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港股资讯 正文

美团(03690)抽佣变局:商家、骑手赚了吗?

扫码手机浏览

外卖骑手,一个近两年反复被热议的职业。

他们风里来雨里去,在本地生活市场捡着「钢镚儿」,人身安全和福利保障却似乎难以得到有效保障。

去年九月,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报道引发全网讨论。文章描述了外卖骑手在系统算法的驱使下疲于奔命,为了避免因配送不及时被罚款,外卖骑手甚至时常违反交规,还面临着交通意外发生的风险。

彼时,美团回应称,将更好优化系统、更好保障骑手安全、关怀骑手与家人,并且改进骑手奖励模式。

一场围绕商家侧骑手配送抽佣方式的变革正在进行。

近日,美团被曝调整了商家侧配送计费方式,从原来的「一刀切」按单抽佣,细化为根据配送距离、订单价格、配送时段综合抽佣。

虽然此次调整没有官宣,但全天候科技从部分商家处了解到,在美团外卖重点覆盖的一二线城市已经在逐步调整,部分三四线城市商户也知悉了变动信息,即将进行调整。

至于具体调整的原因和依据,官方尚未作出解释,但从美团向商家发布的通知看,调整主要是「为响应普遍商家认为平台佣金过高、计费不合理、客户端配送费较高等情况」。

对于美团新规,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认为,新的规则做到了佣金和配送费分离,能扶持中小商家、还能帮助骑手多劳多得。

美团方面则向全天候科技表示,费率透明化改革对用户没有影响。

同业中,不止是美团,饿了么也被曝出进行了佣金改革,分为固定和浮动两部分。与美团相似,浮动部分会按照配送距离和订单价格等梯级收费。

此番调整,对于行业中的各方参与者——骑手、商家、平台、消费者等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商家懵然迎新规

陈杰是广州一家线下咖啡门店的老板,生意虽然做得不如大型连锁品牌,但在当地也算小有成就。

2020年初暴发的新冠疫情,让陈杰的咖啡店几乎陷入停滞状态,这就迫使他不得不寻找新的出路——将生意搬到线上、接入外卖平台。

很快,他与美团外卖平台签署了独家合作协议,订单抽佣比例定在了16%。这就意味着,陈杰只能在美团外卖一个平台开店,不能到饿了么等其它平台开店。

按照陈杰的说法,这个抽佣比例已经是优惠后的,「如果不是独家(协议),抽佣比例会达到21个点」。

所幸,美团外卖在当地的市占率还是有比较明显的优势,让陈杰获益颇丰。「如果每天卖掉300杯咖啡,大概有150-200杯咖啡都是从美团外卖平台送出」,陈杰越来越重视线上平台的销售。

但是在最近半个月,陈杰突然收到美团外卖平台业务经理的电话,被告知将会调整配送抽佣,「从原来的16%降低至6%」。听起来似乎是平台大让利,「但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它在其它方面收取了费用。」陈杰说。

根据他提供的一份美团外卖调整后「精细化计费模式方案」显示,这次调整主要是将此前的「一揽子收费政策」拆分成了「技术服务费」和「履约服务费」两个部分,特别是「履约服务费」又按照配送距离、订单价格、配送时段进行了详细区分。

美团外卖精细化计费模式方案

要知道,美团外卖平台过去抽佣方式比较单一、固定,佣金计算公式为:(商品价格+包装费-活动力度)*抽点百分比=佣金。如果实际费用没有达到保底费用,平台将按保底费用收取。根据公开信息,美团外卖平台此前的服务费保底在3.5元-5.5元不等。

不难看出,新规实行了较低的技术服务费抽佣比例,一旦商家采用自配送方式,仅需向平台支付技术服务费,保底费用1元多,较此前明显降低;但选择平台配送的商家,则需在技术服务费的基础上,再遵循履约服务费规则,后者对于3公里以外、深夜时段等特殊订单,收取费用会有所增加。

