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股票市场 正文

美联储两高官再发鹰派言论:应宜早不宜迟地轻轻抬起踩油门的脚

扫码手机浏览

    昔日的“联储大鸽”布拉德近日频繁警告通胀存在上行风险,一直支持减码QE、特别是对MBS购买的卡普兰称,量宽适合刺激需求、而非解决当前的供应受限。长端美债收益率闻讯反弹上行,短端美债收益率和美元下跌。

    6月21日周一,明年拥有FOMC投票权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以及2023年拥有投票权的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共同出席线上活动,均重申了他们对美联储尽早收紧货币政策的支持。

    布拉德:潜在通胀存上行风险,美联储后疫情政策必须保持灵活

    此前曾以“联储大鸽”著称的布拉德表示,美联储应该准备好应对通胀在明年意外达到高位。由于经济在疫情后复苏快于预期,通胀可能保持高于美联储2%的目标且有潜力进一步上行。

    他提到了潜在通胀存在“上行风险”,并建议美联储在后疫情时代的政策必须保持“灵活”。这意味着政策制定者不仅要准备好应对通缩,还要应对通胀高企的风险。

    他因此建议,一旦美联储开始缩减量宽买债(taper),就应该密切关注这一过程并对传入的经济数据信号随时作出反应,而不是进入“自动驾驶”模式。而保持灵活,也可以避免重演上次减码QE时市场出现的“削减恐慌”,“我们可能必须比2014年准备得更充分一些。”

    布拉德已经转为鹰派立场,支持美联储开始减码QE来控制通胀,其中应该首先讨论减码购买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上周五他也罕见发出鹰派信号,称最早明年加息。

    卡普兰:减码宽松宜早不宜迟,量宽适合刺激需求、而非解决供应受限

    而三周前就开始频繁放话美联储回撤宽松政策“应宜早不宜迟”的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今日也重申相同观点,称“尽早”调整政策可能会避免未来采取更激进行动的必要性,“如果等待太久才逐渐taper,可能就需要在未来采取其他行动。”

    他也援引了跟布拉德相似的理由,即加速疫苗接种和积极的财政支出刺激了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长,令其高于美联储在去年底的预期,因此,美联储被迫提高了对今年经济和通胀的预测。

    卡普兰认为,当前的经济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情况“大不相同”,当时的经济危机导致需求严重不足,需要量宽买债来将美国从深度衰退中拉出来。但当前经济的需求非常强劲,反而是供应端受限,量宽买债的设计初衷适合用来解决需求问题、而非供应问题。

    因此他建议,当前的经济形势可能不是进一步量化宽松的理想(30.11,0.00,0.00%)环境,劳动力市场状况和原材料价格都表明,美联储应该宜早不宜迟地“轻轻抬起踩着油门的脚”。他也像布拉德一样,赞同对政策行动采取“风险管理方法”,特别是火爆的房地产市场不需要美联储通过继续购买MBS来支持。

    市场反应:长端美债收益率反弹上行,短端收益率和美元下跌

  在这两位官员发表鹰派讲话过程中,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两个月低位反弹,一度冲破1.48%,日内升幅3个基点;3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四个月低位反弹,一度升破2.08%,日内升超5个基点。

  两年期美债收益率则一度跌破0.25%,日内最深下行1个基点,从一年高位小幅回落。美元指数失守92关口,日内最深跌0.4%,周一亚太午盘曾走高至92.38。

  市场持续关注美联储“三号人物”、在职期间拥有FOMC永久投票权的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26.75, 0.69, 2.65%)在美东周一下午的讲话,来寻找美联储未来调整政策的线索。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