可能吸引多少新订户的关键晴雨表。

  在周二Netflix公布季度收益之前,Parrot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公司“缺乏新的热门原创节目,以及来自其他流媒体的竞争加剧,最终将对用户增长和(7.35, -0.02, -0.27%)留存率产生负面影响。”

  为了与奈飞竞争,美国传统媒体公司在过去几年一直在整合,酝酿着一场关于人才、工作室空间和制作资源的竞争。

  今年5月,美国电话电报(27.91, 0.12, 0.43%)公司(AT&T)宣布将旗下内容部门华纳媒体(WarnerMedia)与竞争对手探索频道(Discovery)合并,打造一家企业价值1500亿美元的媒体巨头。不到两周后,亚马逊(3573.19, 23.60, 0.66%)宣布将以84.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米高梅公司(Metro-Goldwyn-Mayer)。

  与此同时,竞争对手也不断有爆款推出。二季度,根据漫威电影宇宙改编的《猎鹰与冬兵》(the Falcon and the Winter Soldier)系列电影给Disney+带来了巨大流量;亚马逊Prime Video则凭借面向成人的动画超级英雄系列《无敌》(Invincible)收货了不少关注;AppleTV+凭借《蚊子海岸》(Mosquito Coast)、《为全人类》(For All Mankind)、《群鸦盛宴》(Mythic Quest)等三部原创作品吸引了新用户。

  分析指出,这些竞争对手与奈飞相比有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尽管这些网站制作的原创内容远少于奈飞,但它们的服务比奈飞便宜得多。

  不过奈飞和它的高管们始终不愿承认,是竞争对手导致了盈利不及预期,也一直在试图淡化投资者对竞争加剧的担忧。在致股东的信中,该公司表示,整个行业从传统付费电视向流媒体的转型“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奈飞联席首席执行官Reed Hastings曾在一场投资者会议上表示,无论是HBO还是迪士尼,从现有数据来看,它们都没有带来与过去相比有所不同的影响。他表示,竞争一直很激烈,“我们与亚马逊Prime竞争了13年,与Hulu竞争了14年,”竞争环境并没有发生真正的变化。

  奈飞还表示行业内的合并对其增长并没有太大影响,该公司认为没有必要进行类似的大规模收购来保持竞争力。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