全天候科技还发现,调整后的美团外卖商家技术服务费抽佣比例、公里起步价、3公里以上每公里收费等指标,不同地区存在一定差异。

美团外卖不同地区精细化计费方案对比

接到业务经理电话后不久,陈杰就已经与平台签署了新的合作协议,接受了美团外卖本次规则调整。但回忆整个过程,他其实有些懵,甚至连具体计算细则都没有认真了解过。

「他(业务经理)电话让我过去签约,只提到扣点会比以前低一点点,但没有细说。很多商家在百忙之中直接就签约了。」陈杰表示,自己是在业务经理通知后被要求签字的,由于美团外卖的地区市占率很高,商家对平台依赖性也比较强,所以基本都会配合签约。

新规出来后,陈杰感受到,虽然门店生意并未受到太大影响,无论是三公里以内还是三公里以外订单量基本比较稳定,但三公里以外订单每笔实收大概减少了几毛钱到一块钱,且其需要缴纳给平台的费用占营业额比重也在提升。

2021年3月22日-4月20日,陈杰门店营业额近4万元,支出约1万元;而在截至2021年5月20日为止的30天内,其门店营业额接近7万元,支出超过2万元。他提到,该月营业额增长,实际门店单量环比下降了2单,让他不解的是,原来说的「扣点更低」并没有发生。根据陈杰提供的具体数据计算,他需要向平台支付的费用占营业额比例从前一阶段的26.12%上升到了30.08%。

有分析认为,此次费率变革将让中小商户收益,大多近距离订单费率会下降。在美团向全天候科技提供的案例中:

以郑州本地品牌「王子爱上虾」为例,此前一份单价为99元的「心动二人餐」商家需支付佣金为17.29元,在费率调整后,相同订单下,商家如果选择自配送,只需支付6.84元的技术服务费(佣金),佣金率仅为6.9%。如果商家选择美团配送,在标准配送范围内的话,技术服务费(佣金)和履约服务费相加约为14.24元,相比较调整前节省了18%的费用。

更多商家对此次调整似乎都停留在「观望」状态,谁也说不好新规可能给他们带来的长远影响,甚至有些表现出消极态度。

李文在广东省佛山市经营着一家咖啡馆,兼做西餐美食。不同于陈杰主要发展线上业务,他只把线上作为一个曝光、获客的渠道。即便此前与美团签署了独家合作协议,李文透露,来自美团外卖平台的收入占门店总收入比重还不足1/10。

「我听说平台调整配送这件事了,但没有怎么去留意。」在李文看来,平台调整肯定是调高了,最后肯定都还是商家来承担付费,不会是消费者。

事实上,全天候科技从消费者端获悉,美团外卖平台餐食配送费疑似也出现了调整。

2月23日早9时 vs 5月24日早9时订单对比

一位美团外卖上海用户提供的订单显示,在距离其3公里内的一家米粉店,今年1月和2月早、中、晚三个时段多次下单,配送费均为3元,算上补贴活动后直接减免;而在5月再次尝试下单时,配送费就涨到了4.5元,算上补贴活动仍需支付1.5元。

这究竟是平台性动作还是商家行为?

美团明确表示,平台的费率透明化改革对用户没有影响。

百万骑手获益?

在外卖这个产业链上,主体大致可以分为商家、消费者、平台和骑手几方。

而对于此次抽佣调整,多位骑手向全天候科技表示,并未感受到「好处」,反而切实感受到从上个月开始,收入有所下降。

美团财报显示,2020年共支出骑手成本487亿元,在美团平台上获得收入的骑手超470万人。按照类别,美团骑手又可以归为三类:专送、众包和乐跑。

根据多位平台外卖骑手介绍,其中专送骑手为正式员工,与第三方平台存在劳动关系,按照「底薪+单量计价+奖惩」的方式结算薪资,他们是平台配送效率和服务质量的保障。众包骑手可以理解为兼职员工,主要由社会闲散运力构成,仅靠订单量获取报酬。

