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港股资讯 正文

小米(01810)2020:手机表现亮眼,但IoT业务前途未明

扫码手机浏览

3月24日,小米公布了2020年财报,从数据表现上看,小米2020年表现不错,收入达人民币2459亿元,同比增长19.4%;经调整净利润人民币130亿元,同比增长12.8%。  

就在当天晚上,曾操盘小米上市的CFO周受资宣布加盟字节跳动,卢伟冰挑起了中国和国际的双重责任。  

小米的手机在2020年交出了很漂亮的成绩,出货量1.46亿台,同比增长17.5%,营收达到1522亿元,同比增长24.6%,而在2019年,小米智能机营收增速只有7.3%。  

这也让小米成为国内市场中苹果之外唯一实现增长的厂商,其年度增长率为3%。在小米财报大盘中,智能机业务在总收入中占比再一次超过了60%。  

2020年华为在全球市场的出货量出现明显下滑,而小米和苹果均实现了正增长。尤其是在欧洲,小米拿下了不少市场,在中东欧首次登上了第一。  

但也有隐忧藏于水面之下。  

IoT设备增速没有手机那样亮眼,IoT与生活消费产品部分收入为674亿元,同比增长8.6%。与之对比的是2019年,小米的IoT产品收入增速达到了41.7%。虽然有疫情影响,但手机业务表现强势,IoT几乎停滞不前,两厢对比之下,不得不让人对IoT市场的前景抱有怀疑。  

好在智能机短期内不会被新平台取代,厂商足以有时间去应对。更紧迫的是市场格局突变后,这段群龙无首的短暂黄金期。在华为遭遇灰犀牛事件冲击后,包括小米在内的厂商必然会加速冲刺。对小米来说,最为关键的就是如何真正吃下高端市场。  

小米的互联网业务也没有太大的突破,2020年,小米互联网业务收入人民币238亿元,同比增长19.7%,相比2019年,增速有所下降。不过,广告业务在疫情冲击下仍然保持健康增速,2020年第四季度,小米广告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3.1%。以此来看,小米仍然是一家以手机业务为主的制造企业,收入表现依赖全球硬件环境的冷暖变化。  

2019年小米提出双引擎策略,也正是不希望只靠一条腿走路,但目前IoT增速猛跌,给这一战略是否能持久运行蒙上了阴影。  

阿喀琉斯之踵  

3月24日,财报公布当天,小米提前放出消息,3月29日将会推出小米11Pro和小米11Ultra高端机,时隔已久未出现的小米MIX也会亮相。  

小米从2020年推出小米10开始,一直在上探价格,小米11定价直逼4000。小米手机的ASP(平均售价)突破了1000元,全年来看为1039.8元,同比增长6.1%。ASP上涨也带动毛利上涨,智能机的毛利率从2019年的7.2%上升到8.7%。  

现在看来小米的高端机销量不错,它们首次公布了一个数据:2020年,小米定价3000人民币或以上及300欧元或以上的高端旗舰手机销量近1000万台。  

小米的海外市场和国内市场高端机的表现不一。2020年第三季报中显示,小米国内市场ASP增加,海外市场ASP反而下滑,很明显,小米在海外仍然在以价格换取空间。  

2020年12月28日,小米11发布后,仅在2021年1月,大陆地区MIUI月活跃用户数量就增长了350万,足以可见国内用户很愿意为小米高端机买单,他们的形象在国内用户心中已经有所改变。  

小米很清楚,自己最大的对手将是OV,尤其是OPPO系。它们重启Find系列后,一加又高调转向中国市场,刘作虎回到OPPO体系内部,足以可见OPPO系的焦急。  

在华为缺位后,4000元以上的安卓高端机市场空白,然而这一时间窗口正在一点点收窄。今年必然是高端机正式拉开密不透风战局的一年。  

OPPO去年推出的FindX2算是试水,明显策略不太成熟,价格定在5499元。过于激进的定价让FindX2出师不利,所以OPPOFindX3今年将售价下调了1000元,定在4499元。  

更为棘手的可能是一加,回归OPPO体系后,一加往国内扩张的力度强劲了不少,今年发布的一加9定位是「高端成像」,拉来哈苏合作,价格从3799起,覆盖到了5999元。小米11升级版如果没有很大的亮点,可能会受到一加的冲击。  

当然,面对全球芯片短缺的情况,先推出Pro和Ultra产品占住位置也算是权宜之计。更加关键的将是小米下半年的旗舰机小米12。  

那时他们面临的会是正在复苏的荣耀。华为虽然遭受重创,但渠道还没有大范围倒戈。他们正在等待荣耀magic的亮相,一位线下渠道商告诉36氪,目前渠道还处于观望状态,在下半年前不会有大动作。  

在高端机系列稳住阵仗后,对小米来说,梳理线下渠道,搭建起更好的线下盈利模型更加迫在眉睫。尤其在芯片短缺逐渐缓和、高端产品线逐渐成型后,线下渠道会成为小米冲击高端的阿喀琉斯之踵。  

IoT前途未明  

小米IoT的表现和手机的强劲比起来黯然失色。只有个位数的增长很难说完全是因为疫情造成的影响。  

2019年1月11日,雷军在小米年会上宣布将正式启动「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当时小米IoT产品发展可谓乘风破浪。2018年IoT与生活消费产品的收入几乎翻了一倍,增长率高达86.9%,其中笔记本电脑和智能电视贡献了近一半的收入,可以说是IoT部门增长引擎的燃料。  

2019年,IoT与生活消费产品部分收入已经开始放缓,但也超过了40%。2020年忽然有如此大的降幅,即便疫情冲击出口和物流,也无法解释背后原因。  

营收放缓,IoT连接数量却较高增速,小米AIoT平台已连接的IoT设备数为3.25亿台(不包括智能手机及笔记本电脑),同比增长38.0%。拥有五件及以上连接小米AIoT平台设备(不包括智能手机及笔记本电脑)的用户数为620万,同比增长52.9%。  

另一个数据表明,2020年,小米虽然手机的平均售价提升,但硬件业务的综合净利润率仍然不到1%。  

IoT设备数量增加,营收却没有起色,而且毛利率只提升了1.6%,综合硬件的净利润率仍然低于1%,这或许意味着IoT业务难以成为利润引擎——它不是个足够赚钱的业务,而且已经开始显露出瓶颈。  

小米在希望不断丰富自己产品线提升营收,2019年一季度之后,其他IoT营收同比增速开始超过智能电视及笔记本电脑营收同比增速,到2020年末,笔记本和智能电视的营收已经降至IoT部门营收的33%左右,其余主要来自于「扫地机器人、路由器、TWS耳机等若干IoT产品」。  

这些似乎也不是利润颇丰的业务。根据石头科技招股书披露,米家品牌智能扫地机器人的毛利从2016-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逐渐下降,分别为18.99%、18.75%、14.99%和13.91%。  

小米当然想要改变这种格局,所以从2019年开始涉足利润更高、市场更广阔的白色家电市场(冰箱、洗衣机、空调等)。要知道以白色大家电为主营业务的美的、格力、海尔毛利率都超过30%。  

小米IoT未来仍然要保持高速增长,大概率得仰仗大家电业务。这将是比手机更难啃下的硬骨头。小米如果不能尽快在大家电市场突围,低毛利杂货铺的IoT模式将难以持续为AIoT引擎输血。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