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股要闻 正文

2020年全球肿瘤药巨头排名TOP10 百时美施贵宝(BMY.US)能否稳坐行业头把交椅?

扫码手机浏览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医药魔方”。

2020年,肿瘤仍是全球新药研发最热闹的赛道,吉利德(GILD.US)以210亿美元全现金收购Immunomedics(IMMU.US),获得靶向Trop-2的抗体偶联药物药物Trodelvy,彻底引爆ADC药物的研发投资热情;安进(AMGN.US)完成Sotorasib的关键性临床研究,提交上市申请并获得FDA优先审评资格,即将打破难成药靶点KRAS的新药研发僵局……

肿瘤同时也是“吸金”最多和最受关注的药物市场,不少制药巨头在此领域收获颇丰。默沙东(MRK.US)Keytruda年销售收入达到143.8亿美元,增幅仍保持在30%以上,超越Humira的商业神话指日可待;BMS与Celgene(CELG.US)两大巨头合体,肿瘤业务的收入体量超过罗氏成为第一巨头……如今,全球肿瘤业务排名TOP10的制药巨头又都是谁呢?今天带大家一窥究竟。

NO.10 礼来(LLY.US)

礼来跻身肿瘤业务TOP10最为依赖的产品是上市已经长达17年的老药Alimta(培美曲塞),2020年仍有10%的增长。除了Alimta之外,礼来的肿瘤药产品组合中还有刚刚触及重磅炸弹药物门槛的Cyramza(雷莫芦单抗),以及乳腺癌药物Verzenio(阿贝西利)。

Verzenio是全球第3款上市的 CDK4/6抑制剂,之前与诺华的Kisqali一起被Ibrance压制,但是由于在2020年年中在早期乳腺癌辅助治疗中赢得了跟Ibrance的较量,迅速脱离了与和Kisqali的缠斗,开始向Ibrance发起冲击,2020年销售收入增长了57%,达到9.13亿美元,有望成为礼来肿瘤产品的新支柱。

肿瘤是礼来近几年重点投资布局的方向,与信达(01801)合作的Tyvyt(信迪利单抗)帮助礼来在肿瘤免疫治疗领域占据一席之地,2020年实现3.09亿美元收入;重金收购的LOXO Oncology(LOXO.US)开始回报,Retevmo(RET抑制剂)上市半年收获3700万美元,BTK C481S抑制剂LOXO-305也已经推进至III期临床,距离上市仅一步之遥。

此外,礼来还在2020年与万春医药(BYSI.US)在蛋白降解领域达成了7.9亿美元的研究合作和授权协议。

2020年礼来肿瘤业务收入51.58亿美元,占公司总收入的21%。随着对肿瘤领域的布局力度加大,以及新产品的投放,礼来的肿瘤业务还是呈扩张态势。

NO.9 艾伯维(ABBV.US)

艾伯维最显眼的标签是药王Humira,即便收购了艾尔建(AGN.US)之后,Humira在其整个收入中的占比仍高达43%。在肿瘤领域,尽管AbbVie的整体业务收入体量不像Humira那样震撼,但是具体产品仍可谓是非常耀眼。

Imbruvica(依布替尼)和Venclexta(维奈克拉)是艾伯维在肿瘤领域的两款核心产品,均为first in class。艾伯维在2015年花费210亿美元从强生手中抢走了Imbruvica的美国市场权益,不仅获得了稳定的现金流,也支撑了其肿瘤业务。

作为首个上市的BTK抑制剂,Imbruvica表现稳健,2020年销售额再次增长13.7%达到53.14亿美元。Venclexta(维奈克拉)则是全球首个上市的Bcl2抑制剂,其在各种抗癌组合疗法中的重要性被逐渐认识,2020年也有增长近70%,达到13.37亿美元。

2020年艾伯维肿瘤业务收入66.51亿美元,占公司总收入的14.5%,同比增长20%。由于越来越多的BTK同类产品的竞争,以及BTK C481S抑制剂临近上市,将会威胁到Imbruvica的市场优势。纵观艾伯维的在研肿瘤产品管线,似乎也缺乏一些潜力出众的产品,艾伯维再次面临需要摆脱对单个产品依赖的问题。

