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要闻 正文

B站(BILI.US)触达对手腹地:在“无底线”竞争中如何生存?

扫码手机浏览

如今回到中国资本市场的B站,还会延续过去几年的繁荣吗?

“新三年”的4亿小目标

B站首日破发,也并不意外。受整体大环境影响,上周,中概股遇到了过去五年来最大的一个跌幅。

外界认为,B站估值偏贵,且此时选择二次上市,似乎不是好时机。

此前,B站确定港股上市发行价格为每股808港元,这一发行价较招股价上限每股988港元低了18.2%。3月26日,B站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香港二次上市股票面向散户部分获得约174.19倍超额认购。之后B站的认购也出现了明显的高开低走的形势。

陈睿在媒体采访中表示:“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能够顺利上市已经算成功了,因为大的形势比较差。我有充分的信心,公司未来的发展、长期的股价应该会证明一切。”

他认为,就像当时在纳斯达克上市时一样,没人记得B站的股票在第一天是涨还是跌,但是会记住B站是一个发展很好的公司。

陈睿的底气来自哪里?一是用户市场,B站目前的用户绝大部分是85后群体,未来增长也瞄准了中国5亿多的85后;二是内容趋势,“我一直认为视频化会是一个巨大的浪潮,不仅对于互联网行业,甚至对于整个社会。未来每一个互联网的用户都会成为视频的用户,未来互联网上绝大部分的内容会是视频内容。我们与其他同行,都面临巨大的增量市场。”

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B站的月活用户数为 2.02 亿。陈睿曾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未来三年的用户增长目标是 “2023 年内 MAU 达到4亿”。

相当于三年内,B站的月活用户数较现在要近乎翻倍增长。三年前,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时候,平均月活数为7180万,三年来,这一数据增长了181%。

B站要保持三年近乎100%的高增长,破圈是关键路径。

破圈的边界

破圈也是B站过去一年的关键词。

但陈睿却说,B站过去12年来一直在经历破圈的过程。即每一次品类的衍生,从动漫二次元相关,到游戏品类的兴起,再到后面的科技、生活、时尚、Vlog等多元化的品类,如今,B站有1000多个品类的内容。

那么,B站出圈这件事有边界吗?从小众要大众,最终B站会大众化到什么样的程度?

以二次元用户的占比来说,陈睿在采访中透露,二次元用户一开始占据B站用户的一大半,现在只能占到20%左右。“但二次元仍然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品类。”

破圈为B站带来的,是从用户增长到内容规模增长,以及两者所带来的商业收入的增长。

B站希望有更多的创作者进入B站的生态,能有足够多的内容满足更多的用户。

对此,B站首席运营官李旎认为,每个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哔哩哔哩,喜欢滑雪的,会觉得B站是个喜欢运动的地方;喜欢看动画片的,觉得B站是二次元聚集的地方;喜欢看纪录片的,会觉得这里有很多优秀纪录片。“一万个人心目中有一万个哔哩哔哩。用户感兴趣的视频都在B站,我们更多还是希望通过舞台、现象、内容品类、某个切面触达不认识哔哩哔哩的人:‘原来B站是这样的’。”

这是管理者心目中,B站通过多元化内容加速破圈,走向大众化的最好的方式。

但是,出圈也意味着B站从过去经营小众圈子、二次元用户,变为要经营形形色色、各个领域的85后群体。

B站面对的是用户因为各种文化冲突、认知冲突而爆发的各种激烈的“战争”。挑战变大了。

比如《无职转生》下架背后,就是二次元所在的御宅文化、亚文化出圈后,与主流文化碰撞,所引起的争议和冲突。B站需要做一部分取舍,选择站在大众价值观层面,还是小众文化的一边。

图片来自网络

另一方面,PUGV的内容播放量在B站占据了91%的份额,随着用户变多,很多用户转变为生产者,UP的数量变多,内容更加多元化,也给B站的社区和内容运营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新群体的进入,必然会挑战旧的社区秩序,对B站来说,如何保持社区氛围基调不变,又要向外扩展,满足更多圈层用户的需求,符合大众口味,可能暂时还没有想好。

陈睿需要修炼“平衡术”

如果以重要节点来定义,B站有两次破圈。第二次是2020年,第一次则是陈睿作为投资人,受B站创始人徐逸邀请加入B站。

2014年,陈睿的加入,为B站带来了一定的资金和资源,也促进了后来的商业化。这应该是B站发展史中最重要的一个节点之一。作为一个有情怀的商人,陈睿掌舵下的B站,从当年的小破站变成为了今天更为综合性的文化社区和视频网站,也作为一家上市企业第二次登陆资本市场。陈睿是B站成长中的“关键先生”。

但同时,作为一名互联网老兵,陈睿对中国互联网的竞争环境和B站面对的挑战非常清楚。

B站走过12年的小众路,如今,面对的则是从长视频网站优爱腾,到短视频平台抖音、快手,以及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的多面竞争。

相比而言,其优势是二次元文化基础。为维持这一特性,B站耗费大量资金购买番剧版权、激励创作者创作、自制内容,以及拿下游戏直播权,这也与它的持续亏损有关——2020全年,B站净亏损从2019年的13亿元扩大至31亿元。

“中国互联网是竞争极其激烈的地方,甚至是一个竞争没有底线的地方。我们如何能在未来几年的互联网激烈竞争下存活下来?去验证一家坚持做正确事情的公司最终能够做得很大、做得很好,这也算是我担负的挑战。”对于挑战,陈睿坦言。

虽然对于处于高速增长期的互联网创新企业来说,亏损并不是新鲜事,市场看的,是其发展潜力。在亏损之外,去年B站在用户、营收方面均有较大增长。

但是,在二次元之外,B站要做大做好,还是很难的,毕竟业务发展要不断触达和挑战到竞品的腹地。比如与西瓜视频围绕UP主的挖角和争夺。而190万月均活跃的UP,正是B站的核心资产。

此外,B站的商业化要在不伤害用户的情况下扩大到理想的规模,陈睿还需修炼一定的“权衡术”。

进入中国互联网流量的存量市场,厮杀会愈加激烈。带点小情怀,又怀揣星辰大海的B站和陈睿,能否在未来几年里披荆斩棘、完成小目标?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