美团官方披露的《乐跑网约配送员活动规则》,乐跑骑手以一个自然周为单个活动周期,期满符合配送员要求可自动续约。薪酬根据单量、在线时长、高峰期在线时长、准时率、推单完成率等活动要求进行计算。

有骑手向全天候科技表示,乐跑配送员实际介于专送骑手和众包骑手之间,存在一定自由性,无底薪,不享受普通网约配送员的分级奖励等。

从配送范围看,专送配送范围小,众包配送范围大;从稳定性上看,专送是稳定性最高的骑手,特殊情况、极端天气均需服从平台调遣安排。

即便是拥有底薪的专送骑手,也不敢松懈,必须完成时长、保证单量。

五月中旬的上海已经开始迎梅雨了,持续的阴雨天气、攀升的订单量增大了郭东的工作强度,但他不能停歇,「我们(专送骑手)不能不接单,只能转单。」

按照规定,美团专送骑手每天可以有三次大转、两次小转的机会。所谓「大转」,就是将订单转入美团外卖骑手平台等待他人接单;「小转」则是指,相熟的骑手间通过输入手机号定向转单。郭东只会在遇上特殊情况、或者太累时,才会去转单。

今年是郭东来上海的第三个年头,他已经对自己负责配送的区域相当熟悉了,平均每天能完成超50单,基本也不会因为他个人原因被罚款。只要完成目标任务,郭东每月收入过万不成问题。

但在郭东看来,外卖骑手是个不挣钱的活儿,「挣钱的就是排名靠前的几十个人」。他无奈地表示,假设一个站点有100人,最多只有30个人能挣到钱,「剩下的罚款就罚死了」。

同时,郭东也深刻感受到,骑手的流动性非常大,大部分骑手做上半年就会离开,「我所在的站点一年365天,每天都能见到新人应聘」。

沈军和郭东是一个站点的同事,虽然他才来这里一个多月,但却是位行业「老人」。

两年前的一个雨天,沈军在送外卖的路上遭遇了一场车祸,小腿受伤较重,治疗费大概花掉七八千元。「公司也不管、推卸责任,医药费都是我自己掏的。」沈军抱怨道,公司的保险根本不起作用,也因为这件事对公司非常失望。

事实上,专送骑手每个月都会缴纳意外伤害保险金。郭东透露,美团专送骑手的保险费是6元/天,众包骑手保险费大约是3元/天。但他也表示,即便大家都缴纳了保险,仍然面临着赔保难的情况。

外卖骑手安全和福利保障问题,也受到社会各界关注。特别是在去年,经过一轮媒体报道和舆论声讨后,相关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纷纷表态会做出变革。

五一前夕,美团外卖面向骑手群体的「同舟计划」有了新进展。美团称,为拓宽骑手职业发展空间,平台改善了骑手晋升和转岗机制,进一步开放配送站站长、合作商管理岗、客服、培训师等岗位;为了提升子女患重疾骑手的体验,在原有的公益帮扶金基础上,新增「申诉审核绿色通道」、「宝贝陪伴日」两项帮扶政策。

据全天候科技从上海某站点处获悉,今年4月1日起,美团专送骑手薪资方案也迎来了一轮调整。

但整体来看,骑手责任单量目标有所提升、夜宵补贴在下降、大额及重量补贴门槛有提高。专送骑手表示,平均每个订单薪资其实是下滑的,要想维持之前的薪酬水平,能做的就是完成更多订单。

相较每笔订单不足10元的派送费,骑手面临的处罚却不低。根据全天候科技获得的该站点美团专送骑手最新处罚规则,平台会从差评、超时、订单取消、提前点送达、其他惩罚等五个方面对骑手进行考核,重则惩罚高达500元/单。

上海某站点美团外卖专送骑手处罚规则

另外,上述站点还出台了行政规则,骑手如若出现晨会迟到、旷工、微笑行动(平台对骑手的抽查和检测,要求穿工服、佩戴工牌和头盔拍照)未上传等情况,则会被处罚。

上海某站点美团外卖专送骑手行政处罚规则

刚刚过去的4月,沈军工作了30天,日均订单量超40单。由于严重超时等问题,他也吃到了几十倍于单笔派单费的罚款,最终平均到每单大约只有8.15元,实发工资不足9500元。

