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要闻 正文

谷歌(GOOG.US)看似不可阻挡,高管们却担心公司要垮

扫码手机浏览

    在商界,人们常说,当一切都进展顺利时,就会播下公司垮台的种子。

    很难说谷歌(2574.38,47.01,1.86%)公司(GOOG.US)的情况不是很好。因为收入和利润,每三个月都创下新高。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市值1.6万亿美元。谷歌公司已经在美国人的日常生活中扎根越来越深。

    但是谷歌公司的高管们,担心公司正在显露出危机。他们说谷歌公司的员工,越来越直言不讳。人事问题正在向公众蔓延。果断的领导和伟大的想法,已经让位于规避风险和渐进主义。其中一些高管离职了,并让所有人都知道确切原因。

    “总是有人问我,为什么现在离开?我觉得更好的问题,是我为什么要待这么久?”2013年谷歌公司收购地图服务公司Waze后,诺姆·巴尔丁(NoamBardin)加入了谷歌公司。今年2月,巴尔丁离开谷歌两周后,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

    “随着公司的风险承受力下降,创新挑战只会变得更糟。”他写道。

    谷歌现任和最近离职的高管们都表示,谷歌公司的许多问题源于该公司和蔼、低调的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Pichai)的领导风格。

    为了避免激怒谷歌公司和皮查伊,15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谷歌公司现任和前任高管告诉《纽约时报》说,谷歌公司正在遭受一个成熟的大公司经历的许多缺陷,——一个麻痹的官僚机构,公司倾向于不作为,和对公众认知的刻板印象。

    这些高管中有一些经常与皮查伊打交道。他们表示,谷歌公司在关键业务和人事变动方面,并没有迅速采取行动,因为他反复考虑决策,迟迟不采取行动。他们说,谷歌公司继续受到职场文化冲突的冲击,而皮查伊试图降温的做法,却产生了相反的效果——允许问题恶化下去,同时又避免强硬的、有时不受欢迎的职位。

    谷歌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关于皮查伊领导地位的内部调查是积极的。该公司拒绝让49岁的皮查伊发表评论,但安排了对九名现任和前任高管的采访,以提供对他领导能力的不同看法。

    “如果他能更快地做出决定,我会更开心吗?是的。”前副总裁凯撒·森古普塔(CaesarSengupta)说。他是三月份离开的。“但我很高兴他几乎所有的决定,都是正确的吗?是的。”

    谷歌公司正在面临着危险的时刻。它正在应对国内外监管挑战。左派和右派的政客,在对该公司的不信任上团结一致,使得皮查伊成为国会听证会上的常客。就连批评他的人也说,到目前为止,他成功地驾驭了这些听证会,既没有惹恼议员,也没有给公司的对手提供更多的弹药。

    抱怨皮查伊领导能力的谷歌公司高管承认这一点,并说他是一位有思想、有爱心的领导人。他们说,谷歌公司如今更有纪律、更有组织——比皮查伊六年前接手的那家公司更大、经营更专业。

    在他领导谷歌公司期间,该公司的员工人数增加了一倍,达到约14万人,母公司Alphabet的市值也增长了两倍。对于一家已经发展到如此规模的公司来说,决策显得迟钝,或不愿拿使其如此富有的东西去冒险,这并不罕见。皮查伊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应对这种情况。例如,2019年,他重组了谷歌公司并创建了新的决策机构,这样需要他签字的决策就更少了。

    然而,成立于1998年的谷歌公司,一直被一种看法所困扰,即它的鼎盛时期已经过去。在硅谷,招聘和留住人才,就像是对一家公司前景的公投。其他科技公司的高管表示,说服谷歌公司高管放弃七位数的稳定薪酬,去其他地方工作,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容易过。

    皮查伊曾是麦肯锡(McKinsey)公司的顾问,2004年加入谷歌公司,很快就展示出了,在这家充满自负和强势的公司中游刃有余的本事。

    2015年,谷歌公司成为Alphabet公司的一部分,皮查伊接任谷歌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四年后,谷歌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Page)辞去Alphabet公司的老板一职,他再次被提拔,负责监管母公司。

    2018年,谷歌公司的十几位副总裁,试图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警告皮查伊,该公司正在经历巨大的成长烦恼。他们说,公司在协调技术决策方面存在问题,而来自副总裁的反馈往往被忽视。

    据了解该邮件的五名人士透露,谷歌公司的高管们——其中许多人在该公司工作了十多年——写道,谷歌公司在重大决策上花了太长时间,使得任何事情都难以完成。他们说,虽然没有直接批评皮查伊,但传达的信息很明确:谷歌公司需要更果断的高层领导。

