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要闻 正文

索尼(SONY.US)影业为什么不做流媒体?

扫码手机浏览

本文来自 “犀牛娱乐”。

索尼(SONY.US)影业近来新闻不断。

先是被曝与Netflix(NFLX.US)签订了一份多年独家付费窗口授权协议,Netflix成为2022年起独家拥有索尼内容播放权的平台,包括《暗夜博士:莫比亚斯》《神秘海域》和新《蜘蛛侠》电影等将在Netflix上线。此外,索尼影业将为Netflix制作2-3部直接在流媒体平台播放的电影。

之后,索尼影业又与亚马逊(AMZN.US)瀑布(Amazon Falls)宣布,将在泰国联合开设首个以哥伦比亚影业旗下影视产品线为主题的水上乐园。该水上乐园计划在2021年10月开园,包括《黑衣人》《勇敢者游戏》《捉鬼敢死队》《精灵旅社》等8个主题区域。

一方面,在其他好莱坞“六大”已经先后建立流媒体平台,并分别以独家版权内容作为护城河的时候,索尼将独家播放权一股脑卖了出去;另一方面,好莱坞的主题乐园和周边生意刚刚在去年赔得灰头土脸,索尼却在这个当口对这个领域发力。

相比好莱坞目前主流动作,索尼好像都在反着来。

这或许因为索尼与其他好莱坞公司相比有其特殊性,1989年成立的“外来户”索尼影业最年轻,经济负担也比较大;同时,其整体发展策略也需要配合母公司索尼集团的整体步调。结合其多年来的数据和表现,犀牛君试图解读其“反向运营”的原因和实质。

索尼影业的第二个黄金期

2020年,索尼影业拿下北美票房冠军。

确实吓人一跳,毕竟多年来索尼影业都牢牢占据着好莱坞“六大”票房第五的位置,和长年第六的派拉蒙可谓难兄难弟。但实际上,2020年索尼的年度北美票房也仅为4.855亿美元,主要依靠上年底上映的《勇敢者游戏2》《小妇人》及年初开画的《绝地战警3》。

这也是索尼影业进入第二个黄金期的表现之一。虽然这个年冠水分十足,但《绝地战警3》等作品的票房,还是说明索尼目前能拿出一些具有票房号召力的电影。

要读懂索尼的发展现状和战略决策,需要对其过往有所了解。

早年,索尼影业几乎踩中了所有外国资本进入好莱坞的坑:不专业的收购谈判,失败的跨国人事管理以及舆论上出现的排外。从1989年成立到1994年,索尼影业亏损已经高达32亿。

直到2002年,索尼才迎来了第一个黄金期。《蜘蛛侠》的问世让索尼影业财务状况大为好转,并于2004年雄心勃勃地拿下米高梅。但2009年以后,米高梅的巨额亏损和出品电影的频繁失败,让索尼影业再度进入多年的营收困境。2017年一度有传闻称索尼将出售影视业务。

再度拯救索尼影业的还是《蜘蛛侠》,2017年这部漫威宇宙电影的问世,让索尼开始进入盈利期和第二个黄金期,之后《勇敢者游戏》系列两部的全球票房分别达到9.62亿美元、7.96亿美元,“索尼漫威宇宙”衍生片《毒液》也在2018年入账8.55亿美元。

但多年来的遗留问题,还是让索尼影业相对具有特殊性。

首先,索尼影业是“六大”唯一旗下没有全国性电视台、也没有任何强捆绑关系的公司,除了考虑到索尼作为电视硬件厂商可能导致的垄断经营争议,其日本背景带来的文化入侵争议也必须考虑进来,导致资源和分发渠道都比较单一。这或许也对索尼发力新流媒体平台造成了影响,如华纳、狮门都是基于电视业务进行的线上化。

其次,多年的财务问题让索尼影业也很难加入流媒体的“烧钱”战役。母公司索尼集团对流媒体,也不如其他大厂背后的通讯巨头们那样渴求。相比而言,直接出售内容倒是更加快捷的营收路径,去年以7000万美元将《灰猎犬号》出售给Apple TV+,成为索尼当季度的业绩亮点。此次和Netflix达成多年协议,据说合同金额高达十亿美元。

通过对索尼发展现状的解读,可以理解其当下的很多决策,比如为什么没有跟上好莱坞大制片厂进军流媒体的浪潮。在具体决策背后,也有基于更多现实问题的考量。

索尼不做流媒体: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索尼不做流媒体的具体原因,有内外两方面。

内部原因,主要是索尼影业自身的内容供给能力。

即使不考虑索尼是否愿意匹配Netflix每年200亿美元、Disney+未来3年160亿美元、HBO Max每年20亿的巨额内容支出,其本身的内容出产能力也很难支撑一家独立的流媒体平台。

因为索尼集团对旗下业务“自给自足”的要求,多年来索尼影业一直着力于降低电影营收风险来保证收益,这让其有了“吃IP”和“毁IP”这两个标签,是好莱坞近年来商业项目坐吃山空的典型。

