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港股资讯 正文

对标腾讯(00700)阿里(09988),字节跳动B端大跃进

扫码手机浏览

近日,阿里巴巴、腾讯计划向彼此开放生态的消息搅动了整个中国互联网。若这两艘巨型互联网「航母」摒弃前嫌,拆掉已高筑八年的「围墙」,越来越多的世纪大和解或将持续上演,比如字节跳动和腾讯。  

虽然字节跳动和腾讯的纠葛不如阿里、腾讯的「恩怨」深远,但也足够吸引公众眼球。6月4日,字节跳动在其官方微信发了一篇《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2018-2021)》的文章,罗列了字节跳动在过去三年被腾讯封禁17次,双方打了30余次官司。  

在开放的互联网上生长的巨头们为何拒绝开放生态?这与它们在某一领域形成绝对优势不无关系,阿里的电商、腾讯的社交、字节跳动的信息及短视频可能是每一个中国网民都无法绕过的服务。  

在这背后,则是它们越来越模糊的「边界」,并把战场无限扩大,在出行、消费、智能汽车等领域,每个新公司,尤其是独角兽公司的背后总能见到巨头们的身影,一个个行业也因为它们的加入而被改变。  

最新的战场是企业服务,最新的入局者是字节跳动。  

事实上,从消费互联网到企业服务领域的鼻祖是亚马逊。本世纪初,亚马逊面临一个难题:网站每年只有年底购物季那几周访问量飙升,但为了避免在购物季发生服务器宕机,亚马逊又不得不拿出超出好几倍的算力来支撑,这导致一年里其余的40多周里服务器都会过剩和闲置。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提出:为何不把闲置算力出租给其他公司来降低公司的成本?  

2006年3月,亚马逊将自己的服务器和算力打包成产品出售给其他公司,这就有了后来大众熟知的亚马逊云业务。如今,亚马逊也是全球市场份额最大的云服务厂商,云业务为公司贡献了近50%的利润,亚马逊也从一家完全面向C端的企业,变成B、C两端通吃的企业。在中国,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均遵循了这一发展路径——在C端做大之后切入B端。  

而自2016年推出办公协作工具飞书起,字节跳动一直在布局B端业务,其最新的动作是推出企业技术服务平台「火山引擎」,将字节跳动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方面的能力,以及增长理念与方法论打包成产品,为企业提供技术产品与解决方案。  

据《晚点LatePost》报道,「火山引擎」还将在今年9~10月正式发布包含计算、存储和网络的云计算IaaS(InfrastructureasaService,基础设施即服务),未来的目标是做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之外的中国第四朵云。  

其实,早在2018年初,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就曾表达过对B端业务的期待:「过去我们做toC的业务,其实更有难度的是B端业务,toC产品用的数据库、云计算还是芯片、支付系统,其实是ICT(信息通信技术)产业的更底层,如果C端做完可以往上游进入B端基础设施,如果能做成,是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提高。」  

布局B端业务这一动作,不管是字节跳动在技术能力外溢情况下的积极布局,还是在C端流量红利见顶背景下的主动求变,都让字节跳动闯入一个全新的赛道,面临全新的业务逻辑和挑战。  

飞书探路  

张一鸣在公司治理中最常提的一个理念是,「Developacompanyasaproduct」,即「像构建一款产品一样发展公司」。  

所以,张一鸣一直强调扁平、高效。他在公司明确规定,同事均称同学,避免叫「某某总」,此外,他在公司积极引进谷歌的OKR工作法(ObjectivesandKeyResults,目标与关键成果法),公司里的每一个人都能看到其他人的OKR。  

这样的高效运作和协同也让字节跳动完成了两次关键的挑战。  

2021年初,临近春节,势在必得的拼多多计划成为2021年春晚互动合作伙伴,但因负面缠身,最终退出,抖音紧急中标。面对春晚的亿级流量,对任何公司来说都不是易事,有的公司甚至从半年前就开始筹备,字节跳动同样不得不紧急招聘人才和制定实施方案,最终他们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实现了预期的效果。  

再往前推一年,2020年春节,疫情突发致使电影院不得不紧闭大门,每年最重要的春节档电影随之成为泡影。据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的描述,字节跳动团队仅在36小时内就买定徐峥导演的电影《囧妈》,随后在今日头条、抖音和西瓜视频上免费播放。  

快速处理和团队协作都基于字节跳动内部一款办公软件——飞书。  

回顾字节跳动做飞书的初心,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字节跳动成立的最初几年,试用过国内外所有主流的办公软件,但没有一个可以完全满足公司的需求。」  

最初,飞书只是作为字节跳动内部的一款协作工具,2020年突发的疫情让线上办公成为主流,飞书也趁势开始了「对外开放」的步伐。  

2020年2月10日,飞书宣布为所有中小企业和抗疫组织提供为期3年商业版免费使用权,同年2月24日,飞书宣布向全国所有企业和组织免费开放,且不限规模,不限使用时长。  