NO.8 安进

安进肿瘤领域收入最高的两个产品是Xgeva(地舒单抗,denosumab )和Kyprolis(卡非佐米),合计贡献29.64亿美元。肿瘤生物类似药Mvasi(贝伐珠单抗)和Kanjinti(曲妥珠单抗)则为安进贡献了13.65亿美元收入。

安进的肿瘤业务亟需重磅创新产品,最受业内关注的无疑是KRAS G12C抑制剂Sotorasib,已经在美国、欧洲、加拿大、英国、巴西、澳大利亚提交了上市申请。

根据WCLC2020大会上披露的注册性II期数据,中位随访12.2个月后,在纳入有效性分析的124例既往接受过化疗和/或免疫疗法疾病进展KRAS突变NSCLC患者中,共有46例受试者达到确证的缓解,ORR达到了37.1%,至ORR中位时间为1.4个月,DoR为10个月,疾病控制率为80.6%,中位PFS为6.8个月。Sotorasib或许将成为首个批准上市的KRAS小分子靶向抑制剂。

2020年安进肿瘤业务收入80.37亿美元,占公司总收入的31.6%,但是增幅同比仅有2.1%,这也提示安进若想保持在肿瘤市场的地位,也急需新的重磅产品作为支撑。

NO.7 辉瑞(PFE.US)

得益于在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胃癌、卵巢癌、肾细胞癌和血液恶性肿瘤(包括白血病和淋巴瘤)等多个领域的创新产品和生物类似药组合,辉瑞在2020年肿瘤业务收入108.67亿美元,同比增长21%,占公司总收入的25.93%。其中,CDK4/6抑制剂Ibrance销售收入53.92亿美元,Xtandi(恩扎鲁胺)带来了10.24亿美元的合作收入,同比增长22%。

生物类似药也为辉瑞的肿瘤业务作出了增长贡献,Ruxience(利妥昔单抗)和Zirabev(贝伐珠单抗)合计带来了3.1亿美元收入。

对辉瑞略有挑战的是,虽然Ibrance在2020年收入突破50亿美元,但是增速也从2019年的20%下滑到了9%,主要是受到了礼来阿贝西利(+57%)的挑战。辉瑞需要找到下一个快速增长的产品,好在Lorbrena(劳拉替尼)在2020年取得近80%的增长,销售额达到2亿美元,比较令人期待。

另外,辉瑞除了与默克在全球合作开发阿维鲁单抗,在国内还与基石药业(02616)合作了另一款PD-L1抗体舒格利单抗,已提交上市申请,是辉瑞在肿瘤免疫治疗领域参与竞争的手牌。

NO.6 阿斯利康(AZN.US)

2020年阿斯利康的肿瘤业务收入依然保持着快速增长,规模首次突破百亿美元,达到114.55亿美元,占其全球收入的43%。

阿斯利康的肿瘤管线中有几款强势产品,包括三代EGFR抑制剂Tagrisso(奥希替尼)、PD-L1单抗Imfinzi(度伐利尤单抗)、PARP抑制剂Lynparza(奥拉帕利),增幅均在35%以上,合计贡献81.46亿美元。BTK抑制剂Calquence(阿卡替尼)在2020年也实现放量,创造了5.22亿美元的收入。

当前,肿瘤业务已经是阿斯利康的第一大业务,而且可以预见其肿瘤业务的体量还会继续快速扩大,包括从第一三共收购的重磅HER2 ADC药物Enhertu(DS-8201)在上市首年大卖2亿美元,为阿斯利康带来9400万美元的净利润分成,鉴于Enhertu在多个适应证的优异表现,销售收入有望持续快速增加。

首个儿童纤维瘤新药Koselugo(司美替尼,MEK抑制剂)上市8个月也实现3800万美元的销售收入;Tagrisso(奥希替尼)的一线二线适应证在国内全部纳入医保,2021年国内销售收入势必将再次增加。

NO.5 强生(JNJ.US)

