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要闻 正文

亚马逊(AMZN.US)“后院起火”

扫码手机浏览

    亚马逊大促启幕,但到来的不只是折扣和销量,还有各地此起彼伏的罢工。工人诉求无非是一个字——钱,因为庞大的订单量就意味着更大的工作负荷,虽然亚马逊声称提供了高薪,但工人们仍强调收入的不平等,双方各执一词。

    罢工照旧

    周一,一年一度的亚马逊年中大促“PrimeDay”拉开帷幕,不少买家都等着这个时刻下单。但与此同时,近年来屡屡上演的欧美“仓库工人罢工”事件也如期而至。

    这次罢工是由德国的一个工会Verdi发起的。该工会发布声明表示,他们组织了亚马逊在德国的7个仓库的工人进行为期三天的罢工,要求这家美国科技巨头提供更好的工作环境和更高的薪水。

    德国对于亚马逊的地位不容小觑,这里是亚马逊除了美国本土以外的第二大市场,这也使得亚马逊在提高工人工资和工作条件的问题上,与德国工会展开了长期斗争。

    自2013年以来,Verdi组织了多次亚马逊员工罢工活动,至今已经是第九个年头。而且,这已经不是Verdi第一次在“PrimeDay”这样的重要营销节点呼吁员工罢工以对抗亚马逊。

    最近一次是在今年3月末,Verdi呼吁亚马逊在德国的6个地点的仓库工人在复活节前进行为期四天的罢工,以迫使亚马逊承认劳资集体谈判协议。

    去年11月末,也就是“黑五”大促的时候,Verdi也组织了德国7个亚马逊仓库的工人进行为期三天的罢工。

    而在德国之外,罢工活动也在频频上演。同样是在去年“黑五”,美国、英国、墨西哥、巴西、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家都进行了罢工。

    当时的这场行动被称为MakeAmazonPay。据活动组织者透露,这次抗议活动要求亚马逊尊重工人参与工会活动的权利,停止规避税法,并承诺提高环境标准。

    各执一词

    对于每年准时伴随“PrimeDay”大促到来的罢工抗议,亚马逊发言人回应称,公司向工人们提供了极好的薪水和福利。

    本月早些时候,亚马逊曾宣布,从今年7月开始,将德国仓库工作的最低工资提升至每小时12欧元,按照汇率与美国本土15美元时薪相当。

    同时,亚马逊也进一步承诺将会在2022年秋天将最低工资提高至12.5欧元。发言人表示,所有德国地区的工人都将享受本次加薪,同时未来进一步提高薪水也已经提上了日程。

    但是,工会对这样的说法并不买账,他们认为起薪的增加令人怀疑,而且员工并未得到亚马逊对其的认可和尊重。

    其中,不平衡的收入是一个极大的原因。在Verdi负责零售和邮购业务的OrhanAkman表示:“亚马逊在广告上花费数百万美元,并能在活动期间创造数十亿美元的销售额。而物流中心的员工每天必须应对大量涌入的客户订单,却没有从增加的工作量中获得一些应得的劳动报酬。”

    今年一季度,亚马逊录得81亿美元的净利润,较去年同期的25亿美元翻了三倍。但Akman愤怒地指出:“利润完全流入集团及其股东的口袋,而员工继续被剥夺集体工资协议和良好健康的工作条件。”

    另一方面,虽然员工罢工对于亚马逊来说已经不算是新闻,但自全球新冠大流行以来,亚马逊和一些地区的员工关系再度紧张。比如亚马逊在美国的几十个仓库发生了集中新冠病毒感染事件,该公司被指只关心经营业绩和订单交付,忽视仓库员工的健康安全。

    不过,亚马逊对这次的罢工并不担心。公司表示,根据过往有关罢工的经验,大致有90%的工人如常上班。

    对于此次罢工可能造成的影响以及如何应对,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亚马逊方面,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股价瓶颈期

    罢工的插曲似乎暂未影响外界对亚马逊此次大促的信心。有分析师预计,2021年亚马逊“PrimeDay”的销售额将达到90亿至105亿美元。

    但相较于往年,不少亚马逊卖家表示,今年的会员日活动,似乎缺少了那种热血沸腾的仪式感。

    Keababies在亚马逊上销售婴儿护理和孕产妇产品,对Keababies联合创始人IvanOng来说,以往亚马逊“PrimeDay”通常是一年中销量最好的日子之一。

    但是今年,IvanOng则面临着新的挑战。“我们正面临库存短缺,制造和供应链成本也大幅上升,进口产品的集装箱价格是一年前的两倍。我没有足够的利润空间来做PrimeDay促销了。”

    究其原因,调皮电商创始人冯华魁指出,主要还是疫情对全球供应链中断的影响,各种成本都在涨,导致今年的活动并不如以往给力,买家也丧失了热情。

    比起市场,更重要的是投资者的情绪正在发生转变。在连续数月未能实现突破后,亚马逊的股价已接近历史高位。

    数据显示,亚马逊股价在过去九个交易日中有六个交易日上涨,目前仅比2020年9月创下的历史峰值低1.3%。

    制约股价的另一个压力则来自美联储,因为投资者预计国家可能比预期更早加息。而一旦加息,最先受伤的就是这些科技巨头公司。

    事实上,随着美国加税加息的风声不断,不少投资者早已开始重新考虑其投资组合的策略,并且远离像亚马逊这样的高估值科技股。

    数据显示,亚马逊股价今年迄今仅上涨7%,远低于2020年76%的涨幅。而另一个科技巨头苹果公司的股价在去年上涨81%后,在2021年下跌了1.7%。

    在冯华魁看来,即使亚马逊年中大促非常成功,但难以推动亚马逊股价的进一步上涨。因为现在的经济复苏为各行各业创造了机会,亚马逊这样的电商不再有“宅经济”的优势。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