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要闻 正文

站车顶45天后,一些特斯拉(TSLA.US)车主已经受够了

扫码手机浏览

「希望‘特斯拉’这件事赶紧过去吧,这对整个行业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颇有些无奈的对车市物语说。发表类似言论的除了崔东树以及一些特斯拉车主外,还有不少关注电动汽车发展的人士。

一个多月前,4月19日,随着张女士(化名)登上Model 3车顶,外界此前对于特斯拉种种不满在那一刻统一爆发出来,而这家企业也自此驶向了社会的显微镜之下。一时间,骂声一片,传言四起。

此时此刻,特斯拉仿佛捅了世界上最大的篓子,这家中国新能源市场上最闪耀的明星,突然变成了 「过街老鼠」,自发参与「打鼠」的网友也越来越多。只不过在这部分激情背后,其他特斯拉维权车主们似乎并未从中受益,就像有些分析人士说的那样,对特斯拉的口诛笔伐,前期可以称作是维权意识的觉醒,而现在却更像是娱乐化的狂欢。

有相当一部分人坚信,特斯拉将自此走向衰败,并开始畅想小鹏、蔚来、极氪们将如何瓜分电动车市场份额了。但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如果特斯拉真的被打倒了,对尚处于起步阶段的智能电动汽车产业来说会是一件好事么?

01 无辜车主被「误伤」

负面事件的不断发酵,让特斯拉车主纷纷坐不住了。而这些人正是在过往的多次风波中最信赖马斯克、力挺特斯拉的人。

「我都快被烦死了,真的,快被烦死了。」在被问到「如何看待特斯拉一系列负面事件」时,刘菲不停地向车市物语吐苦水。在她看来,Model 3「刹车失灵」这件事到现在也没有公论,即便真的是车辆存在缺陷,那自己也是个「受害者」,而不是「帮凶」。但现实情况是,由于购买了一辆特斯拉,自己已经无端地遭到了外界的嘲笑、骚扰,甚至是攻击。「我不好评价站在车顶上维权的行为是对是错,我只知道作为一名特斯拉车主,我的车没出现问题,但人却被‘喷’的快出问题了」。

据刘菲(化名)介绍,最开始她面对的是亲朋们的询问,比如「你的特斯拉刹得住么?」、「不行先把你爸的车开走,等问题解决了再说」等等,虽然一一解释起来会有些麻烦,但这起码是善意的。但没过多久,一些来自社会外界的「恶意攻击」就来了。

「最开始是在网络上,每条跟特斯拉有关的新闻,评论区总是充满了恶意,好像我们这些买了特斯拉的人就活该出问题一样,久而久之,我看新闻已经不点评论区了。」刘菲表示:「后来这种攻击就由网络转移到了现实中,我们小区就有不少人跟物业投诉,想让门卫把我的Model 3拉黑,理由是‘小区里孩子多’,而我在小区群里据理力争了几次后,车还被人用钥匙划了。最过分的是有一次车好久没洗了,有人在车灰上写了大大的‘马斯克的孝子’和‘棺材钉’,把我气得够呛。」

「现在外界对特斯拉的‘恶意狂欢’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生活了,你说我们对车顶维权那位能有好看法么?前一阵听说她被一位律师车主起诉了,理由是损害特斯拉车主形象。对于这件事我不支持,但真的挺能理解的。」

02 维权的水更浑了

毫无疑问,特斯拉的售后体验是有缺陷的,网上的无数案例也能证实这一点。但「闹事式维权」以及「娱乐化狂欢」不仅无法帮车主们解决实际问题,反而会让本就有槽点的售后体验变得更差。

作为首批国产Model 3车主,张先生(化名)的爱车刚提了1个月就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故障,如今在长达一年多的几十次修车经历后,他的Model 3还是没能恢复正常。

「特斯拉最让我不满的有三点,首先就是产品质量问题频出。」张先生表示:「从提车一个月到现在,我的Model 3陆续经历了无法充电、WiFi故障、空调失灵、USB功能故障、数据丢失等问题,并且有的故障修到今天还没修好,我现在已经不相信自己的车能被修理好了。」

第二点就是售后极其不专业。据张先生介绍,在一系列维修之后,特斯拉并不愿意提供维修单,为此他在店里「闹」了足足三个小时。而拿到维修单后,他发现其中漏洞百出,很多故障以及更换的零部件都没被写入维修单。张先生对特斯拉的信任彻底被打破,他也自此养成了「与特斯拉沟通必录音」的习惯。

「这都不算什么,最逗的是有一次我轮胎被扎了去售后检修,他们查了半天楞给了我一个‘一切正常’的结论。事情过了很久后,他们售后负责人跟我说当时查不到问题是因为‘特斯拉售后没有检测喷壶,为了我特地升级了售后网络,现在每家维修点都配备了喷壶’。堂堂特斯拉,售后查不出轮胎漏气,不配备检测喷壶,你说可不可笑?自从买了Model 3后,我都觉得我是生活在一个段子里,我应该去报名参加吐槽大会。」

