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股票市场 正文

芒格回归!揭秘股神巴菲特背后的超级智囊

扫码手机浏览

其实,芒格的人生之路完全可以说是典型的美国梦的现实版——一位青年人努力工作,诚信做生意,最终成为了亿万富翁,并且在一位富有奉献精神的贤妻帮助下,生育和养大了八个子女。

一年一度的投资盛事巴菲特股东大会即将召开。在去年缺席之后,巴菲特的「黄金搭档」芒格(Charlie Munger)将回归大会。

对于巴菲特的成长故事和发家史,许多人都已经耳熟能详,但是他背后的高参、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导师角色的芒格,虽然其各种投资方面的名言警句也被广泛引用,但是这个人的故事,就并非多数人所了解的了。

其实,芒格的人生之路完全可以说是典型的美国梦的现实版——一位青年人努力工作,诚信做生意,最终成为了亿万富翁,并且在一位富有奉献精神的贤妻帮助下,生育和养大了八个子女。那么,这一切到底是从哪里开始的呢?

早年生涯

1924年1月1日,芒格出生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巴菲特六年后也将于同一个城市诞生。他的母亲托迪出身于一个富裕的知识分子家庭,培养了芒格求知若渴、读书学习不辍的好习惯。父亲艾尔是一位成功的律师,在专业方面也算是子承父业——祖父本是穷人,但是自学成才,最终摆脱了底层身份,成为了一名联邦法官。

在这样的家庭当中长大,小芒格很自然地就继承了努力工作和富有自律精神的家风。虽然芒格小时候曾经在巴菲特祖父的杂货店Buffett & Son打过零工,但是那时他与小自己六岁的巴菲特并没有产生任何交集,他们的人生开始发生关系,还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1941年,芒格离开了奥马哈,去密歇根大学读书,1943年,他暂时中断了学业,加入美国空军。军方将他送往加州理工学院,培养成一名气象员,随后派往阿拉斯加服役。虽然从未真正经历过战斗,但是这次受训和服役的经历还是在许多其他方面深刻影响了芒格之后的人生——在此期间,他结识并迎娶了自己姐妹的斯克利普斯学院室友南希(Nancy Huggins)。

这对年轻的夫妇搬去了波士顿,芒格在那里进入了父亲母校哈佛法学院的校门。虽然他并没有大学学历,但还是获得了极优等的拉丁文学位荣誉。1949年,芒格和南希带着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又搬去了加州,他在那里加入了Wright & Garrett律师事务所。1953年,芒格和南希离婚了,孩子们跟着母亲生活,但仍然与父亲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大约也是在同时,芒格开始第一次投资,他买进了自己一位法律委托人的一家处于困境的变压器公司的部分股权。在人生最艰难的时期,芒格又遭遇了不小的经济压力,九岁的儿子泰迪1955年死于白血病。

致富之路

1956年,查理迎娶了另外一位南希,南希·博斯维克(Nancy Borthwick),同时也接纳了妻子前一段婚姻留下的两个孩子。他们很快又自己生育了四个孩子。虽然孩子们小时候,芒格多数时间都是在办公室里忙碌着,但是家庭在他的心中依然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芒格的父亲1959年故去了,他必须暂时回到奥马哈去照顾自己的家人。正是在那时,芒格通过共同的朋友结识了巴菲特。芒格回忆说,巴菲特第一面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两人一见如故。

后来,芒格回到加州之后,仍然经常会和巴菲特互通电话,一次长谈可以达到几个小时,他们讨论的话题当然主要就是关于投资的各种可能性。

渐渐地,芒格取代了价值型投资大师、巴菲特的导师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成为了巴菲特新的商业伙伴和投资顾问。

1961年,芒格和一位法律委托人结成了房地产投资合伙,建立了自己拥有的公寓,他的品牌很快在南加州成为了时尚。1962年,芒格又建立了新的律师事务所Munger, Tolles,将原来事务所一些最优秀的人才招揽在身边。这一年,他和委托人惠勒(Jack Wheeler)结成了投资合伙Wheeler,Munger & Co.。

1967年,在卖出自己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时,芒格大赚了一笔,并继续和其他合伙人一起持续投资类似的项目。成功让芒格进一步醉心于建筑学的世界当中,也让他进一步磨砺了自己发现房地产发展趋势、以及在销售自己项目时引入各种新理念的能力。

