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股票市场 正文

拒绝与华为合作自动驾驶,上汽们在怕什么?

扫码手机浏览

    当传统车企争先恐后地进入华为朋友圈,上汽却高喊了一声「不」。

    6月30日,在上汽集团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及上汽是否会考虑在自动驾驶方面与华为等第三方合作时,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直言:「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上汽是不能接受的。」

    在他看来,「这就好比有一家公司为我们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如此一来,它就成了灵魂,而上汽就成了躯体。对于这样的结果,上汽是不能接受的,要把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

    不仅仅是将华为拒之门外,陈虹表示,上汽很难接受单一一家供应商为其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反之合作方案则可以接受。目前,上汽与华为在5G以及互联生态方面都开展了合作。

    要肉体也要灵魂

    公开拒绝将自动驾驶交给第三方的背后,不止是上汽一家的担心,而是传统车企向智能汽车时代转型的集体焦虑。

    在软件定义汽车的趋势下,以华为为代表的科技公司和互联网公司正在通过其技术研发优势,占据汽车的「灵魂」位置。根据华为的说法,下一代汽车传统部件的构成只会占30%-40%,剩余部分都与电子、计算、通信、软件相关。操作系统作为底层技术,将成为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在一位行业人士看来,作为软硬件的结合者,对车企来说,更为关键的地方在于,如果选择打包的整体选择方案,不仅意味着车企逐渐失去硬件选型的话语权,甚至连底盘、转向、制动等汽车的核心零部件选型上,也需要为了配合合作方而让位。

    「从长远来看,智能汽车的数据究竟能否为自己所用,最大限度地发挥其价值,也考验着车企和整包方案提供方能否长久且稳定地绑定,这个过程里可能存在的变量都会影响到车企对车辆的掌控。」

    除去掌握智能汽车的大脑,和车企在供应链中的话语权,未来数据和软件作为智能汽车的核心盈利点,也让传统车企难以将这部分拱手让人。

    2020年,麦肯锡发布报告指出,目前汽车软件在大型乘用车的整车价值中占比为10%,未来预计将以每年11%的速度增长,到2030年,汽车软件将占整车内容的30%,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4000多亿美元。

    在汽车行业分析师陈光看来,当车企之间的竞争如今转向新的赛道,有特斯拉这个成功案例在前,车企都难言「躺平」。「特斯拉的成功让其他企业认为,要从市场竞争中胜出,就必须垂直整合,乃至芯片都要自研,」陈光说,「包括大众、上汽、蔚小理,都这么思考。」

    不过,面对汽车行业的巨变,自研并非易事。无论最终自研还是和科技公司合作,选择整包方案,都是技术路线的不同选择,并无对错之分。对于自研来说,首当其冲的就是巨额的研发投入,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曾预计,在2021年,华为对汽车研发上的投资将达到10亿美元。

    而对于年销量达到560万辆的上汽来说,这也是陈虹能够以此作为上汽「原则问题」的底气所在。

    在陈光看来,不同的选择反映出的是两方阵营不同的焦虑。「从未来汽车产业价值链的角度来讲,上汽们希望占有高附加值的部分,因此不愿采用华为方案;而也有不少企业为了在竞争中存活下来,会以让出核心价值为代价,和华为这样的企业合作。」

    巨头也焦虑

    如果仅从销量来看,一直占据着庞大市场份额的上汽是国内汽车领域里当之无愧的巨头。

    2020年,上汽集团整车销量达560万辆,连续十五年保持国内第一。并且,相较于一汽、广汽和东风,上汽自主品牌的销量贡献力度较大,去年在总销量中占比46.4%。而一汽、广汽和东风仍是合资品牌主导。

    即便如此,上汽却成为了投资者眼中恨铁不成钢的对象。在当天的股东大会上,参会股东不仅痛批上汽市值上不去,在各大投资论坛里,人们也对这个曾经长期在汽车领域占据A股市值第一的企业口诛笔伐。

    而这背后,是过去一年,趁着新能源汽车的风口,从比亚迪、长城到江淮,各大车企的股价都翻了数倍,上汽却在这场市值的狂欢中败下阵来。不仅如此,2020年7月,在特斯拉市值超过丰田一个月后,比亚迪市值也超越了上汽。截止到7月5日收盘,上汽仅有比亚迪34%的市值。

    与此同时,上汽集团的赚钱能力也大不如前。

    2020年,上汽总营收为7421.32亿元,同比下降12.00%;净利润204.31亿元,同比下降超过20%。在连续两年业绩负增长的前提下,还创下了两个新低:营收创下2016年以来的新低,净利润创下2012年以来的新低。

    当智能电动汽车的转型危机袭来,传统车企的积累和优势也被快速削弱,而在自动驾驶等技术门槛过高的领域,也不得不「示弱」。

    陈光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在某些科技公司发展更为成熟的领域,传统车企显然无法做到从零开始。「比如用来储存和处理数据的云平台,即便大众非常强调自研,但在云平台方面也需要跟微软合作。」

    在他看来,对于这些领域,「从零做起相当于重复造轮,意义不大;另外,双方通过协商合作方式,也不会影响到车企的核心利益。」

    根据陈虹的说法,上汽将会自研自动驾驶技术,或与第三方合作研发。在上汽的智己汽车上,就搭载了Momenta的解决方案。而Momenta的投资方之一就是上汽。

    此前,智己汽车的高层在今年上海车展期间曾表示:「上汽是Momenta的黄金席位客户」,在上汽和Momenta的合作中,股权就意味着话语权。

    来源:上汽官方

    不仅如此,上汽还在2019年参与了地平线的B轮融资,成为地平线第一大机构股东。今年2月,双方又达成合作,共同打造对标特斯拉FSD的下一代智驾域控制器和系统方案。

    此外,越来越多的传统车企也意识到「灵魂」的重要性,加快自研的节奏。

    目前,上汽集团成立了零束软件分公司、吉利汽车研究院与湖北亿咖通成立了吉利汽车智能驾驶全球研发中心、长安汽车全球软件中心等35个重大招商引资项目正式与重庆市渝北区政府签约,投资总额达331.1亿元。

    在陈光看来,成立独立的研发公司或团队,一方面也是通过组织管理创新,避免让研发团队染上「大企业病」。

    不过,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刘宗巍此前在接受采访中表示,软件是一个很宽泛的大概念,即使要将「灵魂」握在自己手中,也不意味着大部分软件都由车企自己来做。「即使在硬件时代,70%的零部件也来自于外部采购。」他表示。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