2020年强生肿瘤业务收入123.67亿美元,占其整个制药业务板块的27.1%。Darzalex(达雷妥尤单抗)和Imbruvica(依布替尼)保持强劲表现,是强生肿瘤业务的两大王牌产品。

其中,Darzalex(达雷妥尤单抗)增幅接近40%,而Imbruvica(依布替尼)仍然处于扩量状态,两个品种合计为强生贡献超过80亿美元的收入,对于奠定强生在肿瘤领域的市场地位至关重要。

强生另外还有以Zytiga(阿比特龙)和Velcade(硼替佐米) 为代表的非专利药物,2020年共带来销售收入28亿美元,尽管这两款昔日的明星药面临仿制药竞争,销售额会现持续下滑;但是强生的创新产品能够较好的补位,Erleada(阿帕他胺)以128.9%的增幅速度在2020年为强生带来7.6亿美元收入。

倍受关注的EGFR/MET双特异性抗体Amivantamab在2020年12月以I期临床数据向FDA提交了治疗EGFR外显子20插入突变晚期NSCLC的上市申请,这两款产品未来预计会成为强生肿瘤业务的新支柱。

NO.4 诺华(NVS.US)

诺华2020年肿瘤业务收入为147.11亿美元,占其制药业务收入的30.2%,同比增长2%,是TOP10企业当中增幅较低的一个,而且明年很可能会被强生超越。

诺华肿瘤业务低迷主要在于伊马替尼掉下专利悬崖之后,一直没有树立新的拳头核心产品,上市的肿瘤药产品数量较多,但整体表现比较均衡,销售额最高的还是2007年上市的Tasigna(尼洛替尼),为19.48亿美元(+4%)。其次是Tafinlar+Mekinist组合,为诺华带来15.42亿美元收入。

Afinitor(依维莫司)、Gleevec(伊马替尼)和Votrient(帕唑帕尼)的销量在近几年一直持续下滑,2020年为诺华带来29.06亿美元的收入。CDK4/6抑制剂药物Kisqali(ribociclib)的增幅达到43%,收入6.87亿美元,表现差强人意。

CAR-T产品Kymriah的销售在2020年受到了COVID-19的严重影响,不过仍实现了68%的较高双位数的增长,达到4.74亿美元,是诺华抱有期待的一个增长动力。

2020年新上市产品中,口服MET抑制剂Tabrecta(卡马替尼)用于治疗携带MET外显子14跳越突变的成年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有望为诺华带来新的销售增长,值得关注。后期管线产品中,Bcr-Abl变构抑制剂 Asciminib在治疗慢性期Ph+慢性髓系白血病研究中显著优于博舒替尼,有望解决后线CML治疗方案引起的耐药和不耐受问题,也是诺华的新增量。

NO.3 默沙东

2020年默沙东肿瘤业务收入158.3亿美元,占其制药业务板块收入的36.8%。默沙东的肿瘤业务收入可以说是系于Keytruda一身,其中143.80亿美元来自Keytruda商业化的销售收入,剩下的也是借助Keytruda捆绑Lynparza(奥拉帕利)和Lenvima(仑伐替尼)合作获得的分成收入。

商业神话也好,单品独大也好,Keytruda的市场表现无疑是给默沙东带来了可观的现金流,让默沙东有资金去布局未来。一方面,默沙东2020年研发投入是所有制药巨头中最高的,达到135.58亿美元,相当于几乎把K药一年的销售收入全部拿去做了研发。

另一方面,默沙东从2019年底开始便更加积极主动地寻求交易、投资和收购来进行项目储备,包括以27亿美元收购ArQule,引入B细胞恶性肿瘤治疗候选药物ARQ 531,进入血液瘤领域。

以27.5亿美元现金收购临床阶段的生物制药公司VelosBio,引入靶向ROR1的抗体偶联药物VLS-101;以4.25亿美元的现金预付款收购昂科免疫,拓展免疫肿瘤学候选药物管线;与SeaGen达成关于ADC药物的42亿美元战略合作;通过收购Themis开发针对传染病和癌症的疫苗和免疫调节疗法……等。