对索尼影业票房排名前十的电影做一梳理,其中有六部是《蜘蛛侠》系列和衍生IP电影《毒液》,两部代米高梅发行的“007”电影,还有两部《勇敢者游戏》,全部是IP开发作品。需要注意的是,目前007的发行权已经转手环球,且《勇敢者游戏》续作的口碑滑坡已经造成票房下降。索尼的牌,又只剩下蜘蛛侠和他的900个对头。

索尼影业依然执着地在哥伦比亚版权库里淘金,近年来重启开发了《超能敢死队》《但丁密码》《黑衣人:全球追缉》《霹雳娇娃》等项目,除了《勇敢者游戏》系列基本折戟沉沙,期间二度开发的《超凡蜘蛛侠》也不尽如人意。其存在明显短板的内容供给能力,却是流媒体平台生存的基础。

此外,索尼旗下虽然有电视剧制作部门,但并没有电视台,相比于其他巨头少了一大块版权内容。索尼的版权库也相对较小,主要是哥伦比亚约5000部电影库存和一些剧集储备,相较于各家流媒体的库存差距较大。

外部原因,是索尼进军流媒体很难获得母公司支持。

这需要对索尼“垂直战略”有所理解。当年传奇社长盛田昭夫“硬件和软件是索尼集团的两个车轮”这一理念的贯彻,成为1988年索尼音乐和1989年索尼影业成立的动因。其对影视内容的需求,正是因为BETA格式在录像带大战中输给了松下的VHS,要卖出硬件,必须有相应的内容供应链。

此前索尼曾为了配合公司的电视和PS游戏机业务,于2015年推出了流媒体电视服务PlayStation Vue。但这项业务在2020年1月已经叫停,可以说是倒在了流媒体爆发的前夜。原因被宣称是无法像公司希望的那样迅速适应“竞争激烈的付费电视行业”,其2019年刚刚流失了25万用户。

目前索尼旗下的流媒体业务主要是发力动画的Fumination,是北美主要的日本动画影视作品发行方;但真人影视方面一直没有明确的声音,相较于数额庞大的流媒体支出,对卖游戏机等硬件的帮助或许还没有动画的作用大。

可以理解索尼影业在流媒体方面的保守。当所有同行都在疯狂涌入,索尼影业无论从内容产出能力还是母公司的扶持,都很难匹配当下严酷的竞争环境,可谓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反向运营”的索尼是怎么想的?

反过来说,索尼错过当下的流媒体潮流,或许并非全无好处。

目前流媒体的行业竞争者有互联网起家的Netflix、亚马逊Prime Video、Apple TV +和Hulu,也有来自传统制片厂的Disney+、HBO Max、Peacock、Paramount+等等,可谓乱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

但市场不会容得下这么多食客。根据媒体报道显示,2020年北美每户家庭订阅的流媒体数量达到3.1个,疫情之后或许还会下降。从数据来看,下一阶段进入常态化生活之后,市场留下的平台数量大概是2-3个,只有头部平台才能笑到最后。

如果进入这个市场,索尼大概率不会是笑到最后的,现在不但省了一大笔钱,还能趁机售卖播放权大赚一笔。更何况,如今已经能看到“退而结网”的好处。

上周末,《哥斯拉大战金刚》在北美第二个周末拿下1340万美元票房,北美累计票房达6950万美元,成为疫情以来北美票房最高的电影。这一表现被认为是北美院线复苏的一个标志,在该片同步影院上线HBO Max的情况下依然吸引了大批观众,让已经摇摇欲坠的院线重新巩固了市场信心。

索尼影业是在华纳宣布2021年取消窗口期时最早唱反调的公司,首席执行官Tony Vinciquerraa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华纳兄弟影业宣布明年17部新片全部院线同步流媒发行,我们会有一个小小的繁荣,因为我们明年的电影定档要容易一点儿了。另外演员、导演等主创有了更多与我们合作的意愿:想跟你们合作,因为我知道你们做院线。”

即使和Netflix签订了合作协议,索尼影业依然坚持了90天的传统窗口期。在院线即将唱响“复仇火焰在我胸中燃烧”的前夜,这一举动或许会让索尼影业在未来定档、排片方面获得一定的便利,并吸引如诺兰这样多次表示对流媒体反感的从业人员好感。

包括在当下选择开发新的主题乐园,同样有着长期主义发展的考量。虽然受到疫情影响,好莱坞这方面业务损失惨重,迪士尼全年收入下滑37%,但这并不会改变其在正常情况下强大的吸金能力,迪士尼2019财年这部分营收高达262.25亿元,占总营收43.3%。

虽然索尼影业多年来发展存在相当多的问题,至少从目前的动态来看,其采取的发展策略还是比较适合平台现状,也有利于长期发展的。但错过流媒体,是否会在未来好莱坞新的势力格局中话语权被削弱,这方面影响也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