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股票市场 正文

人民币大跌200多点 意外转鹰的美联储有何“算盘”

扫码手机浏览

    [6月17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调贬220点,报6.4298。]

    美联储“点阵图”显示加息将比预期中更早到来(2023年年末之前有两次加息,而上次会议的中位值为零),美元、美债收益率应声上涨。

    6月17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调贬220点,报6.4298。截至当天中午记者发稿时,美元/人民币报6.4223。过去的两周以来,人民币对美元都顽固地停留在6.4以下,而此时的美联储议息会议无疑是一个大的变量。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机构人士普遍预计,在这次会议后,可能存在美联储在7月的议息会议时就宣布缩表的风险。大致的时间线可能是——在7月、8月或9月的会议上宣布缩表时间表,四季度开始正式缩表,缩表至少持续到明年年中,而随着缩表推进到一定程度,美联储就会开始加息。

    美联储变得更为鹰派

    美联储周三会议保持货币政策不变,维持利率在0.00%-0.25%、维持每个月购债1200亿美元的计划,一如市场预期。但交易员显然将目光投向了更关键的细节。

    在议息会议后,目前预测2023年年末之前美联储将有两次加息,远超此前的预测。可见,通胀的大幅攀升正在给美联储施压。

    “这是一个偏强硬的表态,超出了市场预期。但可能实际加息的时间会更早、次数更多,因为17名政策决策委员中有7人现在预测明年年内至少有一次加息。”嘉盛集团全球研究主管韦勒(MattWeller)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美联储的其他经济预测一定程度支持了这种强硬的转变。FOMC预测中位值下修2022年失业率,至3.8%,同步上修2021年和2023年增长率,分别至7.0%和2.4%;2021年和2022年核心通胀率分别为3.0%和2.1%。也就是说,美联储相信美国经济将快速向好,实现价格稳定和充分就业的两大法定使命,即通胀的平均值达到2%左右的目标,并将就业维持在最大化的水平。所以,美联储主席及其他委员预计正常化政策会加快。

    鉴于决议较为鹰派,“安抚”市场第一反应的任务一如既往地落在鲍威尔头上。

    鲍威尔讲话的重点包括——更多进步的标准依然“遥不可及”;经济预测并不代表委员会的决策;对点阵图的理解应“高度慎重”;近几个月通胀率显著上升;供应或许继续面临瓶颈继而影响通胀;看到更多经济数据后可能进一步发表对缩表时间的看法;长期通胀仍将回落到2%左右的目标值。

    其实,过去几次FOMC会议都出现这样一种状态,即"点阵图"显得更为鹰派,而鲍威尔的发言则试图淡化这种鹰派的意味。这次他也解释了需要继续观望的原因,例如供给短缺等造成短期通胀压力攀升的因素何时消退、就业市场的复苏进程等仍具不确定性。但这次会议上鲍威尔的鸽派程度相较以前更弱了一些,这可能也让市场认为,此次会议的论调比此前预料的要稍微鹰派一些。

    市场缩表预期升温

    此次,美联储并没有提及任何关于缩表的时间表,但市场对于缩表的预期已陡然升温。

    决议发布后,主要股指纷纷下跌、美元上涨、黄金急跌25美元。鲍威尔的新闻发布会也没有改变市场对FOMC声明与经济预测最初的鹰派解读。道指一度跌超300点,此后收复部分失地。道指收盘跌0.77%,标普500指数跌0.54%。

    “也许发生于债市的波动最令人深思。2年期美债收益率上涨4个基点至0.20%;10年期基准美债收益率飙升逾10个基点至1.58%。这个所谓全球‘最聪明的市场’预测利率更快更大步地上调,所以美联储此次会议的余波有望在未来几天乃至数周继续左右所有市场的波动。”韦勒告诉记者。

    即使美联储仍认为通胀是暂时现象,因为供给瓶颈终会缓解、服务性需求不会无限攀升,但鲍威尔此次表示,“究竟何时缓解我们也不知道”,这似乎解释了为何美联储开始更趋谨慎。

    韦勒称,至少就目前而言,通胀攀升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暂时性的因素造成的,只要美联储意识到通胀超调的风险,并做好准备防范这种风险,那么可以认为通胀飙升是暂时的现象。

    此外,导致美联储暂时观望的主因还是疫情的不确定性,全球疫苗注射的推进仍有待取得进一步进展,才能真正令人放心。景顺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KristinaHooper对记者表示,更令人担忧的Delta变异病毒株迅速传播的情况下,这可能会抑制经济增长。Delta变异病毒株占英国新病例的90%,并且很可能成为美国的主要毒株。

    人民币升值速度将放缓

    美联储的鹰派态度也令美元反弹,人民币相应走弱。距离阶段性最强水平的6.35,人民币对美元在过去两周累计贬值超1%。

    中国央行于5月30日宣布将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从5%上调至7%后,人民币升值的态势开始趋缓。当日人民币对美元一度飙升至6.357的近三年高位,较去年接近7.2的水平飙升超11%。市场普遍认为,通过这个较大比例调整举措可以适度地抽紧市场的外汇流动性,从而减缓人民币升值压力。

    不过,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外资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和交易员们认为,未来美元指数才是关键,升准更多是象征性意义。此前,由于美国4月、5月的非农就业数据都不及预期,这打击了美元指数。例如,4月实际新增就业人数为26.6万人,远低于预期的100万人,背后的原因是技术因素或劳动力供应因素,例如育儿问题导致家长无法复工、丰厚的疫情纾困金令人不想冒险复工等,因此4月数据并非预示劳动力市场疲软的真实趋势,5月的数据也低于预期。

    但此次鲍威尔的表态给了美元多头信心。摩根资管全球策略师KerryCraig对记者称,在加息前景的支撑下,美元将获得更多支撑。但中长期而言,由于投资者将注意力转向美国以外的机会,以及美国双重赤字带来的拖累,美元难以持续走强。

    就中长期而言,一些市场机构仍看好人民币。德银大中华区宏观策略主管刘立男对记者表示,鉴于投资组合交易的放缓,以及资本双向流通渠道的不断开放,如增加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的额度等举措,预计2021年人民币还会升值,也许步伐将稳步放缓。“十四五”期间,人民币加速国际化,全球支付体系中人民币份额将不断提升。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