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股票市场 正文

谨防美联储缩减QE海啸袭来 全球央行陆续开始做起准备

扫码手机浏览

    尽管美联储还没有正式释放缩减QE的信号,不过随着其撤出超常规宽松政策的脚步日益临近,全球多国央行也开始未雨绸缪,为各国的政策转向提前打好预防针。

    目前,不少市场人士已将今年8月份的杰克逊霍尔(JacksonHole)全球央行年会,视为了美联储传达缩减QE策略的绝佳机会,并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正式采取行动,而这无疑将加剧全球金融市场在今年下半年所面临的动荡。

    对于一些发达经济体来说,回到疫情大流行前的状况意味着央行需要提前开始制定退出刺激措施的方案和日程表。而与此同时,那些更为脆弱的新兴经济体央行则有必要加强其金融体系的防御力,以抵御类似2013年“缩减恐慌”(tapertantrum)时所出现的大规模资本外逃。

    前日本央行官员木内登英(TakahideKiuchi)表示,“那些已经摆脱疫情的经济体和目前依然落后的经济体之间存在巨大差距。一些新兴市场的央行可能不得不被迫提高利率,来防范本币大幅贬值,即使代价是将会伤害这些国家仍然脆弱的经济。”

    发达经济体未雨绸缪

    一些发达经济体央行目前已经开始未雨绸缪,甚至抢在美联储之前率先开始撤出了宽松措施。

    今年4月,加拿大成为了G7中第一个撤出疫情大流行时期刺激措施的国家,加拿大央行还暗示可能在2022年开始加息。英国央行也在5月放缓了每周债券购买步伐,将单周购债速度从此前的44亿英镑放缓至34亿英镑,预计购债计划将于今年年底左右结束。

    此外,挪威央行宣布了将在2021年第三季度或第四季度加息的计划。新西兰联储和韩国央行近期也同样高调暗示,随着形势好转,政策收紧已提上议事日程。

    尽管这些央行的决策调整主要是基于国内因素的考量而驱动,但对于美联储最终可能撤回刺激措施的可能性,所有央行都不会无动于衷。

    就连日本央行也可能看到了撤出刺激措施的机会。在本轮全球经济周期过去的十余年里,日本央行几乎从未改变过其超宽松货币政策。然而,目前在野村证券任职的木内登英表示,“美联储加息可能会给日本央行一个实现货币正常化的完美机会,而不用太担心引发日元飙升。”

    新兴市场枕戈待旦

    随着美联储缩减QE的脚步渐近,不少新兴经济体眼下面临的压力无疑最大。美联储收紧政策过去曾多次引发新兴市场动荡,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无疑是1998年和2013年时,美联储加息导致资金从新兴市场大规模外流。

    作为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震中,亚洲市场目前的状况比当初要好很多,不少国家拥有强大的外汇储备,可以为货币贬值的风险提供必要支撑。印度央行行长上周表示,该行的外汇储备规模现已超过6000亿美元,预计这将有助于应对“全球溢出效应”带来的挑战。

    不过,一些分析人士依然警告,亚洲金融危机时的教训可能并不适用于当前因疫情大流行而带来的冲击。前日本央行官员、现任东京一吉证券公司(IchiyoshiSecurities)经济学家的NobuyasuAtago表示,“这场危机不同于其他危机的是,其既不是金融危机也不是经济危机。当前全球经济的不平衡给新兴经济体带来了各种风险。”

    印尼是眼下对美联储政策转变动向持谨慎态度的国家之一,该国严重依赖海外资金流入为经常账户赤字提供资金。印尼央行行长PerryWarjiyo上月表示,“明年我们必须为美联储改变货币政策减少流动性干预的可能性做好准备”。他还指出,美联储的政策转变可能会影响印尼当地的国债收益率

    由于通胀压力不断上升,巴西、加纳和亚美尼亚等较为脆弱的新兴市场央行已经开始了紧缩周期。俄罗斯央行预计将在本周五连续第三次加息,因通胀率远高于该行目标。

    即便是泰国、菲律宾和南非等认为美联储不会过早加息,并相信美联储与市场的沟通将是透明的央行,也承认存在风险。

    南非央行副行长FundiTshazibana近期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美联储已表示,希望看到美国出现更多通胀,他们已暗示对通胀有一定容忍度,但我们不知道的是,容忍范围具体是多少。”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