Keytruda在2020年的增长率仍高达30%,突破200亿美元的概率较大,不仅会让默沙东的肿瘤业务规模继续放大,也给默沙东创造了条件继续加强肿瘤业务的优势地位。

NO.2 罗氏

罗氏一直是肿瘤药市场最大的巨头,但是2020年不得不屈居第2的位置。BMS与Celgene的合并是外部因素,罗氏自身的产品面临更新换代才是核心原因。老“三驾马车”Avastin、Herceptin、Rituxan由于受到生物类似药的冲击和疫情导致处方率下降,2020年合计只有129.47亿瑞士法郎的收入,相比2019年减少了58亿瑞士法郎,同比下降30%。这也造成罗氏2020年肿瘤业务收入为233.23亿瑞士法郎,占其制药业务收入的52.4%,同比下滑10%,是10家巨头中唯一下滑的一个。

不过罗氏在肿瘤领域的产品积累还是非常深厚,大分子肿瘤药领域,Perjeta、Tecentriq和Kadcyla等产品都实现了不同程度的涨幅,正在成为罗氏新的"三驾马车”。小分子领域,ALK抑制剂Alecensa(艾乐替尼)在2020年也实现40%增长,达到11.60亿瑞士法郎;Rozlytrek(恩曲替尼)也正处于市场渗透的阶段,未来值得期待。

药品都有正常的生命周期,罗氏凭借厚实的家底储备在肿瘤药市场依然牢牢占据领先地位,在研产品储备中也有诸多进度领先的前沿产品,包括TIGIT单抗Tiragolumab、CD20/CD3双特异性抗体Mosunetuzumab和Glofitamab、ER降解剂Giredestrant、PI3Kα抑制剂Taselisib和Inavolisib、Akt抑制剂ipatasertib等等。

NO.1 百时美施贵宝(BMY.US)

2019年底,BMS完成了对Celgene的收购,相当于直接装载了一个肿瘤药弹药库,尽管Opdivo(纳武利尤单抗)在市场竞争中不抵Keytruda,首次出现业绩下滑,但是拥有Revlimid(来那度胺)、Pomalyst(泊马度胺)、Sprycel(达沙替尼)、Yervoy(伊匹木单抗)、Abraxane(白蛋白紫杉醇)和Empliciti(Elotuzumab)等豪华肿瘤药产品组合之后,BMS一跃成为全球肿瘤业务老大。

2020年销售收入达284.19亿美元,占到公司整体收入的66.84%,规模同比增长118.4%。

Revlimid成为了BMS的新头牌,全年销售额达到了121.06亿美元,加上Opdivo(纳武利尤单抗)的69.92亿美元,两者为BMS贡献了约191亿美元。

不过BMS在肿瘤业务的头把交椅上能否坐稳还是一个疑问。一方面,罗氏的233.23亿瑞士法郎(合计279.9亿美元)与BMS的收入相差并不多,另一方面,BMS的多个肿瘤产品也面临广泛竞争,业绩增长具有很多不确定因素。Revlimid在国内已经面临仿制药的竞争,2022年3月之后也会失去美国市场独占保护,销售收入必然面临大幅萎缩。

O药在PD-1/PD-L1赛道一众小弟的市场瓜分和蚕食下,未来业绩能保持稳定已属不易。Abraxane(白蛋白紫杉醇)错失了国内2020年的集采放量,竞争产品也越发众多,Yervoy(伊匹木单抗)的上升空间能有多大也犹未可知。

从对业绩有利的方面来看,BMS在2021年获批上市第2款CAR-T细胞疗法Breyanzi(lisocabtagene maraleucel),其在淋巴瘤以及CLL/SLL中的优异治疗数据有望为BMS带来新的增长动力;BMS还有另一款CAR-T细胞疗法bb2121(idecabtagene vicleucel)也已经处于上市申请阶段。


關註我們:twitter.com/TodayUSStock
版權聲明

1. 本文采編於互聯網,如若轉載,請標註文章來源和作者;
2. 今日美股(www.todayusstock.com)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