    从那以后,几位签署了电子邮件的高管,辞职去了其他地方。据领英LinkedIn的资料显示,自去年以来,谷歌至少有36位副总裁离开了公司。

    副总裁的人才流失非常严重,他们总共约有400名经理,是整个公司的领导骨干。谷歌公司表示,它对副总裁的离职率目前感到满意,过去5年一直保持稳定。

    现任和前任高管中常见的批评是,皮查伊缓慢的考虑速度,常常让人觉得是一种安全的方式,并最终得到一个“不”。

    谷歌公司的高管们,几年前提出了收购Shopify公司的想法,以挑战亚马逊(3510.98,78.01,2.27%)公司在在线商务领域的地位。两位知情人士说,皮查伊拒绝了这个想法,因为他认为Shopify公司太贵了。

    但这些人表示,他们从没想过皮查伊有达成交易的意愿,这个价格是一个方便但最终被误导的理由。Shopify公司的股价在过去几年里上涨了近10倍。谷歌发言人杰森•波斯特(JasonPost)表示:“我们从未认真讨论过这次收购。”

    一名公司前高管表示,该公司的风险规避,体现在一种被内部称为“配膳模式”(pantrymode)的持续研发状态中。团队会把产品藏起来,以防竞争对手创造新产品,谷歌公司需要快速响应。

    众所周知,皮查伊在人事决策方面行动迟缓。2018年,谷歌公司提拔肯特·沃克(KentWalker)为全球事务高级副总裁,公司开始寻找总法律顾问来接替他。谷歌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选择了长期担任公司法律团队副手的哈利马·德雷恩·普拉多(HalimahDeLainePrado)。

    普拉多在提供给皮查伊的初步候选人名单上名列前茅,皮查伊要求看到更多名字,几名知情人士说。他们说,详尽的搜索花了很长时间,以至于在行业猎头中成了一个笑话。

    值得注意的是,皮查伊不愿对谷歌公司不稳定的员工队伍,采取果断措施。

    去年12月,谷歌公司道德人工智能团队的联合负责人、该公司最知名的黑人女性员工之一蒂姆尼特·格布鲁(TimnitGebru)表示,她曾因批评谷歌公司雇佣少数族裔的方式,并撰写了一篇研究论文,强调了谷歌公司人工智能技术中,存在的偏见而被解雇。最初,皮查伊没有参与这场冲突。

    在2000名员工签署请愿书抗议格布鲁被解雇后,皮查伊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誓言要恢复失去的信任,同时继续宣扬谷歌公司认为格布鲁没有被解雇的观点。但她说,这不是道歉,而是为了迎合一些员工的公共关系。

    谷歌公司信任和安全集团前工程总监大卫·贝克(DavidBaker)为抗议格布鲁被解雇而辞职,他说谷歌公司应该承认它犯了错误,而不是试图挽回面子。

    在谷歌公司工作了16年的贝克说:“谷歌公司在多元化问题上始终缺乏勇气,这最终让我对这份工作的热情蒸发了。”“谷歌公司在财务上越安全,就越不愿承担风险。”

    谷歌公司的高管们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对皮查伊的一些批评可以归结为,谷歌公司的员工规模比过去大得多,要维持谷歌公司直言不讳的文化是一项挑战。

    “我认为没有人能像桑达尔那样处理这些问题,”该公司最资深的技术高管之一路易斯·巴罗佐(LuizBarroso)说。

    皮查伊已经一点不像一个角落办公室“弥赛亚”(messiah)——一个有传奇色彩的、独裁的老板,在科技行业里,往往是一个浪漫的人,但会使工作氛围不利的。谷歌公司前副总裁阿帕纳ž钦纳普拉加达(AparnaChennapragada)说,他在4月份离开前,是负责开发监督罗宾汉(Robinhood)交易产品应用。

    钦纳普拉加达说,皮查伊也做过一些艰难的、不受欢迎的决定,比如减少对公司没有多大帮助的“面子工程”。

    谷歌公司的高管们说,皮查伊对管理团队的重视——而不是他的自我意识——使得他让副手们,在没有他的情况下做更多的决定。但在最重要的事情上,他尤其果断:随着新冠疫情开始在美国蔓延,他告诉员工开始在家工作。

    谷歌公司副总裁萨米尔·萨马特(SameerSamat)表示,收购活动追踪器企业Fitbit的谈判于今年1月结束,皮查伊花了大约一年的时间,来处理这笔交易的各个方面,包括如何整合公司、产品计划以及如何保护用户数据。主要负责推动该交易的萨马特表示,皮查伊发现了他没有充分考虑的潜在问题。

    “我可以理解,这些多次讨论,可能会让一些人觉得我们做决定太慢,”萨马特说。“不过现实是,这些都是非常重大的决定。”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