前美团外卖乐骑选手田夏也向全天候科技表示,自己曾经(2020年夏)做骑手的时候,因为不熟悉路、以及平台派单远等问题,不仅闯过多次红灯,还因为超时被平台罚过款;随着业务慢慢熟悉,他能同时接多单,没闯红灯没超速,准时率保持了100%。但他认为,要想收入过万依然「很难很难」。

平台或将承受更大压力?

截至5月23日晚8点左右,沈军当天已经跑了61单,可他还是没法儿停下来,站点仍在给他派任务。但作为专送骑手,他无法拒绝接单。

「站点不逼也没有办法,因为大家都受不了(不想接单)。像下雨天没有补贴就算了,拼命跑还容易出事。」沈军说。

在算法驱使和自发冲单的双重作用下,外卖骑手已经成为当代高危职业之一——

2018年9月,广州交警查处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近2000宗;田夏通过查询美团众包App保险板块了解到,截止2020年8月,已有157483人通过美团外卖骑手App上的保险产品进行了理赔,累计赔付11.3亿元。

成千上万的快递小哥以安全为代价,追求配送时效和配送单量的做法,让不少人都为他们捏了一把汗,请平台为骑手购买保险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实际上,近年来,美团花在餐饮外卖骑手上的成本是逐年增加的。

据财报,2020年美团餐饮外卖业务收入达到662.65亿元,占平台总收入的57.72%。而美团花费在餐饮外卖骑手上的成本也从2015年的2.8亿元到2020年的486.92亿元,增长了170多倍;截至2020年底,累计在美团实现就业增收的骑手则超过950万。

2020年美团开支明细(按性质划分)

在近期对美团的讨论中,有一个声音是:美团给骑手交不起保险。

事实真的如此吗?要解决这个疑问,必须回答一个关键问题,即「美团应该按照怎样的标准给骑手缴纳保险」。

如果缴纳「五险一金」中的三险(养老、医疗和失业),按照单位缴纳比例分别是21%、9%、2%来算,平台大约需要多缴工资的32%。

据测算,2020年美团餐饮+非餐外卖的人力外包费约为543亿元,相当于各类骑手总收入。

粗略假设美团专送骑手贡献了其中大约60%的订单量,计算指出,约有325亿元有社保缴纳义务,美团需要回吐543*32%*60%=104.256亿元。

另一种算法的参考依据是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颁布的《关于规范新就业形态下餐饮网约配送员劳动用工的指导意见(试行)》,认为「平台企业」主要应该为「专送骑手」缴纳工伤保险。再依照国家对不同行业缴纳费率的规定,将外卖配送员的保险费率归到「运输业」应缴的1.1%。而且,该种算法也是将缴纳保险的范围圈在「专送骑手」这个群体。

根据中信建投数据,当前美团日活跃骑手约100多万,其中专送骑手占比大约为40%。粗略计算,美团需要支付的成本仅为486.92*40%*1.1%≈2.14亿元,与计算结果差距甚远。

但第二种算法依据的文件,能否适应全国各大城市,尚未可知;另外众包骑手、乐跑骑手是否应该缴纳保险,也同样引起了社会广泛讨论。

由此看来,对于外卖骑手相关问题,外界还需要平台方给出更多的回应。

据悉,2021年春节后至今,美团外卖已举办了22场骑手恳谈会,期间共计收集50余条骑手反馈建议,其中19条已经完成改善或进入改善流程。

骑手们期待着,平台能在他们真正关切的问题上获得更多改善。

大雨过后,天空已经放晴,但沈军的内心依然低落。就在昨天(5月23日),他的一位同事送餐时又受伤了,自己垫付了医药费,最终如何赔付尚未可知。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