互联网从业者马家伟曾在不同工作阶段是企业微信、钉钉、飞书的用户,在他看来,「三家核心不同,面向的企业也不同,企业微信的核心是沟通,钉钉的核心是管理,而飞书的核心是文档。」  

企业微信因为与微信的打通,能帮企业更高效地连接客户;钉钉因为更符合管理者思维,因此也成为疫情期间在线学习、家校沟通及管理的工具;飞书则符合字节跳动一贯的企业文化,「Context,notControl(基于上下文,而非基于控制)」,一切基于文档进行协作。  

基于文档协作,确实是字节跳动所看重的。在谢欣看来:「过去二十多年,我们使用word的方式几乎没有改变。即使如今使用着最新的电脑和智能手机,但很多人却沿用着过去的工作方式和工具,这太对不起这个时代了。」  

目前,飞书已得到雷军等知名企业家的亲自背书,小米、物美、蔚来汽车、罗辑思维、南开大学等企业和高校均成为飞书的企业用户。  

但马家伟告诉《中国企业家》:「toB的业务,先发优势也很重要,因为对于一家大型企业的决策者来说,其工具转换和中途迁移的成本太高,除非新的工具有了颠覆性的优势。此外,飞书更适合采用OKR工作制度的公司,对倚重KPI的公司并不一定适用。」  

火山引擎深入  

如果说飞书只是小试牛刀或无心插柳,火山引擎则是字节跳动的主动出击。  

中国的企业正在加速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基于数据驱动理念所沉淀的技术工具和架构有着广泛的应用前景。过去九年的高速增长,让字节跳动沉淀了经过大规模实践验证的增长方法、工具和技术能力,作为一个集大成的技术服务平台,火山引擎于2020年6月22日正式上线。  

今年6月,火山引擎正式对外宣布开放推荐算法等字节跳动核心技术。而经过一年的发展,火山引擎「智能增长技术」服务了众多客户,包括京东、vivo、建设银行、吉利、B站、华润等企业用户。  

在字节跳动的发展过程中,张一鸣从百度挖掘了众多技术人才,这些技术人才加上张一鸣独特的产品方法论,如A/B测试、内部赛马机制等,让字节跳动在短短九年内实现了飞速成长。  

根据字节跳动最新公布的数据,字节跳动2020年实际收入达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经营亏损达147亿元,营收相当于腾讯2020年的一半;包括抖音等在内的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9亿;员工超过11万人。  

字节跳动的产品方法论和智能推荐技术让无数公司羡慕。前百度技术工程师杨震原在2014年来到字节跳动,7年多时间里,他在字节跳动主要负责推荐、搜索和广告系统以及数据中台、基础设施。  

杨震原在公开演讲中表示,早在2017年,因为今日头条这一产品的突围,就让很多公司对他们的推荐算法产生兴趣。他曾收到某手机厂商这样的需求,「能不能帮我们也做下应用商店的推荐算法?我们的应用商店也有很多个性化推荐的需求,用户找不到他们的APP,这对我们的收入也会有影响。」  

这是字节跳动对外做B端服务的第一单。  

虽然字节跳动具备这样的能力,但真正让字节跳动决心将toB作为一项公司业务来做,更重要的在于字节跳动内部有很多数字化增长的实践,这些东西确实提高了公司运作的效率。  

火山引擎负责人肖默就曾在2020年表示:「字节跳动作为一家全球化互联网公司,在迅速成长中,不断积累的技术能力、增长理念和运营工具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推出火山引擎,是希望将服务字节跳动从0到1、从1到N的能力与工具产品化、服务化,并开放给更多行业与合作伙伴,帮助大家的业务快速发展、提升竞争力。」  

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也不可忽视,那就是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一方面,用户互联网的创新越来越难,另一方面,人口作为劳动力的红利越来越稀缺。  

「大家都清楚,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是很显然的,人口红利在减少。不能再向人口去要红利了,那向什么去要?要向效率要,实现精细化的管理。」杨震原在公开演讲中表示。  

外界对字节跳动的B端布局并不感到惊讶。「B端市场做大了有更大的空间,将微软、亚马逊与Facebook的市值做一下比较就可想而知,这是字节跳动对标腾讯、阿里的必经之路。况且字节跳动在C端,除了抖音之外,在社交等领域的突破并不算太顺利。」一位TMT领域投资人告诉《中国企业家》。  

必然的字节云  

如果把企业服务按照不同层级划分,由深到浅可分为SaaS、PaaS、IaaS三种类型。  

SaaS(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如飞书、钉钉、企业微信等工具和软件;PaaS(Platformasaservice,平台即服务),如某厂商提供的智能辅助驾驶解决方案;IaaS(Infrastructureasaservice,基础设施即服务),如阿里云、腾讯云等。  