芒格的众多生意伙伴后来也都获得了重大的成功。Munger, Tolles的创始合伙人希尔斯(Rod Hills)当上了证监会的主席。希尔的妻子卡拉(Carla Anderson Hills)先后成为了福特和老布什政府的内阁成员。

此外,里克豪瑟(Chuck Rickershauser)、奥尔森(Ron Olson)和邓汉姆(Robert Denham)都成为了顶级的大律师。

当然,芒格早年的委托人当中也包括巴菲特和他的一系列企业,后者最终演变成了今天的伯克希尔-哈撒韦

虽然芒格1965年正式退出了律师界,但是已经在行业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在本质上来说,Wheeler, Munger & Co.和Buffett Partnership一样,都属于对冲基金,两者在投资的企业和证券上经常发生重合。

事实上,芒格会建立自己的合伙,很大程度上也是巴菲特力劝的结果。盖林(Rick Guerin)是在芒格影响下开始投身于投资生涯的,而且经常和他有生意往来。马歇尔后来取代了惠勒,成为了芒格的合伙人。

哪怕遭遇了1973年到1974年股市的重大低迷行情,从1962年到1975年间,Wheeler, Munger的年平均回报率依然达到了24.3%之高,让道指同期的6.4%在相比之下黯然失色。

成就巨头

在20世纪60年代晚期到70年代早期,芒格、盖林和巴菲特逐渐收购了Blue Chip Stamps的控股股份。这家小公司是做帮助零售商家发行优惠券的生意。消费者收集这些优惠券,然后到门店用于消费。

三位投资者看上的,是这家公司的浮存账户——即那些已经发行的优惠券和已经使用的优惠券之间的差额资金。利用这个资本池子,三位控股投资者又收购了几家其他公司。

• Wesco Financial——Blue Chip最初只是购入了该公司的一部分股份,但是到了1974年,持股比例已经达到了80%。

这笔交易还惹上了官非,证监会起诉Blue Chip,指控后者操纵Wesco的股价,来阻止其他的收购者。诉讼最终达成了和解,伯克希尔复杂的控股权得到了梳理,Blue Chip变成了一家全资子公司。芒格成为了伯克希尔的副董事长,这是他在公司的第一个正式职务。

• 喜诗糖果——芒格和巴菲特1972年斥资2500万美元收购了喜诗,这个价格着实不低,三倍于公司当时的资产精致。

最初,巴菲特是不愿意接受超过资产净值的价格的,因为他一直学习和信奉的就是价值型投资理念,后者的要义就是寻找和投资那些价格低于账面价值的资产来投资。

不过,芒格帮助巴菲特认识到了喜诗的生意有多棒,让他最终改弦更张。新的经理人进一步巩固了公司的竞争优势,交出了不愧于收购价格的优秀表现。

•《布法罗晚间新闻报》——1977年,Blue Chip收购了布法罗的这份报纸。

当一家竞争对手对该报提起反垄断诉讼时,芒格捡起了自己的法律本领。1982年,竞争对手最终倒闭,但是即便没有竞争,报纸行业在经济衰退期间表现也很是挣扎。不过,芒格本人对报纸的偏爱促使他坚持了下去,现在,该报已经成为美国最赚钱的报纸之一。

在1977年,芒格又遭遇了人生的困难时期:母亲去世,而他自己又因为一次失败的白内障手术而失去了一只眼睛。

不过,芒格没有就此消沉。在20世纪70年代晚期到80年代早期,伯克希尔非常迅速地收购了一系列企业。在从喜诗糖果身上体会到一些企业确实值得溢价之后,芒格和巴菲特的视野大幅度拓宽了。

他们这段时间的投资对象包括GEICO、Nebraska Furniture Mart、、Boersheim’s 、美国广播公司、吉列、美国航空、SAFECO Corporation、Champion International和可口可乐等。

20世纪90年代,伯克希尔已经成为了一块金字招牌,使得他们能够以更有利的条件去完成更多交易。220亿美元救援通用再保险的交易使得伯克希尔成为了美国资本净值最高的企业,大幅度巩固了他们保险巨头的地位。而伯克希尔支付给管理层和董事的薪酬都比较低,只是略高于最低标准而已。

伯克希尔公司的管理哲学并不涉及任何复杂和神秘的成长公式。相反地,都是基于一些最简单的理念——发现价值、对交易了解、务求细致、直面麻烦。而随着时间推进,公司和管理层逐渐在世界各地拥有了为数众多的追随者。

