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要闻 正文

连遭重创,瑞信(CS.US)会是下一个德银(DB.US)吗?

扫码手机浏览

本文来自 “华尔街见闻”。

Archegos暴雷事件波及一众华尔街大行,对瑞士信贷(CS.US)来说,则是雪上加霜。

贝伦贝格(Berenberg bank)银行分析师Eoin Mullany在周二的一份报告中表示,由于Archegos爆仓,瑞信可能会面临30亿至40亿美元的损失;此前市场传言的数字更是高达70亿美元。

由于敞口最大的高盛(GS.US)和大摩(MS.US)上周率先“抢跑”105亿和80亿,巨额损失留给了未来得及迅速出货的野村(NMR.US)和瑞信。这将侵蚀瑞信资本,并危及其至少约10.6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

而这已是该行短短几周内陷入的第二场大型金融困境。近两年来,瑞信更是风波不断。

此前,瑞信的管理层已因供应链金融公司Greensill倒闭压力倍增。瑞信在本月早些时候关闭了其持有Greensill债券的100亿美元供应链金融基金,并对其资产管理部门进行了整顿,以缓解外界对其质疑。

由于Greensill事件,监管层已要求瑞信持有更多资本,彼时其表示该事件不会影响股票回购计划。媒体称,这两起事件将引起对瑞信严格的监管审查。

与此同时,瑞信是今年SPACs热潮中最大的承销商之一,而这一热潮已受到美国监管机构密切关注。分析人士表示,SPACs可能为瑞信带来10%的利润,但一旦货币宽松的浪潮退去,瑞信又将面临多大的风险?

再往前,则是闹了整整半年的瑞信“间谍门”,最终发酵成瑞信管理层的全面洗牌。

2019年11月,瑞信的明星理财经理伊克巴尔·汉(Iqbal Khan)被传出与集团当时的CEO谭天忠爆发了一场公开争吵,并在数月后决定跳槽到瑞信的主要竞争对手瑞银集团,但却因此遭到瑞信的跟踪。随后的调查发现跟踪者是受到瑞信高层命令,“盯梢”Khan,防止其挖脚老东家。

谭天忠后来虽被澄清对跟踪一事并不直接知情,但瑞信被指曾实施过其他此类行为,难免给外界留下了公司已经失控的印象,谭天忠迫于舆论压力于2020年2月辞职,由戈特斯坦(Thomas Gottstein)继任。

据媒体报道,无论是“间谍”丑闻,还是内部运作方式遭到令人尴尬的曝光,抑或是公司最高管理层的公开争吵,都已严重损害了瑞信的声誉,而这家拥有163年历史的瑞士第二大银行正是凭借审慎行事才赢得了客户信赖。

此外,戈特斯坦于2020年接手后不久,瑞信还因向瑞幸咖啡提供的贷款违约而遭受冲击,瑞幸一度被谭天忠形容为“梦想客户”。

投行业务激进,下一个德银?

相较于瑞信眼下面临的财务打击,其高度风险偏好的业务结构可能意味着更严重的问题。随着该行业务越来越依赖于高净值客户的储蓄,媒体将其归因于“源自集团高层的不受约束的冒险文化”。

与许多华尔街大行不同,瑞信在金融危机中基本毫发无损。然而其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十年大胆进军美国投行业务,管理层又未能进行良好的风险管控,使得潜在危机日益加深,让瑞信此后吃了不少苦头。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辞任的谭天忠一度领导瑞信收缩规模、削减成本,并进一步向理财业务和亚洲市场倾斜,同时收缩了大起大落的投行业务,一度被认为是有望帮助公司扭转局面的功臣,但随着其被迫离任,努力也最终落空。最近的事件表明,公司治理远未得到明显改善。

种种迹象,很难不让人回忆起德银2019年那段艰难的历史。

根据第一财经当时的报道,当年7月初,德银(DB.US)因进军投行业务过激而丑闻缠身、4年被罚109亿美元、股价不断跳水、与德国商业银行合并谈判破裂……德银最终放弃了与华尔街投行竞争的念头,发布了“最彻底”的重组计划:裁撤大量交易部门,退出股票销售和交易业务,并减少固定收益销售和交易业务的资本金;在2022年前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8万人,将成本削减四分之一至170亿欧元;创建第四个业务部门“坏银行”,以此出售或处理740亿欧元的风险加权资产等。

最近的两桩惨案之后,多家媒体报道,瑞信目前的董事长罗纳(Urs Rohner)即将离任,劳埃德银行集团(Lloyds Banking Group Plc)前CEO,Antonio Horta-Osorio将于下月接任董事长一职。

如今,许多投资者将“改革”瑞信的希望寄托在了新任董事长身上。媒体对此评论称,一个新的管理团队可能是瑞信按下重置命运按钮的最佳机会,但一切尚未有定数。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