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要闻 正文

理想(LI.US)自动驾驶「不收费」,意在数据?

扫码手机浏览

特斯拉依靠出售FSD(Full Self-Driving 完全自动驾驶)选装套件,告诉外界「卖车赚钱,卖软件更赚钱」。汽车生意不再是一锤子买卖,高投入的自动驾驶也初步显露出商业化的苗头。

就在越来越多的车企加入「软件贩卖」大军时,4月20日,理想汽车CEO李想却在微博上宣布:理想汽车现在和以后,所有车型的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完全标配,包含软件、数据服务、地图服务、算力硬件、传感器等,既不收软件激活的费用,也不收订阅的费用。

来源:微博

摆在现实的问题是,理想为什么放弃这个看上去还不错的生意?其自动驾驶业务又靠什么赚钱呢?

1、自动驾驶不收费,意在数据?

理想汽车相关人士向未来汽车日报表示,(李想)之所以这样表态,是和理想的自动驾驶理念相关的,「智能是必须,而不是需要额外加钱(才能)选择的奢侈功能」。并且,现款理想ONE也是标配L2级ADAS系统,不需要选装。

不过,某新势力自动驾驶部门员工表示,「(自动驾驶)研发成本要在销售环节通过定价来(收回)」,同时猜测自动驾驶这部分价值将直接并入理想ONE的车价内。多位业内人士也向未来汽车日报分析称,自动驾驶可以被看作是整车价值的一部分,正如汽车座椅不会单独向消费者收费一样。

对此,理想汽车方面回应称:「以后的车会根据配置和产品的情况去定价,涨价与否现在无法一概而论。」

据某头部新势力自动驾驶部门员工介绍,目前车企选择的自动驾驶商业模式大致分为三类:一次性付费模式、订阅服务模式以及将价值并入车价內。

这三种模式,目前都能在主流的新势力身上一一找到对应。

其中,一次性付费模式是大部分车企的选择。目前,特斯拉的FSD系统售价为6.4万元。蔚来的NIOPilot(自动驾驶系统)精选包和全配包定价分别为1.5万元和3.9万元。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软件包售价为3.6万元,如果同时购买小鹏P7与自动驾驶软件,后者的价格则为2万元。

售价并不低的软件服务,正在为车企带来切实的收入。据国泰君安通过调研估算,截至2020年末,特斯拉FSD渗透率为24.57%。小鹏汽车总裁顾洪地曾在财报电话会中透露,目前选装XPILOT 3.0的订单占比为20%。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乐观地估计,第三款车80%以上会带来软件方面的收入。

不过,在汽车行业分析师刘聪看来,目前中国的新能源汽车需求仍以城市代步为主,用车成本是一大考虑因素。而购买自动驾驶软件包无形中提升了用车成本。并且,消费者的使用习惯需要培养,「未对软件服务形成惯性就买单的人并不多」。

相比一次性付费,按月付费似乎更容易接受。于是,蔚来和特斯拉相继推出了订阅服务。今年1月9日,蔚来NIO Day上,蔚来首次推出了NAD(NIO Autonomous Driving)自动驾驶系统的服务订阅模式,消费者以每月支付680元的方式按月订阅ADaaS(AD as a Service)。特斯拉也计划于今年二季度推出FSD订阅功能,据Electrek预计,订阅版FSD的月服务费可能会超过100美元。

在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看来,自动驾驶服务开启订阅收费「是一个更加可持续的模式」,这使得一辆车在全生命周期都有创造收入的可能。

何小鹏则表示针对更高级别的XPILOT,会采取不同的收费模式,至于是一次性还是按照年或月来收费,会根据实际的客户反馈等情况而定。

按照李想的说法,如果自动驾驶系统完全标配,并且车价不会上涨,那么理想选择的商业模式并不在上述三种之内。

理想汽车自动驾驶产品经理徐浩告诉未来汽车日报,「(理想)既然是这样定策略(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不单独收费),肯定是算好账了。」

他认为,目前自动驾驶窗口期很短,如果以完全自动驾驶为目标,现在缺的是大量真实用户使用自动驾驶系统的数据,这些数据可以帮助系统更快迭代。「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标配比选配或订阅更有意义。」

2、理想有些「急了」

也就是说,对于理想汽车而言,赚钱重要,抢窗口期更重要。

在造车新势力三强中,小鹏押注自动驾驶,前不久已经完成了NGP远征挑战,蔚来偏向用户运营,已经成为不少车企效仿的对象。理想需要一个更鲜明的标签。

李想曾表示,希望在2025年时,能够获得一张自动驾驶赛道入场券。到2035年,让理想汽车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运营商。

目前理想汽车使用的辅助驾驶芯片来自Mobileye,型号为EyeQ4,辅助驾驶软件则是与易航智能合作研发。理想汽车CTO王凯曾表示,此前与Mobileye的合作,系统并不够开放,「我们自己能够参与的比例比较小」。也就是说,理想在自动驾驶领域技术研发的参与度并不高。

另外,单从硬件层面来看,理想ONE也不占据优势。官方信息显示,理想ONE搭载了1个前视摄像头、4个环视摄像头、1个毫米波雷达及12个超声波雷达。除了超声波雷达数量一致,小鹏P7配有4个环视摄像头+10个自动辅助驾驶高感知摄像头,而蔚来ES6配有1个三目前向摄像头+4个环视摄像头,毫米波雷达数量小鹏P7与蔚来ES6均为5个。

来源:理想官方

为了实现「全球最大自动驾驶运营商」的目标,理想似乎有些「急了」。

首先,理想加重了自动驾驶技术自研的力度。2020年9月,理想汽车与英伟达(NVIDIA)及德赛西威正式签订三方战略合作协议,并计划在2022年推出的下一款车型——全尺寸增程式智能SUV上率先使用NVIDIA Orin系统级芯片。在感知部分,理想汽车也将进行自主研发。

一向「抠门」的李想将重金砸向自动驾驶。2020年Q4及全年财报电话会上,理想汽车明确表示,年研发投入将增至30亿元。未来3年,理想每年的研发费用将达到60亿元,其中,预计超过一半的费用将用于自动驾驶的相关研发工作。

理想对自动驾驶人才的需求也进一步增加。经未来汽车日报粗略统计,目前理想放出的自动驾驶相关招聘需求达到了173人。

来源:理想汽车官网

一位理想员工此前向未来汽车日报透露,目前理想的自动驾驶团队人数已经超过300人。王凯则表示,到今年年底,会将团队拓展到600余人。

4月20日的那条微博最后,李想自信满满地认为,「我们自研的自动驾驶系统(标配508Tops算力和激光雷达)明年完全可以和华为、特斯拉正面较量。」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