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股票市场 正文

“债券之王”比尔·格罗斯:美联储“踩油门”的时间不能再长了

扫码手机浏览

“债券之王”比尔·格罗斯(BillGross)自进入JanusHenderson以来一直保持低调。2014年,他因与同事发生纠纷而突然离开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0,0.00,0.00%)),之后在该公司工作。  

然而,在当地时间周二(6月1日)的《金融时报》上,格罗斯发表社论警告称,美联储(FederalReserve)和财政部向经济注入资金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随着经济从COVID-19中复苏,随着投资者考虑到所有后COVID-19刺激措施的撤出,它们面临着市场出现危险反弹的风险。  


对于那些仍对美联储有信心的人,格罗斯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你认为加密货币和SPACs的繁荣是“金融创新的产物”,“还是廉价而充足的信贷的产物”?  

即使是美联储政策的狂热支持者也一定会质疑,数百种加密货币或特殊目的收购工具的繁荣,是持续的金融创新的结果,还是赤字支出和一个乐于配合的美联储主席所要求的廉价而充足的信贷的产物。  

格罗斯还想知道,美联储为2万亿美元、3万亿美元、4万亿美元赤字提供的“近乎无成本的美联储融资”能持续多久,而不会让美元贬值?对于所有这些刺激措施,美元肯定已经走软了,但在情况开始恶化之前,市场还能吸收多少呢?  

许多观察人士想知道,美国国债和其他全球主权债券如何能在如此低的收益率(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负值)下交易。五年期美国国债目前的收益率仅为0.80%,与同期通胀预期高于2.5%相比,这并不算高,这反映在剔除通胀影响后的负实际收益率上。  

美国五年期通胀保值债券目前的收益率接近-2%。部分原因在于,对外国机构而言,当地主权债务的收益率吸引力下降(例如,德国的收益率为-0.5%)。然而,即便是美国投资者也认为,收益率为1.65%的10年期美国国债,如果能抓住债券接近到期日时不断上涨的价格,就能获得2.40%或更高的总回报率,然后是美联储每年购买超过1万亿美元的国债。  

难怪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目前仍然能够维持在1.65%水平。然而,这种猜测取决于美元的稳定性,以及鲍威尔承诺在可预见的未来保持短期利率不变的一致性。在未来几个月的某个时候,这种希望可能会落空,因为通胀压力也给美国国债和股市带来越来越大的价格风险。  

格罗斯还想知道,美联储将如何确定诸如“非加速通货膨胀失业率”这样的基本政策基准,因为央行的历史模型在大流行过后的时代可能不会有太大用处。  

在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更大控制,就业恢复到历史正常水平之前,鲍威尔甚至不会承认这个问题。然而,考虑到在家工作的根本性变化以及类似zoom的技术变革,失业率可能永远不会回到4%。  

鲍威尔的新“非加速通货膨胀失业率”是什么?美联储关于“非加速通胀失业率”的历史模型,不可能成为未来政策利率变化的可靠指南。财政部还能要求美联储为2万亿美元、3万亿美元和4万亿美元的赤字提供近乎无成本的融资,而不让美元贬值多久?在历史上的金本位世界里,诺克斯堡(美国北部军用地)早就空了,这意味着世界储备货币的破产。  

以下是美联储刺激措施对全球以美元为基础的金融体系的影响的一个例子:由于缺乏优质抵押品,银行的现金储备正迅速耗尽,其中大部分抵押品已被央行吸纳。  


格罗斯认为,由于美联储的存在,美国国债的估值已经变得过高,以至于它们现在基本上是“风险”资产。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基金(Bridgewater)的RayDalio上月再次警告称,“现金是垃圾”,金融记者对此嗤之以鼻。Dalio过去曾多次发出这样的警告,通常是在市场出现大规模抛售之前。在格罗斯看来,现金可能很快就会成为投资者的唯一真正避风港,因为市场被迫考虑加息和缩减购债规模的时间可能比投资者希望的要早。  

美联储不可能长期维持当前的政策利率,同时扩大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从而以每月1200亿美元的速度扩大私人银行准备金。  

十年期国债几年前就变成了“风险”资产类别。无论2021年和2022年的增长潜力如何,估值受到低收益率支撑的股票现在已进入同一类别。  

多年来,现金一直是垃圾,但很快,它可能成为投资者的唯一避风港,因为投资者对长期低收益和支持债券的预期超出了合理的预期。  

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很少有人会质疑格罗斯的结论,即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Powell)和美联储其他高级官员才是债券市场真正的“国王和王后”。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