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要闻 正文

突发!美股昨夜400点大跳水,拜登要对富人征税了!

扫码手机浏览

拜登又有大动作,准备向富人们下手了,毕竟泼出去了那么多的水(财政赤字),始终要想办法收回来。消息一出,美股瞬间跳水,道指一度跌超400点,截至美股收盘,跌幅有所收窄,收跌0.94%。  

拜登拟对富人征收  

高达43.4%的资本利得税  

据彭博社报道,不止是面向企业,拜登政府还计划针对高收入人群大幅增税。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总统拜登将提议将富人的资本利得税率提高近一倍至39.6%,再加上现有的投资收入附加税,这意味着针对投资者的联邦税率可能高达43.4%。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该计划将把收入在100万美元及以上的人的资本利得税率从目前的20%提高到39.6%,该计划尚未公开。  

CressetCapitalManagement的创始合伙人兼首席信息官JackAblin说:“拜登的提议实际上使资本增值税率提高了一倍。”对于长期投资者而言,这是一笔巨大的成本增长。如果投资者认为该提议有可能在明年成为法律,则可以预计今年出售。”  

这项提议可能会推翻税法中一个长期存在的条款,即对投资回报的征税低于对劳动力的征税。拜登在竞选中主张为富人平衡资本利得和所得税税率,他说,富人中许多人支付的税率低于中产阶级工人,这是不公平的。  

预计拜登将在下周公布这项提案,作为增税的一部分,为即将到来的“美国家庭计划”中的社会支出提供资金。  

随后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基称,拜登认为(美国家庭计划的)支出可能来自于最富有的人,但方案尚未最终敲定。  

这是迄今为止媒体首次曝出拜登政府针对富人的具体加税目标,在此之前公之于众的主要是对企业加税。  

本月7日,拜登在其2019年总统竞选的始发地、传统工业重镇匹兹堡发表演讲,正式宣布了逾2万亿美元的基建和经济复苏计划。在匹兹堡演讲前一天,美国白宫公布了加税计划细节,其中两项防止企业利润外流的加税措施下手最狠——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21%提高到28%;将美国企业海外子公司的“全球最低税率”(“globalminimumtax”)从目前的约13%提高到21%。  

15万亿基建计划后  

拜登或又有6.5万亿新计划!  

据路透,提高富人的资本利得税加税提案主要是为即将到来的美国家庭计划(AmericanFamiliesPlan)提供资金支持,预计该计划的规模或将在1万亿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6.5万亿。  

该计划主要措施包括帮助美国工人学习新技能,扩大对儿童保育的补贴以及使所有人免费获得社区大学学费等。  

据MarketWatch,拜登最早可能在4月28日正式宣布该计划。到目前为止,白宫尚未提供细节。但白宫新闻秘书詹·普萨基(JenPsaki)确认,拜登将于下周在国会预定地点讨论该计划。  

据CNBC,该计划将与2.3万亿美元(约合15万亿人民币)的基础建设计划区分开。此前公布的2.3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主要资金来源将是把公司税率提高至28%。  

美股跳水  

道指盘中重挫400点  

资本利得税可能翻倍的消息传出,股市的反应也很剧烈。  

一方面市场担忧富人可能在资本利得税率提升前抛售股票(即使资本利得税的提升依然具有很大不确定性);另一方面由于市场预期如果税率真的提高,富人们交易股票的热情会大大降低。  

道指盘中从34126点迅速跳水,一度触及33717的低点,盘中重挫约400点。临近尾盘,道指反弹,收跌0.94%或321.41点。

盘中,纳指、标普500一度翻红,但加税消息出炉后也纷纷跳水。截至收盘,截至收盘,标普500指数跌0.92%,报4134.98点。纳斯达克(13818.4126, -131.81, -0.94%)指数跌0.94%,报13818.41点。

担忧富人抛售  

科技股普跌  

科技富豪是十分典型的资本利得收益较多富人群体,他们的资本利得收益来源于创始者原始持股、股权激励计划等等。  

若资本利得收益提升的预期愈发强烈,科技股持有者提前抛售科技股的可能性就越大。因此,当地时间周四,大盘跳水之际,科技股也普遍下跌。  

大型科技股中,特斯拉(719.69,-24.43,-3.28%)跌3.28%,Facebook(296.52,-4.95,-1.64%)跌1.64%,微软(257.17,-3.41,-1.31%)跌1.31%,亚马逊(3309.04,-52.98,-1.58%)跌1.58%,苹果(131.94,-1.56,-1.17%)跌1.17%。  

芯片股中,美光(84.71,-4.78,-5.34%)科技5.34%,英伟达跌3.32%,台积电(115.32,-2.08,-1.77%)及英特尔(62.57,-1.13,-1.77%)跌近2%,博通跌超1%。  

疫情中,富豪们创下  

人类史上最快财富增速  

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的冲击早已超出了卫健领域,病毒本身以及为防疫不得不实施的措施使全球经济陷入衰退。联合国甚至发布报告,称新冠疫情或将导致全球失去10年发展成果,最脆弱的社会群体受到最大影响。  

那么,对最富裕的群体而言呢?  