诚信做事

芒格的商业道德和信誉从两个例子当中可以得到最为充分的体现,一是20世纪80年代与整个储蓄和贷款行业为敌,一是1991年在所罗门兄弟公司转折当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作为Wesco Financial的董事长,芒格准确预测到了80年代晚期的储蓄和贷款危机。

早在1983年,他就警告说,美国政府撤销对储蓄和贷款行业放款权的管制,必然导致不可持续的贷款行为大增。在这种情况下,Wesco逐步退出了储蓄和贷款生意,将自己重塑为一家控股公司。芒格还投资了所罗门兄弟和房地美。之后,在整个储蓄和贷款行业开始崩塌、联邦政府被迫出手救援时,Wesco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冲击。

当时,储蓄和贷款行业组织U.S. League of Savings Institutions在大举游说时,芒格经常会被他们树为靶子。芒格指出,游说者一心想要继续保持不可靠的监管机制,拒绝对行业的问题负责,这会让纳税人、投资者,以及公众对储蓄机构的信心受到重大打击。

在他带领下,Wesco于1989年退出了这一行业组织,并于1992年正式放弃了公司的储蓄和贷款特许状,同时呼吁政府出面对行业进行全面改革。最终,这一行业机构土崩瓦解了,证实了芒格的先见之明。

1991年8月,同时列名董事会的芒格和巴菲特发现,所罗门兄弟的一名交易商对美国国债进行了违法报价。更要命的是,公司当时的高管梅里维瑟(John Meriwether)和冈弗伦德(John Gutfreund)早已明知这件事情的发生,却对董事会隐瞒真相长达四个月。

芒格迫使该公司公布了真相,两位知情不报的高管也被辞去了职务。面对巨大的法律麻烦,他请来了最顶级的律师团队,其中就包括他的老伙伴邓汉姆和奥尔森。

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芒格极力挽救,虽然所罗门兄弟遭到了重创,但是公司活下来了。公司被处以2.9亿美元罚款,但是没有人被提起刑事诉讼。邓汉姆成为了新任首席执行官,最终他们在1997年将公司作价90亿美元出售给了Travelers Group。

在这里,还有一个有趣的细节值得补充进来。一群对芒格的做法感到不快的员工离开了所罗门兄弟,建立了一只叫做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对冲基金。由于存在问题的房地产投资,以及滥用杠杆,这一基金一度濒临倒闭,使得整个美国经济遭受重大的风险。

说到做到

芒格相信,金融支持可以推动社会变革。虽然芒格自己是一个共和党派,立场偏向保守,但是他却坚定地支持妇女堕胎权,并勇敢地面对由此而带来的一系列后果。

他最初卷入这一运动是在1969年。当时他成功地说服了Munger,Tolles站出来捍卫贝鲁斯(Leon Belous)医生,后者因为就为一位女性提供堕胎建议而被裁定有罪。他说服了众多大律师,向法庭递交了一份「法庭之友」陈述,最终伴随加州反堕胎法规的废除,贝鲁斯被宣告无罪。

正是有了这一案件做为基础,在三年后的「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中,联邦最高法院才做出了承认妇女堕胎权的判决。后来,芒格还担任了一家洛杉矶计划生育组织的受托人和首席财务官,他的观点始终保持不变。

对于医疗卫生问题,芒格也很关心。一位朋友邀请他加入非营利医院Good Samaritan Hospital的董事会,芒格欣然同意,并很快就成为了董事长。对于医院管理当中的短视和管理不当等问题,他就像对贪腐一样,都是零容忍,一旦发现绝不罢休。

虽然芒格的铁腕下,一些医生离开了,但是他很快就招募到了更多医生。Good Samaritan Hospital很快就成为了一家在业界备受推崇的医院,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1998年的一次调查评比当中名列全美第一。转型之路是漫长而困难的,但是芒格相信,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早在1970年之前,芒格就已经是一位百万富翁了,但是他自己几乎从不留下多余的钱,而是将每一笔交易的回报都投入了再投资。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伯克希尔重组之后,芒格持有公司2%的股份,他为这些股票付出的价格是每股大约40美元,而现在,每股的价格已经超过了40万美元。

虽然芒格在美国各地拥有多幢住宅,但是他总是将自己的支出控制在最小限度,而且也从不要求公司支付其高额薪水,因为他觉得这会给股东造成负担。世人完全可以说,芒格的每一分钱都是来自最老派的方式,即实实在在地靠自己的努力赚来的。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