虽然目前字节跳动还未公开表示做云,但在外界看来,字节跳动做云几乎是必然。  

「字节跳动的全球员工已经超过11万人,产品数十上百个,光是购买别人的云服务每年就会付出巨大的成本,而如果自己内部研发,一方面可以摊平内部成本,另一方面可以将闲置的技术卖给其他创业公司。」一位IDC分析师表示。  

其实,早在2019年7月,字节跳动就提交了「字节云」的商标申请。2020年3月13日,据工信部域名备案系统显示,http://bytecloud.com域名已经完成备案,其备案主体为北京飞书科技有限公司。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也加快了其在toB领域收购的步伐。2020年7月,字节跳动完成对容器平台提供商才云科技(Caicloud)的全资收购。  

当时,才云科技CEO张鑫在公司全员信中表示:「在字节跳动完成收购后,才云科技团队及业务,将在对客户承诺不变、产品业务不变、组织架构不变的情况下,完整地加入字节跳动火山引擎。火山引擎将结合才云在业内领先的产品化能力、成熟的企业服务经验,着力打造领先的企业级智能技术服务平台。」  

收购完成后,张鑫作为字节跳动火山引擎云原生业务负责人,持续负责相关产品战略的规划与落地、解决方案创新与客户成功。张鑫出身Google,曾作为技术带头人从事Google容器化集群管理系统的研发,自动化管理95%以上的Google数据中心服务器。  

的确,云计算市场规模非常可观。根据《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0第四季度)跟踪》报告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IaaS市场规模为34.9亿美元(约226.3亿元人民币)。  

不过,做公有云也有一定的门槛。华云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许广彬告诉《中国企业家》:「要进入公有云领域,必须具备几个条件:第一,必须有海量的带宽;第二,有非常强的议价能力;第三,日常有大量闲置。这三个是基本条件。此外,厂商必须有技术服务能力积累,因为toB服务不像toC,服务一旦中断会给客户带来营业额的巨大的损失。」  

此外,要在国内公有云市场挣到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由于国内云服务起步相对较晚,加之投入成本高,目前只有阿里云在2020年第四季度首次实现了季度盈利。根据其财报,经调整后阿里云税前盈利为2400万元。但在随后的2021年第一季度,阿里云的业绩出现波动。  

阿里云、金山云、UCloud目前是字节跳动的供应商。不过,阿里巴巴在最新的财报中表示,2021年第一季度阿里云收入增长放缓,主要由于来自互联网行业单一头部客户的收入下降。该客户在海外拥有规模业务,过去一直采用阿里云的海外云服务,但基于非产品相关的要求,该客户决定终止其国际业务与阿里云的关系。市场纷纷猜测,字节跳动便是这个单一头部客户。  

目前,中国云计算市场格局已趋于稳定,且竞争激烈。根据《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0第四季度)跟踪》报告,当前阿里云市场份额为40.6%,居于首位,收入91.9亿元;华为云和腾讯云并列第二、第三,市场份额为11%;中国电信(天翼云)市场份额为8.7%,亚马逊市场份额为6%。  

此外,因为阿里云和腾讯云的先发优势,他们在互联网已经笼络了巨大的客户群,字节跳动要想从两大巨头那儿争夺客户并非易事。况且,由于云服务是重投入、长周期的生意,对前期基础设施投入要求也非常高。  

比如,当前阿里云已面向全球四大洲,开服运营24个公共云地域、75个可用区,此外还拥有4个金融云、政务云专属地域;腾讯云则已开放27个地理区域,运营67个可用区。而据公开可查资料,字节跳动此前只在河北张家口建设了数据中心。  

在字节跳动之前,另一家互联网巨头美团也曾是云计算产业的后进者,但是因为各种因素制约最终未能冲击公有云市场,于2020年5月31日正式停运,美团云后来转为内部使用。  

上述IDC分析师告诉《中国企业家》:「除了技术以外,云服务的先发优势也很重要,且更看重服务的长期性、黏度以及客户关系维护、售后等等,厂商与客户之间磨合的默契程度有时候超过其他方面的优势。」  

在许广彬看来,字节跳动这样的互联网大厂自身企业发展达到一定量级,提供一些服务是很明智的选择,因为他们自身首先就是一个大客户,有天然优势,就像京东物流最大的客户就是京东电商,自用的同时也能对外,「但要做到盈利,还需要一定的量级」。  

毫无疑问,字节跳动闯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之前的C端产品逻辑可能不再生效。作为火山引擎整体业务的负责人,杨震原也坦承:「我们公司的很多人,原先做ToC互联网产品,面对的是用户,所以做企业服务的经验不多。最近一年里,我和同事也在学习很多toB的事情。确实这个行业有很多挑战,我们对这个领域也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需要学习。」  

但不可否认的是,全新的toB业务,对字节跳动是挑战,也是机遇。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