第三点则是甩锅成瘾。今年2月,特斯拉曾因甩锅国家电网而被约谈,但张先生3月份去维修「无法充电」故障时特斯拉依旧以「国网电压不稳」的理由来搪塞他。

「在这之后,在充电问题上我和特斯拉反复拉锯了几个月。最开始他们说是‘国家电网电压不稳’,后来他们又说导致无法充电的原因是下雨天车辆进行‘绝缘保护’。」张先生气愤的说道:「他们说的话让我根本无法相信,很多次充电故障发生时,虽然是下雨天,但同一充电站内还有其他几辆特斯拉在充电,为何单单就我的车有‘绝缘保护’?」

尽管张先生对特斯拉无比失望,可他还是十分反对外界对特斯拉的「狂欢黑」。「现实情况是,虽然大家一提到特斯拉就咬牙切齿,虽然任何一条关于特斯拉的负面新闻都能轻易登上头条,可我的维权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容易,反而更难了。」

「我对站在车顶那位女士不好妄加评论,但在我看来,假设站车顶上就能得到赔偿的话,那明年北京车展特斯拉展台可能就得人山人海了,从危机公关处理的角度上看厂商也不可能以这种方式妥协。」虽然同样是维权车主,但张先生的想法显然更理性一些。

不过据和张先生有着极为类似经历的赵磊(化名)透露,现在的部分「娱乐化舆论狂欢」不仅对他们维权没有帮助,反而起了反作用。「现在的情况是‘水更浑’了,特斯拉成为焦点后,恶意蹭热度的人越来越多了,比如前一阵有人因为拆迁纠纷故意把Model S开进旅店,比如我听说有自媒体为了流量谎称自己测试车辆时刹车失灵,结果因为内容站不住脚而被理智派网友‘吊打’,最终不得不向特斯拉道歉赔罪」。赵磊无奈的说道:「这么一搞,我们正经维权车主的形象也被拉低了。现在特斯拉黑粉说我们车辆故障是活该,特斯拉粉丝说我们碰瓷,搞的我们现在‘里外不是人’。」

03 骂的是特斯拉,伤的是整个智能电动车产业?

在有些人看来,特斯拉已经再一次迎来了至暗时刻,但从数据来看,这家企业的处境似乎又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艰难。早在4月中旬,特斯拉已经提前卖光了第二季度全球工厂所能生产的所有汽车。而当初建设上海工厂的贷款,也被马斯克还清了。

在中国,特斯拉1-4月累计销量已经突破了9.5万辆,继续刷新在华发展纪录。北京某大型购物中心云集了包括特斯拉、蔚来、理想等多个智能汽车品牌,而特斯拉店内人流量依旧是最高的,甚至比其他几个品牌加起来都高。「最近的负面事件对销量的影响肯定是有的,但没有外界说的那么玄乎。」特斯拉店内销售人员表示:「不少人都拿着销量数据说4月整月、5月上半月特斯拉销量环比下跌,可这背后的原因也是复杂的。比如4月销量下滑是因为上海工厂的产能升级,而5月上半月销量下滑也是因为赶上了‘五一小长假’。如今产能优化成绩已经很明显了,以前Model 3、Model Y的交付周期最长得等7周,现在1-3周就能交车。」

而在重压之下,的确也有很多「死忠」们愿意继续相信特斯拉,对于这种坚持,有些人可能不甚理解,而汽车媒体出身的李承恩(化名)却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原因。

「大部分车主购买特斯拉,除了产品本身的智能化体验,更多冲的是马斯克的极客精神,和他的创业故事。」李承恩表示:「我们这代人中最优秀的大脑都在思考如何让人们点击广告,而马斯克呢?就像他自传中说的那样,他拿着自己全部的财产投身实业,自杀般地同时从事航空航天、电动汽车和太阳能这三个发展长期停滞不前的高科技行业。这种思想是足以被称为伟大的,国内新势力领袖无法与之抗衡。」

「让技术的归技术,法律的归法律,如果特斯拉真出了错就应该得到惩罚,但在事情尚未得到公论之前,人们也不该武断地‘一棒子打死’特斯拉,更要警惕集体无意识狂欢般的诋毁和嘲讽,这对特斯拉、对车主、对蔚来、小鹏们、对整个中国汽车产业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在舆论的「狂欢」之下,我们到底该不该期盼特斯拉就此被「打死」?当被问到这个问题,崔东树答的十分果决:「不该,只要你希望中国汽车产业向好发展,就不该期盼特斯拉被‘打死’。」

他的观点有三,首先特斯拉的成功,带动了整个国内新能源产业链强势增长,而这对于中国新能源品牌有着强烈的促进作用;其次是不管怎么说,特斯拉都是当下智能汽车领域中的最强选手,当最强的倒下后,所有中国智能汽车品牌都会遭遇信任危机,这对整个行业来说是最坏的结果;第三,特斯拉在全球的产品是具有一致性的,如果刹车失灵问题真的如此严重,那海外其他市场也应大面积爆发,而目前并没有出现此等现象。

在消费者层面,崔东树的话显然很具有代表性,小高(化名)就是这么想的。作为一名新能源指标即将到手的潜在消费者,小高已经持币观望了很久。但在这轮特斯拉负面事件来袭后,她开始「畏手畏脚」起来。

「我觉得智能电动车水太深了,连特斯拉都这样,其他品牌是不是更容易出现问题?我确实不太懂,也没有精力天天研究这些,等指标下来后我准备先买个便宜的‘小车’占号,等这些智能电动车都成熟了再换吧。」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