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股票市场 正文

美联储内部分歧加大,谁鹰谁鸽?这是官员们最新表态汇总

扫码手机浏览

    美联储“三把手”威廉姆斯(26.73,-0.02,-0.07%)称数据将决定何时开启taper,而且加息还在遥远未来,这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观点一致。而明年票委梅斯特直言,FOMC资产购买构成潜在金融风险,9月会看到与调整政策必备条件有关的更多信息。

    6月22日周二,市场都在盯着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国会听证期间就新冠疫情和经济前景发表讲话,而在他作出重要发言之前,还有三位美联储高官表达了对当前货币政策和经济状况的看法。

    其中,美联储“三把手”、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再次坚持“通胀是暂时的、缩减购债将依据数据而定、加息还在遥远未来”的鸽派观点。明年拥有FOMC投票权的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则呈现鹰派立场,批评量宽买债等非常规货币政策构成潜在的金融风险。

    由于6月FOMC会后发言的多位美联储官员鸽鹰立场并不一致,全球最有威力的“央妈”之一内部分歧越来越大。可以想见,在美联储正式作出减码QE或其他收紧货币政策的决定之前,决策者们的公开发言重要性将加大,市场希望从中寻找政策调整的信号。

    “鸽派”威廉姆斯:加息还在遥远未来,数据将决定taper何时开启

    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称,经济数据将决定缩减购债(taper)的开启时间,而且何时开始taper并非取决于单一数据,“而是围绕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目标的全套数据”。

    他承认,美联储已经开始辩论缩减其债券购买计划,但关于加息的讨论“还在遥远未来”,美联储当前的关注点在taper事宜,而且他预计减码QE也不会很快到来:

    “自去年12月以来,我们确实取得了进展,我仍然不认为它接近我们提出的实质性的进一步进展’。”(华尔街见闻注:FOMC决策声明承诺将持续买债直到经济有显著的进一步进展。)

    威廉姆斯称,“我确实认为我们在过去几个月中看到的价格大幅上涨主要是暂时的”,今年通胀率将达到3%左右,明年核心和名义通胀都将回落至约2%,与他昨日观点一致。美联储需要非常小心地观察这些数据,看看多大程度受临时因素影响,还是会在未来几年蔓延至底层通胀。

    在6月FOMC发布的点阵图中,18位与会官员有7人预计最早明年开始加息是合适的,威廉姆斯显然对太早加息持有反对意见,他今日表示:

    “我认为FOMC对联邦基金利率的前瞻指引非常强大,该指引承诺将维持利率在近零水平,直到经济恢复至最大就业水平,而且通胀率已上升至2%,并有望在一段时间内适度超过该水平。

    当我们达到经济满足上述FOMC声明中规定的条件时,美联储就会开始讨论联邦基金利率的未来合适水平,但这离今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鹰派”梅斯特:QE买债构成潜在金融风险,通胀风险偏上行

    与美联储“三号人物”的鸽派立场不同,2022年拥有FOMC投票权的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直指“FOMC的资产购买构成潜在的金融风险,非常规货币政策可能造成脆弱性。”

    她表示,美联储的新货币政策框架需要更明确地考虑到长期超低利率、持续的资产购买以及保持借贷条件宽松的承诺给金融稳定带来风险,因此这一框架应更加明确地考虑到金融稳定:

    “央行的资产购买可能会鼓励投资者对风险降低敏感度,从而造成脆弱性,或者可能干扰市场运作,从而影响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保持政策宽松的承诺则可能会抑制金融市场的波动并刺激杠杆率的增加。

    我希望看到金融稳定被明确纳入货币政策框架中,并承认非常规政策有可能增加金融稳定的风险。我们需要在货币政策框架中更加明确,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有时会发生冲突,并在发布货币政策前瞻指引时考虑金融稳定风险。”

    她因此主张制定一个“豁免条款”(escapeclause),如果金融风险上升,美联储将放弃长期低利率或继续买债的承诺。她还认为,考虑到金融稳定风险,应对调整货币政策的可能性持开放态度。同时,美联储需要研究沟通工具,以确保它不会助长市场波动。

    不过,梅斯特认为美联储还没有到需要考虑缩减宽松以维护金融稳定的地步,她也预期今年美国通胀或高达3.5%,2022年将跌回2%一线。

    路透分析称,她今日没有呼吁现在收紧美国货币政策,也没说美联储当前近零利率和每月1200亿美元QE买债已经导致过度的金融风险,但她对货币政策框架的批评突显了美联储存在内部分歧。

    总体来说,梅斯特立场颇为鹰派,不仅直言“通胀风险偏向上行”,还给出了可能的美联储调整政策时点——今年9月。她这样表示:

    “有证据表明存在一些泡沫,美联储正在关注这一点。疫情揭示初的包括国债市场在内的一些结构问题需要解决。如果美联储可以尽其所能保持结构弹性,那么以后就无需做出艰难的选择。”

    预计2021年经济增速将高于趋势水平,预计未来数月将看到是否出现前瞻指引所列出的那些条件,预计将在9月份围绕(物价稳定和充分就业这两大)目标所取得的进展看到更多信息。

    美联储上一份减码QE的计划是未来研究FOMC减码QE方案一个不错的起点。距离美联储考虑加息还有一段时间。”

    今年票委戴利:尚未到达需要回撤宽松的程度,需确保官员表态不加重波动

    此外,今年拥有FOMC投票权的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也在周二公开讲话,但没有过多评论货币政策,只是说“我们尚未到达需要回撤宽松政策的程度,必须确保美联储官员们的表态不会加重市场波动。”

    她重点探讨了气候变化对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构成“重大风险”,可以而且正在直接影响就业和物价,因此,了解其影响完全属于美联储的职责范围。气候变化可能影响储蓄率、劳动生产率和资本投资,进而推低长期中性利率,这将使美联储用降息来应对未来经济下滑的政策空间缩小。

    这三位联储官员讲话对市场影响不大。

    美股保持涨势,美元指数日内跌逾0.1%,交投91.78,10年期美债收益率日内下行近1个基点,不足1.48%,两年期美债收益率下行1.6个基点,不足1.24%。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