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要闻 正文

这笔收购为什么值得索尼(SNE.US)“蹲”一年?

扫码手机浏览

  自Housemarque宣布成为索尼第一方工作室那一刻起,索尼与微软(270.9, -0.50, -0.18%)“军备竞赛”的话题就被再次点燃——硝烟之下,玩家开始重新审视这场游戏圈的“世纪之战”。

  这笔新订单,索尼蹲了一年

  又一家游戏工作室被索尼收入囊中,PS5的独占也多了一个新IP。

  6月29日,索尼正式官宣收购总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游戏工作室 Housemarque——这家历史悠久的工作室陆续推出了《星尘战区》《异化》《血精石陨落》《愤怒的小鸟:三部曲》等游戏,迄今已为PlayStation贡献了8款独占游戏,新作《Returnal》也在今年4月顺利登录PS5。

  值得一提的是,《Returnal》上市以来表现不俗。分析公司 NPD Group 最新数据显示,《Returnal》 4 月位列畅销游戏榜第八名;至于口碑,Metacritic上收录的 79 个媒体评测,平均分达86 分,Opencritic 收录的 59 个媒体评测,平均分达 87 分,推荐率 93%。

《Returnal》游戏截图

  对此,Housemarque 联合创始人兼总经理 Ilari Kuittinen 表示:“《超级星尘HD》(《Super Stardust HD》)进驻 PlayStation 已有22年的时间,在此期间双方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Ilari Kuittinen

  PlayStation Studios工作室负责人 Hermen Hulst 则透露自己从《超级星尘 HD》登陆 PS3 时就是Housemarque 的铁粉:

  “ 欢迎 Housemarque 成为索尼大家庭的一员,《超级星尘HD》在PlayStation推出以来,我一直是他们的粉丝。新作《Returnal》再次证明了Housemarque 的创造力,他们的加入无疑会增强 PlayStation Studios 的创造力,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 Housemarque接下来的作品了。”

Hermen Hulst

  此后,Kuittinen还在与Hermen Hulst的谈话中透露,“尽管去年双方就开始接触,但我决定先完成游戏,然后再谈。几个月前重新开始谈判,现在决定了。”

  至此,Housemarque正式成为索尼旗下第13家工作室,另外12家分别是顽皮狗、圣莫妮卡、Sucker Punch、Bend、圣迭戈、Pixelopus、游击队、Media Molecule、曼彻斯特、Polyphoni Digital、Insomniac、小岛秀夫坊。

索尼13家游戏工作室经典IP

  另外,PlayStation Japan还无意间泄露了下一步收购意向——在官宣收购Housemarque的海报上标注出了Bluepoint Games的Logo。

  对此,外媒VGC分析认为,PlayStation日本官推这起乌龙操作证明,索尼可能很快就会对外宣布收购Bluepoint Games的消息。

  一场围猎游戏工作室的“军备竞赛”

  在此之前,微软已经先后收购Ninja Theory,Compulsion Games 以及 Obisidian Entertainment 等23家第三方工作室。

  尤其2020年9月,微软“吃下”ZeniMax Media后,玩家一边刷着 “活久见”、“爷青回”的弹幕,一边在各大游戏社区拿“ 索尼真要断气了 ” 盖楼。

  毕竟,ZeniMax Media 旗下不仅坐拥 Bethesda Game Studios和id Software 两家世界顶级游戏工作室,还孵化出了Bethesda Softworks、ZeniMax Online Studios、Arkane、MachineGames、Tango Gameworks、Alpha Dog、and Roundhouse Studios等游戏工作室。

ZeniMax 旗下产品矩阵,图源:机核

  其中,贝塞斯达工作室(Bethesda ,简称“B社”)截至2020年9月已确认尚未发售的作品就包括:《上古卷轴6》、《死亡循环》、《幽灵线:东京》、《星域》,更别提其他工作室还囊括了《德军总部》、《毁灭战士》、《上古卷轴》、《辐射》、《耻辱》、《掠食》等顶级游戏IP,这些游戏IP所属权今后也将全部划归到Xbox阵营。

  所以,把B社和EA、育碧这样的世界顶级游戏大厂放在一起也丝毫不逊色,以至于游戏圈认为这起收购对整个行业的影响丝毫不输当年 “ 迪士尼(175.77, 1.84, 1.06%)买下福克斯 ” 。

  至此,原本第一方打不过索尼的微软一下子腰板就硬朗了起来,压力自然来到了索尼这一边。

微软23家游戏工作室

  虽然,Hermen Hulst在接受英国GQ采访时否认收购是为与微软展开“军备竞赛”,并表示索尼对游戏开发商的选择非常谨慎,不会随意收购。

  “上一起收购是《漫威蜘蛛侠》开发商 Insomniac Games 工作室(2019年,2.29亿美元)。那次收购非常成功。我们只会寻找有相似价值观、创作理念并且合作愉快的工作室,大家共同成长。”

  他将索尼对Housemarque的收购解释为,“他们是我们非常了解的收购目标,我们外部的开发小组和Housemarque在技术、制作管理甚至创作理念都进行了深度的合作。所以对我们而言,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但事实上,行业人士心照不宣将Housemarque收购案解读成索尼应对微软“军备竞赛”的反击。

  为什么是Housemarque?

  安培分析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主机游戏总收入约539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9%;然而,索尼2020年在游戏市场占有率却从前一年的49%下降至下降46%。

  所以,索尼今年重组了旗下主要负责日本市场游戏开发的部分工作室,逐步放手日系游戏,目光转向欧美、中国等游戏市场。这主要源于两方面考虑:

  第一、任天堂(72.53, -0.57, -0.78%)的发展在持续挤压索尼日本市场。索尼日本游戏工作室都以推广日本本土游戏为核心任务,但随着任天堂switch推出以来,在日本国内索尼日本游戏工作室作品的占有率越来越低,面临着任天堂在销量、口碑、盈利等多个方面的挑战。所以,索尼试图向欧美、中国市场转移部分业务。

  第二、索尼部分游戏工作室业绩不佳,连年亏损。拿SIE举例,虽然其在规模上不输顽皮狗、圣莫尼卡,但运营成本却直追3A工作室,其独立开发的代表作也止于《knack》《knack2》《重力眩晕2》《食人大鹫》等中小型游戏。

  至于为什么索尼最终选择了Housemarque,可能出于两方面考量:

  首先,Housemarque为 PlayStation 贡献了8款独占游戏,从早期的 PSN 游戏《Super Stardust HD》到 PS4 的《Resogun》,皆是商业、口碑双赢的佳作。

《Resogun》游戏截图

  Hermen Hulst 也在采访中表示:“就我们产品的多样性而言,Housemarque 具有非常独特的风格。他们非常擅长街机游戏为中心的开发方法。它填补了我们游戏中人们喜爱的独特部分,对我们来说,与他们一起更上一层楼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其次,索尼收购Housemarque 也是看好其未来的发展前景——今年《Returnal》的火爆证明了Housemarque 不仅能做中小型游戏,同样具备开发3A大作的潜力。

  所以,在被问及未来发展计划时,Ilari Kuittinen 毫不客气的说,“《Returnal》给团队带来了一些新的方向,下一款作品一定会超越此作,创造更伟大的游戏体验。”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