4月6日,福布斯发布第35期“全球亿万富豪榜”,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富豪圈子里的财富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增长。本次入榜亿万富翁人数达到2755人,总资产13.1万亿美元,双双打破了历史记录。其中,上榜富翁人数比前一年多了660人,总资产则多了8万亿美元,而且是首次冲破10万亿美元历史大关。  

富豪们财富增长的背后,则是飙升的股市和各国纷纷推出的大规模经济刺激方案。以美国为例,美联储前所未有的刺激措施撑起了股市,推高了资产价格,有能力购买金融资产的富人得以持续保值、增值,但工薪阶层不但工资增长赶不上富人投资和经营性收入的增长速度,往往还有顶着危险的工作环境继续为富人们打工。  


对于这种“盛况”,《福布斯》称之为:“人类历史上最迅猛的财富增长。”  

花旗集团公布财报时表示,该公司计划“加倍押注财富”管理业务,并将精力集中在高收入人群聚集的国际枢纽:新加坡、香港、阿联酋和伦敦。而在美国银行(38.36,-0.36,-0.93%),受股市强劲走势的推动,富裕客户的帐户余额激增31%达到创纪录的3.5万亿美元。摩根士丹利(78.29,-0.96,-1.21%)所管理的新增资产也大增。  

花旗集团新任首席执行官JaneFraser对分析师表示,“我可以在这个问题上谈几个小时--我认为我们在财富管理方面处于非常良好的位置。”她说,关注主要市场意味着“我们的资本、投资和其他资源可以更好部署以捕捉财富管理领域更高回报的机会。”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世界上最富有的500个人去年财富增加了1.8万亿美元,总额达到7.6万亿美元。在美国,经济复苏以极为不平衡的方式影响着民众:不断上涨的股票和房价推动许多美国人变得更加富有,但仍有将近1000万人处于失业状态。有人称其为“K型复苏”。  

曾服务于欧巴马政府的Batchelder长期以来一直主张使用税法降低收入不均,尤其是种族之间的贫富差距。她呼吁大幅提高遗产税,还撰写过有关高净值人群财富税及股票和债券金融交易税的文章。  

她和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DavidKamin早在2019年一篇名为《对富人征税:问题和选择》论文中提到了可能的税改方案。其中除了取消遗产税的“基础递增”外,也包括按更高的所得税率对美国富人的资本利得征税,并对大公司实施最低税率。  

知情人士表示,根据拜登2020年的竞选政见,目前白宫计划中或正在考虑的加税提案中的一部分包括,将公司税率从21%提高到28%、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个人所得税率将提高、扩大遗产税的覆盖面、对于年收入至少100万美元的个人将提高其资本利得税税率。  

Batchelder去年稍早曾经做过一个研究,美国人估计在2020年继承7640亿美元的遗产,平均支付的税金只占其2.1%。  

拜登的白宫经济团队下定决心兑现他向富人加税的竞选承诺,因为越来越多的数据显示美国富人在疫情期间财务状况相当好。去年,最富有1%的美国家庭增加超过4万亿美元的财富。  

李迅雷(5.22,-0.13,-2.43%)老师曾分析过,美国的财政问题究其根源是:过去四十年全球化下,跨国企业和富裕阶层的多重避税,使得政府税收获取能力大为降低。跨国企业及高管在全球化过程中攫取大量利益的同时,通过各国子公司间复杂的关联交易使得在母国的应税收入减少,将利润尽可能转移到税率更低的国家,从而实现合理避税。2018年,美国400个最富有家庭的平均实际税率为23%,比美国底层50%家庭的24.2%还低了一个百分点。换言之,富裕阶层在享受到全球化红利下,却拒绝承担相关的责任。美国财政问题也是贫富分化加剧下的另一种体现。  

对股市有何影响?  

广发宏观张静静团队此前分析称,3月份拜登政府就不断透露基建及加税政策细节?拜登政府或有意在年内释放美股风险。  

基建与加税或将终结金融危机后美股牛市逻辑。金融危机导致美国地产泡沫破灭,随后的低利率环境和减税政策刺激了美股回购、成就了美股科技牛市,特朗普任期的超低利率也令美股估值不断刷新纳斯达克泡沫破灭后的新高。基建将对实体经济形成刺激,叠加地产仍处于上升周期,预计未来5-8年美国通胀中枢将高于疫前(2012-2020年),通胀因素又将对无风险利率形成正向影响。加税则将削弱企业盈利和回购意愿。  

三季度,美联储大概率削减QE,届时美股本就存在较大调整风险;拜登透露基建及加税细节或有意在年内释放美股风险。也就是说,在高估值和货币政策转向的背景下Q3美股本来就存在较大的调整风险。当下拜登政府不断释放加税和基建政策细节或是有意提前释放利空信号并在货币政策正式转向之际挤掉美股泡沫。  

一旦美股风险出清并在明年重拾涨势则2022年中期选举中民主党的赢面也将增加。80年代以来美股在每届总统任期前两年下跌概率最高,尽管有经济因素,但也说明历任总统上台初期最不在意美股表现,下跌反而可以压低基数进而在其执政中期交出更优异的“成绩单”。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